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畏天道无常 | 无限维度 | 北格

〔短篇〕我的卧室里不再拥有铁道

〔我的卧室里不在拥有铁道〕

我的卧室里有条铁道,那是我很小很小的事情了,时间久到我都快要记不起它的相貌。

那条铁道笔直地伸向远方,最后凝聚成了一个小小的黑点,而我童年唯一的朋友也就是从这个黑点中钻了出来,然后闯进了我的世界。

像平常一样平淡无奇的清晨,那个老火车鸣着汽笛声停在了我的床边。自然我是被吵醒了,很烦躁地开始扯起嗓子问这么早怎么会有火车。转过头来发现那列吵醒我的罪魁祸首正在我都房间里,甚至还在对我笑,心里就和平常人一样的反应——非常惊恐。

这种惊恐没有经过大脑便化成了高分贝的叫声,但看见我的妹妹用不耐烦的眼神看着我,叼着牙刷的嘴里泛着"是个瘸子也就算了这下脑子也不好使了"的白沫,我还是将下一句话咽了下去。

卧室里的那条奇妙的铁道,看样子是只有我才能看到。

那天是我12岁的生日,5月26号。

由于自己身体的原因,我一直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只有在吃饭的时候才会推着轮椅去吃饭,但那段时间对我来说是煎熬的。

因为如此,我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和那位不速之客熟络了,虽然我用了挺长的时间来接受它的存在。

在父母去上班而妹妹去上学时,拄着拐杖去了我的隔壁,也就是我妹妹的房间。艰难地走上了数目不算多的楼梯,她果然还是不待见我,心里有些苦涩,但这种感觉马上就被代替了。我和她的房间中间只隔了一层隔音效果不好的薄墙,而这面墙一片雪白,敲了敲也不想是中空的。

可它的背面却是一条铁道。

我有些错愕,但既来之则安之的性格让我不想过多了解什么,回到了房间里,我半开玩笑地问它:"你是火车吧,那你能不能带我去外面看看?"我对此并不报太大的希望。

果然,它没有说话,但摇了摇头。如果说火车也能摇头的话,那的确是很扯,那可是个大动作,但它确实是这样。

"这辆车已经在自己的铁路上开了许久,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和你说说一路上的风景。"那是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和这列看起来已经很古老的火车并不相符。

这时候用"它"来称呼已经不算礼貌了吧,一个星期的时间里,我掌握了他简单而有规律的生活轨迹。他也告诉了我它真正的名字,T526。

他一天只会有一班夜车,从这里看得出来他在他所在的火车站中并不收人待见,自小起便被人孤立的我能够敏感地察觉出他时常会有些负面的情绪,但他从来不把这些情绪带给我,对此我很感激他,也有些担忧。

在客观的角度来说,他对我其实很好,他会给我说外面的故事,一路上的风景,车上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那列车上几乎都是些普通的平民。

"我每天都经过那个小镇,但那里的景色真是看不腻,尤其的夏天。我所属于的轨道两边不远处铺着几行小房子,零零散散的,却并不凌乱,那是一种自然的美。镇上的人们摇着扇子在绿荫下面悠闲地聊天,那景象总是惬意的。"

"那家杂货店中的一切都很不同,每天有老客来买烟,随便的闲聊几句;新客买口香糖错开零钱 ,或者那家的小孩子吵着来买糖。总之各种各样的人,获得各种片段的人生碎片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我喜欢在懒洋洋的下午边吃着自己喜欢的蛋黄酥边听他说的这些故事,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患了一种疾病,导致我现在只能坐在轮椅上,从来不敢奢望能够出去一览风景,即使是家门口的绿化公园。

他却笑着鼓励我:"阿望,你以后会看到的。我等着那一天。"

我的妹妹很争气,比我小两岁的她最终跳级考上了一所外地自主招生的好高中,这在我们这个小城市里也是很罕见的,可那天她要去A城报道时,T526却一反常态的冷静,他有些慌张地把我叫到他身边,用明明知道除了我没有人能够听见却依然很小的声音告诉我:"阿望,如果你妹妹今天上了那列火车,她可能会死。"

我当然很生气,即使妹妹平常对我的态度不太好,但我仍然把她当作自己的亲人那样看待,有哪个人会听到这样的话儿开心呢?我瞪了他一眼,没有理睬他,但当我出门时,我用余光看见他好像带着悲伤。

但运气不好,天刚刚下过雨,一辆汽车经过溅起了积水,我妹妹的裙子上立马显现出了星星点点的泥泞。她赶回来换衣服,虽然耽误的时间不算长,但仍然错过了列车。幸运的是,通往A城的列车不只早上的这一班,中午她走后,我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但他不在,这个点会回去上班对他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难道他终于得到了宠幸,不再是夜班车了吗?也许今天他的反常行为来源于此,我没有放在心上,晚上就能见到他了。

可我等到手机日期快要切换到第二天也没有看见他,于是怀揣着不安入睡,睡的并不深,以至于一点小小的动静是我惊醒,我开灯习惯性地看了看右边的铁道,可我看到的只是一堵空白的墙。

我开始疯了一般地寻找他,我坚信那条铁路还藏在我家房子中的某个地方,他也一样,他只是因为早上的事情和我赌气,他只是在和我捉迷藏,想看我慌张的模样。

可无论我怎么寻找,我都再也没有发现他的一丝一毫。

我的卧室里不在拥有铁路,明天也是,今后也是。

那是我十五岁生日的前夜。

第二天,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劲,想起他昨天告诉我的话,在垃圾桶里翻出了那张已经作废了的车票,上面用墨迹印刷着清晰的"T526"。又守在电视机前等到了新闻的播出,几乎将我击溃,他原来知道自己要出故障的吗。

但他没有告诉我。

后来我才发现,能在他说故事的时候睡着,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将关于他的故事写成了一本厚厚的书,三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他在这三年里却占据了重要的位置。那段日子,是我和他共同谱写的光阴。

我笔下的文字变成了一张张车票,它们陪着我游历各色风景。我去了T526所说的那个小镇,我去杂货店里与店员聊了一会儿,我坐上了这条铁路上的一班新的列车,路途中没有那个年轻男人的声音,但他陪在我身边。

但我仍然感到很愧疚,如果可以回到过去的时光里,我想把他对我说的每一个字都用亮晶晶的糖纸包起来,等到兴趣的时候剥开来吃。

给我一百个蛋黄酥也不换的那种。

 

 

我的卧室不在拥有铁路,他已经永远存在于我的心中。

永远,永远。

—FIN—

    发布于2017年09月10日 08:41 | 评论数(6) 阅读数(547)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长篇〕世界纪录E、五

下一篇:〔短篇〕111-3366

评论

东栀w 发表于2017-09-15 19:38:36

可以说是超级棒了quq

亲亲蚂蚁——

副校长

Mr.soda 发表于2017-09-12 12:46:44

其实其实……可喜欢百字令了QAQ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7-09-11 11:32:14

写得好棒
虹韶 223.215.161.*** 发表于2017-09-10 08:51:18

删了以前写的百字令,强行押韵什么的也很雷就是了。

猎捕也不算是烂尾,自己认为那样结尾就是最好的了(说白了就是太监了,把猎捕上改成猎捕还要审核,害怕。

鱼天和存在是不会删的,即使它们的语言都矫揉造作,但那也是象征着以前的我把。

就这样

自留

虹韶 发表于2017-09-10 08:47:30

这篇记得是上学期期末考前夕写的 ……。写的很匆忙,自己也觉得很差劲,但也许自己以后也就写不出这样的文字了…吧。

阿望和T先生不是爱情,自己以前怀着幼稚的想法这样写出来过,好在没有人感觉得到 但这另一方面也在显示着自我的文笔不够吗。

以后要加油啦

虹韶 发表于2017-09-10 08:44:42

手滑把这篇删了 重新传一下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