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畏天道无常 | 无限维度 | 北格

〔长篇〕世界纪录E、三

「光眼」

净是伪科学,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系列

——

那个女人看上去也是个聪明人,或许是看见loki一脸冷漠地看着她,或许是看见我难看的表情,虽然我并不希望是后者。但她一句话没说,轻笑着离开了。

“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这样的想法充溢在我的脑中,也许这是直觉,我看了看loki,那个女人难得让他产生的情感变化转瞬即逝。

“到了。”他简短地说完这句话,能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并不怎么样。不过看他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自然是不愿惊扰他的。在成为朋友的一千多个日子里,我从来都没有认真了解过他,谁知道他要是真一生气会做出些什么呢。

我自以为他不会发现地偷偷撇了一眼他的左手,那枚银戒不知何时被他摘了下来,也许躺在了口袋里。“忘不了他就回去吧”unticvin的话又一点一点入侵我的脑海,与那枚戒指练成了一条模糊不清的思路。

在我思考着这些复杂的关系时,冷不丁撞到了前面突然停下来的loki。“在想什么。”他转过头。月光给他的侧脸镀上一层柔和的光,现在问问他会不会是一个好的时机呢?

“呃……loki,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最后我终于抛出了自己的疑惑。自打从一开始我就不再相信loki像他递给的名片那样所说,只是个普通的科研人员了。在知道光眼那个据说沾到井水便能看见自己的命运的地方之前,我曾经在翻看他的笔记时就已经发现了很多关于光眼的检测报告,上标的日期都比我们这次前来辨别真伪的时间要早一个多星期。我不相信这是偶然,也许他蓄谋已久了。但我不会将我所见的事情告诉他的,既然他已经隐瞒了我许久,我也会用相同的方式。

他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地样子:“别乱想。”他没有惊起一丝波澜的语气让人没来由地心里一惊,“有时候知道的太多也不是件好事。”

我不想理会他,反而在心里发着牢骚。自从和他认识之后他一直什么都没有告诉我,甚至是连他大学从哪毕业工资收入来源在哪都不告诉我,现在我还得陪着他寻找着这该死的井。我一直都不明白,如果是真正的朋友的话会是这样?或许在他眼里,我一直是一个打着“朋友”旗帜的活体实验品吧。假如有一天我不明不白的失踪了,罪魁祸首最有可能就是他。

在心里发着牢骚,听到后面传来的摩擦声,回头一看,loki已经把绳子放下去了。

“我们下去吧。”他言简意赅地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率先爬了下去。看着下面深不见底,心里稍稍有些发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跟他到这个鬼地方啊。

当冰冷刺骨的井水入侵我的裤脚时,我心里很惊讶,一部分是因为这个理应该早已干涸的枯井里居然有了井水,我连忙赶紧看向自己的手。没有扯出一条莹蓝色的细线,看来只不过是是一口枯井又有水了而已,虽然这件事也让人觉得惊奇。而另一方面……

“不只是这样,pofi。”我向上望着loki,他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我,眼睛后面藏着深不可测的笑眼,“你用脚划一划水面试试。”

“这样做也没什么用吧,无非就是重新有了水而已。再说了,裤子湿的话贴在小腿上会很难受的啊。”我找了一个岩石做为落脚点跨了上去,看了看水面与岩石的高度差,打消了用手的念头。在边缘处拾了一块石头丢进水里,对此不屑一顾,“看吧,就说没什么……?!”

刚刚脚掠过的部分渐渐有殷红色向周围扩散开来,同时靠近水面的我闻道了一股铁锈味。“等……等等,这是血?不会吧,那这又是谁的血啊?难不成……”我冒出了可怕的想法,“难道这是那些掉进井里的人的血?”

在我身边的loki却微微地笑了起来,让我意识到他只是想开我的玩笑。“行了,你的想象力可真丰富。”他蹲了下来,“记得以前的一条新闻吗,说在北极发现了一条奇特的血河,我看到过那图片,和这个貌似是一个原理,都是富含铁质的地下水被氧化为深红色。本来只是想利用这个吓吓你。”

……我感觉自己在这里毫无用处,这趟旅程也毫无意义,除了衬托伟大的loki那伟大的智商和伟大的脑容量,他这样用我并不擅长的化学来逗我这个上学时理科就不怎么好的家伙,也真是太可恶了。

越往里走,水流就越来越湍急。两边岩石铺成的道路也越来越狭小。幸好两边有石壁,我和loki靠着石壁下方的一点点岩石往前走。

“看。”他突然说话,声音撞击在石壁上形成了回声。我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一个女孩的脸映入我的眼帘,女孩的脸很苍白,头发和身体都散发着绿莹莹的光线,让人的眼睛一阵酸痛。这时岩石离水面的高度也差不多了,我蹲下来捞了一汪绿色的液体,看着自己的手,“loki,有人窃取了你的实验成果吧。”

loki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站在那边仰望着的女人,unticvin。

“这是……你的妹妹吗。”看着她一脸憔悴地望着那位女孩,我用带着询问语气的肯定句说道。

“是她。”她躲在阴影里的眼睛多了一些悲伤,但很快消失不见,她飞快地跑到我身边,在我没有注意时掏出了冰冷的枪抵住我的太阳穴。“给我拿她的心脏,不然我就杀了他!”她扔了一把刀给loki。

“pofi?”loki压抑住了自己的惊慌,但我还是看见了。

"untixvin,"我不敢轻举妄动,用轻柔地语气问她,“你为什么不亲自去取她的心脏呢。”

“你懂什么。”unticvin死死的钳住了我,但我碰到了她出的汗,也感受到了她喘出的热气一波一波打在我的后颈上,看得出来她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我估量了一下力量悬殊,能够挣脱她也是绰绰有余,但我不想反抗,loki他已经将刀刺入那个女人的胸腔了。

四周响起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碎石滚落的声音,完全不顾发出声响的大小,竭尽全力撞击在四周的石壁上形成空洞的痛苦嚎叫。这里可能快要崩塌了吧。

“给你。”loki将女孩的心脏递给了那个女人,那颗心也不知道在这里经历了什么,已经褪去了血红色的外表,变成了透明的晶状体。

unticvin手里紧紧地攥着一动不动,将它贴近了自己的心脏。我轻而易举地挣脱开来,环顾四周,由于头顶上纵横交错的石柱,猛烈的震荡也没有使这里崩塌。我连忙叫loki爬上绳子。Loki看了看那个女人和她手中的枪,思考了一下拉着我飞快地跑到出口处。

“loki,那个女人……”我拽着loki的手,看着unticvin,心里有复杂的情绪涌了上来,“如果没人管她,她会死的……?”

“她的义肢已经坏了。”loki连头也没有回过一下,我隐约想起,她在威胁我们的时候,腿在无力地颤抖,我失望并且抱歉地回头望了一眼,黑暗的尽头闪烁着那颗心所发出的光,它的位置没有一点变化,那位小姐,恐怕这次来到这里真的是想找到她的妹妹,以及面对死亡。

等爬出了井外,天已经蒙蒙亮,忽然脚底一声巨响,我知道,unticvin小姐和她的妹妹已经留在了那里。

“unticvin手里的心脏,其实是我最初的研究成果之一,但不完整。但它有一个弊端,必须要找到自己的‘寄主’才能正常使用,而那个‘寄主’最终会因为它强行改变血液中的特殊成分而心力衰竭死亡。那个人,也就是她的妹妹,就是被当成了命运线的载体。”站在我身边许久后,loki开口。他很少有突然说这么一大段话的,看来这次的事件也让他措手不及。“pofi,你说的没错,有人在我销毁那些实验记录之前确实窃取了部分成果。”

我默默地听着,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抱歉,pofi。”他冰凉的双手抓住了我的手,强迫我看着他的眼睛,“这次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知道这项实验的只有你我二人,我们的处境随时可能有危险。但这是暂时的,请你在这段时间里要绝对信任我。熬过这段时间,拜托了。”

他用力地握住我的手,力气大的几乎要将我的手骨捏碎。

—TBC—

Loki(读剧本):我早知道你看了笔记本,平时我都是将它以与书架上另一本书的夹角为30度摆放,只有你去的那一次,夹角为43.7度。

Unticvin(把玩着手中的枪):这玩意做的还挺逼真的,能把他吓到呢。……不过,lok也早就察觉了吧。

    发布于2017年08月21日 15:44 | 评论数(3) 阅读数(539)

上一篇:〔长篇〕世界纪录E、二

下一篇:〔长篇〕世界记录E、四

评论

虹韶 发表于2017-08-22 20:34:31

感谢soda和norli!

自己的文能够被喜欢超开心的

乔一帆是norli的! 发表于2017-08-22 08:22:45

文笔和剧情真的超级棒!!!

突然入坑

Mr.soda 发表于2017-08-21 23:04:16

原来和命运线有关系!!

以为每一篇会是一个完整的独立故事,现在看看…果真世纪大坑。

话说回来loki惊慌地喊着pofi的那一段真的是……太可爱了。

loki啊啊啊天使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