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文章 | 《网游之坑爹情缘》 | 小萌文~ | 《给我搞事情?!》

你的名字


       一插班生转进了A班,和同学们都相处甚好。但是仿佛他有个怪癖,老是喜欢盯着校花看,追着校花跑。别人以为他喜欢校花,便总是拿他逗趣,他只是置之不理,望望天花板好像在沉思。人群渐渐也没怎么关心。不过,校花总是觉得她后面凉飕飕的,不太舒服。终于有一天,她想了一晚上,决定开导这个追求者。她像往日一般走在走廊上,突然,她停下了脚步,严肃的看着后面的跟屁虫。语重心长的说:“我知道你暗恋我,不过也应当适可而止了。我不了解你!”不料,他并没有表示出依依不舍,悲伤的情绪,只是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问道:“行啊,不过,你得告诉我怎么才能记住你名字的方法。”

发布于2017年07月28日 13:55 | 评论数(2) 阅读数(464) 我的文章

《血泪》


         我不会弃坑的!虽然平时写的都是短篇小说,不过只要写了我就会完结的!唉,我可怜的小手手。

         ---------------------完结篇 撒花---------------------

         “玉箫!如能有来世,我定要将你的全部—剥夺殆尽!”

         “哈哈哈哈——”

         “ 不,不要!”韩旭从噩梦中惊醒,恐慌的抱住头,瘦弱的身躯卷缩在一起,不可思议的颤抖着。好,好多血,好恐怖!那个男人,怎么那么眼熟?我,为什么会知道他的想法?!我,这是怎么了?不,这不是我,只是一个梦,仅此而已……

          即使韩旭在心里一再强调是个梦,但身体颤抖的频率还是完美的出卖了他真实的内心。

          “韩少爷?”丫鬟顺声音来到了这里,关心的询问道。

          “啊?啊,没事的。”韩旭被丫鬟的声音从思绪中牵引了出来。

          “少爷,你真的没事?”丫鬟还是不放心,依旧执着的询问。

          “没有啦,只是做了一个噩梦罢了,你回去吧”韩旭坐起身,不敢直视她灼灼的目光。

          如果告诉她这个梦的话,会不会认为我疯了?只是一个梦,我为何要如此上心?

          “喏”丫鬟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不过也不敢多话,作了一个礼,刚准备退去。

           突然,韩旭仿佛脑中触了一道电,眼睛无神的垂了下去,像被勾去了魂般。丫鬟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回头,却是。

           韩旭卷着如瀑布般的长发,饶有趣味的丹凤眼望向丫鬟,邪魅的嘴角微微勾起了弧度,“把我的护身剑拿来,我睡不着”

           丫鬟被这一笑愣了愣神,立马垂下头,“喏”

           “呵呵,这一刻,终是要来了吗?” 

           大厅,韩老爷兴致高昂的夸奖着上官修,上官老爷则谦逊的接受着。

           “你说,这么好的孩子哪儿找去?上官老爷真是好福气!”

           上官老爷不置可否,笑到“这是哪里的话,我家小儿只是碰巧而已,哈哈”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啊,谦虚的不行”

           “还行,年轻时候我是什么样啊……”

           ……

           上官修向老爷们示意,去看望韩旭。

            “好啊,你去吧!我们正好谈谈年轻时候的事啊,想当年”

            上官修轻轻的走向了韩旭的房间,悄悄的推开房门,静静的看着床上熟睡的人儿,慢慢的走近了。他凝望着那皎白的皮肤,抚摸着,良久,自我责备道“都是我不好,让你被流氓误伤,还让你赢弱的身体染上了风寒。”

             “不,不怪你”紧闭的那双眼睛慢慢的张开,狡黠而魅惑。

             这,绝对不会是韩旭纯洁无暇的眼睛!这眼睛,饱含人间险恶!“你是……噗”上官修的腰间,刺进了一把剑。

             “哈?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啊,真不好玩呢~”他笑着,剑身慢慢的深刺进上官修的腰。

             上官修的表情由于剧烈的疼痛而扭曲,想说出话可却疼得说不出来。

             “韩旭”满意的看着上官修的表情,有读心术似的问“你,想问我是谁?我嘛,是韩旭哟!”

             看见上官修不相信的样子,他咂了咂舌,“好吧,既然你已是将死之人,我就告诉你吧。我,是韩旭的上一世,伊深。你,是玉箫的下一世,他上辈子欠了我条命,我这辈子只好还给你!想不想知道我怎么被唤醒了吗?那还是因为那道致命的刀伤,激发了我潜在的记忆,哈哈,我回来了!我要复仇了!光是想想就让我激动的嗜血啊”

               他拔出那把剑,顿时,血流喷涌。玉箫舔了舔刀刃,邪笑着瞄了上官修一眼。

               恐惧,惊慌,悲凉,疼痛,无数种情感像网般,交织着,束缚住了上官修的心灵。这,或许就是知道自己即将离去的心情吧。

                “不,不能就这么离去,我,也许还能做些什么,我……嘶——”

                “好了,跟你讲这么多也算是尽了人道吧?那么,也是时间将你毁灭了!”伊深举起了剑,瞄准了上官修的心脏,刚往前移动,突然。

                “你就这么想让我死?”一只手握住了剑尖,凛冽的目光使他一怔,随即哈哈大笑,“你?玉箫,你还有脸问我?当初若不是你!”

                 “对,是我亲手杀了你。”玉箫积极承认的态度倒令伊深饶有兴味,“我承认,我后悔过,崩溃过,也自杀过,这算是赔你一条命了吗?”

                 “难不成,你?!”伊深没有料到是这种局面。

                 “对,离你不到两天。”顿了下,又说“我知道你是被逼无奈,可又能怎样,你入魔了。入魔,不管是大掌门,教主,甚至是师傅,无论是谁,入魔,总是毁灭的预兆。我,在怎样又能如何帮你?唯一只有让你死在我手上,不受别人的玷污,果然,我还是在自欺欺人。”

                 “我没有喝完整碗孟婆汤,我忘不掉你。天真无邪的小徒弟,果然,是谁都会舍不得吗?”红润的眼角没有欺骗任何人。

                 “那没用了。”伊深侧过脸不看他,死心了,已经在那一刻死心了。现在,还在和我煽情?一切,已经回不到以前。

                 “我知道,我只是道歉。抱歉,如果那时候我,对不起”玉箫苦笑着,不知自己该怎样做。果然,还是不接受吗?

                 “我, 离死不远了。在此之前,我想对你说,你在我眼里永远是以前那样的小徒弟,咳咳,希望,来世还可以,咳咳,再见。”玉箫咳嗽着,拔出剑柄自刎。

                  “玉箫!”伊深喊道,没有用了,他已经不复存在了。这世上,没有玉箫了。

                  他又离开我了,可恶,明明应该让我杀了他啊!为什么,又走了……又只剩下我了吗?如果,一生中不能与你相伴,那还有什么意义。下一世,我不许你再离开我,不许!

                   再见了,这一生。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怎么可能!我可是亲妈!)

                  番外篇

                  尘土飞扬,天地一片血红。

                  马蹄声,呐喊声,厮杀声。

                  “杀啊!”将军在马上豪迈的杀敌声激起了士兵们的勇气,此起彼伏的喊声气势磅礴,刀剑击打的声音,马蹄飞奔的声响,响彻云霄!

                   终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小兵万分欣喜的跑到身披战甲的将军面前,“恭喜将军!此次大战告捷!”

                   将军转过身,那是何等英俊的脸庞。他眉头轻扬,“嗯!希望你们再接再厉,一路血洗长安!”

                   “是!”小兵高兴的退回了。

                   将军反过身,望着首都的方向,不由得翘起了嘴角。

                   “皇上!待我凯旋归来,娶你可好。”

                   “好,朕会一直等你。”

                   “同你白首到老。”


发布于2017年07月26日 15:32 | 评论数(0) 阅读数(431) 我的文章

催吐文


       我的《血泪》怎么还没有出来呢?明明是大结局了来着。不会告诉我明天出来吧?那我就不重写了,希望文早日发表哦!各位管理人员幸苦了。

发布于2017年07月24日 18:46 | 评论数(3) 阅读数(369) 我的文章

我的臭美老妈


         我的妈妈和你们大多数妈妈一样,有的母亲慈祥,待人和蔼。我的母亲暴躁,有时亲切。有的妈妈朴实,不拘小节,我的妈妈臭美,丧心病狂。

         不是我说她,实在是太爱美了吧?好吧,也不是像大明星一样天天擦粉啊,做炫酷,新颖的亮眼发型什么的。不过,如果真的走到了这一步,我觉得,讲什么也没多大用处了。好在,她还有救。即使每天早上起来霸占一小时卫生间,让我和爸爸憋出内伤。即使化妆品堆的已经不适合放在镜台上,一不小心就会因顺手弄翻而被骂的狗血淋头,即使……我已经不想再提出来了。想想都是一把淋漓的辛酸泪。

         最让我受不了的还是试穿衣服。衣服这么多,哪个不能穿?为什么非要穿最美的?好吧,是因为要给别人留下好印象,她总是有理由。可是,今天咱们全体在家宅呐!哦,是为了给家人提高审美观。可是,咱家一家住着两个宅伙子,两只眼睛里的东西,两只眼珠子晃啊晃,怎么看都是那样。这已经无法挽回了不是嘛。哈?为了给世界增添光彩。为了给世界增添……算你狠。行了,宰相肚里能撑船,要忍就要忍全套,之前那么多狂风暴雨咱们都熬过去了,也不差这一个。

          不过,你要穿啥别问我,我没啥主见。呃——别大眼瞪小眼了,我来帮你吧。真是不帮不知道,一帮气死了。“你觉得,这件和这件,哪个更好看?” “额,这件挺好的!” “可是,我觉得这件更亮一些。” “那,就穿你刚才那件吧。” “不行,我觉得还是这件好一些,不过,这一件也好,真难选呐!” “……”这么琢磨不定就别喊我了,真感觉喊我没啥用啊。望着老妈焦急的左右试看,还时不时的跺跺脚,我腹里感慨万千。

           嘛,跟你们倾诉了这么多了,其实我也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我认为,妈妈其实不必要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毕竟自信就很美。而且在我心中,她已经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了。

发布于2017年07月23日 18:15 | 评论数(3) 阅读数(699) 我的文章

人人平等


         大家知道为什么我要写耽美小说吗?其实本来是想写普通小说,可突然发现自己并不怎么了解女生。不了解女生的如何才能写好小说?唉,于是,我只好将我原先的女主角改成男主角,写着写着,也没什么不方便的。慢慢的,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其实,耽美小说也不错!

          一开始的时候,还没想到拿男孩子代替女孩子这个点子。写小说时,比如什么比较怪的事,比较惊悚的事,我觉得,女孩子都不可能做出来。因为,在我心目中的女孩子大都分成两类:乖女生,女汉子。唔,没有了。我承认,脑子里确实对这些性格不太敏感,迟钝一些。往往因为这些性格问题,会使我原先想好的文修了再修,改了再改。直到我对自己的小说已经看不出任何原先的灵感的时候,我愣了。我真的濒临崩溃了。难道我跟小说没有任何关系?我一点都不适合写小说。在我几乎放弃的时候,我自我解嘲道“唉,我还不如写男生和男生呢。”怎么可能,我可是很直的, 怎么会写男男文?对呀!还有男男小说可以写呢!那时候我真的好激动,像发现了荒漠中唯一的绿洲。不过,总觉得还有些违和感。毕竟,刚接触总是有些不适吧。我当时就上网搜了一下,男生和男生之间的恋爱,也叫耽美。噢,噢。他们……我像一个急于求知的学者一般,好好的科普了一下。还知道了各种各样的性格,傲娇,炸毛,好多呀。脑子顿时开阔了不少领地。那时,我像看见了救世主一样。嗯——其实,真正的了解后,耽美并不是很令人难以接受呀。

            不过,在别人眼里好像很难接受吧。呵呵,其实应该是自己接受的太快了吧。不过,我可是因为它帮了我挺大的忙上才渐渐接受的。他们眼里,似乎耽美是很恶心的事情,正常人是不会搞基的。我有一次问了下自己的小表妹,“你觉得王子和公主在一起好吗?”她立马单纯的说:“好。我最喜欢白雪公主了!”我又问“那王子是和公主在一起,还是和骑士在一起好呢?”她还是那么不假思索的回答:“当然是和公主在一起了!姐姐,难道王子和公主不是应该在一起么?骑士可是男的诶!”我看着她真诚的小眼神,附和道“当然了,他们才配得上。”我心里却波涛汹涌,难道这世界上王子必须跟公主在一起吗?只有他们才能配的上吗?就算骑士也同样喜欢王子,王子最终还是会选择貌美如花的公主而不是默默无闻的骑士吗?我突然有些愤慨,这样太不公平了吧。虽然男女是全世界公认的最佳情侣,但尽凭这样就可以剥夺男生恋爱的权利了吗?我突然很可怜他们,他们的爱不被重视,他们的爱让人唾弃,这样真的好吗?好不公平。

            我渐渐开始重视耽美,用人人平等的视角。

            (附写:不过,本人是纯直啊喂!)

 

发布于2017年07月19日 16:17 | 评论数(2) 阅读数(435) 我的文章

《血泪》


         完结的脚步在逼近哦~

         ------------------英雄救美,英雄被掳-------------------

         壮汉的目光自从瞟到韩旭,脸上便浮现出狰狞的面目,大笑着一步步逼近了韩旭。

         “哈哈哈哈!你再一次骗过了我!”他沉重的迈步使地面稍有颤动,狞笑着,堵住了韩旭的回头路。“不过,这一次!命运是站在我的身后的!”

          韩旭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几次恐惧的想要站起,可无奈脚被卡住了,动弹不得。

          躲在隐蔽角落的两个人,也不约而同的悬起了心。但是,就算他们去了又如何,只能一起被控制。上官修咬紧牙关,皱紧眉头,心里的冲动促使他去救韩旭,但强大的理智操控了他的手脚,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只能祈求上天保佑,虽然上官修不信这个,可他除了这样还能做什么呢?

          壮汉魁梧的肩头覆盖了韩旭的脸蛋及下身。“哈哈哈!你终于又回来到我身边了。这次,你永远也逃不掉了!啊哈哈!”

          韩旭恨恨的望着壮汉,讽刺道“哼,我既然逃了一次,也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你这个变态!”

          壮汉听了这话,笑容立马变成了恶狠狠的眼神“变态?我就关到你说不出变态为止!”

          壮汉对韩旭的话语嗤之以鼻,一个大力将韩旭拎起,扛在肩上大摇大摆的走了。

          旁边围观的人们看了,都纷纷表示很惋惜,这么可爱的姑娘啊,唉。

          上官修望着壮汉离去的背影,转头对女子说“我追上去探看,你回府叫些习武的侍卫往西方向搜捕!”

          女子焦急的答应,立马快速的跑回家。

          壮汉大步离去,上官修紧随其后。

          ----------------------韩旭被刺伤-------------------------

          在一条狭窄的小巷里,一位汉子正扛着人慢悠悠的走着。

          “唉,你说,我们到底是有多有缘,上次被你跑了,这次终于逮着了!啊哈哈!”

          “你这个臭变态!放我下来!”

          “我就不放,你又能怎样?”

          “可恶”

          “哈哈哈哈!”

          壮汉忙着欢喜,却忽略了后面跟踪的上官修。他不知道这个疏忽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下场。

          走着走着,前面出现了一座简陋的小房子。汉子把韩旭丢到一根大木桩旁,用绳子牢牢的拴住后,才满意的回房休息去了。

          上官修耐心的等待着,在不知过了几分钟后,直至屋子里传来睡熟的呼噜声后。上官修才放松了警惕,悄悄的从草丛中走出来,开始为韩旭松绑。

           “修哥哥!”

           “嘘——小声一些。等我替你松了绑,就去接应他们,在此之前,我们得小心。”

           “嗯。”

           明明松了绑后就没事了,不过,总是有人来砸场子。

           “上官少爷!韩少爷!我们来救你们啦!”

           呃,真厉害!你们豪气冲天的嗓门成功叫醒了壮汉!

           “谁!谁在这?”壮汉跑过来,运气极好的撞上了正在松绑的二位。

           “你们又来救人了?恐怕不能还给你们了!”

           “当然是我们!这就是那个凶神恶煞的流氓吗?好菜——”

           “我菜?呵呵,这就叫菜!”

           壮汉从身上拔出一把刀,横架在韩旭和上官修的脖子中间,刀尖不管是往哪头跑,照样死翘翘。

           “好歹!”侍卫们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样?来啊!大不了和两个豪门小少爷同归于尽!一命换两命,也算是值了。怎么了?怕了?来呀!刚才口气不挺大的吗?怂啦?怎么不说了?

           “真是!”侍卫们对这种方法无计可施,只好一动不动的站着那儿看着。

           “恐怕你这个计谋不能得逞了。”上官修清冷的嗓音让得意洋洋的壮汉有点心虚。

           他转头一看,韩旭身上的绳子已经松了。原来,在他恐吓的时候,上官修也在一刻不停的结绳。

           “啊!”在上官修和韩旭起身逃跑的空档,壮汉冒着死也要拉个垫背的的决心用力划了一刀。于是,离他最近的韩旭就倒霉了。

            上官修把韩旭拉着逃到了安全地域,壮汉看阴谋得逞,又抡起刀子准备继续来一刀。侍卫们见了,连忙上前制止,迅速包围了壮汉,不一会儿就制服了他。

            上官修和韩旭总算是逃过一劫,除了那3厘米长的刀痕。

发布于2017年07月17日 16:12 | 评论数(1) 阅读数(822) 我的文章

《血泪》


        最近有些事,几天没有更文了。继续更吧!

        -------------------变态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街上的物品琳琅满目,店家嘹亮的叫卖声淹没了前一波的呼喊,像海浪般拍打着他们的耳朵。

        “哇!”韩旭忍不住叫出声来。“这块玉真漂亮”

        “确实挺漂亮的啊!”一位身强力壮的汉子走到韩旭娇小的身躯前,色眯眯的望着他。

        “小妞,有没有兴趣当我老婆啊?”他壮实的肩膀盖过了韩旭的身影。

        韩旭紧张的望了一眼上官修,笑了一下,对着壮汉说“可惜我是个男人,怎么办?”

        壮汉怔了一下,立即又恢复那猥琐的样子,“这有什么关系,男的也行啊!”

       “是吗”韩旭扬起嘴唇,向汉子近了一步。

        汉子知道有戏,可还没来得及下手,上官修就突然握紧韩旭的手,冲了出去。只留下壮汉在原地咒骂。

        由于韩旭的装扮,不管在哪儿都会吸引不少色狼的眼球。虽然有些会因为他是男人而纷纷离去,不过,更多的是那些男女通吃的变态,所以费了千辛万苦才来到了商店。

        别说话!上官修正在思索到底应不应该带韩旭出来。

        可是,某个叫声如杀猪般的女子还是不合时候的打断了上官修。

        “救命啊!快来人啊!”

         韩旭顿时紧张起来,拉住上官修的胳膊就往叫声的方向跑。

         “喂!你们还没给钱啊喂!回来——”无视后面似乎比女子还要厉害的催钱卖家。

         诶?为什么?回答“人间常景”

         ---------------------英雄救美,以身相许?!----------------------

         当他们大喘粗气的跑到案发事场时,上官修眼尖的望了一眼后,便迅速无情的拉住韩旭往回走。

         第一、攻击受害者的是一名壮汉,是上次想要拐韩旭当老婆的那位,这次新仇旧恨一道算,不知道会做出什么过激举动。

         第二、案发现场是靠近湖边。韩旭不会游泳,自己不能同时顾两个人,他们可能会葬身此地。

         第三、也是更令上官修返回的理由。这个弱女子亮闪闪的眼神和壮汉阴森森的笑容,有点像那些英雄救美的场面啊。看这女子衣着不凡,想必是位大千金,也不会轻易罢休的吧。

         想到这,上官修就很没心眼的牵着韩旭回去了。

         不过韩旭可不知道,挣扎着还要回去。上官修语重心长的教育“你想被她缠一辈子吗?”

         “这个——”

         “那就跟我回去”

         “可是,她,放任不管的话,会”

         韩旭的眼睫毛仿佛是电线,盯着上官修放高压电。

         “呃。。没有以后了”

         顿时征服了上官修。

         “救命!”

         “嘿嘿,美人儿~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啦!”

         “你这个猥琐渣男!离我远点!”

         “渣男?那就让你看看什么叫渣男!”

         “等等!”

         “嗯?小妞?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想我了?”

         韩旭定了定神,嫩嫩的说“嗯!”

         汉子立刻将火辣辣的注意力集中在韩旭身上。

         “从那次我们的相遇,是那么的美好。四目相对,顿时,你燥热的视线,像火光擦过我的脸颊,勾起了我的心跳。一切都那么的完美,那么动人心弦……”

          韩旭吞了吞口水,给女子使了个眼色,女子立马心神领悟,悄悄的移出了场地。

         “那时,我清楚的明白了,我爱上了你。”虽然自己说了都想吐,不过还是咬咬牙坚持了下去。

         大汉似乎有些触心了,呆呆的望着韩旭。

         韩旭趁着机会,撒腿就跑。

         突然“砰”的一声,韩旭心里立刻拔凉拔凉的。惨了,踩到女子的金杈子了,所以,十分戏剧性的——摔倒了。

         不过,这一摔不要紧,要紧的是把汉子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完了完了完了!唉,人固有一死啊!

         汉子惊讶的回过头来,正好低下头看见了韩旭。

         (韩旭的命运会如何呢?请看下一章节。嘻嘻^o^)

发布于2017年07月14日 16:48 | 评论数(0) 阅读数(767) 我的文章

《血泪》


        其实,今天早上就发了之前的文了。可是,因为误以为文被吞了,已经重发了,含泪删除。呜呜~~

        -----------------------可爱小少爷的成长---------------------

        自从韩府又诞生了一大群的小萝莉后,似乎改变的不是一般的大啊。

        院子里种上了一株株形态各异的奇花异草,粗俗的浓烈香水味也被花草淡雅的芳香所取代。虽说女孩子会有清洁的好习惯,不过一个爱臭美的性格就足以让韩旭憋屈到家。

        想必大家都知道,这个府上的少爷只有韩旭一个男孩子,都是萌萌哒的小萝莉。天天穿着可爱到家的花纹长裙,夹着清雅的颗粒链子,有说不清的自恋感。

        有些夫人们大概是想逗逗韩旭玩儿,看着韩旭单纯的小脸蛋,也给他买了花长裙,小链子,扎花样的长发。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哎呀,萌我一脸血。从此,夫人们除了必要的场合,才恋恋不舍的给韩旭穿男装。其他时候……嘿嘿——

         “小韩韩,快过来呀!”耳边传来女人们猥琐的呼喊。

         “……”

         “小韩韩~这件琉璃白裙很配你呢!回来试穿一下而已嘛~”她们仍然不死心。

         “……”

         “唉,人跑哪去了?算了,这件先放着吧。”终于消停了,唉~

         “真可惜——”

         “呼——”突然,从暗淡的小厨房屋子里传来一声轻响。不,准确来说是面粉袋后面的一条窄小的细缝中。

         过了一会儿,探出个小小的头来。探了半天,突然,人影一动,闪出个人来。

         精致的小脸皮肤白嫩,因憋着气而如粉扑扑脸般双颊通红,两只猫似的眼睛透亮,翘翘的鼻梁微挺,滑下来一只粉嫩的樱桃,一双稚嫩的手紧张的握住,放在胸前。一袭白裙飘飘,墨发及腰。

         哇哦!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

         果不其然,他就是众夫人的通缉犯——韩旭。他双手抹了抹脸,静悄悄的移向房外。然后立马奔出大门,以迅雷不及耳目之势跑向目的地。左转弯,右转弯,直走,通小路,再直走,右拐,当当当当!到了!

         屋顶的牌匾写着“上官府”三个大字。

         门外的阶梯上站着一位白衣公子。韩旭见了,如释重负的奔过去,一把抱住公子。

         公子也并不见外,回抱了一下,无奈的问“又被迫穿女装啦?”

         韩旭紧紧的抱住他,撒娇似的说“嗯—”

         公子摸摸他的头,轻轻地推开他“好了,我有点事”

         韩旭抱不过瘾又要粘上去,却被一把按住。“我要去临街买些东西,后天是我大姐成婚之日。”

         韩旭这才放手,“好吧,不过我要跟你一起去,不然我还会被逮住的。”      

         “嗯。”

         -------------------------初遇,白衣公子---------------------------  

         哦,对了,忘记讲怎么遇上那位公子了吧。且听我慢慢道来。

         那是在韩旭10岁的生辰上——

         夫人们纷纷感慨时间过得太快,之前的小家伙已经成了一个帅小伙子了。不过别以为她们比之前多老成,还是习惯性的爱捏韩旭的小脸蛋。 

         韩旭从小捏到大,几乎产生了恐惧心理。没办法,谁叫你长的一脸呆样呢?

         韩旭趁着人群嘈杂,悄悄走出人们的包围圈,一溜烟儿就没影了。

         “嘻嘻,成功逃脱!”韩旭心中暗喜。

         “诶?没想到,一眨眼,你这小蝴蝶也长大啦?”韩旭蹲在木板上,望着蝴蝶花。

         蝴蝶花心里:“什么蝴蝶?是蝴蝶花好吗?还有,我什么长大了?我春开冬萎,十几个年头,比你这个小屁孩大多了!”            

          正当他感慨万千时,脚步声从远传来。

          韩旭吓了一跳,抬眼望去,“是人啊。”

          过来少年的目光分明再说“不是人,难道是妖怪?”

          韩旭有些小尴尬,主动问“你也是出来解闷的吗?”

          少年礼貌的说“不是。我是去上厕所的。”

          “哦,哦”韩旭更尴尬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韩旭。”

          少年面露疑色,“我是上官修。你是韩旭?”

          “嗯,对呀。怎么了?”韩旭不明白。

          “没什么。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喜欢呀!我很喜欢的。听说,这个名字,是代表太阳的哦!”

          “哦,是吗。”少年若有所思。

          韩旭突然很想跟这个人诉苦,不过,他会不会说我变态?

          思量许久,韩旭开口“你有时间吗?我可以和你一起聊会儿吗?”

          “可以。”

          “我跟你说……”于是,韩旭就吧啦吧啦的对上官修诉起苦来,上官修时不时的“嗯”一声,这使韩旭讲的更加带劲了,滔滔不绝,口若悬河。

          “所以啊!我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知过了多久,韩旭愤愤不平的说。

          “嗯。”

          “你不要说嗯了好吗?”

          “……哦”

          “所以,我觉得,我要躲到一个她们找不到的地方!”

          “哦”

          “不能躲家里。额,要不躲你那儿吧。”

          “……嗯,哦”

          于是,他们很愉快的决定了。

          嘛,至于小韩旭怎么在2年之内变了性格,本人就不知道了。应该是所谓的依赖感吧,依赖感!(才不告诉你真相^o^)

 

 

发布于2017年07月10日 16:35 | 评论数(1) 阅读数(816) 我的文章

《血泪》


       我的《血泪》是真的被吞了吗?为什么标为了该文章不存在?算了我认了,反正我把文都复制了。诶我的三四章没有复制哎!现在是我重写的。

       --------------------------出生,韩府大少------------------------

      “加油!孩子的脚露出来了!再使劲一些,对,对!“旁边响起人们一阵阵的鼓励。

      “嗯!啊——”房内传来女人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房外,一位中年男子焦急的走来走去,时不时望向房内,“唉,你说,我夫人……”望眼欲穿。

      “啊!”女人凄惨的尖叫了一声后便嘎然而止。

      “哇哇——”转而孩子稚嫩的嗓音接了下去。

      男人的心再也经不住一点忍耐,急躁的推门而入。

      还没等他发问,仆人们就拥过来欣喜的说“老爷,是个男孩!”

      老爷紧皱的眉毛顿时抚平了下来,不,是变成月牙弧了。“真的吗?快让我看看!”

      仆人们慢慢将孩子递给老爷。老爷轻轻的拨开遮住半边脸的被单,小心翼翼地查看“诶!真是!这粉嘟嘟的小脸儿,像他娘,这翘翘的小鼻梁,是跟我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哈哈”

      他看着孩子哭着,心里也不好受,刮刮孩子的小脸,捏捏孩子的鼻子。孩子被逗得破涕为笑,两眼滴溜溜的瞧着老爷。

      老爷欢天喜地的高兴了好一会儿,轻轻将那男娃儿递回去,再三吩咐小心对待后,才跑到刚刚分娩过后的女人床边。

      女人看见他来了,刚准备直起身子,就被老爷按了下去,“好好躺着”

      女人虚弱无力的望着老爷,“老爷,孩子,他怎么样?可以抱给妾身看看吗?”

      老爷连忙抱过孩子,放在女人枕边,自己靠在右边的柱子上,将孩子夹在中间。

       “你看呀,这个小脸,是跟着你像,这鼻子呢,是跟着我,还有啊……”

      一家子幸福的靠在一起,笑的不亦乐乎。

       --------------------------举办大宴--------------------------

       这府上大大小小的夫人们都已经生过孩子了,可不知怎样,生出的各个都是女孩,就是没有男娃。这棘手的事情可愁坏了老爷,这次好不容易才生了个男娃娃,不乐坏了他?可不是?笑的合不拢嘴,非要举行一场宴会,怎么劝也不听。

       夫人们平时的关系也不胜亲密,听到有了个男娃,也争相的为孩子贴心的准备礼物。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待。

       全府上下忙极了,这个挂灯笼,那个摆桌席,前面的买酒,后面的买面粉。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宴会正常举行。

       其他府上的老爷们向着韩老爷祝贺,大小姐们和大少爷们互相挑逗,夫人们围在一起嗑瓜子,聊家常。

       小家伙被一大群妇女们围在中间,一会儿摸摸脸蛋,一会儿捏捏小手,还一直“呵呵”的笑,可算是勾走了一大帮女人的心。

        不一会儿,酒摆上了,菜端上了,香气扑鼻,仿佛牢牢的抓住了你的味觉。

        一个人借着酒兴,对小家伙打趣道“这小家伙,笑的那么可爱,不如就叫韩可吧!”

        其他人仿佛早就为小家伙想好了名字似的,争先恐后的议论道“不!叫韩云更合适!”

        “什么,应该叫韩耿!”

        “不,叫韩贺!”

         人群一下子沸腾了,如滚烫的热水壶。

         老爷望望人群,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便说“早就听闻上官家的小少爷聪慧过人,不如就让上官修少爷来为我家小儿取名吧!”

          这一番话成功的转移了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年仅4岁的上官修身上。

          俊俏的上官修面临众人齐刷刷的目光,并不怯场,端详着小家伙,思索一般说“韩少爷笑容如阳光般灿烂,就取名叫韩旭吧!”

           众人无一不响应,连连拍手叫好。

           不知道韩少爷长大后会不会对自己的名字感到太草率了?事实证明不会呀。

 

发布于2017年07月09日 19:25 | 评论数(2) 阅读数(854) 我的文章

《血泪》


      继续更,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虐文呢?

      -------------------------如果,能在给我一世--------------------------

      “滴答,滴答” 血,在迅速蔓延,汹涌而出,似一条条红蛇,缠绕着,扭曲着。

     几朵红玫瑰在胸前绽放,一朵,又一朵,妖艳的惊恐!

     “呵,没想到,我,竟然会死在自己的师兄手上!”他笑着,目光挑逗的望向上方的男子。

     “伊深,都是你入魔的错!”白衣男子咬着牙,凝望着那位奄奄一息的男子。

     “哈哈!”妖娆的男子大笑起来,突然,狠狠的盯着白衣男子,“对呀,我是入魔了。可这都是为了谁?!宗教宗教,都是一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不许再说宗教!”白衣男子怒了,手中不觉大力起来。

     “啊!”红衣男子顿时吐出一口鲜血,却笑的愈加狂妄了,“呵,怎么了?说中你的心坎了?啊哈哈!”

     “你!”白衣男子的心火越烧越旺,却无言反驳。

     “我,我怎么了?”红衣男子收起了笑容,猛然抓住对方的胸口,“玉箫!如能有来世,我定要将你的全部—剥夺殆尽!”

     “哈哈哈哈——”

     伊深和玉箫皆是虚浮教的得门弟子,不过玉箫比伊深更上一步,是真传大弟子。

     不过伊深自小天资聪颖过人,不愿以一辈只差输给玉箫。他也想厉害到可以凭一己之力保护虚浮教。他的剑法飞速提升,已经快突破瓶颈了。但那日在桃花崖上练剑,三弟子斐宵因嫉妒派刺客将他围剿,他被逼在悬崖顶峰,毅然跳崖。不过好在,他活着。为了活命,他修了魔道,修炼成功突破瓶颈。他飞升上崖,看到的却是众人惊颤的目光,师傅冷漠的眼神。和,大师兄的剑尖。

      呵呵,我真是傻。为了那个破宗教陪上了性命,真不值得。

      如能在下一世遇见玉箫,我定会让他以命抵命!

      -------------------------半碗孟婆汤足以---------------------------

     “快,快走!”鬼差的鞭子鞭策着他,但更多的,是他熊熊燃烧的心!

     他虽走了半天,但并不累,可是,每走一步,他心中的复仇欲望也越来越强烈。

     他不应该来这,他们才应该!我要让他们通通陪我下地狱!我要让玉箫明白什么是死不瞑目的感觉!他冰冷的眼眸里闪过一道寒光,和他早已没有温度的身躯融合在一起,如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道幽幽的光,近了,快到了。

     只见周围的光芒黯淡下来,一座窄窄的木桥横叉在水面,发出“吱呀呀”“吱吱——”的恐怖呻吟,一片没有颜色的水静静的铺在桥上,只属于地下的凛冽寒风一阵一阵的刮过,却没有一丝微小的波浪。它是死的!

     一位年迈的枯脸老奶奶面无表情的端起一只残旧的破碗,机械的递给即将转世的人喝下去。

     一个个转世投胎的人端起碗来,倒进了肚子,然后拿起属于自己的下一世资料跳下桥,获得新生。

     我,难道要忘记吗?我不是还要复仇吗?我还能实现它吗?不可能吧。难道,我就这样忘记了?不!不要!如不复仇,枉为一生!怎么办?怎么办?

     伊深心事重重的走上木桥,摇摇欲坠。

     突然,前面的人将手中的孟婆汤泼去,发疯似的跑向入凡台。

     他也不想忘记前世的记忆吗?他逃的掉吗?伊深望着那个“人”,心也悬在了半空。

     不过,如果这么简单,还需要鬼厉干什么?站在桥边的鬼厉看见准备逃亡的人,立马飞速去追,几只鬼一齐扑上去,叫喊着,怒吼着,撕咬着。立刻血柱喷涌,惨叫连连。“啊——”还没来的及合上嘴,就被分尸了。血肉一条一条的挂在身上,白惨惨的骨头暴露出来,触目惊心!

     正当他们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人身上时,伊深拿起了孟婆的汤,喝了半碗,还有半碗悄悄的倒在了桥上。假装喝完似的抹抹嘴,快步领了资料,跳下了凡间。

     复仇!我要让玉箫一命偿一命!

发布于2017年07月07日 10:35 | 评论数(2) 阅读数(767) 我的文章

    1 2     尾页  页码:1/2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