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铃


回忆录.铃

by.小暖

淡淡的回忆,牵扯着她的心。——题记

1遇见

初铃坐在公交车上,抱着土豆。

土豆是一只博美,此刻正闷闷不乐的触碰着主人。

初铃不理它,拎着一个水墨印花行李箱,把土豆揣进双肩包里。

今天是高中开学的日子,初铃考上了海月高中,正坐在公交车上,准备去报告。

“你好,请问是新生报到处么?”初铃微笑着问。“是的,你是新生吧,填一下表格,再出示录取通知书。”一个职业装的中年女子冷冷的道。

一切顺利。初铃坐上电梯,正准备关上电梯门,却被一个声音制止:“等一下!”

初铃好奇的向外望去,看见了一个少女匆忙的背影。“谢谢!”少女不停喘息,勉笑着道谢。“没事。”初铃半冷不热的答道。

“你是哪个宿舍的?我叫季微筱。”自称季微筱的少女转过头来。

“初铃。”初铃忽略了大部分问题,冷淡极了。

过了一会,下了电梯,一路同路的两人互不搭理,直到,出现在同一个宿舍门前。

“你也是305的?”季微筱惊喜的问。

初铃不理睬,径直走进宿舍,把土豆放出来,并把窝搭好。接着,开始整理行李。

当摆完一盆多肉植物和纯白手机后,初铃才腾下时间休息。

宿舍有四个人,除了季微筱初铃知道名字,其他都不认识,也没有上去主动搭话。

“初铃,去食堂吃饭吧。”季微筱浅笑,“别忘了宿管大妈要求新生结伴行动哦。”“......呃,那好吧。”初铃迫于无奈,取出饭盒,和季微筱结伴走向食堂。

初铃发现,季微筱是一个自来熟的妹子,十分阳光。

白色衬衣,米咖色V领毛衣,红色格子长裙,组成了面前身着校服的一众女生。

海月高中是可以养宠物的女生高中,正是因为可以养宠物,初铃才来的。

叹了口气,初铃离开了大众的视线,走向了高一(8)班。

2朋友

没想到,季微筱也在这个班。

“嗨,初铃,我们又见面了。”季微筱开朗活泼的打招呼。初铃不想理她,取出书本。

第一节课是班会课,要求自我介绍。草草结束了这个栏目,班主任开始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熊老师,熊纪璐,是你们的班主任,代课历史,从此以后,大家一起努力。”熊老师客气的笑笑,“首先,我要先知晓你们的能力,来排座位。”

唏嘘声四起,一张张考试卷发下来,仿佛是学生们的坟墓。

刷刷刷,一场考试下来,气氛沉闷了不少。

第二节课,依旧是熊老师。熊老师特地借课来排座位,真是实属不易啊。初铃感叹。

迷迷糊糊和哐当哐当中,初铃坐到了一个人的旁边。

“你好......”初铃揉揉眼睛,苦涩的打了个招呼。“我是季微筱!初铃你不记得了?”初铃一惊,差点儿摔倒在地。这么有缘啊......“呵呵......”

于是,季微筱名正言顺的当上了初铃的友好同桌兼朋友。

“小铃啊,笔记借我抄一下。”

“铃铛,吃饭去了!”

“诶,合唱团,小铃你报不报名?”

......等等一切,都让初铃十分的无语,却又有一阵阵的欣慰。

也许,也是好的开头?

3蓦然

“啊啊啊啊!季微筱!你把土豆......”

某305宿舍,传出一声声尖叫。

“对,对不起啊......”季微筱挠挠头,拎起呜咽着的土豆。此时的土豆,脏得不成样子,还堆满了污泥。

“季微筱,你要是在不该掉,我就和土豆搬宿舍!”初铃感觉自己简直就要疯了。

季微筱抽泣了几声,最后淡淡的掉头,躲进了被窝。

初铃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生闷气。

可是,初铃不知道,这是她最后一次和季微筱拌嘴。

初铃的父母在她还在上早读的时候,就把她拖回了宿舍。甚至连初铃都不知道她们要干什么。

“小铃,你学竖琴学的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决定让你去国外深造。”父母拿出机票,不由分说塞到初铃的手中。初铃怔在原地,许久才反应过来,快速收拾好了行李,拿着机票搭了出租车,快速去往机场。

初铃的脑子很乱,最后直到上了飞机,才吃了一颗安眠药,才安下心来。

英文响起,此起彼伏。英文满分的初铃迅速和老外沟通,和父母走向了教师的家里。

就这样,安居了下来。

兵荒马乱,匆匆忙忙。

有时候,蓦然回首,也许曾经的记忆,也很美好呢......

4再见【尾声】

再回到中国,已是初铃二十岁。

初铃再次回到这里,却略感陌生。

一闭上眼,便是季微筱的身影和轻柔的嗓音。

“您好,我是专门的贴身翻译季微筱,请问您需要吗?”熟悉的嗓音回荡耳畔。初铃以为自己听错了,却睁开双眼,震惊。

“微筱......”初铃哭出声来。季微筱也愣怔了几秒,才也留下眼泪。

时过数年,再次相逢,两个女孩相逢的瞬间,也会永存初铃的回忆录中。

【完】

发布于2016年10月05日 17:49 | 评论数(0) 阅读数(1162)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十章

文/小暖

学了三个月,鸳鸯虽然远不如落幽,但还是进步了很多。

“下山游历?”鸳鸯一惊,怔在原地。“对,你们也该下山去了。哦,和你们一同参加抽剑的都去。”宣朴淡淡的说道,完全不顾及身旁两名弟子的感受。

下山游历啊......鸳鸯很久都没有缓过来,直到那一天,与白鹭,锦鲤结伴下山,才隐隐有些相信。

“鸳鸯,鸳鸯你在听我们说话么?”白鹭道。

“啊,啊?在啊在啊。”鸳鸯丢了魂儿一样反映了过来。

“......”白鹭一阵无奈,叹了口气,继续上路。

“你们知道吗,这次游历啊,去五天呢。”锦鲤神秘兮兮的道。

“是么?”鸳鸯若有若无的搭了一句。

不一会,来到了离山下最近的小镇——青雨

真好看啊......鸳鸯感叹着。

走在清亮的石板路上,竹叶青青,微风习习,给人一种很好的舒适感。可是......没过多久,下雨了。

“这是什么鬼天气......”白鹭不满的嘀咕。鸳鸯叹了口气,只得在一个稀疏的小树下躲雨。

“我们......要不先找个客栈吧?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而且这雨也是越下越大。”很久,鸳鸯轻声道。

“诶,也只得这样了。”白鹭吐出口凉气,准备牵着鸳鸯往雨幕里冲,却发现一把油纸伞打在头上,“咦?”两个女孩同时转头,却看见了一个清冷的少女。

“我叫若琉,你们是躲雨的吧。”若琉顿了顿,“我家是开客栈的,你们可以去那里躲雨。”

鸳鸯看白鹭还在发呆,便抢先一步道:“谢谢姑娘,那可否送我们去?”“那还用说?”若琉浅笑,青绿色的衣角若隐若现。

不一会,一个挂着“琉璃客栈”的牌子就出现在眼帘。

“到了。”若琉娴熟的走到柜台前,和大胡子老板交流了几句,就对我们招手示意。“走吧,我带你们去楼上。”

打开木制的门框,两张床映入眼帘。“那个少年和我说他独自找地方睡去了,让你们住着,钱也付过了。”若琉解释道。“嗯。”

接着,若琉给鸳鸯拿来青绿色罗裙换上,又拿给白鹭一件红色襦裙,才走了。

“哦,对了。”若琉又返回,取出刚才打的油纸伞,“送给你了。”“谢谢。”鸳鸯慌忙接过。白鹭亲眼看着,却丝毫没有不快,只是欢快的收拾行李。

这个油纸伞上映着几个树枝上的血梅,落了一丁点积雪,还添了几只黄鹂和翠竹。鸳鸯细细打量,不禁觉得还真是美艳。

“鸳鸯,我们下去转转吧。”白鹭笑吟吟的说。“嗯。”鸳鸯轻声道,抓起油纸伞,冲出客栈的小门。

【未完待续】

【破十啦破十啦破十啦——】

发布于2016年10月05日 13:14 | 评论数(0) 阅读数(662)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九章

文/小暖

第二天,公鸡打鸣的声音吵醒了熟睡的鸳鸯。

“起床了。”落幽擦拭着木剑,淡淡的说。“哦,知道了。”鸳鸯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也起了床。

经过稍微洗漱和简单的梳理,鸳鸯取出木剑,对着落幽喊了一声。

“走么?”鸳鸯打开了木门。

“等会,我要收拾一点东西。”落幽抬头用深邃的眸子看了鸳鸯一眼,“你等不等我?”

“哦,时间不长的话,我就等你吧......”鸳鸯轻声说。

只见落幽悠悠擦着木剑,过了不久,便和鸳鸯一起离开了宣朴屋子旁的那座小木屋。

“拜见师父。”落幽清冷的声音彻透骨髓。“拜见师父——”鸳鸯学着落幽,一边拖长着音节拱手,一边用清澈的眸子打量宣朴。

宣朴是一位中年男子,白净的脸,如一潭深水般的眸子,仿佛能看透人心;薄薄的唇,浓墨一般的眉毛,总是面无表情,虽然不皱眉头,但还是有种清冷的压迫感。

“免了,你们都报上名字,省的我以后喊错了人。”宣朴缓缓道。

“落幽。”

“鸳鸯。”

宣朴听到鸳鸯这个名字,轻皱了一下漂亮的眉毛,不过一会儿便淡淡的舒展开来。

“今天,我教你们最基本的剑法,这是深入三层剑法的第一层。”宣朴来回不断渡步,“所谓三层剑法,第一层,是入门的剑法;第二层,则是在第一层的基础上更加深入的一套剑法;第三层,就是最厉害的剑法,但不是所有人都能练就到第三层功法的精髓,只能止步于此。”

“我希望,你们不会成为这些人。”宣朴意外地笑了,那笑不是普通的笑,而是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鸳鸯浑身一抖,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

“好了,我先从第一层剑法的中间教起。想必第一层剑法,初步的顾老师应该已经交给你们了。我们先复习一下,从落幽开始,把你最熟练的剑术使出来。”宣朴做了个手势,示意上来。

落幽会意,往前走了几步,面对着宣朴。

落幽忘神的挥舞着,风的声音呼呼的,让鸳鸯惊讶。这是难度比较高的“羽织剑法”,而且难度是鸳鸯不能所及的。

表演完了,宣朴赞赏的鼓起了掌,鸳鸯也僵硬的拍了拍手掌,苍白着脸,紧握木剑走上前。

只有玄午剑法,是难度还算可以,但是鸳鸯驾驭的还比较好的。

挥剑,出剑,收剑,舞剑,左边,右边,上边......鸳鸯不停在心里叨念着。终于,到了最难的环节了。鸳鸯紧张到出汗,深呼吸。

鸳鸯的左手向右,右手举剑向上,猛地一刺,在蹦跳,挥舞,旋转几下,最后发狠般往天空中一跳,手不断变换姿势,脚在确定完最后一个姿势之后,稳稳着地......

瞬间,掌声响了起来。

“不错,两人不相上下,望继续努力。好了,我们的课今天第一节,不多上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宣朴说完,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鸳鸯垂头丧气的走回了木屋。

唔,自己是不是表现太差,师父都懒得批评我了?鸳鸯垂下眼眸,轻轻叹了一口气。

“咳咳。”

一声轻咳打破了宁静。鸳鸯回头,果然是找到自己的白鹭。

“鸳鸯,你学的怎么样?”

“还可以吧。”

“是么,我们今天都累死了,一上来就学,而且我还是趁着午休跑过来找你聊天吃饭的。”

“啊,我们只是复习了一下啊......”

“你们真好啊,要是宣朴收我做弟子也就好了。”

“呵呵呵......”

“那也得看资质,你有本事么?”突兀的,门口传来一阵清冷的,毫无波澜的嗓音。

“落,落幽?”鸳鸯心中一惊,失口喊出。

白鹭瞟了落幽一眼,道:“你有资质?不过运气罢了,这么较真......”“那又如何,空想着可没有用。”

鸳鸯怕再次引发争执,便拉着白鹭出了木屋。

“那谁啊,这么傲娇。”白鹭不满。

“落幽,我的同门。”

“哦,以后得离她远些。我们去吃饭吧,鸳鸯?”

“嗯。”

烈日炎炎,阳光细碎的撒过鸳鸯的脸上,鸳鸯满脸的无奈,随着人群,缓缓走进了吃饭的地方。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9月21日 20:16 | 评论数(2) 阅读数(812)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八章

文/小暖

第二天,拜师。

鸳鸯起得很早,快速洗漱之后,穿戴好,去食堂领早餐。

一个鸡蛋,一碗豆浆,一碗稀饭。鸳鸯端着不多不少的食物,独自一人坐在一张孤零零的桌子上。

一边要这鸡蛋,鸳鸯一边思考。都说这一次拜师很特殊,也很随意,所以说不论好坏,都可能进好的师门。

到底是什么样的方式呢?鸳鸯吃得差不多了,把豆浆一饮而尽,来到了当时考核的地方,莫广场。

风吹来,鸳鸯衣裙飘扬。

莫广场中央,两个古铜色雕花镂空的太师椅,摆着舒适柔软的坐垫,两位老人端坐着。鸳鸯见过,两位老人就是考核鸳鸯的。那个脸上布满皱纹,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的是长老,鹤发童颜,一直挂着笑容的,是众弟子里年纪最老,修为最高的。

太师椅旁边,端端正正的摆着一个高大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剑,柱子上刻着仙鹤,石灰色。

鸳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大架子,直到被两股力量重重拍了两下。

“白鹭,锦鲤。”鸳鸯笑了笑。“发什么呆呐,傻傻的样子。”白鹭嘻嘻笑了,揉了揉鸳鸯的头发。锦鲤虽然也是笑容明媚,却一言不发,沉思着什么。

“我们刚才找路老师打听去了,这一次,可能是要用抽取的方式吧,剩下的路老师就不回答了。”白鹭吐出一句另鸳鸯心惊肉跳的话。

抽取?鸳鸯拖住自己的面颊。难不成抽剑?

正想着,修为最大的那个弟子的大徒弟拂袖走了过来。一瞬间,莫广场鸦雀无声,仿佛有一种压抑感袭来。鸳鸯更是全身一抖,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这一年的拜师就开始了,这一次的方式不太相同,想必大家都看到这个摆满剑的架子了吧。”大徒弟表情冷漠,“每个弟子抽取一支剑,剑的后面刻了剑的名字和你师父的名字。”

听到规则的那一刹那,鸳鸯愣住了。这么容易么?鸳鸯疑惑。

“如果都听懂了,那么就开始吧。每个师父每次拜师上可收徒两名,按名册的顺序来。”大徒弟微微浮起了一抹笑,冷冷的,但不知为何,鸳鸯总觉得还有一丝善意。

下意识般,鸳鸯想找个人聊聊,哪怕是只有一点点熟悉的。

鸳鸯的目光搜寻着,锁定了落幽,她的前桌。

轻轻拍了拍。“落,落幽?”落幽出乎意料的转了个头,却是面无表情,有一丝淡淡的冷意袭来。“何事?”语气平缓,没有一丝波动。

“你想找谁当师父?”鸳鸯小心翼翼的问。“这个不是我们可以决定的,只是随天意,你也把想的太简单了点。”落幽冷冷的一笑,又带了些许嘲讽。

鸳鸯情绪有些低落,想去找白鹭和锦鲤,却被落幽推搡了一下。看着鸳鸯意味不明的眼神,落幽竟有些无奈的语气:“到你了。”鸳鸯急忙点了点头,挤向队伍的最前方。

鸳鸯没有看到,身后的落幽,竟失神的笑了笑。

“你就是鸳鸯?”大徒弟颇有些傲娇的挑眉。“恩。”鸳鸯点了点头,小声答应着。“跟我来吧,在这里抽一把剑就好。”

来到了决定自己命运的大架子前。

鸳鸯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狠下了心,鼓起勇气,随便拿了一把。

这把剑剑柄是暗紫色,凤凰的缩小版刻在上面。剑头雪亮,很幽美。

“剑的反面......”鸳鸯把剑反过来,先是看见了剑的名字,“清落剑......等等,什么?!”当鸳鸯看见了师父的名字,惊讶极了。

剑上面,清晰的刻着,宣朴!

鸳鸯不禁转头望了望眼前的大徒弟。没错,宣朴就是那位修为最高的弟子的大徒弟!

“什么?宣朴!”

“是啊,就是那个修为很高的宣朴!”

“这个女弟子的运气好好啊!”

瞬间,弟子的议论声纷纷传进鸳鸯的耳里。

直到鸳鸯手拿清落剑走进弟子的群体,还是一阵讶异。怎么可能!鸳鸯不置可否。

接着,就是鸳鸯在一个竹林里遇见落幽了。

两人不言不语,鸳鸯正思量着要如何打破沉默,没想到落幽先开口了。

“我的师父也是宣朴。”

鸳鸯瞪大了双眼。不会吧,今天怎么什么都很巧?“那我们都是同门了。”鸳鸯强装淡定的说。

鸳鸯眼神一瞄,望见了落幽手中的剑。刻着的是雀阴剑。

“鸳鸯!”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呐喊。是白鹭,鸳鸯只好草草道别,奔向白鹭。

“鸳鸯,你是宣朴的徒弟都传遍了整个旬山啦,大家都很惊讶呢。”白鹭开门见山。

“哦,是么......”鸳鸯没想到白鹭也是为了这事儿找自己。

“我是路录的徒弟,是鹭鸶剑。锦鲤应该没有告诉你吧,我们都是路录的徒弟,锦鲤是树箩剑。”白鹭笑吟吟。

“这样可谓大好,你们俩可以日日见面。”鸳鸯衷心的发自肺腑的愉悦涌了出来。

“嗯呐。”白鹭拉住鸳鸯的手。

吃过午饭,鸳鸯去寝室收拾东西。

寝室是留给还在上学班的弟子住的。只要拜了师,都要去两个人住的屋子里睡了。两个人的屋子睡的都是一个师父的弟子,当然,一个师父的弟子都住在离师父不远处。

洗漱用品,玉镯子,衣服......鸳鸯收拾了许久,最后才背上清落剑,离开了寝室,走向西边。

到了新的屋子,落幽已经到了。稍微打了个招呼,鸳鸯就开始收拾。

终于收拾好的时候,太阳已经微微下沉。

鸳鸯这才快快去了食堂。

太阳渐渐下沉,一缕光辉笼罩着鸳鸯全身,直至消失。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8月31日 12:58 | 评论数(1) 阅读数(1090)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七章

文/小暖

“你怎么又来了?”鸳鸯望着趴在窗台上的蒙面人,大惊失色。

“我怎么不能来?想必我在你们旬山里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得了吧。”蒙面人居高临下的望着鸳鸯,轻轻笑了。

鸳鸯瞥了一眼,不理他,准备去练剑。

正擦拭着剑鞘,蒙面人却突然冲进房间,拔起木剑,轻皱起了眉头。“你怎么会有这把剑。”蒙面人凝视鸳鸯,随儿轻轻拍了她的肩膀一下,“姑娘,你会成为剑术高手的。”说完,蒙面人就绝尘离去。(小暖插话:事实证明,蒙面人真的说对了一半。)

鸳鸯愣在原地,看着蒙面人远去的背影,总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最终还是拍拍头,清醒了一阵子,伏剑冲出房间。

“白鹭,我来了。”远处,一个身着单薄白衣的背影正在刻苦练剑,上下左右不断地挥舞。听到鸳鸯清脆的呐喊,停顿了一下,继而转头,对着鸳鸯招手。

“这里!鸳鸯,你终于来了。”白鹭轻轻的道。“锦鲤呢,他还没有来么?”鸳鸯浅笑,淡淡问道。“还没有来呢,我们先练习吧。”白鹭道。鸳鸯不住点头,抽出了木剑。

“我们今天教了微雨剑法,我练的不是怎么样,要做到看的人的视角眼花缭乱,最后迷惑对手眼睛,至致命一击。”白鹭认真回忆,而鸳鸯想也不想,就练起了那个不太熟练的云霄剑术。

“嘿!哈!”反复练习了五遍云霄剑法,又练习了两遍新学的偶如剑术,天已全黑。鸳鸯气喘吁吁,停止了练习。

“锦鲤怎么还不来啊,这都几个时辰了。”白鹭抱怨,“鸳鸯,我们先走吧,别等锦鲤了。”鸳鸯犹豫了一会,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白鹭一直在滔滔不绝的闲聊。“我和你说,我旁边的木壬鹿最近犯了一个不必要的小错误,我都受不了了,路老师竟然没有指出来,真是太奇妙了。”白鹭作无奈状,鸳鸯虽然也想反驳,每个人都会有犯错的时候,有时候让他慢慢领悟更好。但最终,鸳鸯也只得笑笑,不再说什么。

到了房间,鸳鸯和白鹭挥手告别,累瘫的鸳鸯很想飞到寝室,但还是长不出翅膀,无可奈何的慢吞吞的走。

突然,鸳鸯望见草丛旁边的一处人影,便猛地惊醒,睁大双眼望着。

人影移动了,正好从鸳鸯的方向走过来。“锦鲤?”鸳鸯不禁失声道。人影仿佛怔了一下,回过头,勉笑着答应道:“鸳鸯?你怎么才回来呀?”

“我还想问你呢,今天晚上不是说要去练剑么,怎么还是没有来。鬼鬼祟祟呆在寝室屋旁边是在干嘛呢,神经兮兮的。”鸳鸯一连串说了一大堆问句,最后口干舌燥,只得停下。锦鲤宛若消化不了那么多似的,噎住般停顿了好久。

“我,我忘了呀,路老师找我有事情,我刚刚回来呢。”锦鲤道。鸳鸯狐疑的望着锦鲤不自在的笑容,最终还是摇摇头进了寝室屋。

“对了,鸳鸯。最新消息表明,明天要拜师了,方法出乎意料哦,你做好准备!”锦鲤在最后,淡淡的喊道。鸳鸯愣怔了几秒,最后脚步坚定地离开。

明天拜师啊。鸳鸯有几分的恍惚。只过了几个星期罢了,真是快如风啊。鸳鸯心里感叹。

虽然带着重重的期待,但鸳鸯还是进入了浅浅的,如梦似幻的睡眠。

夜,很静。窗外,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倏地闪过鸳鸯紧闭的窗户,蒙面人的瞳孔骤然收缩,最终踏着月光离去。

而熟睡的鸳鸯,并无意识到,有些不同与往常的命运,被上帝给予给了自己,终将与平淡隔绝。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8月17日 13:45 | 评论数(0) 阅读数(850)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六章

文/小暖

鸳鸯早上一起来,就有点惊魂未定。

鸳鸯穿戴好衣服,才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鸳鸯也许是胆子小,做了一个梦。这个梦,关于晚上蒙面人突然来袭有关。

鸳鸯梦见,蒙面人揭下了面纱,可是鸳鸯即将看到他脸部的那一刻,蒙面人叹了口气,离鸳鸯越来越远。恍惚中,鸳鸯试图去追寻蒙面人,可是没有追上,只听见柔和的男声回荡:“回来吧,回来吧。。。”

早晨,太阳微微从山里钻出来时,鸳鸯就被惊醒了。

真是的,瞎想什么呢。鸳鸯咕哝着,拍拍脑袋,洗漱更衣。

清晨,太阳露出了往日的笑脸。鸳鸯带上木剑,来到最小的广场,玉印广场。

许多人稀稀拉拉的集合在一起,鸳鸯独自站在了最后一排最右边。

“嘿,你知不知道,都传遍了,每个人的宿舍都被一个蒙面人抄了个底朝天!”鸳鸯旁边的两位小女子窃窃私语。

“是啊,最诡异的是,戚班竟然全体弟子都没有收到伤害,而且都声称从来没有见过蒙面人。”一个女孩说。

鸳鸯呆愣。还有何其诡异之事,真是长见识了。鸳鸯苦涩的抽了抽嘴角。

这时,顾老师来了。“大家安静。咳咳。”瞬间,全体无声。“我知道你们都在议论什么,其实我们老师也被抄家了。”顾老师无奈的摇摇头,“至于事情结果如何,就交给旬山长老们去调查吧。”

“现在开始上课。昨天我们学习了一套剑法,今天抽查,我们随便叫人来演示一下。”顾老师道。顾老师似乎想了又想,最终指向了一个最拐角。

“鸳鸯,你来试试。”顾老师颇有些意味的说。鸳鸯木然,旁边的人推了她一下:“去呀,老师叫你呢。”鸳鸯举起木剑走到众人面前。

鸳鸯面色淡然,面孔苍白,令人发指。可是,人群里竟也有不少知情人笑出了声。

鸳鸯猛地举起了木剑,向左边射去。就这样,鸳鸯把一整套剑法都诠释得不错。最后结尾,鸳鸯举起剑柄,朝天上一举,单腿独立着转起来。

一圈,两圈。。。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可是最后一圈的时候,鸳鸯撑不住,摔倒了。“噗。”终于,一片沉寂中,一个人开头笑出来。接着,不少人都喷笑,连顾老师也轻轻笑了。

“咳,别笑了啊。”顾老师清了清嗓子。“顾老师,你也在笑啊。。。”不知是谁轻声答了一句。瞬间,笑声又传遍了众人。顾老师稍些尴尬,又清清嗓子:“鸳鸯,你演示的整体还是不错的,就是最后出了失误,要多练习啊。”鸳鸯趴在地上,微微点了点头。

“嘿,起开啦,还傻愣着干嘛?”有人高声叫到。鸳鸯尴尬的被众人围在中间,最后拍拍身上的尘土,匆忙的归队。

午休的时候,鸳鸯取饭连头都不抬,不敢正视别人,生怕别人正在嘲笑自己。

“诶呀。”这时,鸳鸯撞到了人。“对不起啊,对不起。”鸳鸯抬头道歉,这才发现眼前是白鹭。“白鹭?”鸳鸯大喜。“鸳鸯,好久不见啊,最近怎么样。”白鹭叫。

鸳鸯眼神黯淡下来:“还,还好吧。”“别说啦,咱们边吃饭边聊。”白鹭挽着鸳鸯坐到座位上。

“白鹭,今天天气不错,晚上估摸也不会下雨,在玉兰树下集合吧。”

“好呀,锦鲤来不来?”

“你问他吧,你和他近。”

“好吧,我吃完了,先走了,你慢吃啊。”白鹭要走。

“好。”鸳鸯答应着。

吃完午饭,鸳鸯回到宿舍,洗了一把脸又开始练剑。

鸳鸯真的好郁闷,为何自己努力了还是追不上白露她们的天赋异禀。

“还真努力啊。”这时,一个声音从窗口轻飘飘的传进鸳鸯耳朵。鸳鸯猛地抬头,却轻皱起了眉头。

是,蒙面人?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8月03日 16:34 | 评论数(0) 阅读数(850)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五章

文/小暖

自从鸳鸯进入了旬山,就经常倒霉运。

锦鲤武功高强,白鹭剑术过人,都十分沉稳冷静,深讨长老喜爱。而鸳鸯,却因为选拔时就给老师们留下了不怎么好的印象,所以亥班的老师都不怎么理会鸳鸯。

第一天进入亥班,老师拍拍鸳鸯的肩,便让她坐在最后一排,连自己姓什么都没有说。

后来,鸳鸯对自己隔了一条隔道的同学问了问,才知道这位老师姓顾。顾老师不是很古板,无论上下课都十分的活跃,和亥班的学生打成一片。唯独鸳鸯,顾老师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因为鸳鸯在选拔时什么都不会,所以也没有人接近她,只有稍微搭了几句话前桌。前桌叫落幽,女生,十分清高,却和鸳鸯时不时搭几句,这让班里人十分的疑惑。

这天,白鹭和锦鲤来亥班找鸳鸯。

“鸳鸯!”白鹭叫到,扬着嘴角挥了挥手。鸳鸯忙奔过来,牵起白鹭的手。“过得怎么样?”鸳鸯问。她们自从分了班,就不住一起了。戚班住在新的住宿间里,亥班住在旧的住宿间里。

“还不错,不过我身边这位过的可就不好啦!”白鹭嘻嘻笑着,指了指锦鲤。锦鲤苦着脸,道:“是啊,那些女孩像没见过俊朗的男孩似的,天天追着我跑。”锦鲤叹了口气,回转语气,“你呢,过得怎么样?”

鸳鸯笑了笑:“还行吧,没有认识任何人,只是和前桌搭了几句话。总感觉日子很漫长,剑术很难记!”锦鲤挠挠头,白鹭又道:“不如你每天晚上出来陪我们练剑吧,一起努力赶上进度也是好的。”鸳鸯十分惊喜的点了点头。

夜晚,本想练剑的鸳鸯却遭遇了暴雨袭击,闷闷不乐的在家歇息。

好无聊啊。鸳鸯独自躺在床上,撇了撇嘴。

过了一会,鸳鸯无奈之下在偌大的房间里舞弄木剑。“嘿,哈。”鸳鸯大叫。呃,上次顾老师教得是什么剑术来着?

对了,落樱剑法。鸳鸯舞了舞,最后单脚立地摆出剑向前伸的姿势。终于会了。鸳鸯满意的拍拍手掌。

呼。这时,一阵风猛地刮过,把鸳鸯的碎发吹了起来。鸳鸯警觉地抬起头,发现窗口站着一位蒙面的人。鸳鸯一惊,旬山守卫一向十分严谨,为何会闯入外人?

蒙面人虽然蒙住了面,鸳鸯却依稀辨认出是个男的。

蒙面者二话不说,冲进屋子,鸳鸯来不及反应,直接躲闪到一边,看着他。

蒙面者望了她一眼,撇过头翻乱了房间的所有东西,鸳鸯有些无奈。原来就是捣乱的。

刚准备重新整理,蒙面者却突然靠近鸳鸯,把鸳鸯吓了一跳。

“记住,对谁也不能说,你要敢说,等着瞧。”蒙面者狠狠一瞄,冲出窗外。

鸳鸯惊魂未定,摸摸胸口,深呼吸一下,重新整理起了房间。

这时,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剑,为何还要任他差遣。鸳鸯气呼呼的上了床,还没一会,就熟睡了。

明天早上五点起来,要练习。。。鸳鸯迷迷糊糊的想着,进入了梦乡。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7月21日 14:57 | 评论数(0) 阅读数(965)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四章

文/小暖

“咚咚咚。”一声强烈的敲门声,唤醒了睡的正熟的鸳鸯。

呃,这是。。。鸳鸯揉揉双眼,便被强烈的阳光刺痛了双眼。

诶哟。鸳鸯摇摇晃晃地走下床,眼神朦胧,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欲哭无泪。

“嘿,你怎么还没去广场啊,师父都等候多时了。。。欸不对,你貌似还没起来!”刚打开门,鸳鸯就听见阿甲的一声惊呼,才猛然惊醒过来。“什么?早就开始了?我睡过头了,不!”鸳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洗漱间,快速洗漱完毕,跟着阿甲奔向广场。

“诶,姑娘,等等我,我还没告诉你是旬山最大的广场,莫广场呢。。。”阿甲无奈的在后面追赶,一边冲着前面的一团黑影叫着。

当鸳鸯赶到莫广场的时候,白鹭和锦鲤已经就坐。在他们的对面,站一个老人,那老人鹤发童颜,却慈祥的笑着。在老人旁边的那个富丽堂皇的座位上,坐着一个不苟言笑的老人,白发苍苍,布满皱纹。

白鹭对鸳鸯招了招手,示意她到自己旁边的座位来坐。鸳鸯会意,跑过去,还没来得及坐下,就被一声庄严的声音吓到了。

“咳咳,那位迟到的姑娘,就你先来吧。”坐在列为上的老人咳嗽了一声,颇有威严的说了一句。鸳鸯听的浑身一颤,强壮镇定地站起来,走上前去。“你会什么剑术么,武术也可以。”列位上的老人对鸳鸯说。鸳鸯在心里咕咚一声。

完了,自己从没接触过武术之类的东西,爸妈都很传统,从小要求她淑女,武打类的粘都不可沾。鸳鸯捂着怦怦直跳的心,像揣了只兔子,颤巍巍的回道:“我,我什么都不会。”

此言一出,惹得大厅里的人一阵哄笑,鸳鸯红了红脸,埋下了头。列为上的老人显得颇为激动,脸涨得通红,手握拳头,气哼哼的。猛然,他一拍扶手,道:“什么都不会还敢来旬山?放肆!以为我们旬山很好进么?胡闹!”

鸳鸯吓得全身一抖,缩到了一起。而列为旁边鹤发童颜的老人,颇有趣味的看着鸳鸯,思索了一会,对怒颜的老人说:“长老,不如先让其他考生先来,让那位姑娘最后和我大徒弟阿乙比一比剑可好?”长老思索了一会儿,招招手,准了。

接下来,白鹭和锦鲤的考试都十分顺利,他们一会儿这个武功那个武功的,把两位老人唬得一愣一愣,频频点头。于是,两人进入了同一个高级班,戚班。

终于,到鸳鸯了。鸳鸯深吸一口气,轻拿起旁边的木剑,对手持木犁剑的阿乙做出了姿势。

“姑娘可别怪我手下不留情面。”阿乙轻笑,对着鸳鸯扬扬下巴。鸳鸯白了阿乙一眼,不去理会他。

“呼——”旁边掠过一阵风,鸳鸯感到阿乙带着剑冲了过来,便往左边一躲,用木剑直射阿乙的手臂。

一瞬间,全场安静。

鸳鸯缓缓睁开自己的双眼,随后大叫。

自己打败了阿乙!

鸳鸯在心里欢呼,恨不得现在飞了起来。阿甲也惊呆了,阿乙可是师父最得意的门生啊,怎么会败在区区一个小平民的手里?

长老和阿乙的师父也惊呆了,当即决定让鸳鸯进入旬山的亥班(中级班)。

这一天,鸳鸯开心的想要飞起来,转头又对白鹭和锦鲤招手:“走呀,咱们去食堂吃午饭!”白鹭和锦鲤会心一笑,连忙冲了过去。

美好的一天,太阳慢慢变烈,此刻,是正午了。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7月13日 19:00 | 评论数(0) 阅读数(900) 我的文章

千寻一年


千寻一年
文/小暖
每一年,寻寻找找,她却始终找不到那个人。她欠她一句,对不起——题记
上篇
几年前。
何小灵刚进入一个陌生的城市,A城。
何小灵体弱多病,从小便很少上学,便因此格格不入。
初中之后,何小灵忍受不了城市里所有人对她投来的异样的目光,来到了此时的A城。
第一天,何小灵背着书包去五中上学。
“叮铃。”刺耳的铃声响起,何小灵猛地抬头,看见骑着自行车的一个。。。女生。
欸,这么浪漫的自行车,上面不应该坐着一位帅气的男生么?何小灵疑惑,却依旧向前走。过了许久,才到达了五中。
五中是个宏大的学校,绿树成荫,黑色的镂花大铁门锈迹斑斑,却透着古老的质感。何小灵刚走进五中,第一种感觉便是这样的。真漂亮!何小灵兴冲冲的想,来到了教学楼。“班主任是。。。丁老师。”何小灵默念着,推门走进了一间办公室。
“您好,请问是丁老师么?”何小灵对着办公室小心翼翼的问道。这时,一位带着银框眼镜的男老师抬起了头。“我是。”丁老师站起来,走到何小灵面前,“你就是何小灵吧?”“是的。”何小灵毕恭毕敬的答应道。“你是在初一(六)班,和我来吧。”丁老师皱着眉头点点头,何小灵急急地跟上来。
刚走到教室门口,便听见一阵哄闹。何小灵望见丁老师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粗粗的眉毛。
“安静。”丁老师敲敲班级的绿色铁门,一霎那,全班安静了下来,“这是你们的新同学,叫何小灵。何小灵,自己上来做个自我介绍。”丁老师叫何小灵。
何小灵走上了讲台,抿唇笑了笑,酒窝便显露了出来。”大家好,我叫何小灵,今年十三岁,我喜欢淡蓝色和淡紫色,喜欢小雏菊,有点儿多病。从此我们大家共同努力进步。“何小灵说完,俏皮的摆了个姿势。大家齐刷刷望着她,都有点被她的笑迷住了。
“咳咳,何小灵同学,你。。。就坐千沫沫旁边吧。”老班丁咳嗽了一声,指着第七排的一个空位对何小灵说。何小灵点点头,走向了那里。刚坐下来,何小灵就开始审视着千沫沫。
千沫沫有一双淡淡的柳眉,自然卷的栗色头发梳成了一个马尾,嘴巴丝毫没有血色,光洁的额头在淡淡的瓜子脸上面,被斜斜的刘海遮住。特别是。。。何小灵望着千沫沫头发上的蔷薇复古头枯,仿佛在哪里见过。
何小灵甩甩头,迫使自己进入早自习,一边取出了历史书。
中篇

发布于2016年06月30日 14:24 | 评论数(5) 阅读数(933) 我的文章

鹭鸳


鹭鸳  第三章

文/小暖

  夕阳渐渐坠下,鸳鸯一行人的影子被清晰的映在崎岖的山路上。

  走了许久,才爬了半山腰啊。鸳鸯默默抱怨,望了望身旁精力充沛的两人。白鹭和锦鲤应是习武之人,比自己要厉害不少。鸳鸯想着今天两人杰出的武功,撇了撇嘴。

  “咳咳,锦鲤,还有多久才能到啊。”这时,白鹭突兀的打破了沉寂。

  锦鲤沉下脸,抬头凝望夜空,过了不久才低吟到:“还有半个小时不到了,在坚持坚持,你又不是没练过。”说完,锦鲤望了望鸳鸯,“你坚持得住么?”

  鸳鸯摆摆手,满不在乎:“我倒无所谓,从小默默坚持惯了。”说完,鸳鸯自嘲的笑了笑。但,这笑并没有被那专心赶路的两个人注意。

  半个小时嘀嗒就过去了。

  唔,怎么还没到。鸳鸯快要哭出来了。

  忽然,远处的一抹光亮出现在鸳鸯眼里。鸳鸯心里欢呼着,一股动力直冲心头。

  “再走不久就要到旬山边界了,远处那个寺庙便是。”锦鲤对她们说。她们点点头,用尽最后一股力量向寺庙冲去。

  “砰砰!”

  深山中,猛的一声巨响,打破了永久的宁静。许久,寺庙的破门打开了。

  “你们是谁。”声音粗哑,长相一般的青年男子推开了门,他眯缝着眼,打了个哈欠。“打扰了,我们是上旬山拜师学艺的,赶路颇晚,还望师哥谅解。”锦鲤拱手道。“哦,我叫师叔出来一下。”男子对门内喊了些什么,便陪他们守在这。

  过了好久,一个长相颇老的人走了出来,习一身蓝服,手握拐杖。

  “你们,来旬山拜师学艺的?”老者皱眉,审视着他们。“呃,恩。”鸳鸯对上老者的眼神,语气有些不高兴。“先进来住吧,明天在进行考核,今天时候晚了。”老者顿了顿,“呃,阿甲,先带他们到以前弟子的房里住吧。”“恩,是。”名阿甲的男生点点头。

  男生领着三人来到了一个房内,里面有三个隔间。阿甲寡言少语,带他们到达了目的地,就走了。三人各自洗漱完毕,回了自己的房内。

  当鸳鸯真正躺下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有了几丝亮光。鸳鸯叹了口气,突然想起爹娘嘱咐她的话语“在家靠亲人,外出靠朋友。”

  自己,也算交到了两个朋友吧。鸳鸯翻了个身。

  睡吧。睡意袭来,没过一会,鸳鸯进入了梦香。

  自从外出以来,鸳鸯没有一次比这次睡得更加香甜。

  夜空中,星星不在眨眼,天空慢慢升起一轮红日,天渐渐亮堂起来。

(未完待续)

发布于2016年06月28日 14:59 | 评论数(0) 阅读数(969) 我的文章

    1 2 3 4 5 6     尾页  页码:1/6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