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 摸鱼# | 日常# | 东经北纬# | 四月眠# | 故梦# | 三月歌# | 将军令# | 纪元#

予你

全文字数:4880

请用力夸我!!(滚

【高亮】虽然是HE!!作者写到后面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不要认真看!!

作者对于洪水描写一概不通的!!欢迎科普纠错!!

感情线和剧情不算太清晰!!

(还有我就是想叫花城:)桃溪什么的没有参照瞎取得名字emmm

如果没有问题再继续向下吧→

 

 

 

 

予你
东栀


0

予你长夜,共我河山
 

1
  
花城很久很久没有下雨了。

许墨伸手,有透明的,凉凉的液体滴到手心时,还愣了一下。

然后撇下与朋友的约会,迈开腿朝家里奔去,连嘴角控制不住的扬起都没有注意到。

不消半会儿,许墨喘着气已经跑到家门口了,她觉得体育课测试八百米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跑这么快过。扶着膝盖休息了一会儿,许墨只觉得胸腔里都是嘭嘭的回声。

是心跳,久违的心跳。

她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毕竟对于她来说,这样的大事只有一件。

就要见到他了吧?许墨摇摇头,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伸手整理耳边的碎发,食指不小心触到脸颊,才发现皮肤的温度已经红的发烫。

 冷静,上楼,推门。

看到颀长的身影负手而立,朝她微笑时,许墨还是忍不住愣了许久。

她知道,她就是知道,没由来的知道。

好久不见。他说。


2
  
一步,两步。

彼时的许墨还是个刚上小学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她个子小小的,有着柔软的碎发和明亮的眼睛。

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她没有像其他小朋友那样被家长亲亲热热的牵着手接回家。

不过早就应该习惯了呀不是吗。许墨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方砖,数着自己的步伐,尽量驱赶脑内与心里不安分的想法与委屈。

只是刚刚数到第一百步的时候,天公不作美的开始降雨,苍穹在上,天边还响过几声惊雷。

许墨的脸霎时就白了。

 她害怕打雷,像很多小朋友一样,害怕这种声势浩大的响动,唯一不同的是,没有爸爸妈妈会安慰的把她圈进怀里。

她不喜欢下雨天,非常不喜欢。

脑子一片空白,许墨惊慌的跑起来,尽管她知道,无论跑到哪里,雷声都会如影随形。

许墨拼命捂紧耳朵,甚至闭上眼睛,然后就这么撞上一个硬硬的东西。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稳稳扶住,面前是个半大的少年,约摸十七八岁的年纪,脸上也是慌忙的神色。

许墨抬头,对上一对明亮的眼睛,像是夏夜的星星。

许墨微微呆愣,揉了揉被撞的生疼的脑袋,怯怯道:“小哥哥,你……你也怕打雷?

少年挠挠头,解释:“我不怕的……”停顿了一下,接着补充道:“我是怕你摔到自己,怕你会哭。

我不会的。许墨拼命摇摇头。

你怕打雷吗?少年注意到许墨用的是

嗯。许墨乖巧的点点头。

那我……”少年蹙眉思考了一下:“陪你吧。


3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少年就走进了许墨家里。

后来许墨偶尔会想,如果父母在天之灵知道她随随便便就放了个陌生人回家,会不会打死她。

少年在旁边噘着嘴很不满的嚷嚷,我是陌生人吗??是吗是吗?有见过我这么好看的陌生人吗?

但当时,作为一个小学生的许墨显然没有想这么多,回到家后,扯了毛巾给少年擦头发。

不过奇怪的是,少年从雨里来去,无论是头发还是衣服,没有一块地方是被淋湿的。

他说他叫林予,他说他是这一方雨神,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许墨少有的露出笑容,噘着嘴说你是雨神吗?哄小孩子的吧?如果你是雨神,那可不可以不要打雷,我害怕。

林予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们交换了彼此的姓名,闲扯几句有的没的,外面有没有打雷,许墨居然就这么忽视了。

半夜时,雨似乎停了,许墨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一阵动静,揉了揉眼睛,便看到准备出门的林予。
 
林予笑着朝许墨挥挥手。

许墨也朝林予挥挥手。

许墨知道,林予也许再也不会来看她,可是,她从来都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她乖巧早熟的近乎冷漠。


4
  
许墨没有什么朋友。

 或许是从小没有父母的原因,她自小就看上去胆怯而冷漠。直到上了小学,她仍然没有一个朋友。

许墨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林予大概是她唯一的朋友。

不对。许墨忽然反驳,林予怎么能只是朋友。

是亲人。

不过有林予就够了啊。许墨暗暗想着,嘴角又微微翘起来。

那次告别,她以为她与林予就从此不再见。不过惊讶的是,某一天的傍晚,她正犹豫要不要冒着大雨跑回家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少年身形修长,穿的干净整洁,眼睛让许墨想到了有漫天星子的晴朗夜晚。

少年撑着伞,朝她笑了。

是林予。

或许不是来找她的。许墨这么自我否定着,头顶却被一片阴影遮住,她抬起头,正对上林予的眸子。

“不回家吗?”林予一手揽住许墨的肩膀,另一只手稳稳的举着长柄伞。

天边响过几声惊雷,许墨浑身过电一般一抖,林予便加深了力度,胡乱找些话题转移注意力:“你饿不饿啊……我是说你想不想吃东西……那个你……”林予有些苦恼的低下头,脸上又红了一片,找话题什么的,他实在不擅长。

许墨却忽然笑出声。

“没事儿。”最后反倒是许墨安慰起林予来,许墨仰头朝林予宽慰一笑:“有人陪我的话,我就不是那么害怕了。”

“那……”林予也笑了,他坚定的点点头:“以后每次下雨我都来陪你好了。”

“好。”许墨觉得自己可能把一年的笑容储存量都用完了,她肆意的笑着,没由来的相信自己身边的少年。

 

5

  后来林予果真说到做到。

  每到下雨天,许墨就一定能看到林予的身影。

  她的雨季,他从来没有缺席。

  高中生许墨已经亭亭玉立,留长了头发,剪了齐刘海,已经可以和林予并肩而立了。

  遥遥的,许墨又看见了林予。

  “嘿!”许墨冒雨绕道林予身后,双手搭在林予肩膀上。

  林予慌忙将伞往许墨这边倾斜,有些不满的嘟哝道:“淋雨会生病的好吗!!又不是小朋友了。”

  林予还是老样子,这么多年无论是容貌还是身高,都没有丝毫变化,一如初见。

  “嘿嘿。”许墨歪头一笑:“谁是小朋友啊,我现在可和你一样大哦!”

  倒是许墨变了许多,或许是有了林予的陪伴,少女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加之原本性格之中的温和谦逊,人缘极好。

  “唉。”林予佯装叹气:“有种闺女儿长大了就不认爹的感觉啊怎么办呢。”

  “你走开!”许墨忍不住笑出声,反手就拍在林予肩膀上。

  “说真的,你以前可高冷了,特别乖!”林予严肃的说。

  “说真的,还不都因为你。”许墨严肃的甩锅。

  “是是是,都怪我。”林予笑笑:“不过你这样也很好。”

  “嗯?你说——什么——?”许墨装作听不到。

  “说你。”林予严肃:“好看。”

  “说真的,还不因为你。”许墨继续笑。

  林予扑哧一声笑出来,脸又红了。

还是老样子,脸红都没变。许墨昂头,突然觉得下雨天,也不错。

 

6

又下雨了。

  许墨开窗透气时,发现玻璃上已经有好几路雨痕。

  QQ适时的发出声响。

“墨墨,如果出门,记得带伞!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闺蜜在QQ上给许墨发来一行字。

“没事儿。”许墨神秘笑笑,嘴角翘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我有特殊避雨技巧。许墨想着。

刚想着,少年却已经推门而入。

“来啦?”许墨笑着,少年却发愣一般没有回话,盯着许墨的脸看了许久。

许墨伸出手指在林予面前摆了摆:“回魂了!”难不成是自己最近又胖了?许墨纳闷的这么想着。

“嗯……”林予好像又脸红了,背倚着门框,低头仿佛思考什么。

“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林予故作轻松的笑着,尽管他知道他的笑容一定像是纸糊的,特别难看。

许墨没有拆穿,或许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吧,许墨想,不过林予不说,她便不问。

“嗯……地方的话……”她倒是认真思考了良久:“我们去桃溪山看星星吧!”

她想起林予的眼睛,就像是星星。

她一直想出去走走,毕竟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花城这座小城,林予笑笑,说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次突然而然的邀约,许墨更愿意当作是“机会”到了。

桃溪山地处花城外,书上描绘起桃溪山,总说是世外桃源一般的美景,桃溪里的水清澈而明净,只是涨潮时汹涌,便不允许靠近。

许墨算了算,离涨潮还有些时日。

日薄西山,两个人站在山巅,笑着闹着,看着满天云霞渐渐消散,归为宁静,月亮探出头来,偶尔有蝉声鸣鸣。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说着话,林予突然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微笑着指了指天空。

漫天星子。

如墨泼般的天空中,闪耀着数以亿计的星子,或明或暗,浩瀚星河练成了一片,许墨没由来的想到了林予的眼睛。

“真好看!”许墨感慨:“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看见这么震撼的景色了。”

她只是无意的脱口而出,却有人认真回应。

“会的。”林予按住许墨肩膀,与她对视:“这样的景色有很多,你一定会看到。”

夜晚安静极了,天边不知名的星星连成一线,许墨点点头:“会的。”

她相信他,一直都是。

 

 

7

自那以后,许墨许久没有见过林予。

或许是因为一直没有下雨的缘故吧。许墨安慰自己道。

就这么平静的过了许久,直到那一天许墨突然发现玻璃上出现了雨痕。

正在上国学课的许墨腾的一下起身,把讲台上的国学老师吓得一愣。

“老师!”许墨觉得心快要蹦出来了:“我……我肚子疼!”

许墨向来乖巧,国学老师点点头,嘱咐了几句便放行了。

夺出门去,许墨觉得双腿从来没有跑的这么快过。

快点,再快点!

她突然很想看到他。

心跳的速度和希望却成反比,等了许久,她也没有看到他。

或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住了吧。她这么安慰自己。

后来雨越下越大。

后来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回家了。

后来开始有人奇怪的打量她这个在屋檐下站了几个小时的人。

后来雨停了,直至日暮西山,许墨再也没有看见林予。

 

8

许墨放弃了,盯着地上的方砖,数着步数,努力驱赶着脑海里不切实际的希望。

也许会再一次撞上那个人吧?许墨摇摇头,连自己否决。

她到底在瞎想些什么啊。

街上突然传来几声喊叫,霎时间,许多人骚动起来,大体上朝着同一方向移动。

许墨楞了一下,还是决定随大流。

耳边是纷扰的各种声音,像是拼图一般拼凑着一个完整的真相。

“你知道吗!花城出了奇怪的事情!”

“知道知道!桃溪不是涨潮了吗,去看的人都说那水量可以淹掉整个花城!”

“我去看了!!可不是吗!但是说也奇怪,水总是在花城门口就停下了,怎么也淹不进来,相邻的几个城市都已经遭殃了,偏偏是花城幸免。”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登上了这座城市里最高的钟塔,许墨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说的场景。

突如其来的心慌。

她好像知道真相,又好像并不清楚。

他说,他是雨神啊。

 

9

林予记得那是个和往常一样的下雨天,作为新上任的雨神,他闲不住便溜达出去转转。

他本不是什么合格的雨神,降雨时间什么的总是掌控不好,所以才被指派到这个遗世独立的小地方。

只是没想到一个不注意便撞上别人了。

是个小姑娘,还特别害怕打雷。林予暗暗笑了,打雷什么的都是他的同事雷神搞的小把戏,也就是为了给大雨造造势,可怕在哪里啊。

可他还是陪着这个小姑娘,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下雨天。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他这个雨神太窝囊了,连个正事儿都没有,闲得慌?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这么想过。

慢慢的,居然就习惯了。

他笑着调侃说,大概是有种养女儿的感觉。

想陪着她,看她慢慢长大,希望她不要再害怕打雷。

直到他看见那一次下雨时,上级指派的降雨量,高的骇人。

他无意间还看见了那次洪水中将要遇难的名单,然后突如其来的看到闯进他视线的名字。

许墨。

他愣了好久,直到其他地方的雨神登门拜访时,仍然望着一纸名单发呆。

其他的雨神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林予,那个雨神印象里的林予一直是随和的,不争世事的,温和的,有时甚至随和到软弱。

但是唯独没有见过这样的林予,他说,这件事情他做不到。

其他的雨神瞪大眼睛,说你疯了吧。

是啊,大概是疯了吧。林予笑笑,这么做的惩罚他自然是了然于心的,只是他又能怎么办?

他何尝不想陪许墨走到路的尽头,看遍长夜山川。

他记得许墨说过,她从没有离开过花城,总是看书里描绘着万里河山,自己却无法感受,非常遗憾。

林予信誓旦旦的说,来日方长,我一定带你去看。

他一直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

本想着来日方长,他一定会带许墨看遍江河山川。

长夜漫漫,提灯照河山。

许墨说这是她在梦里勾勒了许多遍的画面,她骄傲的说出这个句子的时候,仰着头问他:“我语文是不是很好嘿嘿!”

他鄙视的俯视着她:“切,咬文嚼字。”

但不可否认,他也曾被这个画面打动过。

他说的也许是对的,许墨一定会看到外面的江河湖海大好河川,但是陪她看的人,一定不会是自己了。

或许还可以为她做最后一件事情吧。林予轻松的想,看来他这个雨神还不是很窝囊嘛。

小姑娘害怕打雷,以后……下雨的时候请务必不要响雷。拜托了。林予朝新上任的雨神鞠了一躬。

后来花城再也没有打过雷,似乎成了每一任雨神的约定,这种传统就这么一任任传承下去。

 

0

许墨噗嗤一声笑了,看着天边划过几丝透明的,凉凉的液体,喃喃自语。

其实,我早就不怕打雷了。

因为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啊,我知道会有一个人,会陪我走过雷声轰鸣,走过长夜漫漫,与我共赏河山。

“你也是。好久不见。”
  

 

 

感谢观看!笔芯!

 

    发布于2017年09月01日 16:33 | 评论数(9) 阅读数(331)

上一篇:浊酒

下一篇:日常#突然闪现的副校长!!

评论

亚瑟夫人♡ 发表于2017-09-03 16:46:02

贺电!!

\副校长更新/\副校长更新/\副校长更新/

宝宝贝贝755 发表于2017-09-02 18:04:50

超3000不要截断吗?
乔一帆是norli的! 发表于2017-09-02 18:04:50

太棒了!!
Mr.soda 发表于2017-09-02 11:13:24

评论被吞了(´;ω;`)
Mr.soda 发表于2017-09-01 22:27:05

甜!!!

花城一秒出戏我第一反应是同人buni

后排打call!!

东栀w 发表于2017-09-01 19:49:57

谢谢quq哈哈哈我知道写的没有那么好啦!!

但是我会努力的quq!!

感谢蚂蚁!!!和下面两位emmm!!

虹韶 发表于2017-09-01 19:14:17

超棒!
Summer·路尽头的夏天 发表于2017-09-01 18:26:54

感人!好看!太感动了!

36.63.16.*** 发表于2017-09-01 18:25:14

好看!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