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虫工做大梦

〔短篇〕真实的世界

〔真实的世界〕

 

        预警⚠含有轻微的p←w

        有个同学不知从哪知道我在写的这个,看了之后觉得pw比较…萌,接着给我写了一大堆关于他俩的文,然后我被……带跑偏了

 

1.

        梅梅被像扔垃圾一样赶到这病房里。

        墙面四周有些画,被洗涤剂清了一遍又一遍,已经模糊不清。窗台上被钉了几根钉子,只能打开一小条缝,是为了防止有人轻生。

        以及床上躺着个人——仰面躺着,脸色苍白,像是死了一样,就连她身边的空气都凝固成了块状。

        “新来的?”那人轻轻地问她。

        “啊?…是的。”

        “胳膊上,是之前病院打的?”

        “嗯。”梅梅用袖子遮住那块淤青。

        那人沉默了一下,一改虚弱的语气,很难让人听出来那是故意打起精神的。

        “很抱歉啦不能起来欢迎我的新室友,他们给我打了镇静剂。我是widy。”

        “macey,或者可以叫我梅梅。”

        widy躺着床上又不说话了,像是在想什么。

        “…你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

        “诶?”梅梅突然回过神来,widy面色平静,似乎连刚刚的话都不曾说过。“世界…不一直是这样的吗?”

        “又一个。”widy突然笑了起来,翻了个身吃力靠在床背上,“我们看到的颜色不是真正的颜色,也许色盲看到的才是正确的。每个人看到的颜色实则都不同,却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的颜色就是大家的颜色。”

        “忘了说,我是个全色盲。但那也只是也许。至于真正的颜色谁也不清楚。”

        “也许灰色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也许黑色的世界才是真正的世界,也许这世界就是个rgb曲线乱调的,一刻不止变幻的世界。”她嘴角突然露出狐狸一般的笑。

        梅梅显然听的有些茫然,过了很久才回答:“照你这么说…。我觉得真正的世界应该是纯白。”

        “纯白?”widy有些惊讶。

        “你是第一个回答我的人。”

        大部分曾经的室友只是说她是神经病,但其实他们明明应该是同类。

        “我觉得那才是世界应该有的样子。”

        梅梅微笑着,那是一种找到同伴的笑。

 

2.

        widy被送到市三院的时间,她清楚的很,那是她妈妈的忌日。

        应该是叫windy,像风一样飘走也没什么不好。只是那名字在英格兰人口中有“吹牛”的意思,索性顺着自己的口音改成了widy。

        她被送到那里完全是她的眼睛闯下的祸。她从几岁时就能看见人们手上那条命运线,以及他们什么时候寿终正寝。所以她在一个下午用甜甜的嗓音问她的新妈妈:

        “阿姨,什么是胃癌呀?”

        阿姨问她是怎么知道这个名词的,因为那时她才上二年级。

        “因为阿姨你的手上写着你会死于它呢。”

        阿姨疑惑,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洋溢着笑容的widy,恼羞成怒,一巴掌扇了过去。

        好吧,之后阿姨确实去查了查,发现真的是早期,便把账全都赖在widy头上,以为是她的诅咒。

        然后去治疗,一段时间后widy发现她的寿命被拉长了二十年。现在想想,竟有些后悔告诉她这件事。

        widy的父亲经常会有大大小小的出差,她一般也是和她阿姨两个人呆在家里,自从那件事发生后,她也没怎么回过家。

        身体里总是有些暴动分子,导致有一天她又一次在学校闯祸了,很严重的事情,大到要开除了她。

        真的就退学了。阿姨一声不吭地开车带她上了一条陌生的路,路上的车很少,路边的树木干净,一幢建筑物阴沉沉的影子快要压到她的身上。

        市第三人民医院¹,也就是,精神病院。

        她没吭声,只是在那天阿姨办手续时,她偷偷把医院的电闸拉了,然后大闹了一场。

        于是打了镇静剂,被说成了具有破坏性的病人。

 

3.

        widy的爸爸来找她了,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也不会那么狠下心来抛弃她。

        只是,他没把她接回家。

        widy接受,镇静剂使她麻木了,只是在爸爸离开时,她习惯性地瞟了一眼他手上的线。

        “你明天要去洛镇² ?”她拽住了那即将要离开的人。

        “你怎么知道的?”她爸爸有些惊讶。

        “你千万不要去!”widy紧紧地拽住了他的手臂,差点声泪俱下。“会遇到危险的。”

        理所应当的没有相信她。

        她眼里有泪,但没有哭,只是安静地放开手,说:“我知道了。”接着走回她的病房。

        梅梅正在看书,看她进来锁上了门,问她怎么了。

        她把事情经过和所有都讲了一遍,她讲的很慢,时不时会哽咽一下,以至于她结束时天色见晚了。

        “你这个……”她下意识又一次看向了梅梅的手,突然发现她的命数就在明晚。

        “怎么?”

        “…听我讲,梅梅,”她抑制住自己的紧张,“明天晚上我会把这里锁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说…你相信我说的话吧?你明晚会、会死。”说到“死”这个字时,她顿了一下。不知是童年的阴影还是什么,她对这些字眼总是有些抗拒。

        “好。”

        “不提这个了…你还记得你以前说过的那个事情吗?我一直搞不懂,你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世界是纯白色的。”

        “这个呀,”她想了想,释然地笑了笑,“很简单。物理课上说过色散,太阳有七色光,不同的物体对光的吸收和反射是不同的。假若撇去光线的原因,世界不就是允许任何色彩沾染的白色吗。”³

        “他是白的,你是白的,你们没有区别,你在一片白色中看不到任何人的样子,因为他们的线条是白色的。”

        widy突然想到了什么,插嘴道:“也就是说在迎合色盲世界论⁴吗?”

        她太敏感了,听到什么黑白也不管语境就会下意识地认为在说她,事实上这也就是她被列为具有破坏性患者的主要原因,根本不是她拉了电闸,也不是她教唆很多人相信她那一套论述。

        她没等梅梅反应过来,突然就离开了这间病房。

 

4.

        她揣着她爸爸给她留下的一笔钱,乘着大巴赶到了洛镇。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去那,明明自己和他们没什么联系。

        是啊,她不是去找她爸爸,和他的感情已经被他亲手倒进污浊的小河里,捡不回来。

        那里已经是灾区,她上次看时知道他不会死,只是会受点伤,之后也会康复,只是她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

        他是彩色的。

        惊鸿一面。

        真的是惊鸿一面。他身上的每种颜色,出了黑色的裤子和鞋之外她通通认不出,与满是黑白的世界中格格不入。鼻子有点发酸,她想,他在哭啊,应该上去抱抱他。他是不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

        她冒昧地向他打个招呼。

        “你…你好,你没事吧?”

        “没事。”他擦擦眼角,对widy礼貌地笑笑。

        “我有纸,”她说,“您看上去有手表,能看一下时间吗?”

        “谢谢。”他低头看了看时间,“好像刚刚磕碰时有点坏了…。没事,十八点一刻了。”

        “谢谢。”

        她还想聊更多,毕竟这是活了这么久看到的唯一一个彩色的人。但她不敢,觉得聊别人的伤心事也不礼貌,只是悄悄地离开,那些色彩印到了她的脑子里。

        她不是个色盲,一直都不是,她只是被自己的眼球蒙蔽了而已。

        等等,六点了?

        她突然想起来,她昨天看见梅梅手上的那条线,已经走到了终点。而那最尽头的地方,竟是今天晚上的七点。

        从她生活的城市到这个镇起码要一个多小时,她赶不回去了,只能向过路人借了个手机。

        这是灾区,信号不通。

        她赶了回去,那也已经快八点半了。她低着头飞快地走进医院,门口有很多警察,有一个地方被白色的粉笔圈成个人形,人形的头部有些血迹已经凝成了黑色。

        她的主治医生跟她说,今天晚上七点多时,macey突然犯病,接着跳楼了。

        她突然哭了。

        事实上她根本就没有多伤心,只知道她不断地在用手背机械般地抹着眼泪,那眼泪一掉下来就被飞快地抹走,像是梅梅的踪迹。她听到院长要把这件事压下来,她只是觉得不值。

        以及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但她已经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事了,只是第一次觉得,她的能力是这么的没用,竟连一个实际上被抛弃了的生命都挽回不了。

 

5.

        “widy,到了。”坐在她前排的人下车给她开了车门,摇摇她的肩膀。

        “我醒了啊,你别摇了。”她揉揉眼睛,仿佛那里还有干涸的回忆,突然想起做到的梦,问身边的人,“你想知道真实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pofi?”

        一辆摩托飞驰而过,那是每个夜晚必定会在这个城市出现的飙车族,风声很大。

        “你说什么?”

        “我…我的意思是,”她盯着pofi的眼睛,认真地说,“我看不见颜色,唯独看得到你。你知道吗,在我眼里,真实的世界是你。”

        他突然笑了,笑声很轻,虚无缥缈。

        他拍了一下widy的头,“瞎想些什么呢。”

        “没事”

        “只是做了个梦而已。”

 

—FIN—

        意义不明

        很喜欢这个角色,也很心疼她,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写不出那种感觉…。

        以及所有有上角标标的都是我自己编的,包括色散那边,我已经忘了

        推荐一首歌,在码字时听见的,虽然是非常快的节奏我却听的有些伤心,甚是觉得细密的音符让人有些喘不过气,和widy这个人莫名地契合了…。网址 http://music.163.com/song/2112734/?userid=122364346 

        以及另一个有颜色的loki表示不满(…)

    发布于2017年12月03日 19:05 | 评论数(5) 阅读数(1898)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短篇〕111-3366

下一篇:听说他……的故事

评论

渡我 发表于2018-01-09 02:31:35

好棒啊?!無論是語言還是劇情都太吸引人了,真羡慕啊,也想寫出來這麼棒的文章。
东栀w 发表于2017-12-30 17:01:04

妈呀给蚂蚁疯狂打call!!!!!

图文双修的蚂蚁哇太棒了TAT

加油啊啊啊TAT给您递茶!

by副校长!

Mr.soda 发表于2017-12-09 12:02:14

好棒!!

其实我也有思考过颜色的问题……说不定每个人看到的红色都不一样呢?

widy好温油TT

给虹姥爷打call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7-12-04 12:11:32

厉害啦
虹 112.132.183.*** 发表于2017-12-04 12:09:50

画了张widy的,本来打算做配图,后来我忘了……。

指路一下相册第一张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