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畏天道无常 | 无限维度 | 北格

〔短篇〕鱼天

〔鱼天〕

 

①初识

那一年快到夏天你认识了顾鱼天,她正在旅行的途中来到了某海的边缘。虽然说是夏日将至,可丝毫也没有片刻炎热,海风吹起倒觉得凉快,甚至如果穿上短袖会觉得稍稍有些冰冷。

你像她一样踩在沙滩上。海岸上的细沙松松软软,踩在上面会陷下去,流下的沙就和她在这片海上逗留的时间一样在脚趾间匆匆流过,到底她在这里呆了多久呢,你估计了一下,没有几个小时是不可能的。

你不禁被她所吸引,这地方很少有人来,更多的人去了城区。在这样的条件下,这样的她显得闪闪发光。

你走了过去,与她并肩,问她为什么只钟情于这篇海。当然这只是一个引子,你只是想认识她而已。

仅此而已。

②决心

你和她边交谈边走着,最终踏上了海边的礁石,海风吹起轻薄的外套,和她的短发。

在攀谈中,你似乎对她有了很大的改观,也了解了她的很多。当然,这也源于她对你小小的好感。

她不是一个放浪不羁的旅人,她不是一个因为失恋而来到这里的女孩,她不是一个冷漠的人。

鱼天,她喜欢自己的名字,就像喜欢着一个人的旅行,就像喜欢着每到一个地方便去看那里的天空、山河与湖泊,就像喜欢着流水间溜过的游鱼的身影,就像喜欢着天空中掠过的飞鸟的翼尖。

她喜欢她的名字,喜欢地甚至世界上只有一个和它相同地位的名字。

你心里暗暗下了决心,想成为她心里第三个重要的人。因为你发现,她的确是一个很值得深交的朋友。旅途中独自一人可能是因为表面上看起来的太不好接近了吧。

你非常直接了当地告诉了她自己这个心愿,她只是轻轻笑了笑,但似乎也在告诉你:不必。

③约会

第二天你发现她和你住在同一家旅馆中,你便来拜访她。

她见到你眼睛里明显有不可置信你的死缠烂打,但她还是非常礼貌地邀请你进来。

“谢谢,不过不用了。”你微笑着看着她,“我想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似乎有些怔住了,但还是顺从地点点头。

你带她去了一家书吧。

那里很小,但也并不拥挤,她似乎很意外,也很开心。那里的桌子上摆着一台便携式的黑胶唱片机,正在唱着轻柔而甜美的曲调。向着阳光的地方坐落着一扇落地窗。你为她点了一杯你认为合胃口的咖啡,拿了一本自己感兴趣的书。

“歌很好听。”她笑着看着你,但并没有熟悉的感觉,依然很生分,“感觉温暖而又孤独。”

你装作不经意地看着书,书上一行行字却让你感到烦躁,最终只能合上书,托着腮看着她,“我以前在念大学时有个外教对我说,学会享受孤独,就不会那样孤独了。”

“嗯。我们终其一生最终真正拥有的也就是我们自己而已。”她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学会了享受孤独,我们就会无所畏惧。”

逆光的少女在此时显得无比美好。

④车祸

之后你与她没有过多的交往了,你也渐渐遗忘了当时在海风中你的心愿。

直到那天晚上,你与朋友吃完饭,喝的醉醺醺地跌跌撞撞走在回旅馆的路上,朦胧中看到她蹲在路口一言不发,像一只受伤的小兽那样头埋在膝盖处。

“……鱼天?”你感到疑惑,轻轻地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她似乎动了一下,很久之后才抬起头来。即使这时天色已昏暗,但你借着路灯的光线已经看见了她的眼角泛红,但没有眼泪,酒也马上醒了大半。

你想要将她扶起来,她只是说了一声“谢谢”,声音很脆弱也很倔强。马路上一滩暗红色的印记比任何时候都显眼,你立刻分析出来,是车祸。

是那个顾鱼天在心里视为与她的名字相同地位的人的。

你抱住了她,她挣扎了一会儿,最后顺从地蜷在你的怀里,眼泪最终流了出来。

⑤唯一

你看着她为那个人守了一夜,心里的滋味说不出来,但还是知道自己竟然在嫉妒这位死者。她将头静静地靠在你的肩膀上,没有眼泪,你竟发现她坚强地让人心疼,有什么比亲眼看见朋友在即将与她会面时出了车祸更令人难过呢。

但她直到看见白布蒙上了她的朋友时也没有哭。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故事的主人公是和她年龄相仿的少女,她也许像一座灯塔,指引着在那个最容易令人迷惘的年纪中的顾鱼天,成为了一个更加全新的她。

这样说似乎有点像作文里的某些套话,可她确实用她那匮乏的语言难以说出自己对于这位的感情。

她慢慢而又清晰地说着,这种平淡无奇的故事你一直没有什么兴趣听下去,但她说的你却听得异常专心。你最终也只记下了一句话。

“我的父母和她都被车祸带走了,现在我只剩下你了。”

那一刻你突然有些恍惚。

⑥生疏

之后你没有再次看到她,你有些慌乱,似乎在害怕什么,不停的寻找着她,却在自己第一次与她约会的书吧看见了那个身影。

你推开了门,书吧内的人很少,依旧回漾着那首歌。

她坐在窗边。“你来了啊。”她对着你微微笑了起来。

“你好像很喜欢这首歌啊。”你拉开了藤椅坐在她对面,“我没有去查歌词也没有看翻译。这首歌我听不懂,但我记得你以前说过,这首歌温暖而又孤独。”

她沉默了一下,你突然意识到是不是说错话了。“我们最终还是一个人,一个人坐高铁,一个人去博物馆,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听歌,一个人沉默。不是吗。以前我想过,自己一个人也能承受孤独,可现在我发现我就算说着终其一生只有自己陪伴着自己这种话,依然渺小地连这种事情都办不到。”她还是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咖啡,说道。“你真是一位好心的先生呢,到现在还在陪着这样的我。”

你突然意识到,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虚无,她并不需要这些同情一样的陪伴。你有些苦涩地想,竟发现自己喜欢着她。

⑦归一

她决定离开这个地方,你在心里算了一下,发现她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还不到十天,有些留恋和不舍,却找不到理由将她牵在自己身边。

那天她去火车站,你不敢去送她,只好偷偷跟在后面。

她坐了下来,向你那边看了看,你以为她发现了你,却感觉她好像在等什么人。是在等自己吗…?你不敢认同。

你确定了自己不会被发现,开始观察她。她仍在等候着不会来的人,别在耳后的头发稍稍长长了一些,坐在长凳上,轻松和沉重本是一对反义词,但它们是可以共生的。

直到最后胆小鬼都没有出现,她失望地眼神落在了你的眼里。你忽然想到那天晚上她靠在自己怀里说的话:“我的父母和她都被车祸带走了,现在我只剩下你了。”

头发并不是很长的她,留给了你一个干净的背影。

⑧插曲

那个上文中“你”这个称呼,其实就是我。我使用第二人称,一是为了让你们也深刻感受,二也是因为我是这篇文章的旁观者,即使在文章中我有插进一脚,但并不阻碍她的生活。

顾鱼天的人生日记中,从来没有我或者我的任何一个字母。

我现在也已经弄清楚的那首歌的名字,意思是“闪闪发光的两人”,很好的主题,当我知道这个意思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来的,是那时候在海边,我第一次看见顾鱼天时。

但与这有出入的是,当时的海滩上只有我们两个人,而我却并不能称得上是“闪闪发光”。

那家书吧已经进行了对它来说是大规模意义的改造,黑胶唱片机运转了那么多年,也该歇息一会了。老板半开玩笑对大家说那里的唱片随便拿,然后偷偷塞给我那张唱片,说我那时候的女朋友很喜欢听,他以前看见她经常过来。

我接过了那片唱片,但一次都没有听,即使我有唱片机。

我怕我听了,脑海中就会浮现一个女子坐在长凳上,穿着亚麻色的毛衣,双腿悬空,悠闲的摇着脚,眼前全是蓝色的。

但那张唱片从来没有蒙上灰。

我可不愿意,将我和她的这一点点浅浅的关系也蒙上灰。

⑨路人

那天你路过那家书吧,书吧的老板看见了你,连忙走出来告诉你她刚刚来过,问了那片唱片,刚刚才走不久,顺便还指了一条方向。

你淡淡地笑着,沿着那条路走,在离开了那位好心人的视野中之后便想离开那条路。

你不知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不知道她是否还像我们初次见面那样喜爱旅行,不知道自己是否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影子。

细碎的时光像那片海边缘的沙一样细碎地闪烁着,过去的满满的都是回忆。

可你已经不想在对过去做无谓的缅怀,已经过去的现在对你无关。

你离开了那条路,即使自己已经看见了她的身影。

⑩十题

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十全十美。

你不禁设想,在十年后的某个清晨,你路过了某个小镇,在路上,迎面而来的是顾鱼天和她的丈夫,哦,也许还有她的孩子。

你像个初来乍到的陌生旅客一样对她微微笑着,说了声,“早安。”

她也会优雅地笑着,轻轻地对你回复:“早。”

然后,你们擦肩而过,谁也没有回头,谁也各自走向了那天的未来。

也许,这也是一种幸福的结局吧。

 

 

 

 

向往着天空的鱼,永远不会被禁锢。

——也一样孤独。

    发布于2017年04月05日 19:19 | 评论数(3) 阅读数(583)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啦!

下一篇:〔短篇〕存在

评论

蚂蚁_小洁癖缺乏中!! 发表于2017-05-08 20:28:57

谢谢soda和橙子!w
某橙小阳 发表于2017-04-17 23:04:08

果然蚂蚁还是很优秀呢!

对不起一直没来看你。

抱抱~

记得以后我们要一起去日本看樱花哦~

soda 10.16.77.*** 发表于2017-04-09 12:14:31

好棒…!!!!!这种淡淡的忧伤 总感觉触动了心中某个小小的地方呢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