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圆地方 | 09 | 或许 | 瞎写的

心脏狙击手 第三回

心脏狙击手 第三回

*许文视角


出租屋的灯泡好像坏了。

按了几次都没响应,我叹了口气。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把书包胡乱放下,借助着黑暗中有些刺眼的光翻箱倒柜地找灯丝和螺丝钳。

就在这个时候跳出来的微信消息界面差点让我双目失明,定睛一看——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文文,来我家吃饭饭qwq

......陆思恒这个狗什么时候又拿我手机改了他备注的?

我强忍胃里的不适,把找出来的灯丝换到左手,右手飞速打了“去死”,按下发送键。关东煮也被抢了,被陆思恒这么一提醒我肚子确实比之前更饿。好,修完灯泡就去买盒饭,我在黑暗里点了点头。

够不到!我崩溃地看着头顶的灯泡,准备拿小板凳垫个脚。触及到灯泡光滑的玻璃材质,用手很快就取了下来。接下来的动作太过娴熟,换好后狭小的屋子一瞬间亮了起来,我如释重负地蹲坐在地上,放下螺丝钳和坏了的灯丝。

所以配什么菜好呢?不知道三合壹还有没有丝瓜炒蛋。

记起来手电筒还没关,我抄起手机刚要按键,接二连三的微信消息让我皱了皱眉。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人呢!!我说真的!!来我家吃饭啊!!我妈喊你的!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快点啊!我妈是不等到你不开饭!我真的要饿死了!!你看看时间吧大哥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许文你好狠,你没有心[微笑/]
宇宙无敌超级大帅哥:丝瓜炒蛋。

本来幸灾乐祸的我看到最后四个字定住了,瘪了的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不是......但这也太晚了...”我看了看时间,“算了吧。”

我很讨厌麻烦别人,也讨厌别人来麻烦我。可能是见惯了这些事情,对于这种交往生理性厌恶很难抹去,想了想还是拨通了陆思恒的电话。

没有多久忙音,那边就接了起来。“喂,”我边握住手机边整理桌面,“已经在吃了。我就不去了,你帮我和阿姨说下。谢谢,还是谢谢啊。”

呃,还有。我摸了摸眉毛,“你下次别发微信了,我很少看的。以后有什么事打电话吧。”

那边愣了一秒,旋即才出声:“你不是不喜欢别人打电话给你吗?还让我就算发信息都别打电话。”

“......啊?”我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不对,好像是有过。“我随口一说你都记住了啊,可以啊陆思恒。”好像是初二和陆思恒打完架,当时冷战的时候耍狠说的话。

“你真不来吗?好难过啊!”一边发出哀嚎声一边用筷子叮叮当当地在菜碟上夹菜,陆思恒从小到大都是这副假模假样的混蛋形象。我掰了掰手指,“滚。”

刚要挂断,那边突然冒出一句:“哎许文,你生日是下个礼拜一吧。”

我都快不记得了,确实是。六月六号。可惜我的生活并没有像这个生日数字一样一帆风顺。“你不说我都给忘了,”我简单地应了声,“是就是呗。”

“什么叫是就是呗!你每次过生日都是别人比你积极一万倍!”

 

听着陆思恒愤愤的声音,我对着空气摇了摇头:“你不就嫉妒我总能收到巧克力吗?哥告诉你,你不行懂吧。”见那边闷不作响,我心情大好,也有陆思恒这个碎嘴怪接不上的一天!于是我成心逗了他句:“倒是你,怎么我的什么都记得?难道我魅力大成这样?”

“文文是我唯一想要的了解——”七里香被他唱的支离破碎,可恶!我喜欢听周杰伦的歌,所以每次陆思恒都会变着法膈应我。

我一阵恶寒,“爬开!”看了看手表,立刻意识到不能再和这个废话大王扯来扯去了,“你爹吃完饭回家了,再见。”

“你想要什么礼物啊?”

十年,一如既往的问题。看着头顶上的灯泡,我又摸了摸眉毛。也许这个叫许文的人生活还没他想的那么糟。“你除了那个脑残的礼物还会送我什么吗?你别烦我就是最大的礼物了,”有那么一点感激但还是别扭地回答,“不过那个...陆思恒,谢谢你...啊。”

“唔!”那边突然痛苦地哽了一句,我抓紧了手机,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了?”

 

“大爷的...你今天是被鬼上身了吗这么...文雅...我被肉圆子卡了...咳、咳咳咳...”

 

 

 

 

 

今天是六月六号,周一,天气晴。心情还可以。

班门口有几个陌生的女生在堵着,我只好从后门绕了进去。——“许哥,哈皮波斯袋!”大林在位子上冲我招手,方璨嘴里咬着手抓饼也冲我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个大拇指。

我张望桌子上堆积的礼物,嗯,还是很多心形巧克力。想到陆思恒跳脚的样子,我好心情地笑了笑。走到位子旁,大林用食指关节敲了又敲我桌子:“这年头有张好脸就是吃香啊!你看看门口,都是外班女生!”

挑挑眉。这么多年基本上都是如此,只不过上了高中后攻势变得更加猛烈罢了。“哥是谁啊,”我一股脑把心形贺卡全部塞到抽屉里,“你俩吃不吃巧克力?”

方璨专心致志咬着他的手抓饼不吭声,大林倒是义愤填膺的不行:“你啊你啊,把人家女生心意当什么了?真是人不可貌相,第一次见你完全不是这个印象,都是被陆思恒那小子带的。”

“嗯?”我今天难得的情绪高涨,随便撕开一盒巧克力,“你第一次见我什么印象?”

大林干脆把他里面的椅子搬了过来,手不老实地翻了翻我桌子上的礼物。“你不记得了吗?当时还是高二上吧好像,刚分完班。”我一把打开他刚要拿回去的手:“起开,就这盒我要。我喜欢白的,其他你随便挑。”

他不满地瞥了我一眼,继续挑选也继续他刚刚的话题:“分完班,我们不是打了个照面么,当时你默不作声跟自闭儿童似的,”说着说着把他自己逗笑了,“哎呦我去,你是不知道当时方姐和我说啥,说你是冰山系美男子,乐死我了。”

我撕开糖纸,漫不经心地看了看窗外,今天阳光不错。“然后呢?”

“然后?哪有什么然后?我们四个不就坐一块儿了吗?好兄弟啊!”大林挑了盒丑到裂开的红色包装巧克力,“嘿,红豆味!我喜欢。”

我踹了他一脚,又剥开一块:“我被陆思恒带的怎么了?”

我靠吧。大林把巧克力放在他桌子上,非常不满地说道:“合着您老忘了您和陆思恒在我们值日打的那架呢?你不记得那死秃头罚我们四个多少天值日啊?”我拍了拍他的头,“见怪不怪了,从小到大我和他没少打过架。”

 

说真的,前几个月我们四个坐一起,真感觉你就安安静静的。直到那天值日,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许哥。大林仍旧絮絮叨叨的念着,方璨已经吃完了他的手抓饼,油光四射的手在大林衣服上抹了抹:“许文不就和我们几个这样吗?哎,我们班还是有不少人认为许哥还是冰山系美男子的。”

“许文人设立的多好啊,自愧不如自愧不如。你看看年级小姑娘都跟疯了似的!”

阴阳怪气。我索性闭上眼睛不理他俩,却被方璨多嘴多舌的一句闹醒:“不过每次许哥人设在陆总那就立马崩掉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睁开眼,冲方璨挥了挥拳头,“闭嘴好吧,你许爹正在保持冰山系美男子的形象。”

正吵闹着,我脖子突然结结实实被一个人的胳膊圈住。“说陆总陆总到!”大林赶忙把椅子撤回去,“陆总坐!”陆思恒终于放开了我的脖子,满脸笑意地把书包丢给大林,反身坐在他椅子上,头靠在我桌面前:“哟,许文这么多巧克力呢?”

“你嫉妒不来。”我伸出食指在他眼前摇了摇,“以及少和我肢体接触,烦人。”

陆思恒卧蚕皱的更深,笑意也越来越浓。“你俩不旗鼓相当的吗?”方璨插了一句嘴,“陆总生日那天也颇为客观啊。”

“还是小璨璨对我好——”陆思恒改变了个方向,换到我右边方璨的桌子上咸鱼趴。“不理文文了呜呜呜——”

脑瘫。我望了望天,这是陆思恒习以为常的戏码,受害者在我、方璨、大林中轮流排位。方璨扯扯嘴角,硬生生把陆思恒的身子又挪回到我桌子上。“啊,差点忘了,”
大林拍拍脑门,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大大的袋子,“嘿嘿,许文的礼物!”

我接过,冲他赞许地点了点头,却看到陆思恒这个脑瘫儿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你有病?”我回瞪着他,他噗嗤一声笑了出声。

“陆思恒怎么gay里gay气的......”方璨缩了缩脖子,小小声地咕哝了句。“他不一直都这样。”我没好气地陆思恒的头掰了回去,说道。“管他,快快快打开!”大林迫不及待地嘿嘿直乐,“你林哥花了整整一百七十八!”

我拆开袋子,迎着我们三个人好奇的目光闪亮登场的是...

——一副,巨型,恐龙,骨架。

“...呃...谢谢你林达答...”我一瞬间语塞在那,尴尬的气氛从大林那一直蔓延到陆思恒那儿,看得出来方璨和陆混蛋都在强忍着不笑,大林绝望的脸突然凑到我跟前:“拜托!好歹是一百七十八!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好不好!”

方璨耸了耸肩:“蛮好,我原以为你要送许文一套‘甜蜜的家’。”

 

陆思恒和方璨击了个掌:“我以为是那个‘绿色园林’!”

大林喜欢模型,尤其痴迷于建模。我傻愣愣地看着这个巨大的恐龙骨架,大林听了他俩怪里怪气的嘲讽,又看到我的表情,继续绝望地埋头:“你们都不懂我!”我收起骨架,安慰性地又拍了拍大林的脑门,瞪了方璨一眼。方璨立马摊手:“我礼物在家,下午带给你。

 

“我的礼物...”

 

“我不要,滚。”我打断陆思恒的话。就算我闭着眼睛也能猜到,绝对是番茄酱。从小到大,他送我的礼物永远都只有一个,番茄酱。

 

我最讨厌吃番茄,连同番茄的一切我都讨厌。自他八岁看我把番茄汤倒在下水道里后,每年生日都送我这个脑残礼物——九岁送九包番茄酱,十岁送十包番茄酱,十一岁送十一包番茄酱......以此类推,每年番茄酱的牌子不同,鲜艳的标志时时刻刻提醒我陆思恒的存在。

“不是番茄酱!”他急急忙忙解释道,“十七岁的大日子怎么能送番茄酱!”说完他掏出来俩红彤彤的袋子,“喏,说了不是吧。”

我还真有点疑惑,接过去。两个袋子打了死结,“回家拆,留个惊喜嘛。”陆思恒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我说。

行吧。我歪歪头。方璨用手戳了戳袋子,“怎么软趴趴的?水果啊?”

我顿觉不妙,不顾陆思恒的反对强行用剪刀剪开了袋子。只见第一个袋子,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七个番茄;第二个袋子,数不清的,圣、女、果。“那个...换换口味...?”陆思恒搓搓脖子,嘴角不自觉抖了一下。

 

 

 

 

.......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那个许哥...我懂你的感受...但是今天还是别出手了啊...今天还是我们值日......”

半晌,大林微颤的声音打破了死寂,方璨正头痛地面对着陆思恒的“你爷爷下棋必被人指指点点”的哑语攻击。我抓抓头发,“陆思恒,你还真是懂怎么让我难忘。”

    发布于2020年03月19日 16:16 | 评论数(5) 阅读数(340)

上一篇:心脏狙击手 第二回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36.5.162.*** 发表于2020-07-24 21:20:15

草 我来催更了

soda

试卷写完了! 112.32.132.*** 发表于2020-03-19 18:22:56

他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哈哈哈哈哈我可太喜欢他们互相飙垃圾话了

表白许文!!!陆思恒对不起!!!先给你道个歉我知道我打不过你!!!

心疼许文 幸好有陆思恒啊quq

我太喜欢这种文风了!!特别有画面感!!!

更!!!!!!!!!!!!

by副校长

P先生家的soda 发表于2020-03-19 17:12:06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圣女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喜欢文文这种暴暴躁躁的小男孩嘿嘿嘿

冷艳高贵冬某某 发表于2020-03-19 16:58:55

啊讨厌死了我四点二十就看到了但我去上课了。

心好累呜呜呜

我喜欢!大粗长我比不过

刚写完作业的soda 36.5.134.*** 发表于2020-03-19 16:50:31

先抢了沙发再说!!!等我订正完了来看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