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虫工做大梦

沉没 仿生 失痛

Kathy,有一天我坐在飞行器的驾驶舱里穿越加州永恒的日落,在昏线静止的那刻渡过了无穷尽片色调温暖的流云。我透过浮散在大气中的放射尘看见昏暗的海岸线漫长地延伸,好像冗长的语句,然后在不死不休的太平洋曲折尽头流浪。我见证过矮星的衰老,目睹过四野八荒银河的雏形被尘土填埋,最后弥散在人们的一呼一吸间。我在旷远的星际间流亡,按照非既定的航线飞行一遍又一遍,像一滴水在黑色的纸张上来回滑过。星球淡蓝色的光晕在舷窗外孤独地闪耀——如此孤寂而迷人,冷酷又浪漫,我在那一瞬未曾眨眼,也屏住呼吸,为这看似神圣实则毫无意义的一滩墨渍。我知道这颗千疮百孔的星球早已被她的子民宣告死亡,也早已不算是我们的家乡,但我仍朝它奔赴而去,就算迎接我的只是凝结岩浆的荒原,就算四野之间无一生息。人类到底是情感动物,你要承认,我们会记得,我们会想念,我们流泪、痛,我们无力根除,你说是吗——Kathy,我很想念你,我也总会梦到你,我梦见那一次我们在加州的公路上放肆地飙车,你嚼着糖大笑,我边开车边扭过头和你接吻,傲慢得对所有神都不屑一顾。我们差点死于一场杳无人烟地区的交通事故。但我们也的确死了——是吗?你跳车了,我也跳了,因为最后一首歌已经放完了。五分十二秒的时候我们全都一言不发,我听见千里之外的群山之巅有积雪轰然塌陷,然后你没有告一句别。Kathy,加利福尼亚州漫长的海岸线在冗长的黄昏中被海浪锈蚀,驾驶舱里已经充满了淡蓝色的烟味,火光把梦氧化、烧尽,我掬一捧晚光,但光却从手指间滑落。这是一场缓慢的衰老、缓慢的死亡。我们碎裂、受痛,我们流泪,我们自欺自瞒。Kathy,你能确定你是真的吗?你又能确定我是真的吗?谁又能作证呢?痛不过是一种幻觉,我们的集体幻觉又到底何时到尽头?

    发布于2020年06月14日 09:13 | 评论数(0) 阅读数(131)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啦!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