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小白洗澡


       上次我们讲到小白和我的第一篇小故事,下面则是我我和小白的另一篇故事。

       下午放学回家,小白的毛失去了光泽,用它的手和脚开始挠,这挠挠那挠挠,一直挠个不停,我看着都感觉难过,揪心啊!怎么办才好呢?有了!给它洗澡!说干就干,先打开热水器,再打开水龙头把冷水放出去,等水热了,接着把塞子塞住漏水洞,把水蓄起来,顺便把小鼠盒也拿来,刚好把水蓄满,最后把水龙头关掉,把小白放进水里去。小白一开始很不听话,到处乱游,不过它被我“调教”一番后就变得聪明了:仰泳、蝶泳、蛙泳,还在累的时候悠闲地泡澡,我心里暗想:这家伙可真会享受!

        洗完以后,这家伙又不听管制了。我用我的白色小手帕帮它把水擦干——当然池子里的水要放掉,小白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擦背还好,只是小爪子动动,主要是擦肚子,老扑腾,不给我擦,最后我毛了,用妈妈的吹风机对它吹,这才把小白的毛弄干、理顺,再请它回到它的房子里去。

        果然,洗过澡后的小白不抓痒了。谁都爱干净,干净之后虱子啊、跳蚤啊都不见了,考虑到小白以后可能还会痒,于是我把鼠饲料换成了木屑——反正它鼠饲料不吃,也是浪费,木屑耐用些,而且还用一个优点——如果小白又起了跳蚤以后,可以在粗糙的木屑上蹭掉,在阴雨天,也能结一些木耳之类的东西。不过最怕长一些毒蘑菇之类的被小白误食了,要不然可惨了。

 

 

发布于2018年01月28日 09:41 | 评论数(5) 阅读数(890) 我的文章

家有小仓鼠


星期一的下午,学校旁边有一个买仓鼠、小乌龟和金鱼的贩子,我一眼就看中了一只小仓鼠,心中不经起了想把它买下来的念头。我问那贩子:

       “叔叔,这仓鼠怎么卖?”

       “这种15元,这种10元,外加盒子5元,送你几包饲料和草籽,不要钱。”

       我摸摸口袋,有15元,足够了,于是我打电话给爸爸妈妈申请批准,经过一番死缠烂打,撒娇卖萌,他们终于同意了,我也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买了下来。

        回到家,我顾不上写作业,好好把这只小仓鼠打量一番:白胖胖的身子,背脊上有一绺银色的毛,大大的头,两只小耳朵害羞似的躲进了脑袋后面,紧贴着背,一双黑宝石般的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两只手抱着一颗绿色的草籽正津津有味地吃着呢!吃完了又绅士般地用两只手把嘴擦了擦,把头发绿了捋,然后一声不吭地把鼠饲料刨开,钻进去睡一觉。可不过一会儿又爬上来开始“爬高高”。他用自己的身躯拉长到了原来的两倍,在盒子的缝隙上一直用两只手摸索着,在寻找最好的“越狱地点”。

        他用爪子在那些缝隙上敲敲打打,发出“咚”的声响,好像在不满地说“喂!快把这些东西拿开!”

        过了一会,也许是玩累了,安静下来,又变成一个雪球开始睡觉。

        他睡觉的样子真可爱。球似的停在那里,眼镜微睁,一点儿声音也没有,两只手自然的垂在那儿,与它的脚组合在一起,一副高贵、端庄典雅样子让人不禁越发对它喜爱。

        我开始对它使坏,放一粒草籽来引诱他去吃。果然,小仓鼠嗅到了美味的气息就渐渐醒来,一个漂亮的“饿狼扑食”把那粒草籽解决了。它骄傲地看着我,我的坏劲又上来了,心想:非好好治治你不可!我这次拿了两粒,把两粒的距离拉得很远,想累死他,可这几趟下来,我可吃不消了,手又酸又僵,他到吃得快活,这一回合我输了。

        我和小仓鼠的更多精彩故事情节请认真关注哦!最后告诉你们它的名字:小白。

 

发布于2018年01月27日 20:42 | 评论数(2) 阅读数(826) 我的文章

忘带钥匙


       就在今天 ,我遇到了一件对我来说十分悲哀的事,以至于我被挖苦拉一顿,想想又觉得好笑。

       下午放学,我和同学一边走一边讲笑话,快到家时,我才和他们告别。我上楼已养成了一个习惯动作——顺手往口袋一摸摸门钥匙,可这一摸可把我给摸懵了——没有!另一个口袋里摸摸,没有!书包里摸摸,也没有!完了,八成是落家里了,能怎么办?!只能去爸爸那借钥匙去。我匆忙跑进爸爸的办公室,没有人!打电话,电话打了老长时间,终于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又打了一遍,还是如此。此时我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有啥办法呢,只能干着急,妈妈的单位离这里太远,一时半会儿,过不来,加上是私人单位,6点才下班,这时才5点肯定是不行的。爹爹的电话号码我忘了,只记得155······4648.顿时感觉头都要炸了,想在爸爸办公室里写作业吧,又怕妈妈以为我是过去偷玩电脑的。“事到如今,只能到汪浩然家去蹭会儿等爸爸妈妈回来了。”我说。一不做二不休,我赶紧背上书包,跑到汪浩然家门前,正巧,汪浩然在家,于是我就跟汪浩然一起写作业。写着写着,就不禁相互攀谈起来,聊的都是学习上的事,正好他正在写 【新概念英语】的作业,我就又跟他起叶哲彤的事。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6点,爸爸妈妈差不多回来了,我就与叔叔阿姨和汪浩然道别,迎面正赶上找我的妈妈,妈妈在回去的路上没少数落我。

       经过这次忘带钥匙,我可张了点记性,一般上学我都会把钥匙放在铅笔盒里。可后来我发现钥匙不是忘带了,好像是真丢了

 

发布于2018年01月03日 20:56 | 评论数(0) 阅读数(868)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