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槐依然


在朋友家中偶得一块槐花糕。

回家时,月色恰好,我把糕放入白瓷盘中,甜腻的槐香盈满房间,绕齿柔……

糕,入口冰凉软糯,勾起我心底依然的乡怀,奶奶的面容隐隐模糊:“槐,‘怀’也……”

儿时*槐花正开

小时候,屋后种了一棵大槐树。六月天,坏话正开,蝉声四起。老人们搬起藤椅到树下摇着蒲扇乘凉。那时的我。则坐在条凳上看着树上簇满米白色的花朵,风一吹,呼啦啦清唱起来,末尾的花,在风中翩翩起舞,或又跌落下来。被风卷到远处了……

今天,我咽下口中的槐花糕。月光泻地,徒留我一人吊唁,乡槐依然。

那时节,奶奶总会挑一个花期快过的日子,支一根细长的竹竿打下槐花,我钻到树上拈一两只槐装扮在她的面颊,想象着槐倏忽飞到自己脸上。奶奶头仰着,宙斯的皮肤,轻轻叠在脸角,槐花染白了他满头黑发,一如岁月滴入泛起波涛的海洋,经不起一轮涟漪,却又那么轻盈的掠走簇拥在枝头上的香槐,年复一年。

那年*槐花糕香

那年我捡了一瓣槐花放入嘴里细细咀嚼,月色清明,香槐依然。

打下的新槐许多,取多半晾干,其余的都做了槐花糕,我守在厨房看奶奶做糕,无奈她怕我偷吃便不准我动手,那时的糕不同如今,如今却是家家盼着的甜。奶奶把糯米倒在铺了鲜槐的盘子上,进锅蒸香气便止不住的溢出来,蒸好的米捣碎成团,裹上花瓣包入槐米,再小蒸一会儿,拿出来放凉了,点上花蜜,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若是干花入了饺子馅,更是绝妙,加在肉馅里面,吃不出,又有一缕槐香的若有无形之感,带给你万般惊喜却难出于口。

如今*槐香依旧 

 

那年我拿几块槐花糕放入嘴里细细咀嚼,月色朦胧,乡槐依旧。

 

最终等缕缕白烟带着丝丝甜甜的香气,从一层层高高的蒸笼上冒出,雪白的槐花糕嵌着点点棕黄的密桂,如一方小碎花丝巾般典雅的托出,我开始鼓掌,开始笑着跳着等着吃,奶奶和蔼的浅笑着,小心翼翼的取出一块来,加入素净的白瓷盘中给我,恍惚的一瞬间,我差点以为那就是奶奶浅浅的笑颜。然后我情不自禁的抓起分方一块塞入嘴中,努力咀嚼吞咽,未想舌尖已被烫得通红,却任凭那清香透过毛孔弥漫全身五脏……

 

我呆呆的看着已经空掉的白瓷盘,里面有颗沾着水色的槐米亦隐亦现,脑海里仍是挥之不去的故乡,我心底感叹着,虽已世事变迁,但香槐依然,只因为那颗槐,

些事,那个人依然活生生的存在我的心底吧

 

 

发布于2017年05月06日 21:23 | 评论数(8) 阅读数(1630) 我的文章

记得,风吹过


还记得风曾吹过那个转角

你呆萌的模样令我哑然失笑

蒲公英旋转在河畔

金雏菊绽放在湖岸

风吹过,那湖面

 

还记得风曾吹过那个山坡

你漆黑发亮的眼睛似静谧的湖泊

断木静沉在水底

大雁辗转在天涯

风吹过,那山坡

 

还记得风曾吹过那个小巷

你雪白的长毛如银丝一样

青砖隐逸在路上

小舟在湖中徜徉

 

 

风吹过,那故乡

 

 

童年的记忆已逐渐从时间的长河中流逝

你,已不在

 

唯有那轻抚人心的风,犹在

发布于2017年05月06日 21:18 | 评论数(2) 阅读数(379)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