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虫工做大梦

听说他……的故事

 

〔听说他……的故事〕

 

◇汤姆

 

白色,耀眼的白色,一大团一大团拨不开似的向我扑过来。

我清晰地知道一件事情。

 

我完了!

 

以前我一直不理解电视里那些出车祸的镜头,觉得他们特别假,明明车离自己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也不会自己跑开,只会愣愣地待在原地,像个傻子。

然而只有当事件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我才清楚他们到底是个什么感受。

虽然内心世界的小人不断疯狂地咆哮着,想要让外部的躯壳动起来,但这只是劳徒。

我觉得,我一定是被肉眼看不到自然也感觉不到的邪恶女巫施了定身咒,她还特别恶趣味地故意把我的眼睛撑的老大,想让我看清楚被推到太平间里、白大褂故意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摇了摇头、被签上死亡证明、毫无知觉感受烈火焚身、最后被封在一个密不透风的黑盒子里的全过程。

 

只消短短几秒,我连救护车上的氧气都不需要了。

有人曾经说过,当你处于最危急的关头,你脑海中浮出的第一个人就是你最在乎的人。

可这句话并没有在我身上灵验,因为我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我还没收到这个月清单上的快递包裹,一想到那些画具再也不能被我抚摸,而那位小丫头又只会画简笔画,我心里就难过的不成样子。恨不得马上爬起来写个遗书,把所有关于绘画的东西都归到我的兄弟名下。

说起那位小丫头,其实也不能称得上“小”了,今天是她十六岁生日。

遗书上面还得加一条,今天不要告诉她这件事。生日嘛,得开开心心才是,虽然我曾一度怀疑她报这个日期的真实性。

小丫头从小就是孤儿。

那时哥哥工作特别忙,家里就留我一个人,所以我天天没事儿就爱在小区里面转悠。也单纯是我闲得慌,不然住在小区第一栋的我,怎么会跑到最后一排,然后在黑漆漆的车库里发现她呢。

她说她叫克丽斯汀,我问她姓什么,她说不知道,然后说名字也是她自己编的。

这小机灵鬼,还真认真地履行了“不要告诉陌生人名字”这条每个人心照不宣的条例。

她说她不能出去,这个车库就是她的家。

她说这句话时故意压低了嗓子。

从这里我也已经猜出了八九分,按照克丽斯汀的说法上楼去敲了敲那户人家的门,然后在男人凶神恶煞地眼神下怯怯地说一句“走错了”。

从门缝里看进去的那个女人靠在沙发上裸着身子抽着烟,真是长的和克丽斯汀一点也不像。

比克丽斯汀更机灵的我选择明哲保身,那男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只能从车库把手的那一点点缝隙里递给克丽斯汀几袋薄得一捏就碎的饼干,或者说是学校门口卖的薄荷纸,小丫头很喜欢吃。

于是就那样,这种由我单方面付出、十分诡异的友谊维持了大约一两周时间。

 

后来小丫头不见了,楼上夫妇的家被警察翻了个遍,我的兄弟也被带走了。

猜怎么着?我哥哥亚伦每回带来一大沓一大沓的钱是协助他们拐卖儿童的劳务费,报警也是亚伦干的,因为他没想过拐走儿童后那对夫妇还有个职业,贩卖器官。

这故事听得我真是,要咂嘴叫好。亚伦进去了,我也完了。

现实就是这么叫人难过。

 

后来我受不了那些像苍蝇一样黏在人身上的目光,让人厌烦,于是退了学。总要告知一下亚伦,他当时闹的要冲出来打我,三个狱警把他拖回去了。

但我还是挨了一拳,他为此关了两个礼拜的禁闭。

没关系,本来就是我的差错。

我开始盘算着自己的出路,那时小丫头已经不晓得被我甩到哪个角落里了。总之我考虑自身绘画方面的天赋,就找了份美术老师的工作。

我的家在城市的北边,而我的工作在城市的南方。每天要乘上一个小时的车才能到达,日子过得有些紧凑,但没关系,那边顶多认识一下亚伦,而他那没犯罪的弟弟是不会得到“照应”的。

我生活的很稳定,这就足够了,不会有《信》中武岛的忧虑,在闲暇的时候甚至还会想念一下克丽斯汀,想念一下亚伦。

我对亚伦说不清是什么感觉了,自从他出事后我就再也没有叫过他一声哥。亚伦·米利根,亚伦·米利根,我希望这样称呼会让我心里的愧疚少一点。

父母离开的早,亚伦在被捕的前一晚塞给我很多钱。

那笔钱我至今没有动过一分。

 

有个艺术家看上了我的画作,说要带我去个什么画展,我答应了。心里却企图猜测,若是他知道我只是区区一介小学老师会如何反应。

不好推脱,我又不是善于说谎的人。那天下午我去探监,亚伦说这很好呀。

这很好呀。

可我知道自己很不好,非常不好,偏偏又说不上哪里不好。

 

我在画展上遇到克丽斯汀了。

当时她就一直站在我唯一参展的那副作品前。

她说她在城南边的孤儿院里,拖着我非让我领养她。

“你得知道法律规定两人必须相差40岁。”亚伦听我说这件事之后,一脸微笑像是在炫耀自己自从入狱后恶补法律一样。

“我知道。”

说的亚伦瞬间没了劲。

我23岁,她10岁,这件事永远成不了,所以等到警察局的记录上写上“享年29岁”的字眼,这件事依旧搁置在那。

但我会经常去看她。

我也不知道这股可笑的执念是什么,从何而来。

但在我死前的一段时间里,这执念竟变得越来越冲动,甚至开始侵犯人的隐私了。

我问她什么时候生日。

我问她为什么阅读时会经常跳字。

我问她什么是失读症。

我想知道她很多很多。

 

现在想想,如果时间能倒流,让我回到昨天,那么我一定会去见克丽斯汀一面,吃一份再顺带给她一份奢侈的加蛋加里脊肉加火腿肠的豪华手抓饼,给她一个拥抱说生日快乐,再在出门前给亚伦发一封信,提前祝贺他下个月出狱愉快。

那样的话,我的离去可能就不再显得可怜兮兮了吧。

 

我现在也许知道,自己为什么就不好了。

我的人生,就像一个病句。

逗号还没放上几个,就被一个大大的句号提前终结了。

 

这个由我自己谱写描摹的人生故事,已完无续。

 

◇亚伦

 

吃晚饭的时候,偶然从狱警的收音机上听到了一则新闻,说是某个路口发生一起车祸,死者是城北的人。

我就站在那收音机旁边,一动也不动,直到那则新闻播报完毕,才愣愣地低下头。突然想起上次汤姆来探监,闲聊时说过几天去蛋糕店给克丽斯汀定个蛋糕。

而那家蛋糕店又正好位于那个路口。

上帝似乎总有办法,将你不想听到的一切坏消息传到你的耳里。

“很抱歉告诉你……”

后面的声响我什么都听不见,只记得门外的风一阵阵飘进我的耳朵里,震得我耳朵生疼。

冬天的寒冷总是让人经受不住。以前冬天要出去做工,得裹成个粽子才敢出门,一劳动又热,脱掉又冷,一来二去感了冒是常有的事。

那时候汤姆就各种嘲笑我,说我这不抗寒不耐热的破体质比隔壁的药罐子还要垃圾。

但虽然这么说,每次我带他出去转悠,总是习惯性地在系好围巾后紧紧握住他的手。

他的手很冰凉,一到冬天就需要我暖好久。

所以听到这话我自然懒得搭理他,毕竟不抗寒和不耐热这两种惹人讨厌的特质也是可以通过穿多少衣服调节的,而他这样还嘴硬别人的人真不讨人喜欢。

然而此刻,我第一次知道冬天的寒冷原来可以穿透层层阻碍直直钻到心里去。

我把自十三年前汤姆写给我的第一封信至今都看了一遍,突然想起,今天是克丽斯汀的生日。

啊……

克丽斯汀。

我不能把汤姆的死赖到她身上,虽然我挺好奇,为什么对一个外人,汤姆却会尽心尽力地好。

我记得,当年克丽斯汀只是一个逃出孤儿院而被我捡到的小囚犯,瓦尔特夫妇从我手中接过睡着了的她,再换过一些纸币。

这样的勾当大约做了四五次,直到有天,一路上我把钱数了三遍,确定他们缺斤短两后跑回那栋楼,然后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对不起,对不起。我为这残忍的勾当深感抱歉,然后打电话给了警察。

之后我回到家,把身上的那些钱连同一直放在保险箱里的一并交给了汤姆。

他说,为什么,哥哥?

到警察来时,他又问了一遍。

他问,你到底做了什么,亚伦,你说话。

从那天起,他再也没喊过我“哥哥”,说实在的,不遗憾是不可能的。

他后来寄的每一封信上,第一行定格都是“Allen”,连个“Dear”都没有。信里面倒是琐碎,但从六年前开始,他开始喋喋不休跟我说另一个人,另一个女孩。

但他从来没有带她到我这来,或许是不想,或许依旧以我这个哥哥为卑。

 

他的葬礼,我去了。

这孩子死的很安静,几乎没有惊动什么人。虽然现场有个小女孩在哭泣,但都是隐忍的低声 ,仿佛怕惊扰了他的灵魂。

我看着他遗照上的笑容,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倾诉,但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讲不出了。

只有一团白气,快速地消失在空中。

 

后来,我畏惧每一个冬天。

我还是像曾经一样,将自己裹得像个粽子,身边却没有了人让我攥住他的手。

毕竟,那个唤作我“哥哥”的男孩,双手早已永远冰冷,再无法被我温暖了。

 

◇克丽斯汀

 

挂钟刚好响了六声时,我准时从被窝里钻了出来。

从鞋柜里像选妃似的挑出一双帆布鞋,眼神却忽的飘到角落里那双有些年头的运动鞋上。

我曾经听鞋的主人说,这是他哥哥在他十六岁生日那天送他的,那时候他一直舍不得穿,他哥哥还埋怨他呢。

过了几个月他哥哥就离开了 ,但是每当我问他什么由故时,他总是沉默片刻,再岔开话题。

我只有一张关于他的照片,它一直稳妥地放在我的钱包里,是我和他两人拍的。

照片左侧的人是我,笑的很夸张,头发糊到脸边。右侧的人拘谨地笑着,有些不自然,他的脸因害羞而泛红,身上全是干净的气息。

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个快要三十岁的人。

他说这是他头一次和别人一起照相。

过去我拿到这张合照时,在背面乱七八糟地用铅笔写了很多字,现在虽然都已经擦去了,但还是在照片上留下了凹凸不平的痕迹。

但我擦去了很多字,却无法擦去同样是十六岁生日那天的我,用黑笔写下的一句话。

 

我说,先生,您失约了。

 

我从很早就喜欢起先生了。

当年我被警察抱走,带到一个孤儿院后,我就开始写日记。

只是一直念念不忘那个十六岁,脸上有些雀斑,头发乱蓬蓬的并且还带着牙套的少年。

后来七八岁,突然意识到有时候爱意也是需要表达的,虽然害羞,还是曾在日记本上一笔一划地写:“我shēn爱着汤姆先生,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yù见他。但就算见到了也不会说,因为我是个shū女。”

多年后,偶然间被先生发现在熊孩子时期的自己还写过这样不可描述的东西,虽然他对上面奇奇怪怪的符号看的不太懂,但意思也猜出了八九分。

当然,我不会承认我写过这么羞耻的东西,因为我是个……淑女。

总之,后来汤姆先生回避了我一阵,看来看到这种东西还是对他打击不小,被一个小他十三岁的女孩子暗恋,重点是看那上面的日期,写这玩意的女孩八岁都不到。

我红着脸把那本藏着初恋的本子锁到箱子里。

心想着日记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恶心长大后的自己的吧。

 

打一开始我把汤姆先生认成了另一个人,那人害得我在这个小房子呆了十几天。

印象记得不大清,似乎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有着和汤姆先生一样的琥珀色眼睛和金色头发。

所以我一开始就知道,汤姆先生的哥哥的“离开”,其实是被捕了。

我被一对夫妇扔到满是黑色的库房里,可能是没有匹配的器官而已,总之他们似乎忘了我一样,要不是汤姆先生每天下午给我几袋饼干几小瓶超小的牛奶,我可能真的活不下去。

所以我很感激他。

十岁时再次遇见他,吵着要他收养我,为他我已经拒绝了三四对看我顺眼的夫妇,被院长列为“讨厌且小心眼的孩子”的范围内。

如果他不收养我,怎么对得起我呀。

他说不行,他是独居男子,我是跟他相差仅有十三岁的女孩。

所以这事一直没办成。

但他一直都没有结婚的意思,很好。

 

后来十三岁,虽然我早就过了情窦初开的状态,却还是随大流去校园门口盗版书摊上买了些言情小说,在朋友“你也看这种书”惊诧的反应下面无表情地将书递给她。

说你快读,马上上课了。

顺便提一下,我一点都不喜欢学校,老师总觉得我理解不了课文不是因为我有阅读障碍,而是我懒,就让我在角落里面壁罚站。

所以我多了一个称号“Corner”。

巧的是,朋友也喜欢这类书,可读到一半,我发现校园言情中的男主太幼稚,没有代入感,果断地把那些书扔到角落里,再也没有找人翻过。

这下子,那些书也成了“Corners”。

又有一段时间迷信星座之类的东西,事实上我是人从垃圾场里捡来然后送到孤儿院的孩子,连自己的生日是几月都不知道,而汤姆先生从来没跟我提起过这事。

于是我旁敲侧击地问汤姆先生,他说自己的生日可能是七月初吧。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算了一遍所有星座与他的星座的匹配度,若百分号前的数字偏低,那就再换一个测,总之总有一个会高的。

哪个高,我就在别人问我时骄傲地报出那个星座的名字。

这就是我生日的由来,测出大体范围,再选一个令我心满意足的数字。

岂不美哉。

每年汤姆先生的礼物都很寒碜,要么是一本书或本子,要么是他亲手画的一幅画。

在别人过生日时送黑白风景画还真是好兴致,暂且不提。

最过分的就是近两年,他突然迷上了楼下中国小伙子的早餐,据说叫什么手抓饼,张着一张油嘴问我来不来一个。

我说不了。

他说以后你的生日我请你吃个豪华手抓饼。

在我十五岁生日前夕我便疯狂诅咒那年轻人不要那么起早贪黑,最好给自己放一天假。

后来帮汤姆先生打扫房间时,突然捡到了他的护照。

翻开一看,居然是三月初。

再一算我一直以来过的生日与它的匹配度,低到惨不忍睹。

现在改生日还来得及吗。

 

他的死是我们所有人始料未及的。

他不该躺在玻璃下面等着人们带着伤心的表情围观,再被推到红彤彤的火焰下完成谢幕,回来时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一堆骨灰。

事情不该是这样发展的。他应该在出门后顺利地买回蛋糕,然后和名叫克丽斯汀的女孩两个人一起拍蛋糕玩得精疲力尽,最后克丽斯汀碰了碰他满是奶油嘴唇,完美地翘起恰好弧度的嘴角,在他惊愕的目光中说了声“我爱你”。

他的耳尖应该是红的,他的心跳会加快一点,他咽口水的声音可能会更响亮。

事情的发展应该是这样的,没有那么死气沉沉。

而现实是我穿上了一直都不怎么喜欢的黑色衣服,在他的哥哥打来电话时,回答的只有撕心裂肺的哭。

我参加葬礼时,有个和汤姆先生长得很像的男人等来悼念的人都走光了后,悄悄地把他墓碑上摆着的菊花收走了。动作麻利的很,丝毫没有觉得有何不礼貌。

我突然想起来,汤姆先生说过,若有一天他去世了,一定不要在墓碑前摆满……

后面的话我捂着他的嘴不要他说,嫌不吉利。原来他的意思,是这个。

 

有些东西啊……

还真是错过一次,就再也来不及说了。弄的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将它与那女孩的爱情一起死在了冬天。

 

END

日常嚼舌根(。)TC真…真好吃。以及AT的亲情向也很好吃 中考前的最后一篇文献给他们,都是好的不能再好的人格了!但Allen和Tom是兄弟只是私设,因为资料里讲经常有人将他俩弄错。不会打克丽斯汀的英文了也懒得查,她的失读症和角落里的孩子是原文设定,但她在原著里就出场了两次吧长大后也不知道什么样。Allen不是诈骗犯了可喜可贺,然而花式OOC,Tom也终于治好了反社会的鬼毛病,也不再擅长逃脱术,成为了守正笃实好公民也撒花吧,他们都是OOC的,看过原著的就当做原创角色吧。上一篇瞎鸡脖扯,但和这个完全没有联系,只是因为都是TC同人的是这里http://cblog.ci123.com/zyx2b/entry/930160,也是Tom死后才开始讲起的故事,我就顺带打个广告,但请无视底下我特别矫情的评论。这篇文5400+我写了一个寒假才写完。我话说完了,走了

    发布于2018年02月27日 21:15 | 评论数(12) 阅读数(1772)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短篇〕真实的世界

下一篇:加尔文的猫

评论

拥抱星空 发表于2018-07-30 14:58:18

真棒!
60.171.138.*** 发表于2018-05-21 16:03:58

我是王镇荣
60.174.49.*** 发表于2018-04-28 13:08:46

没,
60.174.49.*** 发表于2018-04-28 13:08:46

没,
张晓涵 112.27.225.*** 发表于2018-04-17 14:28:05

写的很!!!!!!!!!!!!!!!!!!!!!!!!!!!!!!!!!!!!!!!!!!!!!!!!!!!!!!!!!!!!!!!!!!!!!!!!!!!!!!!!!!!!!!!!!!!!!!!!!!!!!!!!!!!!!!!!!!!!!!!!!!!!!!!!!!!!!!!!!!!!!!!!!!!!!!!!!!!!!!!!!!!!!!!!!!!!!!!!!!!好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18-03-03 09:02:23

文笔好棒!故事好棒!拿不出更多的形容词了 只好在后排给蚂蚁打call!!!!!
沙丁鱼 36.57.180.*** 发表于2018-03-01 19:11:59

虹姥爷的文字越来越流畅老练了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写成这个样子

很棒……!二刷留评

114.99.154.*** 发表于2018-02-28 19:04:01

啊……那张带着笑容的遗照 其实是在和克丽斯汀的合照上截下来的

忘记写了.

虹 114.99.154.*** 发表于2018-02-28 18:27:40

是起名废的。

圈地自萌 已经还是想让亚伦变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反派xx

114.99.154.*** 发表于2018-02-28 18:26:21

想想时间线不对啊

在汤姆视角里出车祸会有耀眼的白色,那应该是车灯?在克丽斯汀视角里写的像是白天

要不当成白色车子还是雾灯也行吧,漏洞明显的很,厕所读物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