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


正值春夏交织的好时节,容颜姣好的花儿们在日光中心思透明地大炫姿容。粉色的比朝霞还要明媚,橘色的仿佛通身流着蜜,火红的透着葡萄酒般的醇香,让人有啜饮的欲望。

一群群风华正茂的少年在姹紫嫣红下向徽州徐徐前行。

从前,一位画家自如地挥洒手中的笔墨,让淙淙的流水淌过蜿蜒绵亘的小溪,让婉约的雀鸟直冲云霄深处,勾勒出了最美的龙川风景。我们一行人拨开层层迷雾,找寻那座静默于山间,漾出一丝葱郁风光的奕世尚书坊。

我站在石坊前,抬头。它好像还是当年的样子。飞脊、斗拱花翅前后均饰以镂空浮雕。两边的柱子采用梅花柱的抹角做法攀附延伸在那块恩荣的牌匾上,隐隐透着胡富、宗宪二人的似水年华。十年寒窗苦读,只为功名,不谙世事浮华。二者皆是微小的尘埃为了出人头地,为了生存,一步步往上爬,将自己的柔软渐渐磨砺成坚实的棱角。回首忆起,彼时胡家少年郎,已于推车过小陌蜕成策马入长安。

从前,一位纺织娘从容地运转脚下的踏板,令生茧的手中流出一身身华服,令残破不堪的败絮遁入灰暗脚底,编织出最苦涩的徽州留守卷。载着脑畔里不停回响的《归去来兮》,我驻足于粉墙黛瓦马头墙下。

“此去必经年,荒野寒暑换红颜。”望着一张张一分为二的圆桌,我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那句令人痛心的歌词。徽州女人的心如止水看似使人震惊,实则寒冷而没有生机。苦守君数载,终却迎回,身旁新欢笑。曾经在春光下闪烁着明亮鸦青色的头发呈现一绺灰,就像漂浮着白月光的一洼死水。忽然间,我感到她们那明媚的四月天烟消云散了,只有忧伤的回忆所留下的苦涩。门前双眼怒突之小狮,一似泪下,欲吼,代主人喝其不平……

从前,一位苦行僧跋山涉水,风餐露宿,让世间苦难皆为他臣服,让盛世繁荣皆涌入他怀中,最终修得正果,世人为他歌颂。清透的黄昏,小小少年虔诚地步入徽雕圣地。 

在这人心浮躁的嘈杂闹市中,匠人洪建华三十载如一日的坚守着一份传承。悠悠时光里,一雕一刻,一笔一画都辗转成了古城的安逸,岁月的静谧。

雕刻现场,我偶然撞入他那黑桑葚般明亮的眼,宛若跌进鸦青色的深谷,其中飞舞着厚重的耕耘与收获。顿时惊异于洪老师的童心,眼中竟无丝毫浑浊。

一抹儿淡淡的红色留在遥远的天边。一朵朵巨大而绵软的白云被染上了极淡的金色。周围弥漫着山野中的暮色,像祷告那样使人心灵宁静。

我们穿行于水郭山村中,匆匆离去。

发布于2019年08月18日 11:39 | 评论数(3) 阅读数(663) 我的文章

杭州随拍


这张照片,只是我在杭州街边的一张随拍,但在我心中,它却美得胜过西湖。

行车时路遇红灯,停下,我便望向窗外。窗玻璃映出我自己的颜容,和外边粉红色的轻云交相辉映。那一簇簇的粉嫩,是明媚如夏季霞光的月季。隔着这层薄薄的玻璃,月季的香味乍时喷涌出来,涌出鼻尖上一片姹紫嫣红缤纷。随着道路的扩展,花丛蔓延开来, 游向人行道边的树荫。树叶油亮茂盛,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挤成一团团浓郁的深绿。在这明灭掩映的傍晚,路中央的信号灯和明晃晃的车灯兀自闪着鲜艳的光,远处的居民楼也亮起了油脂般的黄色灯火,把笼罩着整片车窗的模糊被一一撩开。路人们行色匆匆,或许是赶着拥抱那油脂般的灯火,或许是着急寻找的士上那明晃晃的车灯,又或许是忙着超越路边岿然不动的花草树木……

“嘀——”身后的车忙不迭地响起喇叭,我又被匆匆拽向前方。

发布于2019年08月18日 11:36 | 评论数(0) 阅读数(662)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