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 摸鱼# | 日常# | 东经北纬# | 四月眠# | 故梦# | 三月歌# | 将军令# | 纪元#

将军令【叁】

text:将军令- ←不点一下试试吗!!

 

贰.

 

山南水北谓之阳,山北水南谓之阴,淮阳这个地名可能就来自于淮山。

  谢青山是被老板娘揪着耳朵叫醒的,当然随之而来的是老板娘公鸡打鸣一般的唠叨:“怎么还不起床??活还干不干了??工钱还想不想要了??”

  谢青山表示这哪是公鸡打鸣,简直是一百只公鸡一起打鸣,战场上猎猎旌旗和厮声喊打都没这么吵过。

  “干干干,想想想!!”谢青山一个滚儿站起来,衣服还未整理,便跑去厨房提起水桶拿起抹布。

  终于逃离了老板娘的嚷嚷,谢青山叹了口气,看了看门外,天尚未明,只有远处有几片朝霞,一如他当年来到这里的情景。

那时他负伤逃到淮阳,举目无亲,还剩一口气就快饿死了,晕在老板娘的客栈门口,被老板娘收留。老板娘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本来该是寻个好人家嫁了,相夫教子的年龄,但大概是长期开客栈的缘故,养成了一身的市井的热闹气,虽是长得还算眉清目秀,可到现在谢青山也没有看见上门提亲的人。

  但后来谢青山就比较后悔,他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却只能领半个人的工钱,还不如让他当时死了算了。

  谢青山拧好抹布,正准备擦板凳,旁边当值的小姑娘便凑过来神神秘秘的说道:“今天可得擦得仔细点儿!”

  “我之前擦得难道不干净吗!”谢青山理直气壮,刚开始几年他擦的倒真是不敢恭维,现在却是好了很多。

  “……重点不是这个吧!”小姑娘愣了几秒:“今天有京都来的贵客入住!”

  “哦。”谢青山点点头,继续擦桌子。

  小姑娘自讨了个没趣儿,撇撇嘴转身走了。

  贵客?谢青山摸了摸下巴,当年称得上贵客的也就裴谢两家了吧,至于现在……他离开那里已经将近七年了,当朝局势他不知道,亦不关心。

  正想着,那边却是已经传来响动,大抵是贵客到了。老板娘也没想到贵客来的这么早,连忙派人上去拎东西安置。

  谢青山抬头一看,嘿,居然是个熟人。

  来人一身长衫的书生模样,头上束着白玉冠,名叫路常青,身边跟着个半大的少年,看着面生,但是面目清秀,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眸子总是淡淡的看向他方,袖口和领口绣了一圈金色的绣纹。

  谢淮曾经评价过路常青:“此人什么都好。”

  谢淮还曾经评价过路常青:“就是运气不好。”

  谢青山挑眉,果然,路常青才走了几步,就被他刚刚擦的板凳绊了一下,差点儿没摔着。谢青山憋笑。老板娘使劲瞪了他一眼,连忙迎上去扶住路常青。路常青狼狈的站起,提着长衫下摆摇了摇手,一抬头却看见了一脸快憋不住了的谢青山,那只手干脆直接忘记攥住长衫,长衫呆呆的落回原处。

  “是你!”路常青指着谢青山,失声叫出。

 

  关上房间门,路常青面色凝重的坐在桌前,手上拿着瓷杯,双眼却紧紧锁住谢青山。

  “干嘛呀路大人?”反倒是谢青山扑哧一声笑出来,靠在门上,吊儿郎当的问道:“路大人叫在下来这所谓何事?若是没事在下可就走了?”说罢作势转身要走。

  “谢将军。”路常青微微颔首,手指攥住瓷杯微微发抖。

  “大人说些什么胡话呢。”谢青山身形微微一顿:“在下就是一个小跑堂的。”

  “谢淮将军!”路常青像是气愤般忽然起身,瓷杯顺势拍在桌上,发出一声闷响。

  “在下告辞,路大人早日休息。”谢青山笑了笑,推门而出。

  路常青呆呆坐回原位,好半晌没回神,旁边那个十七八的少年见此,也尚是沉默了许久,过了好久才凝眉开口:“路大人?”

  “你可曾……听过当年名动一时的将军,谢淮?”

  路常青才回神,像是追忆一般,目光引向窗外。

 

 

叁.

记得那一年是少有的平静的一年,内乱外侵都没有发生,连旱涝这些天灾也都很给面子的没有降临楚地。

  唯一供人口口相传,津津乐道的,便是那一年发生的论酒拭剑。

  说是这人啊,一闲下来就总是想捯饬点事情做,当时的秦王也不例外,分明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见着朝野平安,就偷偷跑出来喝酒,身边就跟着几个亲信的大臣,满嘴大道理,一动手就怂那种。

  而且要命的是,秦王偏偏这次就点儿背,刚到淮阳落脚,就遇上刺客了。

  当年虽然没有外族的骚扰,但其实在此前数十年间,秦地和楚地的纷争就没断过。两国一衣带水,领土相连,所谓“远交近攻”,而处于秦地边缘的淮阳,自然是危险的。两地都国力雄厚,故而虽然纷争多年但谁也没把谁吞并,可这大大小小的刺杀行动倒是从来没停下过。

  那刺客有些三脚猫的功夫,匕首眼见就要刺穿秦王的喉咙了,一把剑忽然横在秦王眼前,一分不偏一毫不差,刚刚好挑落了匕首又没伤到秦王半分。

  来人一袭白衣,轻巧的格开刺客的攻击后,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跪在地刺客。刺客抬头,眼底凶色半露,奋起压上全身的重量往那人一扑。仿佛只在一秒之间,那人拾起桌上刚倒满还未来得及喝的酒,啧啧道:“酒也还算是好酒,可惜我见过的好酒太多了,不值一提。”而那边,那刺客已然倒地,脖子上留着一条细长的血痕,旁人仔细看了好久,才看见那人剑上一抹赤色。

  “在下,谢淮。”那人丝毫不在意的咧嘴一笑,朝秦王拱了拱手。

  那一年,谢淮十五岁。

  路常青捻了捻杯沿,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叹了口气,没再做声。旁边那少年以为是有什么机密不好说,便也没再问下去。

  而这边,谢青山也是托了路常青的福,老板没再分配任务给他,他便自在的跑出去溜达了,迈出门才长长叹了口气,心里暗自感叹道:“还好还好,再晚走点儿可就要露馅儿了。”曾几何时,哪有他害怕在路常青面前的时候,往往是路常青在他那张缺德的嘴下面红耳赤,想要逃之夭夭。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谢青山就这么漫无目的的乱跑,东想想西瞅瞅,很快就转到了淮河边上,这里芦苇茂密,河滩边偶有几个人垂钓,但毕竟离人烟远,常年雾气弥漫,平常倒是冷冷清清,少有人至。是谢青山发呆睡觉偷懒的好地方。

  芦苇随风摆动了几下,翠绿的颜色倒是给这白茫茫的河滩与雾添了一番生机,显得没有死气沉沉。

  也拜风所赐,芦苇微微吹开一角,露出了一角深色。

  谢青山眉毛一挑,心里蓦然一动,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牵引着他走向那人。

  一步、两步……每走一步,他都觉得自己的心跳更加急促了一番——直到看见躺在地上的人的衣着——看到了那张温和的脸。

  谢青山愣在原地。

 

 

醒目:第二章被吞了啊啊啊啊!!到现在都没出来!!我有点儿害怕emmmm所以把第二章的内容又粘了一遍(是不是看上去大粗长(修改了一点东西!新加了点东西(

完了完了我想站将军组了TAT本来打算站师徒组的(

接下来将出场一个大人物!!!

无奖竞猜!!路常青到底是sui!!!!

 

Odk我要去吃粮了!!感谢观看,感觉这章没说什么正题(

本文标签: 长吗 惊喜吗

    发布于2018年01月07日 20:45 | 评论数(11) 阅读数(1655)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将军令【贰】

下一篇:【2018】我 副校长——给大家拜个早年(不是你!!!!

评论

112.28.177.*** 发表于2018-02-09 16:44:11

不是荆轲亲爱的!!!

谢谢你们!

落雪星辰 发表于2018-01-14 12:38:28

看到刺客刺秦王是我居然以为……那个人是荆轲。。。
于筱 发表于2018-01-13 19:16:29

嗷嗷大大这么快就更了(还四大、粗、长(强调ing

膝盖奉上(>人<;)

草莓钙片 发表于2018-01-10 19:45:52

情敌拔刀!(你)

二刷!

文笔太厉害惹,好喜欢这种感觉

112.28.178.*** 发表于2018-01-09 09:01:35

回复鱼总和nor总:

抱抱你们w!!!!!

回复so总:

哇真的吗TAT!!可能是我最近有点儿沉迷魔道天官什么的!!!潜移默化就x

抱抱~~~

by副校长

36.57.181.*** 发表于2018-01-08 21:46:16

啊啊啊看到副校长倒数几句 师徒组什么的

难道说路常青是将军他d徒弟弟er?

但是感觉不像啊

依然soda

36.57.181.*** 发表于2018-01-08 21:43:47

喜欢我将军!!!!!楼下norli我们拔刀!(不

莫名……只是莫名 感觉校长文笔有点像秀秀QAQ

超棒的这感觉!TAT

求周更什么的!xx

真是猜不出路常青是sei 智商掉线((

我soda

草莓钙片 发表于2018-01-08 20:12:24

有故事!!!

将军太酷惹 我喜欢!!

大力赞美!

さよならじゃない 发表于2018-01-08 12:41:05

哇——!!给副校长打call

路常青一定是谢淮的基友!!(放屁

副校长w 发表于2018-01-08 10:21:15

嗯???等下我干了什么??拼错了啊啊啊不是text!!!是test!!!
副校长w 发表于2018-01-08 10:14:28

ok试验成功hhhhh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