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咸亨酒店的孔乙己

孔乙己喝完酒,便又在旁人说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地走去了。

时近傍晚,清冷的月光笼罩在孔乙己的身上,萧瑟的秋风卷起枝头的最后一片残叶,从他长袍上的破洞中钻了进去。破旧不堪的长袍已经辨别不出原来的颜色,上面结的痂足有铜钱那么厚。孔乙己狠狠地缩紧了脖子。他的肚子叫得厉害,琢磨着要回家时孔乙己悲哀的回过神来,自己的家早已被丁举人连墙带院给拆了个遍。如今,自己已是个无家可归的废人了。

刹那间老泪纵横的孔乙己摸索着找了处没人的角落,疲惫的倚在墙上。望着自己磨的出血的手掌,不禁回想起了自己从前的种种虚荣和自命清高,简直悔不当初,他气得想用手去怕打自己的大腿,却拍了个空,心头顿时涌上一阵说不出的酸楚。

漆黑的天空中雪花纷纷飘转而下,街边的店面也熄灭了灯,孔乙己的身上落了些星星点点的雪花,可他甚至没有伸手去拂掉它们,他眼中的光渐渐暗淡下去,他长叹一口气,喃喃道:“吾命休矣。”

数天后,当早已冻僵的孔乙己被路人发现后,已死去多时了,从他模糊不堪的脸上,依旧能清楚地看到,那被冻成冰的、斑斑的泪痕。

 

 

    发布于2019年03月02日 19:34 | 评论数(1) 阅读数(166)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

下一篇:一根笔直的美人骨

评论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9-03-04 18:19:47

写得真好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