首页 | 虫工做大梦

Disenchanted

时间设定本世纪前叶,部分参考盗梦空间,人物还没想好名字,用字母代替,但是我想叫B麦麦(莫名地)。A是男的,梦境结构师,B是梦境药剂师,两人是兄妹。在这个不算行业的行业,兄妹二人是一时风头无二的梦境奇才。

两个人在三年前接了一个商业对赌case,委托人给他们埋了雷,结果导致对赌另一方大型集团破产,董事长从城中大厦跳楼自尽。结构师介入的消息不胫而走,股市跳水,牵一发动全身,影响之大,甚至推动了后来针对梦境工作者的草案发布。在事件发生的当下,为两个年轻人引来了仇家。B在家中被下了大剂量药物导致深度昏迷,半年后判定脑死亡。这样的谋杀被污名化为“overdose”,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她是迫于舆论的压力而染上毒瘾,导致了自己的结局。

对于A而言,B已经凋敝的身体是腐败的黄金鸟笼,而他要去找那只困在里面的鸟——她的意识。他冒着巨大风险潜入梦境,发现潜意识上层的世界已经坍缩,为了找到她,就只能一直往下跳,一直跳到了没有人抵达过的梦境的第四层。

梦境第四层被称为潜意识的伊甸园,是最靠近本我的隐秘之所,即使在浸入潜意识如此常见的今天,第四层梦境仍旧是结构师不可知的月之暗面。而在B溃散的精神世界里,那却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海滩。他认出来是在某年夏天。岩石上长满黑色的开口贝,兄妹两个在海浪要到不到的地方堆沙子,快堆好了又冲毁,沙滩上有密密麻麻数不清的一半的城堡,有些已经融化在浪里了,有些还有小小的钟塔。

B拿着黄色手柄的粉色小铲子挖“护城河”,而A看见自己站在一边。他看上去很年轻,穿着要破不破的大t恤,整个肩都露出来,B非常嫌弃地给他提起来。再走近一点,可以看到B在城堡边上写字。

“这是个好地方。”

他在下潜的过程中意识到,她的意识已经不可能重组,甚至连这第四层梦境都有坍塌的尽头。他决定在这个地方留了下来,因为虽然这是B意识的延宕和回声,但她还存活,所以此地仍保留了她“真实的灵魂”,也是他现在唯一可以拥有的碎片。

他停留了大约留了五十年,在里面和妹妹一起,构建出了他们过去二十多年的生活场景,学校,教室,搬了三次的房子,养父的工作室。他们一起变老了,而梦境的震动也越来越明显。那里的B并没有她遭害的记忆,但有一天,她在沙滩上写字的时候却突然回过头。

“谢谢,我已经没事了。”

“回去吧,哥哥。”

周围的街景开始崩落,B过来抱了抱他。晴朗的天空旋转着落下火红星球,他看见那命运之眼般的风暴,即是B精神世界中的“禁果”。随着木星的爆炸,也意味着她精神的彻底死亡。

他醒过来后,处理完B的丧事,找到之前施暴的所有嫌疑人,潜入他们的梦境。他确实是个天才,从B的死亡中领悟了毁灭精神的方式,即第四层梦境的塌缩。那些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还有很多人时隔几年突然自杀。这场安静又惊心动魄的复仇持续了八年(事实上精神世界的过程则过了无数时日),直到国际刑警联合办案才将他捉拿。鉴于梦境犯罪是一个法律的灰色地带,国际上对于他为亲复仇的犯罪动机也有巨大的舆论声浪,因此最后免于枪决,判决无期徒刑。

对于他怎么做到利用梦境如此精准地暗示与损毁人类的精神,引起了极大兴趣,他在狱中甚至收到了许多慕名者的来信。警方则认为,他的受害人并不止于目前八个,出于他们方面的责任,想要提前锁定其他可能受害人。

这时候一个第一人称的“我”作为医生和研究者出现了,他是故事的不完整见证者,也是片面叙述者。

我在上一次梦境的人质解救任务中,因为激进的处理方式,虽然保下了人质的大脑,却导致了两个歹徒的脑死亡。在我被吊销证照的期间,原来的导师邀请我加入A这个案例的研究课题。我在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拿到了相关档案夹,翻开第一页是他和B青年时代的合照。

不得不说,A在十七岁的时候就展露了他成年后不容侵犯的锋芒,但同B站在一起,却只像一个普通的男孩,自然,活泛,带着不屑世俗的磊落。

“他妹妹的案子是一个死案,因此他做了自己的罗宾汉。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心律平稳,只有一个审讯员不小心将B称为’瘾君子’的时候,他展现了超乎寻常的愤怒。”

“这是一个特殊的案例,希望你可以戴罪立功。”

“你应该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犯错。”

“当然,可是当局对你存疑,你必须证明你自己的价值。”

这绝不是拷问。A是一个健谈的人,这其实并不奇怪。我早就听说,与他的谈话往往以相对无言与侃侃而谈两种极端情况结束,而后者很大程度会导致他对你意识的把握,这是捕食者的狡黠之处。鉴于我不是他的猎杀目标,因此也放松地与他交流。他和我说了很多B的往事,他们的童年(“她是领养的,来我家的时候很小,但一点也不怕生”),他们经历的梦境与现实。B喜欢彩色的东西,因此他们会设定短暂的梦,然后在他们的理想国中搭建彩虹般的爱尔夫海姆。

偶尔,他也说到其中两个嫌疑人,他是如何一步步接近他们,以及这些东西的本我是如何丑陋,因此不必觉得可惜。在所有梦境中,都有B的造访。事实上,在他们梦境中度过的日子,即使是最不稳定的时刻,B从未责怪过他,但在她死后,他所有的梦里都有如影随形声讨。

“我很害怕,我只有一个人。” 

“嗯,我知道。”

“我打电话给你了,你没有接。”

“嗯,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接。”

“对不起。”

他的叙述很跳跃,但我意识到他像一个流浪的殉道者,所有遵循的道义已经随着B的死亡沉入了深深的地底,而他自愿背上十字架,感受着双手穿钉透骨的痛,好提醒他活着的事实。

 

“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接受他的邀请,和他一起潜入他的梦。我们以一炷香为界。在这个梦中我经过了黄金铺底,衣香鬓影的名利场,一场危机四伏,没有尽头的雪暴,以及他和B构建的世界,在那里我成功目击了那几个潜在受害人的面貌,这意味着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任务。

但没想到,这场历险是A的供词,也是遗嘱。他告诉“我”他会在这里留下,孤身进入第四层的伊甸园,而我会醒来。他已经惩罚了所有凶手,剩下的也会得到应得的遭遇,所谓的预防是一场笑话,但他仍欣赏我的努力,因此决定帮我一把。巨大的木星自天顶落下,远处的爆炸在天际无声绽放,那是B梦境的终点。

我突然意识到,虽然他仍保留着青年人的面貌,但精神上已经远远超出人类的生命上限,而我从来没有问过他在那个徒劳的,绝望的,向死而生的世界里,与那一片真实的意识呆了多久。

“不太记得了,可能四五十年吧。”他看上去浑不在意,仿佛那只是轻飘飘的四五分钟。

“……根据梦境指南第十八条规定,个体不能在没有监护机构派遣人员或检测设备的情况下……”我意识到和A说这些条框毫无意义,因为对于他过往经历的研读告诉我,他从未在意过这些被构建出来的梦境体系。我曾听过他的讲座资料,聚光灯下,他坦言,“梦境是无边的,你的力量感来自于精神。”这种无组织的自由边界意识一度让他成为这个行业炙手可热的奇才,却也将他推入深渊。

“过长的梦境时间会影响你对真实世界的判断,你会——”

“我知道,”他的表情几乎是混合着悲悯了,对我,对他故去的妹妹,也对自己,三个人,分别饰演理智,执着与疯狂,“但她是真实的,至少那时候是。”

像一个沙漠中绝望的旅人不愿喝尽水囊里的最后一滴泪,即使到头一梦,万境归空。

“我的遗书在你进门之前已经发送给我的律师,它会把你从这件事里摘出来。PEA的审查官可能不会这么简单放过你,不过没关系,相信他会尽全力帮你澄清。”

“你打算做什么?”

“到下面去,那个你们称为伊甸园的地方。对你来说不会很长,大约五分钟。”

“在那里是一百三十年。”我突然有点哽咽,“假设你能活到一百岁,你的刑期也不过还有七十年。”

“嗯,”他深以为然,“所以我试图向法官陈述过,用监牢困住我是没有必要的,时间对我而言从来不是惩罚。”

我们头顶是木星旋转的暴风眼,几千公里外爆炸的烈焰映亮了彼此的面容,这场梦已经到了终幕,地面剧震,发动机的残骸不断塌陷崩落,却奇异地没有砸中我们。到底是怎样的人,才会在审判日之前,就将自己投入无间地狱。我仿佛看见那株凡心正炽的菩提树高举镰刀,向自己挥下。

“你知道吗,Doc,所有人都对我说应该放下,找到平静。”他突然向我展露了一个微笑,非常温柔,几乎带点少年傲气,与我资料中他和B少年时代的合照瞬间重叠。

“但事实上,自始至终,我在意的只有那份固执。”

他开了枪。 

 

我是在一片混乱中醒来的,心脏骤停的警报响彻走廊,至少四个护士和两个主治医生冲了进来。床头的线香燃尽最后一缕烟,摇摇晃晃地在病房飘荡。此刻,床上沉睡的病人正前往属于自己的伊甸园,去寻找那颗禁果,并亲手将它埋葬。我们曾经有过一段对谈,关于死后的世界。我好奇在一个一直游弋在超越常理的梦境中的人,是否还相信天堂的存在。

他说他相信,但一定不是百鸟朝凤,白云遍野,没有恢宏的拱门也没有天使相迎。“应该是一个房间,有一些我喜欢的东西,我是一个念旧的人,喜欢收集零碎,旧手机,票据,我曾经喜欢的。那会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

我被推离房间,在人影幢幢的背后,我看见A的嘴角一如既往紧抿着,两道法令纹横亘在面容两侧,仿佛四十五年间他与唯一的亲人在梦境的城郊平地起的山岗。他应当正在伊甸园中年复一年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痛苦吧,而我知道,在梦境深处,那片俗世边缘的广场,他找到了平静。

    发布于2021年02月11日 10:00 | 评论数(3) 阅读数(101)

上一篇:会者定离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21-02-19 19:30:05

哇好有意思的剧情和设定!

顺便我也觉得屈楚萧很合适!(小声bb

快乐沙雕快乐生活 发表于2021-02-17 22:33:15

蚂蚁的文永远滴神!!(莫名押韵

是我永远写不出来的风格呜呜呜

日常吹捧蚂蚁菌!!!

一百亿的向阳之诗 发表于2021-02-11 10:03:34

A我代的长相是屈楚萧()莫名觉得很合适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