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畏天道无常 | 无限维度

〔短篇〕111-3366

〔111-3366〕

二十四个比利同人,选了比较喜欢的三个人格作为这篇的人物

私设汤姆亚伦双胞胎兄弟,克丽斯汀11岁。

爆肝的5000+,BEHE看个人理解。

图源lofter渔火三三,侵删

 

 

01. 

她攥着衣角,指尖因为紧张而扯出了泛白的印记。 

他看着她一下一下按出了那个早已停机的号码。

 

02.

他还记得初次见到Christene的那天,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小女孩,怀揣着一个不现实的梦,心像他看到她时所透过的玻璃一样清澈透明,举着被寒气冻的通红的小手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几个键,他通过不同按键的声音分辨出来了,那是111-3366。

那天电话反常的叽叽喳喳吵闹的不停。他抬起眼皮,转动了一下许久没动干涩的眼珠,透着单面玻璃望着另一边的那个小女孩。

后来她几乎每天都来,一个人可怜巴巴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硬币,找了半天投币处才发现根本不需要钱来维持,于是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他心里也难免的疑惑,她是有多么贫穷的人家的孩子,才会为了剩下一枚硬币沾沾自喜。

后来她每天的到来将他一开始的触动渐渐打磨干净,她每天下午放学后的电话成为了必不可少的调料,每次他也就是津津有味地听着她和她哥哥小时候的回忆,但每次都吃一种调料,最终也会厌烦,何况那是他根本不关心的别人家的事。

“你哥哥早就入土了,我不是他,快滚吧。”他有气无力地说完这句话,等着对方挂掉。如果对方最先挂掉这个毫无意义的电话,说明她会停止那个相信这个电话能够通往天堂的蠢话,一劳永逸,多好。

他弹了弹话筒,提醒小女孩不要忘记挂掉电话。自己因为犯了子虚乌有的罪,作为惩罚被关在这间屋子里,没有窗户,没有通风口——他不需要。唯一能够看到人间的只有那面玻璃,但在外人看来那只是一面水泥墙。

那个小女孩打来的电话,反而像是来探监,即使他们并不相识。 

她不是来探望他的,她所说的一切柴米油盐里都没有他的名字,她只是来寻找她的哥哥——或许是电话搭错线了吧,他挠挠头,这里的设施太差,恐怕已经好几年没有维修了。

还生存着的人们总觉得人死后就应该来到这个美好的地方,只有品德高尚的人才能到来,可死后才发现,这个名叫天堂实际破烂不堪,并且任何亡魂都能随意进出。 这位叫Christene的女孩一直在强调,自己的哥哥是在车祸后被爸爸送到大城市治疗,才留下她和奶奶两个人生活在这个城市。但他早就知道那场车祸,非常惨烈,死伤者无数,有一位名叫Christopher的青年男子。他的爸爸还算好运,但他本来就是要去外地打工的,便也就离开了她。

天真的Christene不知道这电话根本就不是通往无罪的天堂,只能通向一个狱房,那里装着同样在那场车祸中死去的逃犯。

Tom。

 

03. 

他静静地等待着女孩放弃,可直到他的手已经开始发酸对方也没有搭理他,唯一回应的只有空荡荡地吸气声,先是小声的呜咽,后来是隐忍的啜泣。他抬头,看见玻璃外的女孩脸上蜿蜒的小溪,还没有流下来便被女孩抹杀了。像一只小鸟被残忍打碎了翅膀,已经飞不到拥有亲人的梦乡。

他不擅长对待哭泣的人,特别是小女孩。每次看见这样的人可怜巴巴地用泪眼看着他,他心里总会泛起一片柔软。但他至少连理智还是有的,也不会为了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放弃思考重要东西的时间,便毫不犹豫地挂掉了电话,他怕他再这样那位就要和他唧唧歪歪了,他更不擅长与人交流。

他面前的纸和笔上,罗列着种种与他的孪生兄弟Allen的区别。

两个星期前警察突然拜访他家,强制要把他带走,好斗的他打伤了那两位他认为弱不禁风的警察,然后被列为“在逃嫌犯”。

哪是他们弱不禁风,只是他的反社会人格,看上去是个亡命之徒罢了,像是能做出抢劫银行这些勾当的人。

可那却是Allen干的破事,他实在想不透,左撇子和右撇子的区别难道不大,难道就没有什么烟灰之类的证据留下?他被列为在逃嫌犯的第二天,开着车在高速路上逃亡的他,遇上了暴雨,打滑的车子侧面蹭上了一辆旅行大巴。

 

04.

 “在你那边看真的是玻璃吗?”她颇有兴致地抚摸着这面水泥墙,“可在我这边是灰色的。我曾经想要到这面墙里面看看,可据老师说那是殡仪馆的旧址。” 

“我能描述你的样子。”简言意骇地说完这句话,他闭着眼睛靠在墙上,他在这面墙的后面,与世隔绝,Allen带给他的创伤已经够糟糕的了,他不想再与人分享平白无故就死了的可笑遭遇。

他冷淡地赶走了Christene的那天后,没想过对方竟会对他产生了兴趣,这个孩子属于那种你要有多嫌弃她她越会黏过来不放,像个牛皮糖,常常在周日的下午靠在这面水泥墙上画着画。十一二岁的孩子总是对这些现象坚信不疑,她也一样。 

“Tom,这幅画的好不好看?”她举起画对着那面墙,以至于他能在里面看清楚。她从来都喜欢画花和蝴蝶,但这次那歪歪扭扭生疏的线条流出的却是一个女孩,站在拐角处按着电话的按键,上面显示着三个一。

“好看。”他简单地附和一句。

“以后,我要把这面墙上贴满我的画。”她在画的另一面又重新画了一遍。“两面都画的,你也能看到。”

“有必要吗。”他透过金黄的刘海锋利的眼睛审视着小Christene,即使他知道她看不见他,他们的联系只有一台电话。他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一个只知道姓名的人做这样的事,这个孩子,太反常了。

“因为你是我朋友。”她思考了一会,认真地说道。

“有且仅有。”

 

05. 

他在无意识中接受了突然闯入他生活中的不速之客,但心里依然有这隔阂,那就是她的哥哥。

那天是新年的第一天,Christene再次兴高采烈地过来和他说话,他终于憋不住盘踞在心里久久不去的话。

 “你……知道我的身份吧。”

“我知道,”气氛突然凝重起来,她却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你是杀了我哥哥的凶手。”

“就算是这样,你还把我当作你的朋友?”他有些无法理解自己,又希望Christene一直陪在他身边,又希望她因为她哥哥的缘故怨恨他,以后再也不会再过来了,这样,他的心里也就少了个牵挂。

“你不是故意的。”她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你用死偿还过他了,我也没必要再恨你了。”

她离开了一会,回来时带了一份报纸,上面列着大大的黑体字:“xx银行抢劫案幕后主谋落网。”他在字里行间看见了Allen的影子。

“我注意到你所说的,你是左撇子,他不是,我给警方提供了证据。”Christene笑着看着他,“一个侦探注意到了这点,他着手调查时发现果然如此。”

“你根本不用道歉。……虽然你是导致哥哥去世的罪魁祸首,但你像哥哥一样陪过我这么长时间了。你要还的,早就给我了。”

他心里忽然涌起了矛盾的情绪。

“……今后我也能陪你吗。”他小心翼翼地问,那不是他一贯的风格。

“当然,”他看见Christene扬起了大大的笑脸,仿佛刚刚的那个认真劝说他的人并不存在,“怎么会不呢,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特别重要,别想太多。”语气像个成熟的大人。

“新年快乐!”她用从学校带过来的粉笔在墙上写道,在结尾打了一个很大的感叹号。

“新年快乐。”他用手指顺着她的笔迹描了一遍。

 

 06.

后来Tom再一次见到她时,已经是很久以后了。上了初中的她开始忙碌起来,也不再跑很远的路,只为和一个生死相隔的友人联系。他虽然感到寂寞,却还是在她打来电话后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没事,学业重要。”

但那次不一样,她的身上有淤青,藏在校服的长袖子下面,只有当她抬起手把碎发别在耳后时才会出现。

“你怎么了?”着急地情绪充斥着他的心,他不知道为什么因为一个小女孩自己心里却有了焦虑的心情,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

“没事。”她把袖子往下拉了拉,完整地遮住了那块淤青,还是轻描淡写的,“几个小混混撕了我的画,我要和他们拼命来着,他们中有个人就把我推到旁边电瓶车上了,碰上的。”

他突然想去见她,他知道事实没有这么简单,她总是会隐瞒,然后想方设法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他看。像之前她快要升初中的某次,她的奶奶去世了,而她隐藏了好久这个事情,最后Tom才知道。他在心里早已想好的一个计划突然就想实施。

“我去见你。”他飞快地说,“只是我会消失一段时间。等我。”

“……诶?”她显然有些呆住了,张张嘴想说些什么,话却被她自己强制着咽下去了。

他思考了一会,吐出三个字,生硬却有力,那是他突然发现的,一直藏在心里的话。

“我爱你。”

随后他疯了一般地撕扯开电话线,寻找到里面的金属丝,用它打开门锁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他擅长逃脱术,特别是开锁。

他突然听到敲着墙面的声音,简单而富有规律,快速而不急不躁。

他转过身,轻轻叩了两下表示回应,之间那边的女孩轻轻用指尖在玻璃上勾勒。

向上折,向下弯,一个勾,一条横。 “Me,too.”

 

07.

捣鼓了三天三夜,依旧没有任何线索,想不到这扇门还挺难开。习惯性地擦了擦汗,却没有碰到液体。

忽然门就这样开了,是钥匙声,门后面是一张熟悉的脸。

“好久不见,Tommy。”Allen坏笑着,眼底依旧藏着狡猾,“我一听到那开锁声就知道是你。”

他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没有看他一眼,只是点点头象征着向他道谢。

 “我被抓到了,枪毙。”他装作没有发现Tom对他不友善的态度,继续嬉笑着说。

“恶人有恶报。”

他找到了自己的身体,但那也只是临时的,Allen告诉他,最多也只能保持两个多星期。

“时间一到,你那位小情人可是要孤独了,一旦被回收还要坐很长时间的牢才能去投胎。”

“足够了,”他对Allen一向都没有什么好感,“你怎么知道?”

“我打昏了狱警,什么都知道了。”他在牛仔裤的口袋里摸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他不离身的香烟,沮丧地摇摇头,“这里的管理可真不好,我这样的人都能进来。”

他凑近看Tom的狱房上的门牌,“只剩225了呢,……明明只要再通话不到四个小时就能出去了呢,为什么不坚持?”

“我想以原貌见她。”

 

 08.

他见到Christene的那天,阴雨连绵,像是他违背了天规而要遭受谴责的前奏。但他不在乎,只要能见到她,什么都足够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她变得如此不可理喻,这不像他。

他没有想到,Christene所谓的“轻描淡写”在他看来却是如此的严重,他找到她时,她没有伞,脸上有红红的印子。

“谢谢。”她感激地披上了他给的外衣,和他一起站在屋檐下,“您真好心,您叫什么名字?”

“……Tom。Tom·Milligan。”他从来没有设想到和她的见面会是这样的一种场景,也没想过Christene在听到他的名字之后,眼圈忽然红了,脸就在他毫无防备时靠着他的身上一动不动,呼出的气暖暖地打在他的身上,他感觉那气息钻入了他的身体,在他的脸上慢慢开始发烫。

“你身上好凉。”Christene抱着他,带着浓重的鼻音说。

他轻轻刮了刮她的眼角,很烫。

 

09. 

伪装成事故的回收突然之间迈出了它的脚步,在他还没有准备和她告别时。

那几天真是他这辈子度过的最快乐的几天了,国庆日的到来,正好赶上了假期,他们去了外地游玩。

但就在回城的高速路上,一辆汽车失控撞到了他们所坐的大巴。

“故技重施。”事故发生的那短短一刹那他这样想着,然后紧紧地抱住了Christene,后背承受着不存在的痛感和眼前的黑。

他再次睁眼时又在牢里了,罪名是擅自离开,越狱可不是件好事。这次的数字增加了,4126。 

玻璃外也不是熟悉的小城里的场景,没有下午夕阳照着倦鸟归来的森林,没有对面水泥墙上孩子们涂涂画画的手印,还没有每天下午准时过来按着111-3366的女孩。

外面是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他像个茫然无错的孩子,在担心着生活在另一端的Christene。

“这场车祸中只有这个女孩活下来了,真了不起。”

“多亏了把她搂在怀里的那个人!”

“是她哥哥吧。”

 

10. 

八年,他日复一日数着对面数字屏上的日期,已经过了八年了。倘若那时Christene还活着,那她现在已经大学毕业了吧。

他每天无不想念着她,即使他知道这八年来或许Christene已经长大成人,而他的时间一直定格在24岁。以后Christene会渐渐老去,而他还是永远年轻。他垂下琥珀色的眼眸,他们还是不会在一起的。

他抚摸着隔着厚厚的玻璃不知是谁贴的小广告,在指缝处看见了一个金发少女的身影,他眯起眼睛,有着和Christene一样漂亮的蓝眼睛呢,她长大后也会像这样好看。

那个少女看到了这边孤零零的古老的电话封在墙上,眼里突然有了不一样的光彩。 她在Tom的惊愕中坚定地按下了按键。

三个一,两个三,两个六。

“你好。”她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我找我的哥哥。”

“他叫Tom。”

 

在这八年间,Tom无不曾回想过那天他扯开电话线时说的话,低沉的嗓音生硬又温和,说着不像他自己说的话。

“我爱你。”

那是爱,不是爱情。

 是罢。

——FIN——

 

111-3366。

“嘟——” “你好,我找Tom。”

“我不是Tommy,”即使看不见,她也能想象出对方的神态,那是个露着狡黠笑容的男人,声音和Tom很像,但他是不会有这样的语调的。“这里再也不会是他了。”

“哎,别走——”觉察到对方有要离开的想法,Allen连忙把她叫回来。“之后的那些自称不良少年的小鬼都没找你麻烦了吧。”

“你不知道那个傻子为你做了多少。”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他褪去了笑容,这个场景实在不适合嬉皮笑脸。

“我来告诉你吧。”

    发布于2017年09月10日 19:55 | 评论数(7) 阅读数(173)

上一篇:〔短篇〕我的卧室里不再拥有铁道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东栀w 发表于2017-09-15 19:42:31

摸摸蚂蚁quqqq!!!!

千万别这么想!!!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希望蚂蚁好好的!!quqqq蚂蚁在我心目中一直都超棒的!!!!表白蚂蚁!!!!

by非常喜欢蚂蚁的副校长!!

没有头发的norli 发表于2017-09-13 20:05:43

???

才不是才不是呢,我就很喜欢虹韶的文呀,细节真的超级棒!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希望可以快点好起来

Mr.soda 发表于2017-09-13 12:38:19

???

什么情况??

我 我可喜欢虹韶的文了!!流水账不存在的!!!!每一处的细节描写都很棒……!!!!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还是 希望红红好好的 我还等着你世界纪录E 等着lp啊

by 一个突然受到打击的soda

114.106.186.*** 发表于2017-09-12 20:57:23

行,就这么说。是身体的毛病,我要好好照顾她 然后回来给个交代。

就这样

114.106.186.*** 发表于2017-09-12 20:47:35

emmm哪天我冷静了我会回来给个交代的 前提是我回的来
114.106.186.*** 发表于2017-09-12 20:47:01

打上了很多字又删掉了,很对不起loki 和pofi两个人,把他们的生活写的和流水账一样,真抱歉。谢谢你们
虹韶 114.106.186.*** 发表于2017-09-12 20:35:02

重看一遍,圣母的故事,差劲的很

这是改版,原版还是德国骨科呢,

之后就不想更文啦,每次都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将一些好的梗活活在脑子里给太监了

今天因为一些事真的,心态崩了嘻嘻 啥都别讲了 就这样吧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