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天圆地方 | 09 | 或许 | 瞎写的

心脏狙击手 第二回

第二回 

 

*陆思恒视角

 

 

 

 

 

手里捧着还热乎的关东煮,我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离了许文一段路。忽略掉背后气急败坏的大喊,我用竹签夹起一块腐竹。搞不懂许文这人为什么不吃辣,清汤配上腐竹简直味同嚼蜡。刚琢磨着要不要折回去让那个摊主帮我加点胡椒粉,前方暗暗的路灯下一个女人踌躇的身影让我停下脚步。

 

看清来人我下意识望向许文那边。许文出门走东而我拐西,但今天那傻子可能太过跳脚,好像又在摊前买了一碗。

 

我沉默在原地,想了想,装作毫不经意的样子经过她面前——“阿姨。”

 

许阿姨没变,妆容甚至比以前还要精致,我想许文清秀到略带女性化的五官也来源于此。她似乎是没有料到我的到来,表情是完完整整的惊讶...说不清,可能还有几分惊恐吧。

 

“来找许文吗?”多年未见的第一句话竟然如此平静,这也是我没想到的。她很快恢复了正常,局促地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许文很好,”我淡淡开口,“我的意思是,您不在的日子里,他都挺好的。”

 

老实说,我本来没想刺激她。

 

只是止不住的情绪实在太过强烈,可能夹杂了许文的,可能夹杂了我的。总而言之,当看到她脸上掩饰不了的失落和愠色时,我心里暗暗升起得意——陆思恒,牛!

 

我刚要转身继续走,又想到许文还没离开,干脆又在她身边绕了起来拖延时间。“阿姨啊,你也知道,许文也就是个学生,没几个钱哈。”尽量放缓语气却依然还是压不住心中莫名其妙的火气,我笑的很灿烂,她扭过头去不看我。

 

许文走了没?我来回走着,和她沉默地对峙。

 

想到那些过往,颇有些咬牙切齿啊...舔了舔虎牙,我顿住来回的脚步,看着对面马路由于故障闪闪烁烁的路灯。望向校门口,许文那个白痴已经不见了。我略微撇了撇嘴,看了看手上已经有点冷了的关东煮,也不打算在这停留多久,刚要迈开脚步时——

 

“小文...他,他最近怎么样?住在哪里?”

 

我笑了下,刚想一口搪塞掉,她却自顾自地说了起来,“我没想找他要钱,我想见见他而已。我只是,想弥补我以前犯下的...”

 

“的错?是吗?”牙口咬了咬舌头,我回头打断了她的话。“您不觉得稍微有那么一点晚了吗?当时您抛下许文一个人时又怎么没想到今天呢?哈,可能还不止吧,许文替您抗了多少揍,阿姨,你也是——”

 

我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一,在她面前的空气里停停顿顿点了五下:“一、概、不、知、呢。”

 

不是吗?我看着她逐渐失魂落魄的神情,继续言语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我迈开脚步,路过前方的垃圾桶时用力把完全冷掉的关东煮扔了下去。

 

 

 

 

我自幼都是冷漠的人。这个“冷漠”倒不是性格上,相反,我非常外向,适当的圆滑让我的人缘意外的好,捧哏捧得勤快,接梗反应也挺迅速。

 

这个“冷漠”,体现在情感共鸣上。我不是也不愿意关心别人的想法,别人的情绪。更倾向于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社交原则,也因此幸运地被归为好人缘的一类人中。只有我知道我内心里真正是怎么想的,安全,舒适,不必担惊受怕。

可是这条铁规被一个人打破了。

七岁那年,许文搬到了我家对面。那时我是居民区里的孩子王,玩累了回家时看到了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矮子蹲在对面的邻居家门口——“喂,你!对面没人住啦!”

我的提醒非但没有让矮子离开,他反而厌烦地换了一边。头的偏向转换让我看不清他的脸,首次遭遇滑铁卢的我很不甘心,又冲着他大喊了声:“我说,那边没有人!你等也是白等!”

矮子像是不耐烦了,转过身站起来:“你是笨蛋吗?”

由于许文当时的声音实在是诡异的中性,再加上年幼时模糊的性别观念。当我得以看清他女子气的五官时,头脑无端端发热起来。

“原来你是女孩子啊!”我尴尬地笑了下。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没看过这女的...当我正在沉思时,突然有道人影在我眼前晃了一秒钟,很快压在我身上的重量让我明白,矮子飞扑了过来。

“你说谁是女的!”

看似弱不禁风却意外的能打,我挨了两拳后也开始暴怒。仗着个子我很快扯开他,握紧拳头开始还击。小矮子却丝毫不畏惧,冲上来跳着就要再次把我绊倒,本来挨了两拳揍的我还有点晕晕乎乎,这下立马清醒了。我拉着他的后衣襟,很快把他推到地上。

他嘴角边被蹭破了一层皮,除此之外竟意外地没有任何损伤。我吃惊地望着很快站起来的他,摸了摸刚被打的地方,痛!被全居民区小孩簇拥的我曾几何时受过这种莫大的屈辱,咬紧牙关,我拍了拍身上的灰,深吸一口气,做好姿势就要开战。

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本来紧张的气氛,远远的,我看见一个同样瘦瘦弱弱的女人冲我们这边急速跑了过来。

“妈妈。”对面的小矮子的情绪一下子低了下去,他没有理我,疾步从我身边走过。——“哎哎,干嘛?再战啊!”我急忙拉住他的手臂,“走开。”伴随着俩字,他甩开我的手,继续往那个女人的方向走着。

不,应该是跑。

我眯着眼睛看了看对面那边,那个女人看起来很紧张,一把拉过小矮子就要往邻居家跑。钥匙?哦,原来他是搬过来住的,不是来找人的啊。想了想刚刚自作主张的想法,我挠了挠头,不过这矮子脾气也太大了吧!我要报复他!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以后的我们会结下这么长时间的孽缘。

 

 

 

呼。

到家了。停下回忆整理好思绪,我用手在书包内侧摸出钥匙,刚要插进锁孔的一瞬间,陆女士料事如神地打开了门。

“怎么回事,这么晚了才回来?陆思恒你又在给我搞什么?”换好拖鞋,我不耐烦地冲后面摆摆手,吸了吸鼻子:“好香!妈你做丝瓜炒蛋了?”

“你这臭小子,我问你话呢,哎!”陆女士方有一种不问到不罢休的气魄,喋喋不休的语气让我头皮发麻。

“许文英语作文又获奖了,放学领奖去了,我等他一道就晚了呗。”脸不红心不跳地讲出不知道说了多少次的谎话。好香,我溜进厨房拿着筷子就想夹一把填填肚子,刚夹起,筷子就被准确地击落,“人家英语那么好,你怎么学的?”

我沉痛地看着地上的筷子和几块绿油油的丝瓜,决定恶狠狠地回嘴:“你怎么不看看我理综考多少?”

的确,理综是我的强项。也正因为如此,作为物理老师的班主任对我格外偏爱。许文的其他成绩自小学起一直都很好,直到那件事发生。奇怪的是,英语一直以来都非常优秀,甚至可以说年级里都无人能敌。

“许阿姨,刚刚给我打了个电话。”

没有太多疑惑,我平静地哦了一声,准备端菜碟吃饭。“她说她去你们学校门口找许文了,可惜一直很晚都没看见他。”

我翻了个白眼,拜托,虽然是四年,但也不至于认不出来许文那个大活人就在校门口晃悠吧?

陆女士端了我喜欢的番茄汤,好像有丝犹豫,又终于开口:“许文还在给她寄钱。她好像很后悔...”

听到“寄钱”两个字我的眉心飞跳不止,压抑了一路的怒火宣泄出来:“她到底为什么又回来?许文被她搞得还不够惨吗?”我头疼地揉揉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一涉及到许文的问题我都会极端暴躁。一定是认识了这么多年才这样的,我下意识否定掉那个内心模糊的答案,肯定了这个观点。

 

“也不知道许文那孩子吃什么...让他来我家吃饭吧,快点的。”见我又要发火,陆女士指指我的手机,打断了我想继续下去的牢骚。

 

    发布于2020年03月16日 15:22 | 评论数(5) 阅读数(283)

上一篇:心脏狙击手 第一回

下一篇:心脏狙击手 第三回

评论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20-03-16 16:27:31

你们是都在二伯买房了吗quq

太爱了!!!!说一百遍都行!!!我太喜欢这种风格了!!!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但已经开始心疼小文了呜呜呜!!陆思恒你一定要对小文好一点!!保护好他!!

一人血书薏米快更!!

by副校长

36.60.218.*** 发表于2020-03-16 15:42:30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冬冬没想到吧沙发是我的!!!!(草
冬阳 36.5.190.*** 发表于2020-03-16 15:41:11

是我打字太慢了吗

不管了自带sofa

冬阳 36.5.190.*** 发表于2020-03-16 15:40:01

我简直被完全勾起了好奇心!!!!

总感觉是陆思恒先动心啊哈哈哈哈

许文真的好可怜qwq陆思恒快抱抱他!!

我期待+催更!!!

sofa我的!

36.60.218.*** 发表于2020-03-16 15:39:00

我又好了 陆gg的性格我i了!!!!这走向 我赌五毛陆思恒会被发刀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我好兴奋嘿嘿嘿嘿嘿(

这个字数 高产似那啥!!!

soda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