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我的文章

致儿博


 

儿童博客是我四年级申请的。

相信有很多人跟我一样,是因为微机老师介绍而加入儿博。

嗯,个人资料忘改了,我是唯依。

刚开始我是融融乐,就是……我的第一个号。可是,密码忘了,这个号就算弃了。

我用融融乐认识了果子,雅茜,岚,雨墨,樱雪泪,风信子。

还有很多人哦。

后来,樱雪泪不见了,雅茜退圈,岚、雨墨,我和她们是在儿童博客群里面认识的。

已经认识了很长时间了吧?

风信子和果子,我也忘了她们在哪里,应该是退圈了吧?

2015年的夏天,是我最充实的一个。

还记得那时候群里的熙熙妈,熙熙妈在群里从没有说过一句话,我在私聊里,跟熙熙妈聊了几句话。

儿童博客好像冷了啊?

黑猫诅咒师、梦太遥远,呐,那些幼稚的文字,早已不是属于我的了。

我将所有的文章删除,开始了新坑,锦鲤斋。

不知道儿博里有没有认识我的了。

我好想念过去的儿童博客。

下次见到我,不要叫我唯依,不要叫我融融乐,叫我铃兰,或是白竺子。

本来我是想淡圈、或弃圈的呢,可是,那些我永恒的回忆。

只能重新开始了。

她们,都不在了。

第一次一次性的写文。

熙熙妈,雨荷,樱雪泪,雅茜,果子,风信子,小忆。

你们都还好吗?

 

2月17日

致,不再是从前的儿博

——融融乐&唯依.心语&铃兰

 

ps.如果有耐心的,觉得并不是没有意义的,请看一下融融乐的博客,雨林鸟,咪儿的梦,那些都是我幼稚的文字。

 

发布于2017年02月17日 18:53 | 评论数(4) 阅读数(800) 我的文章

锦鲤斋


嗨,大家好,我是铃兰,这是一个老手的新号……也不算是新号了,是一个老手的重新开始。嗯,了解我文笔的人应该能认出我吧?个人简介跨越生与死的爱【下】再说哦

 

 

跨越生与死的爱【上】

倾杯醉,化蝶儿飞。

泪珠碎,只盼入睡。

 

男子低着头坐在石凳上,锦鲤则卧在床上,隔了一层薄薄的轻纱,眼神里带着嘲讽望着男子:“如何称呼?”

“鄙人姓韩,名倾。”男子微微抬起头。

“哦,韩倾……”锦鲤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嘶。”锦鲤用手按着太阳穴,好痛,怎么回事。

“锦鲤姑娘,你没事吧?”站在床旁的丫鬟用指尖挑开薄纱,担忧地问。

“我没事。”锦鲤掀开薄纱,“备茶。”

韩倾见到她容颜,不禁一愣。

“丫头……丫头……是你?你当时没死……?”韩倾用手挑着锦鲤的青丝,锦鲤耳畔的玉珠不由得在晃动。

丫鬟上前,锦鲤却伸手挡住丫鬟,并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丫鬟看到韩倾眼里渐渐出现了薄薄的雾,雾越来越大,看不清虚实。

所有的,所有的东西,都被笼罩在浓浓的雾里。

“姑娘你这是……”丫鬟不禁出声,锦鲤的嘴角勾出一抹淡然的微笑,说:“你去另一间屋,放上茉莉花茶,点上香。”

丫鬟退去。

锦鲤走出浓雾,一幕幕场景在锦鲤身旁飞过。

“韩家……老……老太太,我……我对韩倾大少爷是真……真心的,我们都有意于对方……您……您就成全了我们吧……”檀凳上,被打的奄奄一息的女孩拼尽全力说出了这句话,可韩家老太太却扯出诡异的微笑:“你知道你是谁吗?一个妓,妓又怎的配上倾儿,难不成你还觉得你是千金大小姐不成?给我打,把这个肮脏的妓给我打死。”

丫鬟低声问老太太:“韩倾大少爷如果对她真的是有意,会不会……”

老太太笑了笑:“那口井,正适合扔尸体的啊。”

 

韩倾赶过去的时候,还是来晚了一步,檀凳上的血,如火红的晚霞。

锦鲤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韩倾,你和丫头,还会再聚的吧?

韩倾眼里的浓雾,总算慢慢褪去。此时,锦鲤端上茉莉花茶,屋里扬起氤氲香气,韩倾低着头,不语。

锦鲤笑了,默默地将茉莉花茶放到了桌上,韩倾很久才说:“真的,锦鲤斋真的能让我和丫头重聚吗?”

锦鲤说:“你想听,我的故事吗?”

 

锦鲤遇到他的时候,是上元节,也就是元宵节。

没钱时,在花灯下,他微笑着走了过来,提着一个莲花花灯,那个莲花花灯,是锦鲤和他命运牵绊的开始。

那时锦鲤是千金小姐,他只是一个渔民的孩子,锦鲤的母亲毅然将这桩婚事拒绝了。锦鲤还记得,那时他进了锦鲤的闺房,见她还保留着那个花灯,他将花灯拿起,狠狠地撕烂,眼神里有不舍,有毅然……

 

发布于2017年02月10日 17:10 | 评论数(1) 阅读数(550)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