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遥遥无期(完结) | 少女思春期(完结) | 林海雪原(完结) | 狭路相逢勇者胜 | 十二班回忆录 | 遥遥无期Ⅱ | 来自秋日的叶子 | 友谊三重奏 | 短篇故事集 | 杂文箱

冒牌通灵师

冒牌通灵师

——这或许是一个互相拯救的故事。

0

沈闻声是个冒牌通灵师。

1

雪下得好大。

沈闻声一走出开着暖气的心理诊所,就被迎面的寒气撞了满怀,凛冽的风像刀子一般在他苍白的脸上肆意划着。

深冬的晚上六点,天早就黑得透透的。因为暴雪,马路上几乎没有车也没有人,只剩下几盏孤零零的路灯在纷飞的鹅毛中发着凄惨的光。

他熟门熟路地走进诊所旁边的一家奶茶店。

柜台前没有人,大概是做奶茶的妹子在里头忙着呢。这家店就一个叫米莉的女孩儿在这工作,又是老板又是员工,经常不在柜台前,不是在算账就是在收拾厨房呢。店铺小,只要在店里叫一声,米莉就从店铺里的哪个角落出来帮你做奶茶了。

沈闻声老顾客,清楚得很。他随意地说了一声:“巧克力奶盖,半糖。”就找了个座位坐下了。

等了一会儿没回应。

沈闻声有点奇怪了。“米莉?”他稍稍提高了点音调,还是没人回应。

沈闻声站起身来,仔细地听着声音。水流声从厨房里传来,他走近厨房,掀开帘子,一声“米老板”还没出口,眼前的人就把他的话堵了回去。

一个小男孩。

瘦骨嶙峋的,好像连一米六都没有,穿着拖到小腿的围裙,勉勉强强才够得到洗碗池。头发有点营养不良似的棕黄,一双眼睛惊恐地盯着厨房门口的男子,抓着抹布洗杯子的手也愣在那里。

沈闻声看着他,皱了皱眉:“童工?”

小男孩紧张地望着他,很重地摇摇头。

“那你是米莉的弟弟?”沈闻声走近了小男孩,“这么瘦,你姐姐也舍得让你一个人在店里干活啊。”

小男孩顿了一下,摇了摇头。看着靠近的沈闻声,他往后退了几步。

沈闻声看到小男孩此举,停下了脚步。他看着一脸紧张的男孩,牵起嘴角笑了笑:“害怕我?”

小男孩犹豫一番,再次摇了摇头。

沈闻声蹲下来,尽量让两人的身高差距不那么明显。“那你是谁?可别告诉我米莉都有儿子了,她比我还小个几岁。”

小男孩微微俯视着蹲下来的沈闻声,半晌才开了口:“我在这里帮忙擦杯子。”

“米莉招你擦杯子?”

小男孩几不可见地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不是,她没有要招我,是我自愿的。”

沈闻声不自觉地笑了笑:“你会做奶茶吗?巧克力奶盖,放半糖。”

“……会。”小男孩关上流了好久的水龙头,小声地说着,“米姐姐教过我,但我做得不好。”

“那你帮我做一杯。”

小男孩微微瞪大了双眼:“可米姐姐让我别碰那个机器……”

“不帮我做我就举报米莉,说她招收童工。”沈闻声坏笑着说道,“快去做,弄坏了我负责。”

2

沈闻声是小学老师,教英语的。大学毕业没几年,刚度过教师实习期。因为人好,长得又招小姑娘喜欢,所以在学生堆里挺受欢迎的。

这会儿正上着英语课。考试,录音磁带又被哪个毛孩子弄坏了,沈闻声只能自己报听力。

“Number eleven……”

出声的那一瞬间,眩晕席卷了他整个头部,眼前瞬间一黑,景象分裂成无数的小黑点,看不清捉不透。大脑感到一阵疼痛,底下的学生都“啊!”了一声——沈闻声的后脑勺径直撞在了黑板上。

低血糖,贫血,外加熬夜。

耳边有细碎的尖叫声传来,戳入沈闻声的头部,在脑中不断地肆意搅动,将仅有的清醒碾得支离破碎。

“沈老师没事吧!?”台下的学生叽叽喳喳,后排看不到的学生索性就站了起来,

沈闻声低下头,眉头紧皱。他一手撑着讲桌,一手缓缓地按压着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清了清嗓子说:“老师没事,你们别紧张。有点头晕,吃点糖就好了。”

“老师,杜胖有糖!”

“我……我才没有!老师我真的没有带吃的来学校!”被叫做杜胖的男孩子慌忙摆手。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怕老师罚你啊!”坐在他后面的男孩子啧道。

趁机会聊天的、对答案的、看漫画的……在一片混乱中,沈闻声默默地吞下了一枚白色的药片,然后敲了敲讲桌,说道:“安静,继续考试。”

教室里一片唏嘘。

强忍着头痛报完听力,沈闻声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剧烈的头疼过了,而且也刚去找过小香医生不久,药物也一直在服用,怎么会突然就……”沈闻声闭上了眼睛,“看来还得再去一趟诊所啊。”

尖叫声仍弥留于耳中。

沈闻声感觉胸口不住地发闷。

3

“又加剧了?”

被称作小香医生的中年女性放下手中的咖啡,手指在桌子上敲着:“药你不是按时吃着呢吗?”

“是的……是药量少了吗?”

“不会。”小香医生用手拨了拨及肩的长发,思索了一会儿,说道,“你是不是又在想你弟弟?”

沈闻声眼里黯淡了几分。

“我告诉过你的吧?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幸丢掉生命的人是没办法再回来的了,错不在你。”小香医生叹了口气,“这是命,这都是命运的安排。你不必内疚这么多年。”

“我……我知道。”沈闻声哑声说道。

尽管是这么说了,但谁又能放得下。关于一个或许被自己害死的亲生弟弟。

小香医生看着阴沉的沈闻声,无奈地拿过一支笔,在纸上写着,道:“这样吧,我给你开点其他的药。如果情况还在加剧,就按这个剂量服用吧。但我建议你能不吃就不吃,是药三分毒。”

沈闻声接过纸,揣到兜里,道了声谢,就走出了诊所。

突然,那个小男孩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好想看看他啊。

鬼使神差地,他走进了诊所旁的奶茶店。

“欢迎光……”看到面前的人,小男孩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呆呆地望着他,“上次的叔叔怎么来了。”

“叔叔?”沈闻声很无奈,“你都叫米莉姐姐了,竟然还叫我叔?”

小男孩极不情愿地低下头,情绪很不对劲。沈闻声往他的脸上一瞟,发现了两道不甚明显的泪痕,鼻头也是红红的,明显是刚哭过的样子。

沈闻声走过去,俯下身看着小男孩:“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跟哥哥说。”

小男孩摇了摇头。

“不愿意说吗?”

小男孩没回答。

“是不是在这里打工,被爸爸说了?”

小男孩猛地一愣,刷地两行眼泪就下来了,吧嗒吧嗒直往下掉,跟拧不紧的水龙头似的。他又摇摇头,颤抖着小声念道:“不是……不是……”

沈闻声明白了,这小家伙的爸爸估计出事了。

他伸出手指把小男孩的眼泪刮掉,然后揉了揉他乱糟糟的头发,轻声说道:“不哭,不哭啊。有什么事情跟哥哥说,不要哭了。”

小男孩止不住地抽噎着,忽然猛地扑向了沈闻声的怀里,头埋在他的衣服里使劲地哭着。细碎的哭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那一瞬间,沈闻声觉得面前的小身影与十几年前弟弟的身影有了重合。他缓缓地抚摸着小男孩的背,像在安抚一只伤心至极的猫。

哭得差不多了,小男孩仰起头来,眼睛通红地说:“爸爸几个星期前不在了,妈妈也不要我了。”

沈闻声瞬间明白过来,估计是这小家伙的父亲去世了,母亲离开这个家自己跑了。小家伙没人照顾,只能跑到熟人这里来打工寄宿。

沈闻声蹲下来,看着揉着眼睛的小男孩,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何……何苗……”

“何苗。”沈闻声笑了笑,“如果你愿意的话,就叫我沈哥哥吧。”

何苗仍然低着头,小声地哭着。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地说着:“爸爸得病死了。妈妈说不要我了,就真的不要我了。”

“你要是想跟爸爸说什么,就跟我说。”沈闻声拍拍他的头,“我可以跟你爸爸说话,也可以告诉你他说了什么。”

小男孩不可置信地望着他:“真的?!”

沈闻声点点头:“是啊。因为哥哥是通灵师。”

4

半夜。

一个拿着匕首的少年出现在了沈闻声的梦里。

他在笑。绝望地、惊悚地笑着,愈笑愈凄惨,笑声未停,匕首插进了他的心脏。

带着血的尖叫声刺痛了沈闻声的神经。他猛地从床上醒来。

头疼欲裂,他眯着眼睛,呼吸也急促了几分。顾不得什么,他翻出床头柜中新开的药,直接吞入口中。

苦,很苦。

但只有苦,才能让他暂时忘记痛苦。

“对不起……对不起……”沈闻声抱着头,低沉地呢喃着。汗水和泪水糊了他满脸。

他不是通灵师。

但他的弟弟或许是。

小时候无意发现了弟弟和一团半透明的灵魂对话,不时还拿着水果刀在空中胡乱挥舞。惊恐万分的他告诉了父母。但父母并不相信沈闻声所说的话,只是觉得弟弟有精神疾病,于是他的弟弟被当成了精神病人送进了医院。

他的弟弟冷笑着告诉他,他是通灵师。

后来,他自杀了。

不管是否有通灵师的存在,沈闻声都认为是他害死了弟弟。如果他忍住不说,也许弟弟还是好好的活着。

他的弟弟根本没有精神病。

他本来不相信有鬼魂的存在。因为他的弟弟,他又重新刷新了自己的认知。

但也许只是他看错了呢?

5

何苗不知道为什么沈闻声总是会来这家偏僻的奶茶店。如果不是因为米莉在外面打杂工,估计这里迟早是要倒闭。

“米姐姐,”何苗顿了顿,问道,“为什么沈哥哥总是来这里买奶茶呢?”

“沈哥哥?哦,你说沈闻声啊。”米莉一边打扫着店里的卫生一边淡淡地说着,“我怎么知道。不过他好像是顺路吧,他经常去旁边的那个心理诊所。”

“诊所?他生病了?”

“不知道。不过他经常去的,说不定人家是医生呢?”

“不,他不是医生的。他身上没有那种古怪药水的味道。”何苗笃定地说。

“好了好了你收拾收拾赶紧上学去吧,七点多了都。”米莉朝他摆摆手。

-

沈闻声坐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忽然一个戴着两道杠的女生冒冒失失地冲了进来,“彭老师不好了……”

“你们彭老师不在,有什么事跟我说吧。”沈闻声抬起眼看着这个气喘吁吁的女孩子。

“五二班的,两个学生在图书馆旁边……打起来了!”女生呼哧呼哧地说着,“老师您快去看看吧,打得挺凶的,拉都拉不开!”

沈闻声立刻起身下楼。

远远看去,图书馆那块儿已经围了不少人,多数都在那站着看热闹呢。沈闻声冲进人群,有点来气地嚷着:“干什么干什么呢?会看热闹不会拉架是不是?都回教室上课!”

沈闻声把目光投向两个男生:“干嘛,还打啊?被这么多人围着看很开心吗……”

话没说完,他愣住了。

把对方按在地上打的人是何苗。

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瘦瘦的,打起人来这么带劲儿。两个人的脸上都有淤青,身上的皮也擦掉好几块。

“何苗?”

何苗转过头,看见沈闻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顿时吓了一跳。“沈……老师……”

如果不是因为在奶茶店见过何苗,沈闻声或许从来不会注意何苗是他学校的学生。他把何苗拉开,言简意赅地说道:“走,两个人去我办公室。”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老师一来,两个小家伙谁也不敢动谁了,乖乖地跟在沈老师后头。

把他们俩带到办公室,沈闻声冷声问他们:“说吧,都叫什么?”

两个人不说话。

“别以为你们俩不说话我就不认得了。何苗,董一康,是吧?”沈闻声说,“说吧,为什么打架?”

“是他先动手的!”董一康撇了撇嘴。

沈闻声看着何苗的眼睛:“何苗,是你先动手的?”

“是。”没有否认,何苗垂下眼。

沈闻声看了他几秒,说道:“打架这种事情,不是两方都有问题,不会动手的。董一康,何苗先动手不代表你没有错,知道吗?你写一千字检讨,下午交来,先走吧。”

董一康出了口气,不屑地瞥了何苗一眼,跑出了办公室。

“为什么打人啊?”沈闻声不悦地说道,“我以为你这样乖巧的孩子很懂事呢。”

“他说我爹没了妈跑了。”

沈闻声一愣。还真是小孩子惯用的嘲讽方式……不过眼前的这个孩子,怎么看都是让人满满的心疼。

“我真的没想到你是我学校的学生啊。”沈闻声叹了口气,“他确实不对,你也不该打人家不是?打出个什么来,谁担医药费啊?”

“……米姐姐担不起,只有你担了。”

沈老师被这句话噎着了。“跟老师贫什么贫啊?总之,写一千字检讨下午交来。以后谁这么说你,告诉彭老师。行了,上课去吧。”

何苗眼泪又下来了。

沈闻声心一软:“又哭什么啊?”

“告诉你……行不行?”

“行,行。谁说不行了?”沈闻声揉揉他的头,“啧,找个时间洗洗头吧,马上可以炒菜了。”

何苗破涕为笑。

6

在那之后的生活风平浪静。

何苗因为狠狠地揍了恶霸董一康一顿,现在五年级的学生个个都对他敬畏得很。他学会了收敛自己的眼泪,想哭的时候也拼命忍着,忍到下课再去小树林哭。

放学了以后他就在米莉那儿呆着,晚上就跟她一起睡了。

但好像,好久没见到沈老师了。

好长时间沈闻声没去店里买奶茶,在学校也撞不见他,跟蒸发了一样。

何苗有点想他。

某天在学校,何苗课间跑去了沈闻声的办公室,不出意外的,沈老师还是不在。”

“找谁吗?”一位女老师问他。

“我……我找沈老师。”何苗有点紧张地说着。

“沈老师?他不是前些天辞职了吗?”

何苗的大脑突然嗡地一声,炸裂了。

7

何苗问学校老师沈闻声去哪了,老师们说不知道。

何苗问米莉沈闻声去哪了,米莉说不知道。

何苗跑去诊所,找到了小香医生,问沈闻声去哪了,小香医生说他身体不好,去市医院治疗了。

何苗整个人都要炸开了。

沈闻声,沈老师,这个突然走进他生命的人,又突然从他生命里淡出,以生病辞职的方式。

沈老师会不会和爸爸得了一样的病?

他一阵战栗。

他必须要找到沈闻声,问清楚他得了什么病,他什么时候能好。

他旷了整整一天的课,自己坐车去了市医院。不知道沈闻声在哪个科,他就一层一层地找,找了好几个小时。最终在某个打点滴的地方找到了他。

沈闻声胳膊上打着点滴,坐在座位上靠着墙睡着,脸色苍白得简直要透明了一样。

何苗看到他,眼眶有点热乎乎的,他不舍得叫醒沈闻声。

于是他就坐在他旁边,等着他醒来。

……结果自己先睡着了。

等他醒来,有点迷迷糊糊的瞪着医院的天花板,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在找沈闻声,然后猛地往旁边看,沈闻声正看着他笑。

“沈老师……”何苗看到他先醒了,又是好笑又是气恼,觉得没面子,“你怎么辞职了!”

“身体不好啊,我不能总是在课上晕倒吧。”沈闻声笑。

“晕倒?你还晕倒过?”

“没没,只是有点发晕吧。我这不是在打着点滴吗?很快就好了。”

“可小香医生说你要住院治疗。”

沈闻声愣了愣:“你还去找了小香医生?”

“所以,你是在等床位吗?你得了什么严重的病吗?”何苗闷闷地说道,“我很……担心。”

“没事儿,就是有点儿肺炎,感冒,然后头有点热吧。头晕是老毛病,低血糖,以前就有了。”沈闻声自嘲地笑笑,“你看我这身体怎么继续当老师啊,还不得操心死,反正也就是实习期刚过了,以后再找个轻松点的工作。”

何苗不说话了。

沈闻声偏头一看,发现他又哭了。

“哭什么啊……”沈闻声揽过他的头,“你还是不是那个能单手吊打五年级壮汉的男子汉了?”

“我一直在想……你会不会就这样离开了,像我妈一样再也不回来了。”何苗的肩膀一耸一耸的,“离开也不跟我说一声。”

“你是我什么人啊你就要我什么都跟你说。”沈闻声好笑得很,“行了我不走,别哭啦。”

他的身影,跟他又重叠在一起了。

“何苗啊,如果我跟你说我不是通灵师,你会不会生我气?”

何苗猛地转过头:“你竟然认为我会信?”

沈闻声笑了笑,但何苗没发现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8

住院之前。

“沈闻声,你振作一点。你听到那些声音的真正原因不过是因为你自己在欺骗自己。你这样下去,身体会撑不住的。”

“我不相信。”沈闻声哑声。

“是真的。”小香医生皱眉道,“你认为世界上真的有鬼魂存在吗?那么多年了,真的不会是你看错了吗?”

沈闻声沉默。

“别骗自己了,这样对你和你死去的弟弟都没有益处。闻音他,恐怕真的有……精神上的问题。最后的自杀,不是你的错,真的不是。没有你,也许他最后仍然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的弟弟会原谅自己吗?

他在梦里无数次听到的尖叫,看到的一幕幕,像阴魂不散的东西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痛苦了这么多年。

不,是他自己无法原谅自己。

他太软弱,太自私,太糟糕了啊。

但是何苗的不告而来,却让他仿佛看到了他的弟弟。

真的很像,眉眼之间,一举一动,都透着不尽然的相似。虽然他有点记不清小时候的弟弟是什么样的了。

如果他的弟弟跟何苗一样,是不是也一定会原谅他?

“错不在你。真的不在你。再说了,你的弟弟真的会恨你吗?”

住院那天,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的场景不再是灰暗,而是蓝天草地。

他的弟弟在草地上晒太阳。他走过去,静静看着他安睡的脸。

他的弟弟突然睁开了眼睛,深棕色的瞳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他坐起身,笑着对沈闻声说:

“哥你一直都在傻想什么呢。”

然后梦醒了。

沈闻声睁开眼,发现旁边坐着何苗。他迎着窗户,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勾勒出少年的活力和生机。

“何苗。”

何苗转过头:“沈老师,你醒了啊。”

“叫哥哥。我现在已经不是老师了。”沈闻声笑了笑。

“沈……哥哥。”

沈闻声凝视着何苗深棕色的瞳仁,半晌以后,很轻很轻地问道:

“如果……如果你是我的弟弟,我不小心,害死了你。只是如果。你会不会恨我?”

何苗有点惊讶他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回答了他:“肯定……会怪的吧。但是怎么会恨呢?毕竟,哥哥怎么会不爱弟弟呢?”

心里十几年的锁突然被这句话打开了。

9

草地上,两个身影在无忧无虑地奔跑。

弟弟笑着闹着对哥哥大声地说着:“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一直一直守护你的。”

“我也是。”

0

沈闻声是个冒牌通灵师。

但他好像,真正听到了弟弟对他说“没关系”的声音。

-END-

 

一共五千多字!!快夸我!!

虽然写得各种尴尬不过终于写完了(泪)有些地方逻辑基本没有你们当厕所读物就好,而且最后实在不想写了就糊了

然后,这个月大概不会更文了!赶作业上课TAT

希望你们喜欢沈老师和何苗苗。

配图见水印,侵删致歉。

    发布于2018年02月07日 10:47 | 评论数(11) 阅读数(985)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狭路相逢勇者胜(二)

下一篇:Snow on Christmas

评论

虹韶 发表于2018-02-13 16:38:00

很棒

心疼里面的每一个人,这种感觉很久都没有过了

盛夏*晚晴天 发表于2018-02-09 15:10:43

好棒啊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8-02-08 11:47:32

大作,厉害啦!
183.162.50.*** 发表于2018-02-08 10:34:32

我靠檬总说得好啊戳我心!!!!!是的就是这个意思了(豹哭
不是柠檬是咸鱼 发表于2018-02-08 01:17:01

感觉so总文风更成熟了w

so总的文还是一如既往的暖心!!我的理解是心中的创伤想要寻找慰藉最终产生的互相依赖的胜似亲人的情感x确实是一个互相拯救的故事ww

Mr.soda 发表于2018-02-07 22:55:24

谢谢各位!

事实上沈老师和弟弟是纯亲情,沈老师和苗苗是建立于亲情基础上的另一种情感~当然不是爱情啦科科

至于到底是什么

我不会告诉你们我自己也没想清楚(什么啊!

さよならじゃない 发表于2018-02-07 22:13:03

???我阅读理解有问题大概

我以为文章是沈老师x弟弟的亲情(x

草莓味钙片 发表于2018-02-07 21:51:15

夸你!!!!!

沈老师真的各种温柔,何苗也可爱!!

看完之后有点难过QAQ就,很心疼他们。

以后一定会好好的吧!

我so世界第一!!

副校长w 发表于2018-02-07 20:23:04

夸你!!!

何苗小朋友和小沈同志贫的那段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o你怎么这么有才

但是看到最后又特别心疼他们两TAT今后,他们也一定会好好的吧

嘿抱起我so就是一百米冲刺

by副校长!

Mr.soda 发表于2018-02-07 20:03:04

并不只是亲情吧,大概
さよならじゃない 发表于2018-02-07 19:35:07

给soda疯狂打call!!!

沈老师好温柔呀 何苗小弟弟也超可爱www

通过这篇故事感受到了亲情的爱呢w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