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个人生活 | 校园生活 | 小说

跟《偶像练习生》杠上的女孩:(一)爱追星的女孩


          刘杏今年12岁,已是毕业班的学生。

          尽管如此,刘杏还是那么爱追星。

          她的追星之路从三年级二期就正式开始了,由于爱听歌,她追的都是歌手。一开始,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中文、韩文和英文歌上,但从四年级开始,她便正式追起了日语歌。

          五年二期的暑假,她追起了日本动漫,当然,纯粹是为了听歌。谁知她在六年一期快结束时,追上了一部给她很大影响的动画:偶像活动。

          就是这么一个爱追星的女孩,却跟《偶像练习生》杠上了。

发布于2018年07月19日 18:07 | 评论数(1) 阅读数(127) 小说

秋游


            这次秋游,不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很特别。

            首先,这是我们班第一次全员参与。

            其次,这是我继百万葵园、长隆野生动物园之后,再一次觉得好玩的出游活动。

            不过在去的路上,发生了一件很不快的事。

            我们的导游让邓晓月来表演,她唱了《像风一样》。黄雨歆说:”唱好点,别把你偶像的歌毁掉了!“可她确实毁掉了。

            我全程重复着一句话:”我真想把她赶下来。“

            一下车,我们就来到神秘岛的门口,拍了几张照,上了洗手间,就进去了。我们先去看了吃饭的地方——海港餐厅,然后我们就去玩了。

           龚子茵她们一直想去鬼屋,于是我就带她们去了,可是却没有玩鬼屋,倒是玩了海盗船。

           我一心想去冰雪乐园,可是怎么找都找不到。

           结果,我们绕到美人鱼湖区了。我们玩了旋转木马,就去吃饭了。

           吃完饭,我们就去找冰雪乐园。到了冰雪乐园,一班的同学们把我带走了,其他人就去海盗船旁边的长椅那里休息。

           我在冰雪乐园玩得很开心。里面有很多冰雕,甚至还有玩雪的地方。我从地上抓起一把雪,朝其他人身上扔。我的身上也被别人扔了雪。玩着玩着,我的手被冻得麻木了,只好出来。

           在等其他人的途中,我和一班的几个同学玩了小火车。 

           玩完小火车,一班的几个同学又拉我去玩激流勇进。就在这时,我在海盗船那里看见了曹湘玥,就跑过去。谁知,就这么一跑过去,我居然和组员汇合了。

          我们看了一场以非洲风情为主题的表演,然后回到幸运大道区,玩了碰碰车。我们是一批一批的去玩的,我和龚子茵、陈家铭玩完了之后,就等着另外两个组员。

          当我们汇合之后,我们玩了镜子迷宫。我有好几次迷失在迷宫里,直到一个男生把我们带了出去。

          等到其他人都出去了,我去拿包,其他人就玩了听音室。我在集合的地方等她们。

          终于,集合的时间到了。我们恋恋不舍地回到了学校。

          这次秋游,真是特别。

发布于2017年12月07日 16:37 | 评论数(0) 阅读数(267) 校园生活

吵架


         “哇——”

         完了,周熙凌哭了。“怎么回事?”我来到周熙凌的桌子旁边。

         “她骂我……”周熙凌指着魏麟然,哭着说。 

        我心头一惊。魏麟然骂周熙凌了吗?没有啊!我到现在都没听到魏麟然骂周熙凌一句。

        原来事情是这样的:

        周熙凌的暑假作业每天要写五面,魏麟然让她多写一点,她不肯写,跑出去打妈妈电话去了。魏麟然连忙制止,可是周熙凌还是拨了电话。没办法,魏麟然只好不让她写。周熙凌回来的时候,就趴在桌子上哭,也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后来,魏麟然不知道在跟谁打电话。只听她说:“她做作业的时候就在那里哼唧哼唧的,好烦!她哭了怎么办?“

       顿时,怒火在我心中燃烧。”解散!“原来那句话又来了。

       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妈妈。妈妈批评了周熙凌,我的心也放了下来。

 

发布于2017年08月02日 19:22 | 评论数(0) 阅读数(292) 个人生活

第一次说“解散”


       暑假,我的两个表妹——魏麟然、周熙凌来了。

       她们一来我就说”我们三个人必须在一起,没有谁能拆散我们,除了时间“。可是我后来才发现,我的生活变了一个色彩,原本是六色的生活变得一片空白,因为三个人的观点有时会不一样,我只好用“解散“这句话来解决。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说”解散“是前天去天与地吃饭的时候。在路上,我和魏麟然、周熙凌唱起歌来。

       ”停——!”唱着唱着,我突然大喊。

       两个人都被吓着了。“停什么停!”魏麟然怒气冲冲的骂道。

       我听了这话,马上就发火了。她们连自己跑调都不知道,还唱什么唱?于是我大喊:”跑——调——了!“

       没想到魏麟然还不知羞耻地喊道:”你以为就你唱对调了啊!”

      “那你呢?“

      “那你呢?”

      我说一句,她驳我一句。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

      ”解散!“我下定了决心。

      ”散什么!“魏麟然反对了我解散的观点。”说散就散,这是不可能的!“

      ”没有什么不可能,解散就解散!“

      “不行!不能说散就散!”

      我的火一下子窜了出来。解散!就这么定了!

     于是我大喊:”解散!”然后牵着爸爸妈妈的手,跟他们一起走了。

      后来,“解散”这句话就成了我的口头禅。每当三个人观点不一样的时候,我就只能说“解散”了。

发布于2017年08月01日 10:39 | 评论数(1) 阅读数(802) 个人生活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