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yrotechnics 9.


9.

“给个备注。”

“啊?不是给过了吗?”傍晚的时候,那个男生突然要与火的备注。坏了坏了,不会发现是假名了吧。

“陈子烟都跟我说了。”

??嗯  是谁说在喜欢的人的面前千万不要提到他的?这么快就不打自招了?陈子烟这是一点不为我的隐私考虑啊。与火真的有点生气,还有点难过。

“郑与火。”

“好。”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问问吧。

“陈子烟跟你说过他喜欢你吗?”

“提过。”

“那你怎么说的呀”

“没拒绝,做好朋友。”

原来把他当成了朋友啊。与火把这句话截屏发给陈子烟。

“嗯。我认识的人都是我的好朋友啊。”

就这么一下子,与火的心哇凉哇凉(这个形容好好笑)的。原来陈子烟把所有认识的人都当成了朋友啊。果然,还是自作多情了。

“哦哦。”与火装作云淡风轻地回复了两个字。

“你帮了我这么大忙,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不过太难的话就要看情况哦。”

愿望?与火其实挺想听听他的声音的。比赛那天,全队的同学都对他的声音记忆深刻。对陈子烟最上心的与火,竟然没记住他的声音。

“可以听听你的声音吗?”

“比赛的时候没听见嘛”

“我都没注意。”

“我还记得你讲话的时候 摇 头 晃 脑 理 直 气 壮 ,特别有趣哈哈哈哈”

“你才摇头晃脑”

“这样吧,我们来个交换。”

“我发语音?”

“不是要你的,是要我男神的。”

……好啊。他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他。与火在心底默念。

于是,与火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那个男生聊了起来。

“你喜欢文科还是理科呀?”“你们一天几节课?”“你以后想做什么?”“你在干嘛呀?”“你家有几个人?”

……诸如此类的话,与火都觉得无聊。可那个男生似乎对女生有无限的耐心,一一解答。偶尔发出的什么土味情话,让与火笑得肚子疼。

“只要你想,通宵聊。”乖乖,来真的?与火才不要呢。她把那个男生搁了好几天。

直到几天后他按捺不住发了消息:“你三分钟前发了条动态但你为什么不回我三天前发的消息?”

“哦。你之前对我爱答不理的,我以为你烦我呢。”

“啊啊啊”

“我的问题”

“抱歉”

“下次一定不会了 ”

唉。要是他是陈子烟就好了。与火下意识将聊天记录报备给陈子烟。

“你不会和他?!”陈子烟回消息从来没这么快过。

“没有,我看不上这样的。”

“不许你这么说他!”

“算我球球了,对他温柔一点吧姐姐。”

“知道了。”与火发完这条消息后,就觉得自己特没有立场。自己以往最看不惯这种敷衍对待感情的男生,现在却为了喜欢的人千方百计地和一个来路不明的男生没头没尾地聊天。

男生说完抱歉后,与火趁机发了条语音:“原谅你啦。”与火发送后又点开听了一遍,自己装出来的夹子音真的好做作啊。

“你的声音真好听。”是条语音哎。

与火没想到,以后的日子她再也没回想起来他的声音是什么样的,因为当时她只顾着录屏下来把语音条发给陈子烟。

“我男神声音真好听//色”陈子烟真像自己啊。与火对着屏幕,笑了出来。

“【语音】”

是语音!

与火深吸一口气,而后缓缓吐出。准备好了吗?她对自己说。那就点开吧。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清冷,温柔,坚毅,果断。

这是十四年以来与火听过最动人的声音。

她点了收藏,点了录屏,将这条14秒的语音条放进了手机中《烟》的专属相册,藏在了心底最深处。多么难得啊,万一以后都听不到了呢?得好好保存下来啊。

对了,这是什么诗?

度娘告诉与火:“是柳永的《八声甘州》。”

陈子烟能脱口而出的诗词,是自己不问度娘就永远得不到的答案。

一时间,与火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喜欢上的不仅是稻米,不仅是耽美爱好者,不仅是小提琴十级选手,不仅是国家二级羽毛球运动员,还是一位通过了诗词大会海选的国学爱好者。

前路漫漫啊。

发布于2021年08月17日 19:26 | 评论数(1) 阅读数(98)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8.


8.

岁岁年年,年年岁岁。

过完十四岁的生日,就进入2020年啦。

再开学就是要迎战中考的人了,这个寒假可不能荒废。

与火看看书刷刷题,积极充实地度过假期的每一天。网上冲浪时偶尔看到什么新...毒的消息,以为是什么普通流...毒,点都没点开。直到开学延期的通知下发后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什么?全国扩散!”与火看着越来越红的大公鸡,惊讶至极。

“是的。我趁清早人少去买个菜,你们千万别出门。”妈妈戴着防护口罩,裹着大围巾,还顶了个厚棉帽,开门去买菜。

从这天起,与火的网课生活开始了。

头晕眼胀,枯燥乏味。是与火唯一的感受。妈妈有些同情,便放宽了对与火的社交限制,这便成了与火和陈子烟畅聊的契机。

“你疫.情在家都做些什么?”

“看看耽美小说 哈哈哈”

……又是耽美。与火真的对它提不起兴趣——但陈子烟喜欢看哎。

“你在做什么?”

“我还在上课。”

“你们是直播吗?上这么久啊”

“对,整天都是直播/哭”

“我们是录……”打出这几个字,与火又删掉了。

与火就读的初中不是什么名牌学校,不用说给学生上直播课了,就连网课也是好几年前的旧教材,网页破的都打不开。与火又一次察觉到二人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

“【照片】”

“这是谁?”陈子烟发来一张男生的照片,看起来痞痞的。

“我男神。”

“他喜欢女生吗?”

“嗯,有十几个女朋友。”

“?!这么渣”

“不许这么说他。”

“我可以把他Q.Q给你。”

“给我?”

“他对女生很温柔的,你可以助我一臂之力/嘻嘻”

陈子烟这是什么眼光?看上这种男生?还把我当成工具人?与火有些难受,心里不太想和这种男生打交道,但只要陈子烟开心,也没什么大碍。

“你给我好了,我对帅哥可是来者不拒哈哈哈哈哈哈。”与火故作欢欣,发出一则虚伪的讯息。这便成了开始。

加上那个男生后,与火战战兢兢地发出第一条消息:hello。”

良久,对面发过来:“你是?”

啊啊啊啊,这要怎么说。随便编一个吧:“扩列/fafa

“别扯。”

我丢,怎么这么凶?与火慌了神,她不想暴露给这种“社会人”自己的真实姓名,便甩去一个现编的备注:“程含。”

ok

看到确认的消息后,与火长舒一口气。而后屁颠屁颠(这形容绝了)地跑去跟陈子烟说:“加上啦。”

okk。要不是你跟我关系不错,我都不会告诉你我的性取向。”

?!天aaa

这是什么意思?我跟他关系不错?!圆满了圆满了人生圆满了!!看到这条消息后与火快乐得要飞起。

是啊,青春期的小女生听到心选说一点点的好话都会开心的不得了吧。

作者:与火真的好可怜,真的好可怜啊┭┮﹏┭┮她真的太卑微了。自信一点啊宝!

发布于2021年08月16日 20:37 | 评论数(0) 阅读数(90)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7.


7.

与火愈加觉得,陈子烟,如梦幻泡影。

从他平时空间里与好友的互动来看,陈子烟似乎有不少女性朋友。虞蕴也有意无意地跟郑与火强调着她与陈子烟关系的亲密。

“虽然我们才认识了一年多,但关系好的很呢~

“不止辩论赛哦,我们还一起参加过国学大赛哦~

“他有时会来我们班给我送学习资料,哈哈哈~

“上次比赛输了,我哭的好伤心,是子烟一直安慰我~

随着时间的推移,与火越来越反感虞蕴每句话末尾必带的小波浪。她跟陈子烟关系好关我什么事儿?为什么每次都要跟我说?

时而也会看到虞蕴在空间发表的有关陈子烟的说说。

“今天被几个小学妹求着让我带她们去摸陈某人的手/无奈”

pyrotechnic评:你整天都带些什么人来我们班啊。)

“曾经有个对我非常好的人,可惜我把他弄丢了/心碎/心碎”

pyrotechnic评:......我没生气,再说我对你也不是很好。)

“果儿今天居然问我是不是喜欢czy,大无语”

pyrotechnic:你不就是喜欢我吗。?)

诸如此类……

与火有些察觉,虞蕴对陈子烟可能是单相思,就像自己对陈子烟的情感一样。但虞蕴从来不承认,经常阴阳怪气与火以及果儿这样陈子烟的女性朋友对陈子烟的上心。

事情真正败露是在19年下半年。虞蕴在果儿借给她的试卷上写了很多陈子烟的名字——以及很多爱心,果儿直接拿给了陈子烟看。陈子烟本就对虞蕴平时各种无脑操作产生抵触心理了,便借着这个机会托果儿跟虞蕴挑明了态度。

“陈子烟说他有女朋友了,让我转告你。”

“哦。”

虞蕴答得漫不经心,却因为陈子烟的无情难过的要哭出来。她在空间发了一篇日志,描述大段大段她对陈子烟的炽热爱恋。有句话让与火印象深刻:

“他曾是这人间最美的月亮,如今已然成了地上霜。”

与火点了赞后,虞蕴立马发来了信息:“现在你的机会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她终于不发波浪号了?

“我知道他不可能有女朋友,我难过的是他的冷漠无情。”

“认识这么久了,他清冷的让人难以接近。他口口声声说自己不喜欢女生,可我越来越怀疑他是台中央空调。”

从前虞蕴字里行间的雀跃、话末藏着的小得意在此刻消失殆尽。本是温良纯和的女孩,却因为一个根本不可能喜欢她的男孩感时伤怀,浑身长满锋芒。

唉。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

与火打算问问陈子烟。不仅是为了虞蕴,也是为了自己。

“你有女朋友了?”

“没啊。”

“那虞蕴说你有了。”

“托词而已,我不喜欢女生。”

“虞蕴对你挺上心的,这样她会伤心的吧。”

“我觉得我平时对她挺好的啊,但我最怕好朋友说喜欢我/无奈”

与火忽然有些发怵。原来陈子烟真的很坚定他的性取向,自己还想过掰.直他,可笑/苦涩。

发布于2021年08月15日 18:39 | 评论数(0) 阅读数(130)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6.+七夕小甜饼


 

6.

“为什么不可能?他肯定把你当成朋友了啊,要不然你找他搭话他肯定不会回复的。”小刘认真地看着与火的眼睛。

真的吗?他真的有把我当成朋友吗?与火不知道,她想她永远也不知道。

接下来的日子里,与火没有天天都惦念着陈子烟,只是偶尔跟陈子烟聊聊天。她好像把那个酷似坂本的少年当成了白月光,放在了心房的一隅。她时常有些怀疑,她喜欢的到底是那个辩论场上风度翩翩的少年,还是生活中喜欢男孩子的陈子烟。

【七夕小甜饼qaq

A.

小火苗:你在空间发的水果是什么呀?

pyrotechnic:是小番茄啦。我就知道你要问所以打上了马赛克/得意

pyrotechnic:等等,你给我的备注我不是很满意,要把我备注的可爱一点/愉悦

小火苗:哈哈哈 那你给我备注的是什么呀

pyrotechnic:小怂包 /摸摸头

B.

小火苗:你还在上课嘛

pyrotechnic:我在偷偷猫猫跟小怂包聊天()

小火苗:哈哈哈 “麻麻 我在做作业”

pyrotechnic:“陈子烟把手机还给我!”

            “等一下我在看老师发的作业——”

            “那你笑个什么劲儿”

C.

小火苗:你母亲是老师吗

pyrotechnic:为什么要问的这么拘束。

 

D.

小火苗:你Q.Q好友怎么这么少呀

pyrotechnic:别人找我要Q.Q我一般给个空号

小火苗:啊 那当时比赛那么多小妹妹找你要Q.Q你也给的是……

pyrotechnic:嗯 你是例外。

Conclusion:救救我救救我救救我!我知道这不甜,但俺有在努力把小甜饼搞甜一点(毕竟这是陈子烟少有的甜度,以后更多是与火的舔/好心疼

友友们有什么建议或者疑问都可以评论问我欧,我会看的~

今天是七夕,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比心

发布于2021年08月14日 12:30 | 评论数(0) 阅读数(108)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5.


5.

???

与火一下子就懵了。

陈子烟这么好看,一定是很多女孩子的青春啊,但他这性取向……一定让不少不知情的女孩子错付了吧。与火这样想着,好像自己也失了一场恋。第一次主动加心选的Q.Q却落得这样的下场……阴阴阴。

这样也罢,还是很荣幸结交了一位神仙好友呢。

之后几天,有不少学妹找与火要陈子烟的Q.Q,但都被与火一一回绝。与火明知给与不给都无大碍,却一直守着自己的那份小小私心,像保护私人财产一样维护着陈子烟的隐私。

万年不在聊天软件上消费的郑与火,为了偷偷浏览陈子烟的空间,充值了黄.钻,

通过浏览陈子烟、虞蕴,以及自己在实验中学其他好友的日常,与火了解了陈子烟的兴趣爱好、性格特长……以及家庭背景。陈子烟喜欢猫猫狗狗、文史哲思,擅长辩论演讲、羽毛球小提琴,父母都是教授。每对陈子烟有更深一步了解,与火就感到二人之间的距离又拉远了一寸。

深知心选无望,pyrotechnic”真的很像躺列的好友,但与火会竭尽全力地寻找话题。刷到有趣的段子、科普的短视频、帅气的小哥哥,会主动分享给陈子烟。出去看小提琴演奏,会非常弱.智地拍下视屏问陈子烟这是不是假拉。偶尔会费尽心思找来几道几何难题去问陈子烟,得到解答后偷偷跑去空间分享自己的好心情。记得一次虞蕴在底下评论:“你跟他很熟吗?”让与火尴尬了很长一段时间。也让她自我怀疑,或许自己没什么资格去和他做朋友吧。陈子烟在空间发的文字、照片,甚至是表情包,她都会保存下来。有时评论得到陈子烟的点赞或回复她会激动的睡不着觉。自己是不是有些变.态了?她想。但如果这样能让陈子烟的世界里有一点点郑与火的痕迹,那就没关系。

2018年很快接近了尾声。与火在跨年感想的最后一段里写道:“这一年,不简单;遇见你,我很喜欢。”点赞列表里,有陈子烟。陈子烟有没有看见最后一句话?如果看见的话,他知道说的是谁吗?反正与火的朋友们都知道,2018年的最后几个月,与火不再像从前那样感叹学校里那几位小帅哥有多好看,时常会见到她的草稿纸、试卷、课本上用铅笔写了很多“陈子烟”,而后左顾右盼,又轻轻擦去。

小刘说:“等中考完你请他吃个饭呗,以朋友的身份。”

与火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肯定看不起我!”

 

ps:时隔nnnnnnnnnnnnn天之后,我终于更新啦!一直不更新其实有因为觉得写的太无聊,也怕自己回忆的太痛苦,但思来想去,还是要完结它!再开启下一篇小说。

发布于2021年08月12日 21:11 | 评论数(1) 阅读数(150)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4.


4.

回到家中,与火从衣服内口袋里拿出那张皱皱巴巴的草稿纸,小心翼翼地在桌面上铺展开。然后打开Q.Q查找账号,在搜索栏里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敲出了那一串号码。头像是只可爱的小猫?就和他一样可爱。与火心想。

点了申请后,“你已经和pyrotechnic成为好友,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立马弹了出来。

这么快就同意了?与火点开输入框,思索了一会儿,打上这样几个字:“你好,我是十六中一辩。”

“你好。备注陈子烟。”那边很快发来了消息。

原来是陈子烟啊,怪不得“紫嫣”怪怪的呢,哈哈。与火想着,嘴角流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们队四辩想加你,把你推给她啦。”对面发来这样一条消息。

四辩?就是那个声音软软糯糯的小姑娘?与火脑海里立即浮现出那张稚气未脱的娃娃脸。她回应:“好。”

只是心里,有些淡淡的失望。他连我的名字都不屑于问吗?与火悻悻然关闭了聊天窗口。

“叮—”手机再度亮起,联系人头上冒出了一个小红点。验证消息如下:你好,我是实验中学四辩虞蕴。

与火点了同意。

“你好。我是十六中一辩郑与火。”

“嗯嗯,我知道的~

“?”

“比赛的时候就注意到美女姐姐啦,刚刚找子烟要的Q.Q~

......烟?与火突然有些好奇他们俩的关系。点开虞蕴的空间,第一条就是她和陈子烟的合拍。文案是“备战的我们~”。照片中,虞蕴笑得像桃花酿那样甜,陈子烟正低头写着什么,只拍到了一张温柔的侧面照。底下有陈子烟的评论:“偷拍我干嘛。”

难不成真的是……与火返回了聊天窗口。

“你们是cp吗?看你空间发的照片好甜呀。”

“哈哈,不是啦。好朋友而已~”虞蕴发来了回复,还附带着一只软萌的兔子表情包。

与火不知道应该回些什么,先退出了聊天框,去编辑说说。

“除了比赛,还领略到了盛世美颜鸭(*^^*)”配图是今天的获奖证书。

很快就来了评论:“是在说我们队的一辩嘛,哈哈~”评论人是虞蕴。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消息那一栏又冒出了小红点。

“是什么?”与火发过去。

“他不喜欢女生啦。哈哈。”

发布于2021年07月29日 21:42 | 评论数(0) 阅读数(182)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3.


3.

与火望向窗外,那个男生正和他的队友们参观承办这次比赛的学校环境。他颇有兴致地四处转悠,不时俯下身子跟他们队的四辩小姑娘说笑。与火呆呆地看着,有些羡慕。他们走到操场边上时,校园的下课铃响了。与火看见一群小姑娘气喘吁吁地跑到他的身边,簇拥成一圈叽叽喳喳吵嚷着什么。

“喏,你不上总有人上啊。”韩学姐抬了抬下巴示意操场那边。与火沉默了一会儿。她从来没主动要过男生的Q.Q,心里有些怯意,再加上今天比赛的这个妆容——她怕自己的烈焰红唇吓着他。正犹豫的时候,男生脱离了那群小女生的围攻向赛区观众席这边走来。与火他们的带队老师正好往卫生间走去。此时不冲待何时?与火戳了戳前面实在撑不住倒在桌上睡觉的司玟:“快快快,给我张便签纸!”司玟睡眼惺忪地嘟囔:“烦不烦啊郑与火。”说着把胳膊肘下垫着的草稿本丢给了与火。算了算了,没有便签纸也罢。与火火急火燎地撕了半张纸,顺手抓了只水笔往最后一排跑去。

“你好啊,同学。能……能给下你的Q.Q嘛……”不知怎的,刚刚还能言善辩的与火一下失了底气,说话磕磕巴巴,声音还越来越小。靠在墙边转着笔的男生抬起了头,深邃的眸子和与火清亮的眼瞳对上。他一言不发,接过笔和纸写下了Q.Q号,然后递给与火。与火说了声谢谢,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哎要到了吗要到了吗?”韩学姐看与火红着脸跑回来,笑嘻嘻地问。“嗯,要到了。”与火把纸递给学姐看。“哇,数字都能写得这么好看,太神仙了吧!”听到学姐的惊呼,与火仔细地看了看那字迹。嗯……俊秀的字体果然衬得这纸更寒酸了呢。与火后悔莫及,这也太尴尬了吧,肯定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呜呜呜。

到傍晚五点钟左右,比赛结果出来了。与火他们学校是一等奖,那个男生的学校是三等奖。坐在大巴车上,伙伴们聊着今天的比赛,一个女生说:“我看实验中学的那个一辩蛮不错的嘛,整支队伍全靠他撑起来了。”与火忍不住附和了一句:“是啊是啊,如果负方也有最佳辩手,肯定就是他了!”司玟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与火,趴在与火的肩膀上阴阳怪气地说:“哎呀,你可是为人家操碎了心呢~”韩学姐会意,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等你有了喜欢的人,你也会这样的!”与火听了,一团粉红烧到了耳根子:“才没有喜欢呢!学姐又拿我开玩笑!”

“那你回去把他Q.Q推给我。”一向不爱说话的小刘忽然冒出来一句。

“什么?!我才不要,你怎么不去……哎呦!”与火听了这话,“哗”地一下从车座上站起来,而后成功撞到了车顶。“哈哈哈哈哈,你瞧她急的!”司玟毫不客气地指着与火大声嘲笑。

 车窗外的灯光给每个人的脸上、身上涂抹了橙黄色,一股暖流涌进了大巴,围绕着开怀大笑的男男女女。

 

 ps:写小说有点上头hhh 虽然写的好无趣。。

发布于2021年07月28日 16:31 | 评论数(0) 阅读数(169)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2.


2.

上台阶时,与火不住地扭头往台那边看了好几眼,那人戴着银边眼镜,看着文质彬彬。

“哎,韩学姐,你看对方三辩好好看。”与火落座后,捣了捣身边的学姐小韩,兴奋地小声说道。“嗯?什么?我近视看不清,马上比赛就开始了。嘘。”学姐眯着眼瞅了瞅,而后把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好吧。”学姐看不清,真是太可惜了。与火心想,而后整理好桌面上向学校辩论队其他队员借用的资料卡,准备开始。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我们的比赛。首先有请双方队伍做介绍。”主持人姐姐的声音很好听,似乎是市电视台的主播,与火在电视上见过。

“大家好,我是正方一辩……。”对面那个很好看的男生站了起来,笑着做了自我介绍,而后向观众席鞠了一躬。与火看到了观众席明显的骚动,前排的几个小姑娘挨成一团,激动着捂着嘴:“天哪他好帅!哥哥我可以!”

与火侧过头,看到了她此生难忘的画面。

微暖的灯光在他脸上轻柔地晕染开来,勾勒出诱人的下颚线。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如悬胆,情若秋波。他的嘴角上扬,浅浅一笑,似清风明月,吹动了与火的心。

那一瞬间,与火想起了前不久在自习课上看的一部动漫,男主好像叫坂本。

“接下来,是立论陈词环节。首先请正方一辩发言。”把与火从凝滞状态拉回来的是立论环节的开始。她突然想起刚刚光顾着看那男生的“盛世美颜”了,连人家叫什么都没听到。啊真离谱。与火心想。

正方发言完后就是反方了,与火站起来,冲台下甜甜一笑:“大家好,我是反方一辩郑与火。我方认为……”播音主持、演讲朗诵这类从不是与火的弱项,面对人群,她不怯场,总是以大方、笑容示众。这次也一样,虽然立论过程中遇到忘词的地方,但与火神不知鬼不觉地化解开了。“我方坚持认为……谢谢大家!”发言完毕,与火微笑着向大家鞠了一躬,赢得阵阵喝彩。落座后,与火看到评委席上一位女老师笑着冲自己点了点头,于是她以微笑致意。

驳立论过后就是质询环节。质询环节双方提出的问题一般是经过深思熟虑,在平时训练过程中不断打磨出的好问题,率先回答的辩手通常也是辩论队里的一员猛将。

与火这边三辩提出问题后,对方一辩居然不假思索地站了起来,就问题中“姓资姓社”的焦点侃侃而谈。呵,又是一名政史大佬?与火心里暗自佩服。他们精心准备的问题,居然就这样轻而易举被攻破。

自由辩环节开始。与火本以为这场比赛双方势均力敌,却没想到对方实力仅集中于一辩一人身上。面对与火这边四名实力均衡的对手,一辩有些招架不住了。总结陈词后,比赛进入尾声。小韩学姐低声向其他三位队友说道:“结束别忘了握手哦。”对,还要握手!与火有一点紧张又有一点激动。老师赛前千叮咛万嘱咐要握手,以展示自己的气度。但也没想到会遇到一个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啊,阴阴阴,现在手心都是汗。怎么办好尴尬呜呜呜。与火有点慌。

“很厉害很厉害。”“谢谢。”握手的时候,与火都不敢看他的脸。只是低着头小声地回了句。接触的一瞬间,与火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发现两个人手里都是汗。原来他也很紧张啊,哈哈。

与火四人回到观众席上时,老师和其他观战的同学们都鼓起掌来,这是必胜局啊。

“哎哎,你们看那个一辩太帅了吧!”“是啊是啊,等会谁帮我去要他QQ?”“哎呦你自己怎么不去啊~”“他好高冷呜呜呜……”一些学妹们在与火身后兴冲冲地讨论着刚刚那个帅哥,笑成一团。

“哎,司玟,刚刚那个一辩叫什么?”与火问队里的四辩。“好像叫陈紫嫣。”司玟想了一下,跟与火说。“陈紫嫣?他怎么会叫这个名字……”与火嘀咕着。戴上了眼镜的韩学姐一把揽住与火的脖子,戏谑地笑着说:“哎,你不会对人家有意思吧?”与火一下红了脸,连忙摆手说:“哪有,学姐别拿我开玩笑了。我只是觉得他好好看,想去要个QQ……”“呀,那就上啊!”韩学姐怂恿着。“可是,老师还在呢……”与火有些犹豫,她怕老师看到,就很尴尬qaq

发布于2021年07月27日 19:54 | 评论数(0) 阅读数(184) Pyrotechnics

Pyrotechnics 楔子+1.


【楔子】

比赛前一个月,与火抓住某个深夜闲暇的时光读着《意林》。第二天还要上学,与火快速地翻动纸张,想赶紧看完。

蓦然间,一页有趣的测试吸引了她的注意。“测测你什么时候遇见真爱?”与火的指尖顺着指示在纸上游离,最终,直指结局:半年内。

“就这?”与火笑了笑,这怎么让她相信。她已经solo了十几年哎。与火总是垂涎着电视上男女主轰轰烈烈的青春,却又度着自己的日复一日的岁月。恰如窗外的月光,淡淡的,平凡而简单。

窗外,有一方掺杂了酒馆味道的月光酩酊大醉地跌进了房间,不偏不倚,正好和与火抬起的眼眸撞了个满怀。

1.

一个月后。

接连近一个月的雨天后,砖红色的太阳终于升起,照亮了与火的世界。阳光如砖末般粗粝又几乎如水般清凉,散发着秋天的爽快。一米阳光蹦蹦跳跳地跃进与火的屋子,抹在墙壁的挂历上。

与火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慵懒地走到桌边。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之一)莫过于一觉睡到自然醒,恰又赶上清晨初升的太阳,伴着悦耳的鸟鸣声萌发好心情吧。“今天就是辩论赛决赛了,加油!”与火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莞尔一笑,比了个心~

去学校之前,与火再三确认队服、校徽、稿件是否都带齐了,而后骑上自行车去往集合点。

落座后,与火突然觉得自己心里空落落的。低头一看,坏了!这哪是心头空,分明是手上空!稿件呢?明明记得放在车篮里了啊,完了完了,这是什么灵异事件呜呜呜……

车内,带队老师极力鼓动着车内的气氛,七年级的学弟学妹把与火以及其他三位参赛选手当作偶像般崇拜,他们大声呐喊,加油助威。与火却面如死灰,紧张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身旁的学姐察觉到她的异样,甜甜地笑着说:“你不是把稿子都背下来了嘛,别紧张啦。”接着送了与火一个爱的抱抱。

好吧。那就顺其自然吧。与火内心仍是兵荒马乱。

入场签到后,一行人止不住地环顾四周,踮脚伸脖子地找寻着对面学校的四位战将,可惜无果,随即落座。

等待上场的这段时间对与火来说痛苦而漫长,明明没喝几杯水,她却频频奔入卫生间。面对队友异样的眼神,与火只得暗暗叫苦。

“下面有请……”主持人姐姐甜美的声音未落,台下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与火心头一震:终于到了。淦。

四人上台时,与火突然注意到有个帅哥正在上台。

我丢,他是对面的吗?这也太好看了吧呜呜呜...

ps:俺差不多是第一次写文阴阴阴。小时候每个人都有作家梦叭只不过没有善始善终啊哈。现在看看曾经写的文真是矫揉造作,很晦涩的感觉。现在想通了,就随意写吧,自己开心就好。楔子和第一节写的好无聊啊啊啊,但我实在没耐心继续写下去了。不出意外的话,后面应该是围绕感情来写,尽量写的有意思一点呜呜呜。我打算在晋江也同步,名就是这个《Pyrotechnics》。

 

 

 

 

 

 

发布于2021年07月26日 10:24 | 评论数(0) 阅读数(198) Pyrotechnics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好久不见xdm!

现在100是准高二啦

想和大家分享一件开心的事耶——进入博雅班啦!

这学期文素考试之后,我萌发了学文的念头。其实小时候就想学文啦,但上高中后周围对理科的推崇似乎使我不得不学理(?)

今年安徽文科一本分数线出来之后,我有点顾虑…

但综合各方面因素后,我还是踏上了学文之路!

昨天返校见了新同学,我们班只有八位男同学(sos

接下来两年和47位女同胞如何相处 That‘s a question.

ps:友友们觉得高中当班干有必要吗?尴尬

发布于2021年07月18日 08:27 | 评论数(3) 阅读数(227) 我的文章

    1 2 3 4 5 6     尾页  页码:1/6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