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遥遥无期(完结) | 少女思春期(完结) | 林海雪原(完结) | 狭路相逢勇者胜 | 十二班回忆录 | 遥遥无期Ⅱ | 来自秋日的叶子 | 友谊三重奏 | 短篇故事集 | 杂文箱

Snow on Christmas

Snow on Christmas

BGM:圣诞节的雪——张学昭

酒吧里很静很静,没有圣诞节的喧闹和疯狂。鸡尾酒的微醺味在空气中轻轻地流动。窗外点点雪光,小精灵一样在空中跳着寒冬的舞蹈。

乔妤就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青年端正地坐在黑色三角钢琴,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随意地搭在琴盖上,深蓝的的眼曈晕染着酒吧里昏黄的灯光。

她的心脏,跳动得好快。

“你终于来了。”青年嘴角噙着笑意,手指翻飞于黑白的琴键,弹奏着一支静谧的曲子。

是她五年前听过的钢琴曲,是他五年前弹过的钢琴曲。

“好听么?”

青年放下手,温柔地问道。

乔妤的眼眶里有点点晶莹在闪,思绪万千。

♢一 多云

初次相见是四年前的盛夏。

乔妤作为音乐委员,与其他几个音委一起被音美组主任老蒋硬塞了一把稻草扫帚,很不情愿地被使唤去清扫学校大礼堂,美其名曰“音委的义务劳动”。

夏天很热啊,特别是在大礼堂这种密不透风的鬼地方。

乔妤看不惯那些娇滴滴的音委偷懒的行为,卖力地挥着扫帚,一不小心扬尘呛了满面。汗水从额间淌下来,跟礼堂里闷热的空气混合在一起,叫人不住烦躁。

就这样扫了一个下午,懒懒散散的倒也扫了个差不多。

“哎,那边九班的音委,不走吗?”远处的一个女生朝乔妤喊道。

乔妤看了看脚边还未扫净的灰尘,犹豫了半晌,回喊过去:“我……待会儿就回去,别等我了!”

那几个女生聚在一起,朝这边看了几眼,似是不屑地哂笑了几声,叽叽喳喳地议论着走了。

乔妤并不是不知道她这么做的后果,只是她真的——不计较这些。

也不屑与她们为伍。

她低头默默扫着,不时地抬起手抹去糊了满脸的汗水。白衬衫似乎已经湿透了,黏在后背上挺难受。忽然,一阵悠扬的钢琴声飘来,钻进了乔妤的耳朵里 没有防备的乔妤被吓了一跳,继而随着琴声看去。

在礼堂的角落,三角钢琴前坐着一个身着白衬衫的青年。翩翩手指正在琴键上不停翻飞。

乔妤没听过这曲子,但却深深地被吸引了。

是清凉的降D大调,曲子很慢很简单,没有很多的演奏技巧,在礼堂的回声中却显得那么悠扬动听。就好像……有雪花在身边优雅地舞蹈。

最后一个低八度音响起,曲子结束了。乔妤还呆呆地站在原地,头上的汗消了大半。

青年站起身来,眼角微弯地朝乔妤这边看过来:“乔同学,你好。”

乔妤大吃一惊,这人认识她,可她却不认识这位青年。看他的个头和装束,倒也不像是个学生,却又没有蒋主任那般老气。

青年缓缓地走到乔妤的面前,嗒嗒的鞋子踏地声在礼堂里显得如此清脆。

乔妤仰起头,仔细地观察着青年的脸庞。这脸庞甚是清秀白皙,栗色的短发随意却不散乱地贴在耳后,尤其那双深蓝的眼睛像是汪洋大海,仿佛能将乔妤的灵魂一丝不留地吸走。

好美,好漂亮。乔妤满脑子都是这五个字。

额头被人微拍了一下,乔妤才懵懵懂懂地回过神来,看着青年微笑的面庞,她的脸一瞬间红了大半。

“对,对不起。我没有恶意的,只是觉得你的眼睛真好……”一个看字还没出口,乔妤意识到自己的痴汉,更慌乱了,“不,不是……”

青年笑出了声。

“我是个混血,这蓝瞳是遗传我母亲。乔妤,对吧?我是陶诚,你们学校新来的音乐老师。”

那一年,乔妤14,陶成22。都是如花似锦的年纪。

那一天他们相见的回忆,像是毒药一般缠绕着她的思绪,甚至在她的梦境里还纠缠不清。

♢二 阴天

音乐老师来之前的几分钟,教室里总比花果山还乱。

已经上课五分钟了,九班的林老师还没来,教室里的骚动越来越大,眼看着就快控制不住,乔妤果断起身,冲出了教室,往音乐组奔去。

跑得太快,不好的事情就会发生。拐角处,她毫无防备地结结实实撞上了人。

“啊……对不起……”乔妤按着自己的额头,怯怯地说道,“走得太急了……”

“还好没撞到电子琴呢,不然可得头破血流了。”

略显熟悉的声音响起,乔妤猛地抬头,视线对上了那双充满魔力的深蓝色眼睛。

陶老师。

“愣着干什么,跟我回去上课。”

“什,什么?”乔妤更是瞪大了双眼,“林老师呢?”

“她最近怀孕,临产期所以请假了。你不知道吗?”陶诚一笑,“恐怕这学期的课都得我上了,多多包涵。”

走回教室的一路,乔妤都是懵逼的。可是心里分明就有一丝甜甜的感觉,任她怎么赶都赶不走。

当陶诚在众人惊讶的目光站上讲台时,他微微站定,将电子琴插上电放好,自如地说道:“我叫陶诚,陶瓷,诚信,不用我写了吧?叫我陶老师,或者直接叫我陶大哥也行。这学期我将带你们上音乐课,还请多包涵。”

“陶大哥看起来这么年轻啊!”立刻有一位调皮的胖子说道。

“是啊,实习期刚结束就来带你们,缘分啊。”陶诚勾起嘴角扫了众人一眼,一些女生甚至忍不住小声尖叫起来。

可乔妤却有点不高兴。

就好像在闷热的大夏天在某个偏僻的地方发现的宝藏突然被人撅了似的,不悦的感觉涌上心头。

“那么第一节课,跟同学们熟悉熟悉。你们点歌,会唱的我就边弹边唱,怎么样?”

教室里的众人纷纷响应,一些男生还吹起了口哨。

整节课,八年级九班的同学就沉浸在欢乐的氛围中,听着陶老师用充满磁性地声音唱着歌。纵使乔妤不高兴,但仍然被陶老师惊艳了一波。

一下课,就有许多女生围着陶老师,要求加他的微信QQ,笑着被老师拒绝了。

“要是被蒋主任发现我擅自联系女学生,我这工作也别想要啦。”陶诚委婉地说道,接着朝发呆的乔妤喊道,“乔音委,来帮我把电子琴送回办公室。别的学生都散了吧。”

然后乔妤就在大家羡慕的目光中与陶老师一前一后走出教室。

说是让她帮忙搬,事实上电子琴还是陶诚一直在扛,乔妤只是低头,一路无言,一看就是闷闷不乐的样子。

“看你的样子,不高兴?”

乔妤只是低头,不说话。

“为什么不高兴了?”陶诚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问着。

乔妤摇了摇头,努力拉出一个难看极了的笑容。

总不能跟老师说,不喜欢别的女生围在你身边,吧?

这么说太奇怪了。就好像……自己喜欢陶老师一样。

这个想法一出来,乔妤的脸瞬间涨得通红。

“不想说,就别说了吧。”陶诚伸出一只手,在乔妤的头上拍了拍。

乔妤感觉有电流瞬间经过全身。

♢三 阵雨

乔妤本以为这种荒唐的情绪放一放就可以消退,可事实证明她错了。

一天比一天热烈。

她喜欢音乐课,不为别的,就只是为了陶诚。

她喜欢陶老师认真唱歌时候沉醉的表情,喜欢陶老师十指翻飞的姿态,喜欢陶老师脸上挂着的如阳光般的笑意。

她喜欢陶老师。

不是说着玩玩的like,而是love。¹

她被这种情绪困扰着,不安地被缠绕着,在罪恶与欢欣的情绪中不断沉浮,不停地审视和厌恶自我,却又被这种情绪而拯救。在几乎没有朋友的孤独日子中,陶诚几乎是她生命里的一道光。

进入秋季,天黑得越来越早。这天下午放学,临近六点钟,天空中已经泛起了橙黄色的晚霞。

像平常一样,乔妤收拾完书包,便打算离开教室,却被一个女生叫住了。

是班里的同学宋晓梨。

宋晓梨是学习委员,长得也漂亮,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子,可是因为要强,所以大多数的同学也都躲着她,导致她平时给人的印象就是不好相处。乔妤没怎么跟这人打过交道,心里有一些胆怯。

“怎么了?”面对着板着脸的宋晓梨,乔妤努力撑出一丝微笑,宋晓梨的脸仍然冷冰冰地不动。

罢了反正她平时也这样。

“我想跟你聊聊。”

“聊聊?聊什么?”乔妤有点紧张。

宋晓梨不答,只是走出了教室。乔妤只得赶紧跟上。

就这样一前一后,两人一直走出了学校,才停了下来。

宋晓梨回过头站定,默默地看着不知所措的乔妤,半天才开口:

“你是不是,喜欢陶诚?”

没有用陶老师这个称呼,乔妤愣了大半天才反应过来,随之而来的是炸裂一般的思绪。

这么明显吗!?

乔妤嘴唇颤抖着,想要努力辩解着什么,不料一个字都还没说,就被宋晓梨打断了:“我没有想得到你的答案。”

乔妤一愣,垂下了头。

耳边依旧是那冷冰冰的声音,“师生恋在这里是不能被允许的,你应当明白。”

乔妤的那些欣喜的幻想全都被扔到了谷底。

不是她不明白。她清楚,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即使明明知道这种感情得不到回报,却仍然抱有希望,哪怕是——完全不切实际的臆想。现在被一个人点醒,她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么幼稚,多么可笑。

“……是哪个老师让你来提醒我的?”颤抖着声音,乔妤微微抬头,咬着牙问道。

“没有哪个老师,只是我个人的行为。我没有任何的恶意,仅仅做个提醒而已。”宋晓梨突然自嘲般笑了笑,侧过脸去。“你记住我说的便好,我走了。”

乔妤猛地抬头,还想再问什么,却发现她已经转头走了。

不知为何,她在宋晓梨的脸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失魂落魄地向前走着,耳边堆满了刚刚宋晓梨对她说的一番话,弄得她心烦意乱。

连呼啸而来的汽车都没有注意到。

当鸣着笛的汽车同她擦身而过,汽车司机要下车窗狠狠骂她“小兔崽子”以后,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处境有多危险。

“乔妤……”

乔妤还在为自己庆幸着呢,后边的声音却立刻抓住了她的全部意识。

她回过头:“陶,陶老师!!”

陶诚骑在自行车,一手拎着乔妤的衣领,一手扶住车把,身体往前倾着,差一点儿就要摔倒了。

乔妤这才感觉到脖子被衣领勒得已经有些疼了。

“你是傻子吗?过马路不看车子?”陶诚头一次面露愠色,“车速那么快撞出事儿了怎么办?过马路想什么东西呢?”

“我……”乔妤低头,整理了下衣领,默默地受着批评。

“是不是以为都没人在乎你啊?”

“我……我没有的老师……我下次不会了……”乔妤用手揉揉眼睛,可是眼泪还是忍不住掉落下来,吧嗒吧嗒地掉在胸口。

陶诚感觉自己说得有点儿太过了,便放柔语气,用温热的手指刮去乔妤脸颊上的泪珠,“好了别哭啦,再哭脸都花了,不好看了。”

乔妤便努力地憋住眼泪,结果太用力了,响亮地打了个嗝。²

寂静。

“噗嗤。”陶诚忍不住笑了出来,“乔妤同学你怎么这么可爱。”

乔妤又羞又喜,不知道露出什么表情才好了。

心脏在胸腔中用力地跳动。

“走,我送你回家。”陶诚拍了拍后座,“坐上来吧。”

♢四 雷电

元旦的前一天,下午元旦晚会放学得格外早。所有学生在晚会后全都蹦蹦跳跳着回家了。

乔妤也不例外。虽然她总是看起来不悲不喜,但在元旦期间她还是十分快乐的,喜不形于色罢了。

她早早地就回了家。先是在家看了会儿电视,又窝在沙发上看了会儿书。她爸妈都很忙,要到晚上八九点才回来,所以这会儿她都是一个人在家。

座机的铃声突然响起,乔妤爬起来接听,是妈妈的声音。

“手机怎么不接?调静音了?”

“啊,没有。”乔妤的手机一直不调静音,要么就开机,要么就关上,“我手机没响啊。”

“那我打了你三个电话都无人接听,担心死我了。”

乔妤心中一紧,放下电话就去找手机,发现哪儿都找不到。

忘学校了。

她抬头看了眼钟,六点四十分。学校还有二十分钟关门。

一阵火急火燎地出了门,连围巾都没来得及裹。

天全暗了,黑漆漆的。路边的灯一阵一阵地闪着,供电不足似的,却营造出一种鬼片的气氛。她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头发在风中肆意飞舞,胸中也不住喘气。

一路狂奔到了学校,还好,还有五分钟。

她冲进去,以最快的速度冲上三楼,冲进八九班,打开灯,却发现了一个僵住的身影。

正准备离开的陶诚。

“陶老师?!”“乔妤?!”异口同声。

“你怎么来了?”陶诚抱着资料惊讶地看着她,“怎么还穿得这么少?”

“来拿手机……”乔妤这才看了看自己的装扮——薄薄的毛线衣,牛仔裤,围巾手套帽子全没有,脚上还踏着一双露脚踝的运动鞋。

她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陶诚忙把资料放下,脱下自己的呢子大衣,披在乔妤的身上。

乔妤愣住了。直到满满的男性荷尔蒙味道包裹了她一身,才回过神来,羞红了脸,“不,老师,我不冷。”

“我很热,你就当个衣服架子吧。”陶诚一笑,抱上资料,“拿上手机快走吧,马上学校关门了。”

乔妤的心砰砰跳着,鬼使神差的跟着陶老师走出班门。

陶老师的衣服,很香,有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道,柔柔的,乔妤的心里痒痒的。

到了校门口,陶诚问道:“要我送你回去吗?天很晚了。”

“不,不用了老师。”乔妤用手抓着衣服,不停地摩挲着。

“怎么啦,衣服还不愿意给我吗?”陶诚开玩笑地俯下身,“是不是很香?昨天才用薰衣草洗衣液洗过……”

“陶老师我可以说一个秘密吗。”

乔妤第一次打断了陶诚的话。未等老师再开口,乔妤立刻说了出口。

“——陶老师我喜欢你。”

这一声仿佛晴天霹雳一般,划破了喧嚣,剩下的全是寂静,寂静。

乔妤脑子炸裂了。

她为什么要说出来啊?她脑子瓦特了吗?!!

乔妤半天都不敢去看陶诚深蓝色的眼睛,怕那深蓝色的眼瞳已没有往日的阳光,有的只是像马里亚纳海沟那样的无尽深渊。

好久,都没有声音。

陶诚没说话,什么都没说。

乔妤把衣服脱下,交给陶老师,说了声新年快乐,就仓皇而逃。

♢五 极夜

陶老师走了。

无声无息,没有告别。

音乐课被班主任改成了数学课,音乐组再没看见陶老师的身影。

没有人告诉乔妤陶老师走了,但乔妤就是觉得他走了。

她鼓起所剩无几的勇气跑去蒋主任那里询问陶老师的行踪,被不客气地甩了个“不知道”。后来有知情的老师告诉她,陶老师被引荐去了S市的一所音乐学院当老师。

乔妤开心,为陶老师有更光明的前途而开心。剩下的,便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绝望。

仿佛断了线的的风筝,失去了唯一可以抓住的东西,只能随着狂风无奈地飘动。仿佛身处极夜,漫无边际的黑暗,暗无天日,无始无终。

乔妤堕落了一周。她的成绩飞速下降。

但是堕落之后她明白,唯一可以找到陶老师的办法就是考去S市,考去他所在的音乐学院。

她拼了命地学习音乐,学习文化课,没日没夜地读书,甚至夜不能寐。她近乎疯狂,成绩开始猛涨。

她追随着唯一的光亮。

尽管只是一个小点,尽管不清楚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尽管不知道这光亮是否接受灰暗的她,她也义无反顾。

那是她唯一的追求。

她顺利地考上了本市最好的音乐高中,苦读三年后,落榜。尽管已经可以上一所不错的本科大学,但她不去。

她的朋友,同学,亲人,老师全部觉得她傻了。

没关系,落榜还可以复读。复读一年不行,就两年,两年不行就三年,总有一天她可以考得上——总有一天。

很幸运,第二年的夏天,她如愿地考上了那所她铭记五年的学校。

乔妤怀着梦想和五年的思念,在宿舍刚放好行李就迫不及待地寻找起了陶诚。

她询问了几十个老师,却是一样的答案——不知道这个人。最后她终于在一名有资历的老教师那里打听到了消息。

“你说陶诚啊,那个很有潜力的年轻人,”老教师啜了口茶,缓缓地说道,“他辞职,说要去自己做音乐了。”

乔妤的世界,在那一瞬间彻底崩塌。

♢六 初雪

五年的奋斗,乔妤不知道她到底在傻傻幻想什么。

没有陶诚的音乐,终究只是一堆死气沉沉的音符。

她放弃了。

就这样好好读完大学,找一份音乐教师的工作,也能挣不少钱。她自嘲地想。

她开始安下心来读书,不再想跟他有关的一切。她在学校里很优秀,是年年拿奖学金的学生。

乔妤并不憎恨陶诚,那个曾经占据她五年思绪的帅气青年,她不恨。

有的,只是满溢的无奈。

如果那个时候没莽撞地说出那样的告白,老师是不是就不会走?她摇摇头,笑了。

“自己真他妈幼稚。”

时间很快,圣诞节要到了。周围的同学全都计划着平安夜跟谁,去哪儿狂欢一晚。乔妤趴在桌子上思索了好长时间,才决定去一所酒吧。希望是一所偏僻的,只有她一个人的酒吧,然后好好地把自己灌醉,醉到不省人事。

她很快在网络上找到了一所没有评价的酒吧,在傍晚时分出了校门。冷冽的风在脸上划着,不一会儿有点点凉意扑在脸上——下雪了。

有点冷,她搓着手,加快了步伐。

酒吧坐落在某个偏僻小巷的一角。里边甚是昏暗,她推开门,悠扬的琴声飘了过来。

乔妤呆呆站着,似是被这琴声所吸引,可听着听着,脸色大变——这不是,陶诚与她第一次相遇时弹的曲子?!

她猛地往三角钢琴看去,一个身着呢子大衣的亲年静静地演奏着这首曲子。修长的手指,栗色的头发以及……深蓝色的眼瞳。

空气仿佛静止了一般。

“陶……”

青年回过头,眼角带着内疚的笑意,“乔妤。”

酒吧里淡淡的鸡尾酒味,给所有事物都笼上了一层梦幻的氛围。窗外的雪花快乐地舞动纷飞,谱写着一首重逢的欢歌。

“你终于来了。”

那一瞬,乔妤心中五年以来所有的不安,绝望,痛苦,愤怒,全部为之而散。

♢尾声 晴天

“陶老师,我从五年前就开始喜欢你了。”

“谁说我不是呢?”

-END-

¹本句参考了京都动画《吹响吧!上低音号》里高坂丽奈的一句台词。

²此处剧情有参考,具体出自哪里不记得了。(你)

这个实际上是《圣诞节的雪》的衍生文吧,钢琴纯音乐,降d大调非常好听,适合一个人静静地听。

全文六千三百多字,配合bgm食用更加哟w。图来自网络侵删致歉。

    发布于2018年02月19日 16:25 | 评论数(11) 阅读数(948)

上一篇:冒牌通灵师

下一篇:【杂文】谈谈那年仍让我无法释怀的旧事

评论

218.22.162.*** 发表于2018-05-11 11:46:12

超暖!强烈打call!!
李口不泽言 发表于2018-02-23 04:19:52

看完了。

我也好想谈恋爱。

36.57.177.*** 发表于2018-02-22 21:20:03

啊啊啊是的……

宋晓梨这个孩子,很可怜。她脑海里不像乔妤还有一点点童话般的幻想。她过于理性和现实,却对身边的一切又那么敏感。她把属于自己的那份感情扼杀后,体会到了痛苦,不想让乔妤也跟她一样犯傻。

可是蠢so没写好QAQ

草莓味钙片 发表于2018-02-22 12:06:59

大概是宋晓梨也喜欢陶老师?

我乱说的x

沙丁鱼先生 发表于2018-02-21 19:53:01

谢谢各位能够喜欢٩(•̤̀ᵕ•̤́๑)!!!!!!

感觉过了瓶颈所以挺开心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宋晓梨的那段话是出自什么用意呢×如果没人看出来说明我还是没写好啊QAQ

Review·旧爱 发表于2018-02-20 17:40:32

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
虹韶 发表于2018-02-20 16:13:25

师生恋超不容易,是he很开心了
草莓味钙片 发表于2018-02-20 15:25:25

好甜!!!!!!!!!!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18-02-20 15:19:07

好甜!!!!

后排表白他俩!!!!

by副校长

不是柠檬是咸鱼 发表于2018-02-20 01:31:33

是是是!!师生恋贼甜!!不像丽奈单向暗恋那么憋屈还没结果【bushi
Mr.soda 发表于2018-02-19 16:58:22

卧槽卧槽审核如此神速!!!!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