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没认真看过星空(风景) | 那颗你说最亮的星星(诗歌) | 已经忘了有多久(杂文) | 还依旧亮着吗(心语) | 它是否会像你一样(小说) | 从我的世界悄然消失(笑话) | 多想与你的相遇(记事) | 只是一场美丽的梦(暂无)

女神--经们的告别聚会&友谊永在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   星期四    天气:小雨

                                            告别小学之女生聚会

楔子


长相思·毕业感悟

雨蒙蒙,泪蒙蒙·,

六年光阴短如梭,

谁道别离行?


昨日去,未来长,

分别之日路茫茫,

何日方相见!


一&最怕相见时的那份尴尬

   清晨我突然惊醒,总觉得有一件特别重要且让我开心的事,却说不出是什么。我迷迷糊糊地从记忆里寻找,突然想起,今天是小学的女生聚会!怪不得在梦中都那么兴奋。

    昨天我们商量好,我跟袁艺,万俊辰要在一块聚会。原本我、万俊辰、杨孝雅、吴晨越,我们四个是班里感情最好的四位女生,每个月我们四个都聚会的。结果杨孝雅有事,吴晨越因为跟小学一个特别讨厌的人分到一个班,每天板着一副脸,让人看了都发虚,所以就改成袁艺了。

    早晨,我打开电脑,打完了文章,便登上QQ。看到袁艺跟汪宝玉正在聊天,我便问:“宝玉姐来不来啊。”然后进过一番大力游说以及解释地点人物,汪宝玉终于答应也来了。一开始她们三个说先集合再来我家。结果中午袁艺说她一个人吃饭好孤独,要汪宝玉去陪她。万俊辰一看不对劲,说一点就来我家。让我在楼下接她。

     中午十二点五十分,我就下来了。我走到马路边,这么冷的天我竟然穿短袖,真佩服我自己,没被冻死。“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为什么我会想到这句歌词?虽说不是冰雨,但这毛毛细雨很烦人啊,挡哪都不行。我焦急地站在路边,心想万俊辰怎么还没来。就在我准备回家打电话问个究竟时,我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和牛仔裤打着紫色伞的女孩迈着坚定的步伐向这里走来,我一眼就看出来了,是万俊辰。结果她走过来还目光混乱,要不是我无语地看了她一眼,她都走错了。一个暑假的分离,让突如其来的见面显得十分尴尬。

  喂喂喂,开个口啊,太尴尬了!


   二&还以为你们被车撞了

    不过毕竟是老同学和老朋友(我们幼儿园就在一起了),很快就开口了。“为什么你又长高了?”我幽怨地看着她。她正(fu)视(kan)着我,哈哈大笑。无语,从幼儿园就比我高一点,暑假又长这么高,要我咋办啊。

   我们叽叽喳喳聊半天,好像有一辈子都说不完的话。这时,是下午一点半。袁艺发来一个视频聊天,我们接通了。袁艺跟汪宝玉躺在沙发上,玩着他们家的小狗,小白。我问:“什么时候集合,在哪集合?”袁艺说随意,我便说:“两点十分,在肥东老母鸡集合吧。”“好。”我们就这样定了。两点了,我说应该出发了。于是,我收拾好东西,去肥东老母鸡等他们(肥东老母鸡就在我家楼下)。

   我们到达时,已经两点十分了,她们还没来。我想台她们离这有一段距离,迟一点没关系。于是,我们边等边聊天,还互相描述着暑假趣事,回忆过去。结果两点半了,她们还没来。我问:“她们是不是被车撞了?”“有这个可能。”“那怎么办?找她们去吧。”就在我们要走时(又是在要走时),她们撑着伞说说笑笑的来了。

   尼玛,让我们等半天还这么开心!我跟万俊辰拥上去打她们。“唉唉你们干什么!”“让我们等半天,还以为你们出事了”“对,担心死了!”

    终于来齐了,商量好要去哪里闹腾了。“以后不许迟到了知道吗?”“知道啦,跟我妈一样。”“唉,我有那么恐怖吗?”“何止是有啊。”

   欢声笑语传遍了大街小巷······

 

三&路痴!路痴!

  “我们先去苏果超市逛逛吧。”我提议。“同意。”“对,在那里可以看书。”汪宝玉说。结果一到苏果超市,全都扎进本子堆里了。我还买了一个三折本,上面画着一头鹿,提两个字“鹿涵”,没错,你没看错,我也没打错,就是“鹿涵”,好随意的名字啊,鹿晗粉是不是看到了都会买啊。反正我买了。

  汪宝玉吵着让我们帮她挑几本笔记本,我选了一个很好看但很贵的,她说不行,我有选了一个又丑又便宜的,她竟然要了。她还说的振振有词:“我只有二十块钱,花了就没了。”我从包里掏出七块零钱,说:“我还只有七块呢!”万俊辰吃惊的说:“我这次带的是最少的一次,才五十。”

  赤裸裸的炫富!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买好本子,万俊辰又买了一袋饼干。她们非要拉上我跟袁艺去付款,还说会给我吃的,我只好“无可奈何”的去了,不是因为吃的,真的。

   到结账的地方,我后悔了——队伍排多长!算了,来都来了,死马当活马医!(看似跟生离死别一样,其实就是排个队而已,这叫夸张大笑)十分钟之久,我们才排完队。然后我们又去二楼买吃的。我买了一根烤肠,其他人人都买三根。结果我愣是蹭到好多。我蹭了虾丸一个,牛肉丸一个,鱼丸一个,蟹棒一口,蹭饭蹭出了新境界。结果付完款后,从苏果的后门出来,汪宝玉就不知道往哪走了······亏你在霍山活了十几年!

   我看看手表,才三点多,于是我们准备到我家去。到我家门口,我们又饿了,于是在门口小店买了世界上性价比最高最好吃的——辣条。小滑头辣条,非常好吃!但好像那个不健康吧。不要学我们啊。

   结果,我们又想去汪宝玉家。她说她家就在我家旁边,又说她家在金地学府,根本不是一个小区吧!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于是所有人都跟着她走。结果拐过了三条街,她竟然问我什们时候到她家小区。你白痴啊,你家在哪我怎么知道?我说:“不是去你家吗,怎么让我带路?”“你带我们找出口啊?”天!你是真正的路痴吧!“我们不是从那里进来的吗,那就从那出去啊!”“你不早说!”

  唉,为什么要跟路痴加白痴出去玩?

  四&陈赫帅还是吴亦凡帅

   从大门出去后,终于找到汪宝玉家了。一回家,汪宝玉就说:“半天没上QQ,我男朋友应该着急了。”什么,你这人不仅路痴还乱说话?“什么男朋友啊。”万俊辰问。顿时,三双雪亮雪亮的眼睛盯在一块。“别这么看着我,袁艺你也不有吗?”什么!她们都有?“什么鬼,过个暑假咋都成情侣了?”“陈含章,万俊辰,就你们两个还是单身,得块一点啊。”万俊辰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我就勾住万俊辰的肩,说:“怎么没有了?这不就有一个吗?”“你俩同性恋啊。”“怎么了。”万俊辰也反勾过来。

  “那你俩结婚时请我们喝喜酒啊。”“必须的。”我回答。

   开玩笑归开玩笑,我们又打开电视,正在放吴亦凡跳舞。“吴亦凡怎么能这么帅!”“啊啊啊啊帅呆了!”袁艺跟汪宝玉又在犯花痴了。“别犯花痴了。”万俊辰捂着耳朵不满的说。我也抗议:“好吵哦,我还是觉得——”“觉得什么?”“我还是觉得——”“什么啊,又吊人胃口。”“觉得陈赫挺帅挺搞笑的!”“同意!”万俊辰说。袁艺跟汪宝玉用一种看外星人的眼光看我们。“咋了?”万俊辰问。“扁她们!”“啊——"我跟万俊辰发出一阵惨叫。“陈赫怎么能比吴亦凡帅!”“就是!”

   已经下午四点半了,我们都要回家了。“再见。”“下次还来你家抢劫!”“再见!”

 

  五&尾声

   到家了。

   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我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

   是啊,一天这么快,六年怎么也这么快。

   我现在还记着我跟万俊辰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我们都那么小。

   至今我铭记曾经的友谊宣言。

   初中我就不跟万俊辰在一个学校了。

   感情会淡吗?

   回忆会在时间的摧残下漠然吗?

   我相信,不会的。

   因为我永远铭记: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本文标签: 友谊

    发布于2017年08月31日 18:44 | 评论数(4) 阅读数(343)

上一篇:台湾八天七夜第六天(上)

下一篇:来自一个神经女的唠嗑

评论

223.243.101.*** 发表于2017-09-04 19:31:32

友谊万岁
Summer·路尽头的夏天 发表于2017-09-03 08:22:15

是滴
沐雪•沁薇 发表于2017-09-02 20:43:27

嗯,你是霍山的吗?
Mr.soda 发表于2017-09-02 11:14:22

好棒!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