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 摸鱼# | 日常# | 东经北纬# | 四月眠# | 故梦# | 三月歌# | 将军令# | 纪元#

浊酒

浊酒

 

/东栀

 

0.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薛洋突然想起来,他是见过他的,在很早很早的以前。

 

1.

  天方微亮,昨夜下了几阵暴雨,地面被雨淋了个透彻。薛洋摸索了许久,总算是找到一户人家的外檐休息。屋檐下的地板是木质的,被雨浇了有些松软,凉凉的,深秋却也渗进骨子里,不过总是比街角的青石板强的。

  薛洋把讨来的馒头胡乱塞进嘴里,小小的身子蜷在一起,没过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梦里有很多甜甜的糖果,花花绿绿的,有点像以前春天的时候见过的蝴蝶,在花丛里上下翩飞。

  只是似乎没过多久,耳朵便是一痛,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扯着耳朵坐了起来。耳朵上传来的痛感快速蔓延到全身,薛洋突然惊醒,腰肢却突然又是一痛。

  “哪家的小兔崽子?”头顶上浑厚的声音夹杂着颇多的恼怒,“小要饭的赶紧滚,别脏了我家地板!”

  薛洋趴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对面传来关门时门撞在门框上的巨响,才微微一颤。

  地板好凉。

  薛洋摸摸自己的脑袋,连带着脏兮兮的手上浑浊的雨水和刚划开没有来得及愈合的伤口所流的血水。

  有点烫,脑袋愈加的晕晕乎乎,薛洋干脆不再白费力气的爬起来,直愣愣的躺倒在深色的青石板上,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呢。他有些不解的想着,他不过是借了旁人嫌弃的地板睡了一觉罢了,为何就被欺负如此。

  不是因为借宿屋檐,而是因为他是薛洋,一个无父无母,手无寸铁,流浪街头的薛洋。

 

2.

 

  一口下去,瓷杯就见了底,薛洋呸的一声吐出刚入口的茶,皱着眉随手把瓷杯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破碎声。

  “我说你听不懂我说的话?”薛洋靠着竹椅,双手环抱在胸前:“老子叫你上最好的茶,你这弄的什么鬼玩意?”

  店主大概是个新来的,搁下手头的白毛巾,有些恼怒的回着:“爱喝不喝!我看你是没银子付茶钱了吧!”只是话音未落,便是重物砰然落地的声音。薛洋还保持着抬脚的姿势,唯一不同的,就是原本好好支起棚子的梁木被硬生生的踹断了,有些悲哀的滚在地上。

  “你——”店主先是呆了一下,一口气梗在喉头,撸起袖子便朝薛洋挥拳而去,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先攀上他的脖子,接着便是气息一紧,感觉脖子像是被重物死死压着,喘不过气。

  “干嘛?想打我?”薛洋眉眼间笑嘻嘻的,一对儿虎牙也露了出来,手上的力度却又加重了几分,完全不是个少年的力气。

“想打我的人啊可多了去了,暂时还轮不到你。”

突然一阵凌厉的掌风袭来,薛洋慌忙撤手,抬眼一看竟然是副有些眼熟的面孔。

“哟?这不是晓星尘道长?真巧。”薛洋笑嘻嘻的摸摸手背:“才刚别数日,怎么?想我了?”说罢探头望他身后望去:“那位说我狠毒的呢?怎么没来?”

“你为何要砸他摊子?”晓星尘颇为无奈的揉揉眉心:“我看你不过是个半大的少年,根骨也不错,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哦?你这话问的到奇怪。”薛洋摊摊手:“我可没砸你家摊子,你又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坏我兴致?”

 

 

3.

 

 

主持正义?哈哈哈哈哈你现在才来主持正义?薛洋仰头突然笑起来。我问你,当初我受人欺凌的时候,你在哪?我险些没命的时候你又在哪?你为什么独独不为我主持正义?

本文标签: 一点感想 当时看魔道的时候就想写了 就是一些没有意思的段子 练练文笔

    发布于2017年08月31日 12:57 | 评论数(3) 阅读数(228)

上一篇:【置顶】你好我副校长打钱(滚

下一篇:予你

评论

虹韶 112.123.161.*** 发表于2017-09-01 17:56:36

目测是刀+1

副校长敲棒

Mr.soda 发表于2017-08-31 22:21:33

目测是玻璃渣QAQ
Summer·路尽头的夏天 发表于2017-08-31 20:34:55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