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文章

白雪女孩米米露


米米露出生了

20091216日,本书的主人公可爱的米米露出生了。手术的大门刚打开,米米露的爷爷奶奶围着护士问:“男孩?女孩?” “恭喜二老,得一千金啊!”护士小姐笑盈盈的说。没想到爷爷奶奶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下瘫在了地上。米米露的爸爸可不管,跑上前看着肉嘟嘟的米米露自言自语道:“真可爱,叫什么名字好呢?”过了几天,米米露的妈妈出院了。他们一大家子在一起,爸爸拿着个本子和一支笔说:“我起得名字最好,就叫米锦程。有个锦绣的前程。”“叫米锦程多老土,我外孙女可不要叫这个名字。就听我的,叫米雪儿。多文艺啊!”外公拿着手机边和他那群老同学聊天边说。“对对对,还是亲家公说得好!”爷爷奶奶帮衬道,“米锦程这么好的名字还是留给我孙子吧,给一个小丫头片子这么好的名字实在可惜了。就听亲家公的叫米雪儿多好!”这一听外公也不乐意了,心想:我女儿辛辛苦苦给你儿子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公主,你还不舍得一个名字。便赌气地说:“我看孩子他爸起的名字挺好的,就叫米锦程!”“不行不行,老伴米锦程、米锦程,这个名字既老土又难听。您看这俩孩子都是在外企上班,又都是研究生毕业。这孩子以后一定会像她爸妈那样出国留学,起这个名字着实不太好。听我的,中文名对这个孩子不太重要,就叫米米露吧。一听就给人一种可爱、干练的样子。至于英文名字就叫Anne吧。”“好啊!”大家异口同声的说。这才平息了一场风波。

 

 

发布于2016年07月10日 14:32 | 评论数(1) 阅读数(1197) 我的文章

家乡的稻田


家乡的稻田

和别人聊天,总是不自觉的谈到家乡,最后又谈到了家乡的稻田。

说来也奇怪,我小时候因无人照顾,三岁前便在爷爷奶奶家度过。农忙季节,自然是没有人管我的。爷爷奶奶天刚亮就起了床,开着“轰隆隆”的拖拉机去稻田里收稻子。我也就被硬生生地拖起来,坐在田埂上等他们干完活回家。那时觉得很无趣,现在看来,这也是幅世间最美的画儿。

坐在田埂上,看着那一眼望不到边的“金色海洋”,心情立刻变得舒畅。走在一株株稻子中间,仿佛自己离大自然进了几步,离喧闹的城市又远了一些。仔细的看着,那一颗颗的稻子显得那样饱满,与那弱不经风的稻秆儿显得很不和谐。可那稻穗虽然饱满,但它还是谦虚地低下了头。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的数学期末考试。

那天,天很冷。我很早便来到学校,为即将开始的考试做准备。上课了,试卷刚一发到手,我就看了一下。很简单,大部分都是做过的题目。便开始答题,我做的很快。自认为基础题不会有任何问题,紧接着开始检查后面的应用题。一遍,两遍,三遍……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开始检查前面的基础题。我检查的很粗略,并没有一题一题的在草稿纸上验算。“叮——”下课铃打了,老师收了试卷。同学们纷纷拿着草稿纸聚在一起对答案,应用题如我所料,一题没错。但我意外却发现了两道基础的错题时。我的心情真如“关公杀吕布——懊悔莫及”可惜机会只有一次。

从那以后,我每每看到稻田时,就想起了我那次考试的失误,但更先映入我脑海的是稻穗那谦虚的品质。

 

 

发布于2016年07月05日 15:34 | 评论数(11) 阅读数(1897) 我的文章

雨中的老爷爷


雨中的老爷爷

  “叮!”闹钟响了。我拉开窗帘,感受清晨的美好。雨中一个模糊的身影吸引了我的注意。吃完早饭后,我和外公步行去学校,走下单元楼后,那模糊的身影越显清晰。走近一看,原来是一位和我外公年纪相仿的老爷爷在扫地。他左手拿着一只簸箕,右手拿着一把大扫帚,熟练地扫起地下的落叶,把落叶倒进垃圾桶里。他,在雨水的冲刷下越发显得消瘦。 雨下得很大,我和外公都打着伞。可眼前的这位老爷爷,不仅没有打伞,就连雨衣也没有穿,我不由的心生疑惑。便问他;“老爷爷,您为何不穿雨衣啊?”他头也不抬,笑呵呵地对我说:“爷爷是来扫地的,那一定就要扫干净了。可是你想,如果爷爷如果穿了雨衣的话,行动会变得笨重,有些地方的落叶就不容易扫干净了呀。”“快走吧,上学要迟到了!”外公站在了我身旁。这才发现这两位年龄相仿的老人,差距有多大。外公的面色红润,肚子也大大的。而那位老爷爷的面色憔悴,骨瘦如柴。我一看手表,已经七点四十了,我和外公赶紧走去学校,只留老爷爷在那里扫地。

 

   中午放学了,我和外公再次走过那条路的时候,它已经一尘不染。我看见那条路的时候,仿佛那位老爷爷就在雨中缓缓行走。

发布于2016年07月05日 15:32 | 评论数(0) 阅读数(1316)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