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 摸鱼# | 日常# | 东经北纬# | 四月眠# | 故梦# | 三月歌#

故梦(15-25)


故梦(15-25

 

15.

日子就这么平淡而又不普通的往前行进。

每一天都很忙碌,感觉每一秒钟都被各种各样的学习和事务充斥着,连发呆的时间都占据。

在这样的氛围里,脸脸不禁感慨。

啊。又到了一年少女思春,母猪发情的好时节啊。

“……”我们。

虽然话是没错但是怎么听上去这么奇怪???

 

16.

作为有男票的李夫人,开始在每天晚自习的时候给她女朋友写情书。

作为没有男票的脸脸,看上了一个学长。

就把这个学长叫做曹学长吧。

这个学长是学长团的一员,已经充分的说明了其人的能力,毕竟学长团真不是想进就能进的。再者,据说还是实验班的大佬,长得颇为清秀,笑起来很好看。

野心够大啊。我意味深长的看向脸脸。

然而脸脸的野心还不止于此。

脸脸找学姐要到了这个学长的QQ

脸脸去加的学长。

脸脸开始和学长互道晚安。

脸脸……

小刀气愤,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17.

脸脸向我们叙述了她的恋爱史。

要到QQ之后,脸脸没有犹豫,直接点了添加好友,备注留的是:学长的小迷妹。

“凑表年。”我们鄙视。

然而不可否认,这句话让脸脸和曹学长顺利的聊起来。

包括后来的互道晚安。

 

18

不久的后来,小刀表示她也看上一学长。

而且还是曹学长在学长团里的同事。

名字贼男主。

叫开放。

“以后我就叫改革!!!”小刀坚定。

 

19.

开放据说是物理竞赛班的成员。

后来小刀视物理为女神。

 

20.

后来我作为606唯一一个无男神无男票的人显得非常的格格不入。

小刀他们推荐我多看几本言情小说然后培养下自己的少女心。

我同意。

在看了好几本烂俗的言情小说之后,我终于仰天长叹。

“书里的男主,什么都好。”我叹气:“就是眼光不好。”

“……”众人。

你重点错了啊喂!!!!!

 

21.

除了这些乱七八糟的小情愫,大部分的时间我们还是在教室里呆着。

我们的组长…是一个很神奇的东西(?

刚开始,我们觉得组长是一个非常正紧的人。

他非常仗义的表示,扫地我们男生来,你们女生可以走了。

后来……

也不知道怎么肥四,画风就变了。

比如,晚自习的时候,给劳动委员小哥哥笔芯,收到,小哥哥,远距离,有动作,有声音的还是持续很久的,那种。

比如,下课的时候,给我们吹牛。(譬如有一次, 组长很惆怅的说,是他帮助川普成为美国总统,现在感觉很对不起美国人民。)

比如,一脸娇媚的问我们。

要不要来玩啊~~给你们上头牌~~~~

我们:冷漠脸。

 

22.

但总体来说,组长是一个比较好的人。

对我们真的,很好。

比如在别的组偷偷发我们表情包的时候,他会站出来,说:别欺负我们组员。

比如在段考前特地发了说说鼓励我们,还给我们买了棒棒糖。

比如在我体检,害怕到不敢面对针头时,安慰我说:没关系,我们组员都很棒的。

非常感谢。

 

23.

但是段考我依然炸了(…

辜负了棒棒糖…

对不起这段就不说了orz

 

24.

熬过段考就是运动会了。

合一的运动会大家可以直接上网搜索,肯定可以搜的到。

开幕式堪比漫展现场,各种coser小姐姐小哥哥,女装大佬,汉服同袍,合影合到手机没电。

创意与花样也很多,什么小电瓶摩托车啥的还不是so so so easy

(这一段也先不仔细说啦,下一次做一个番外专题,专门讲运动会。)

 

25.

运动会有一个项目是太阳花。

是由200多个学姐学长组成的方阵,随着音律移动,从而组成各种图案,从上空看能看出字符样变换,作为合一学子的我们,深知排练这样的大演出,需要多少人的同心协力,需要付出多少汗水艰辛。

字符最后停留在,合一。

观摩这些的我们,在音乐的震撼声里久久无法回神。

好骄傲。作为一个合一人。

 

 

 

 

作者的话:

好啦这一p就到此结束了,感谢观看!!

下面有一点要说的话,因为说了故梦不产负能,所以有些事情在故梦里没有办法说啊。

我们寝室的脸脸要走啦,以后就是走读生了。

所以606少了一个人。

而且学业可能稍微会比较忙啦,所以以后故梦可能会很少更新或者甚至不更啦,还请谅解。

作者马上要去写作业orz然后回学校orz作者很难过,因为不仅没去成漫展还要去补课TATTTTTTTTTTT啊西湖的水啊我的泪TAT

 

然后下一p写运动会!!还有校本课和百团大战吧Hhhhhhhh感谢观看!!!手动狗脸一红。

发布于2017年11月05日 11:30 | 评论数(8) 阅读数(120) 故梦#

故梦(1-14)


故梦(一)

 

1.

拖着沉重的行李箱,我望着偌大的校门微微发怔。

这里是Y中,是这个城市里比较排得上名次的学校,同时,也是未来三年我的归属地。

那么,准备好了吗。

我举起手,感觉有风透过指尖,在夏日的燥热中意外的清凉。

开始吧。

 

2.

一路蹦蹦跳跳的在校园里穿梭,超市银行医务室餐厅爱心商店,校园真的很大,不夸张的说甚至是比小区还要齐全和完美。

南边为住宿区,北边就是教学楼,中间以一条地下通道连接。

在地下通道撞上了一个少年,个子不算太高,但是比起明瞳却还是高上许多,面相清秀,很白,说话声音也很好听。

我说不好意思。

少年笑笑说,没事儿。

我咂咂嘴,好学校果然是不一样,连小哥哥的品质都高了许多。

不过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个少年会在我们宿舍的日常唠嗑中经常提到。

 

3.

交完材料告别父母,我返回了宿舍。

然后见到了我的室友们。

咳咳,这里嘛自然要给室友们的名字打上马赛克。

靠阳台的那位呢,最不要脸,咱们就叫她脸脸吧。至于斜对面,那位看上去清秀实则补刀耿直的嘛,就叫小刀吧。最后是对床的那位,在狗粮产出户还是李夫人中抉择了许久,最后还是决定叫李夫人吧。

 

4.

不知道你们刚开始遇到那些日后很亲近的人时是什么样子的呢?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纤尘在临近傍晚的夕阳中纷飞扩散。

我们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

“……”

“……”

“……”

场面一度很尴尬。

 

5.

渐渐熟络起来后才发现什么高冷室友都是瞎扯淡。

那是一段不忍回首的历史。

洗完澡的我们坐在上铺上面面相觑。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个…你们看过菊生淮南嘛……”

然后寝室就炸了。

“二熊!!!我我我超喜欢他的!!!”

“你们有没有看过最好的我们啊!!!!!!”

“看过看过!!!!!!我还看了电视剧!!!!!超喜欢路星河的!!!!!”

“不行不行!!!!路星河是我的!!!!”

“我呸情敌拔刀吧!!!!”

……

当晚我们就深入的聊到了各自恋爱史……。

所以你看,其实嘛,少女,就是这么好熟络啊。

 

6.

这个话题是李夫人率先提起的。

“那个……”李夫人欲言又止:“你们有没有……男票啊?”

“……”沉默。

“那不好意思哈。”李夫人一脸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的意思:“我是606第一个脱单的呢。”

 

7.

之后的我们过上了听者落泪的生活。

李夫人作为606惟一一个没有乖乖听话带了手机的人,不仅放肆的玩着QQ而且还放肆的给男票打着电话。

“啊真是难过呢。”李夫人一脸难过:“怎么办呢和我家傻狗打电话太多了没有电话费了。”

我们一众冷漠脸。

 

8.

“叫你男票给你买话费去。”脸脸冷漠。

“啊不可以呢。”李夫人娇羞:“毕竟我们家是我管账呢,傻狗都主动把钱放在我这里呢。”

脸脸气到扭曲。

“把你男朋友QQ给我。”脸脸继续冷漠。

“干嘛!”李夫人警惕。

“我打算开通一个服务。”脸脸目无表情:“亲爱的李XX先生(李夫人男票名字):您想知道女朋友的近况吗。按1支付五元,汇报女朋友近况。按2支付十元,帮你管住女朋友。按3支付一百元发你女朋友【哔——】照。”

“……”

 

9.

刚开始的入学教育生活十分的冗长而无聊。

每天的生活就是听校长吹Y中,听其他人吹校长。

唯一的话题大概是负责带领明瞳他们的学长学姐。

是的,在Y中,是没有老师带领的,从上层管理到下层运作,基本上都是学生组织,故带领我们的不是老师,而是学长团。

犹记初见学长团,学长其对我们的嘱咐:“明天会很热。”

学长帆严肃:“不是很热,是非常热!”

学长其沉默一会儿,开口:“对,是非常热。”

“还有明天记得早点来,人会很多。”

“不是很多,是非常多!”

“……对,非常多,小何说什么都对。”

我和小刀忽然微妙的对视而笑。

 

10.

最后一天的时候我们去上美术课。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桌子下面突然爬过来一条粗长的蜈蚣。

第一个看到它的小刀一声尖叫,霎时间四处都是起身时桌椅碰撞的声响。

不怕虫子的脸脸下意识的想一脚踩下去却被身边的学长帆眼疾手快的拉住,学长其快步讨来重物砸上蜈蚣。

特别害怕虫子的我简直像是断了电的机器人,呆呆的盯着虫子的尸体,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却硬生生忘记回头。

学长其宽慰的拍拍我的肩膀,挡住我的视线:“别看了,看了不会害怕吗。”

那一刻,觉得他们都是会发光的人。

 

11.

熟悉了之后,我便开始了漫漫安利之路。

“旁友!!你听说过全弯高手吗!!”

“吃我安利吗这位道友!!!!MDZS!!!!巨甜!!!!”

只吃BG的李夫人和脸脸听完我的简介和安利,感觉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12.

后来就是五大学生组织的招募。

Y中的五大学生组织谓之学生会、青协、社联、模联、团总支。

全年级全体人数2000+,参选人数800+,但每个组织大约只招2030人左右,前提是还要通过一轮笔试和两轮面试。

这概率,大半有雄心壮志的人都半道铩羽而归。

遗憾的是我们606四个人,有三个人在第一轮笔试就落马了。

“难道是因为简历没贴照片的原因??”我摸下巴。

“以貌取人!可耻的颜狗!!”小刀义愤填膺。

“呵愚昧无知的地球人。”李夫人冷笑:“他们将失去一群美貌的仙女。”

“呵。”唯一一个过了青协笔试的脸脸轻蔑的笑出声。

沉默。

“打不打。”李夫人目无表情。

“还留着干嘛???留着过年吗???”我目无表情。

后来据隔壁寝室回忆,一度以为606发生了杀猪事件。

 

13.

606有个不成文的传统。

经常会有人从自家带来各种明令禁止的书籍,名曰“禁书”,所谓禁书,就是各种言情小说杂志漫画以及一些哔——的文章。

但是任性的我们偏偏不信邪,不仅要带,而且交以全员传阅。

这周轮到了小刀。

小刀带来了一打《暖各》杂志。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就是种矫情的青春言情文的那种。

老年人明瞳打了个哈欠。

看着周围少女心泛滥的室友们,觉得自己和时代脱节了。

为了跟上年轻人的步伐,我决定和室友们一起欢快的看书。

然后完美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14.

唯一吸引我的大概是封面和插图上美貌的JK小姐姐们的颜值。

于是我向室友们郑重的声明,对不起我不喜欢文字我只喜欢小姐姐。

脸脸一脸娇羞而别扭:“瞳瞳……你这样我会担心你哪天会性侵我的……”

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严词拒绝:“对不起脸脸,我只喜欢好看的小姐姐。”

“……”

 

 

 

 

作者:一些些琐碎的小段子,都是一些真实发生的事情quq有的比较污的地方打上马赛克了hhh文里面的名字叫明瞳,明是河图的小姨子清明的明,瞳同音我真名最后一个字,因为很多熟悉的人叫我瞳瞳hhhhh

  故梦不产负能!!希望可以告诉你们,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美好的东西的值得我们去期待,所以,向前吧

 

 

 

 

 

 

后排广告位:

 

《东经北纬°》很早就想写的兄妹p!!!

 

想写甜甜的那种quq大纲正在产出hhhhh先打个小广告吧xd

 

 

 

感谢观看!!

(手动狗脸一红x不知道咋弄图片了)

 

发布于2017年09月23日 21:50 | 评论数(5) 阅读数(395) 故梦#

林海雪原学业完结考试


林海雪原学业完结考试

 

出卷人:源海全球后援会会长   审卷人:同左

 

·请关闭你手中的原文因为你开着也找不到答案

·出卷人是正紧人,真的

·最后,出卷人是真的爱着源海的,真的

 

姓名______     班级______     成绩_______

 

 

一、选择题

 

(1)       pb社全称是(

 

A. penbeat  B.panbeat   C.penbaet  D.panbaet.

 

(2)       源海相遇在哪一所高中?(

 

A.L  BT  C。源海高中 D。助攻遍地走高中

 

3)林海的舍友是( 

 

A.      宋止西  B。是我不用猜了  C.这么重要的位子当然是让给亲妈  D.薛源

 

(薛源is watching you

 

4)薛源的性格?( 

 

A.      纠结闷骚 B.内冷外热 C.亲妈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对不起我没有翻到人设  D,宇宙醋王

 

5)源海约会的时候,薛源学长穿的是什么呢( 

A. 茶绿色的T  B.蓝绿色  T  C.浅绿色T  D.深绿色T

 

6)林海数学好不好( 

 

A.        B。不好 C。重要吗??你一个连男票都没有的人有什么资格说话!D 。没关系反正薛源会帮助林海的!

 

(薛源很欣慰,终于有机会正大光明的接近老婆了呢(x

 

7)源海第一次约会地点( 

 

AALP游乐园 B。食堂 Cpb D源海走到哪里约会到哪里呢(。

 

二、主观题

 

(1)       请问在林海雪原中,石笑社长和宋止西到底谁是最佳助攻?请说明理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       源海第一次牵小手是什么时候?(温馨提示:一定要认真思考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       薛源是什么时候喜欢林海的?林海又是什么时候喜欢薛源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       最后如果你有想说的话请写在这里吧!感谢so亲妈把这么好的源海带来这个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庆祝林海雪原完结!!!鬼畜产物!!

看完请不要打我

不用害怕,我,就是跑路去了。

预计明天公布答案hhhhhh但是其实每个人的心目中应该都有自己的答案吧,所以就只能代表我自己啦TAT还是很舍不得源海啊

 

最后,表白亲妈soda和源海!感谢遇到这么好的你们

发布于2017年09月08日 21:28 | 评论数(7) 阅读数(190) 摸鱼#

日常#突然闪现的副校长!!


副校长又一次突然闪现!!!—=≡Σ((( つ•̀ω•́)つ

这几天上线捕捉副校长的概率大大增加啊emmmm....

但是高一住校狗明天就要去学校了TAT又有一周要见不到大家了TAT

 

 

然后!

 

下面!

 

会发生!

 

神奇的!

 

事情!

 

 

!!!!!!!!!!!!!!!!!!!!!!!!!!!!!!!!!!!

 

 



是的!!!学姐副校长剪刘海了emmmm



hhhhhhhh还有一张很糊很糊的正脸…


hhhhhhh如果可以请自行加上滤镜!!忽略副校长的圆脸和最近晒黑的皮肤TAT
(ntm(不可以(冷漠

hhhh这个分类主要用来分享一些乱七八糟的副校长日常生活!

刚结束完一周的结束教育!每天的日常大约是听校长吹牛,听其他老师吹校长这样(。。。////

我们高中的话,基本上是没有老师来带领大家的,一般是学长团…emmm然后隔壁班的学长真的好帅!!而且两个都好帅!!!(你/

然后活动真的巨无敌多了。。粗略初步计算大概段一过后,会有3、4个大型活动…

室友们大约都是傻子hhhhh我的傻逼室友们emmmm【哔——】名字打上马赛克_(:з」∠)_

最后的话新学期要加油!!好好学习!!!

【不过下周五就又可以看到大家了!!还可以看到被吞的评论以及说不定会收获so总蚂蚁泠等等等等大家的更新!!突然有了动力(你


谢谢你看到这里了!!!

By老年人·晋升为学姐·源海全球后援会·突然爆照的副校长

发布于2017年09月02日 18:48 | 评论数(6) 阅读数(186) 日常#

予你


全文字数:4880

请用力夸我!!(滚

【高亮】虽然是HE!!作者写到后面都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不要认真看!!

作者对于洪水描写一概不通的!!欢迎科普纠错!!

感情线和剧情不算太清晰!!

(还有我就是想叫花城:)桃溪什么的没有参照瞎取得名字emmm

如果没有问题再继续向下吧→

 

 

 

 

予你
东栀


0

予你长夜,共我河山
 

1
  
花城很久很久没有下雨了。

许墨伸手,有透明的,凉凉的液体滴到手心时,还愣了一下。

然后撇下与朋友的约会,迈开腿朝家里奔去,连嘴角控制不住的扬起都没有注意到。

不消半会儿,许墨喘着气已经跑到家门口了,她觉得体育课测试八百米的时候自己都没有跑这么快过。扶着膝盖休息了一会儿,许墨只觉得胸腔里都是嘭嘭的回声。

是心跳,久违的心跳。

她总觉得会发生什么大事,毕竟对于她来说,这样的大事只有一件。

就要见到他了吧?许墨摇摇头,强制自己冷静下来,伸手整理耳边的碎发,食指不小心触到脸颊,才发现皮肤的温度已经红的发烫。

 冷静,上楼,推门。

看到颀长的身影负手而立,朝她微笑时,许墨还是忍不住愣了许久。

她知道,她就是知道,没由来的知道。

好久不见。他说。


2
  
一步,两步。

彼时的许墨还是个刚上小学的孩子,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她个子小小的,有着柔软的碎发和明亮的眼睛。

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她没有像其他小朋友那样被家长亲亲热热的牵着手接回家。

不过早就应该习惯了呀不是吗。许墨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方砖,数着自己的步伐,尽量驱赶脑内与心里不安分的想法与委屈。

只是刚刚数到第一百步的时候,天公不作美的开始降雨,苍穹在上,天边还响过几声惊雷。

许墨的脸霎时就白了。

 她害怕打雷,像很多小朋友一样,害怕这种声势浩大的响动,唯一不同的是,没有爸爸妈妈会安慰的把她圈进怀里。

她不喜欢下雨天,非常不喜欢。

脑子一片空白,许墨惊慌的跑起来,尽管她知道,无论跑到哪里,雷声都会如影随形。

许墨拼命捂紧耳朵,甚至闭上眼睛,然后就这么撞上一个硬硬的东西。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稳稳扶住,面前是个半大的少年,约摸十七八岁的年纪,脸上也是慌忙的神色。

许墨抬头,对上一对明亮的眼睛,像是夏夜的星星。

许墨微微呆愣,揉了揉被撞的生疼的脑袋,怯怯道:“小哥哥,你……你也怕打雷?

少年挠挠头,解释:“我不怕的……”停顿了一下,接着补充道:“我是怕你摔到自己,怕你会哭。

我不会的。许墨拼命摇摇头。

你怕打雷吗?少年注意到许墨用的是

嗯。许墨乖巧的点点头。

那我……”少年蹙眉思考了一下:“陪你吧。


3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少年就走进了许墨家里。

后来许墨偶尔会想,如果父母在天之灵知道她随随便便就放了个陌生人回家,会不会打死她。

少年在旁边噘着嘴很不满的嚷嚷,我是陌生人吗??是吗是吗?有见过我这么好看的陌生人吗?

但当时,作为一个小学生的许墨显然没有想这么多,回到家后,扯了毛巾给少年擦头发。

不过奇怪的是,少年从雨里来去,无论是头发还是衣服,没有一块地方是被淋湿的。

他说他叫林予,他说他是这一方雨神,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许墨少有的露出笑容,噘着嘴说你是雨神吗?哄小孩子的吧?如果你是雨神,那可不可以不要打雷,我害怕。

林予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们交换了彼此的姓名,闲扯几句有的没的,外面有没有打雷,许墨居然就这么忽视了。

半夜时,雨似乎停了,许墨迷迷糊糊的感觉到一阵动静,揉了揉眼睛,便看到准备出门的林予。
 
林予笑着朝许墨挥挥手。

许墨也朝林予挥挥手。

许墨知道,林予也许再也不会来看她,可是,她从来都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她乖巧早熟的近乎冷漠。


4
  
许墨没有什么朋友。

 或许是从小没有父母的原因,她自小就看上去胆怯而冷漠。直到上了小学,她仍然没有一个朋友。

许墨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想想,林予大概是她唯一的朋友。

不对。许墨忽然反驳,林予怎么能只是朋友。

是亲人。

不过有林予就够了啊。许墨暗暗想着,嘴角又微微翘起来。

那次告别,她以为她与林予就从此不再见。不过惊讶的是,某一天的傍晚,她正犹豫要不要冒着大雨跑回家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少年身形修长,穿的干净整洁,眼睛让许墨想到了有漫天星子的晴朗夜晚。

少年撑着伞,朝她笑了。

是林予。

或许不是来找她的。许墨这么自我否定着,头顶却被一片阴影遮住,她抬起头,正对上林予的眸子。

“不回家吗?”林予一手揽住许墨的肩膀,另一只手稳稳的举着长柄伞。

天边响过几声惊雷,许墨浑身过电一般一抖,林予便加深了力度,胡乱找些话题转移注意力:“你饿不饿啊……我是说你想不想吃东西……那个你……”林予有些苦恼的低下头,脸上又红了一片,找话题什么的,他实在不擅长。

许墨却忽然笑出声。

“没事儿。”最后反倒是许墨安慰起林予来,许墨仰头朝林予宽慰一笑:“有人陪我的话,我就不是那么害怕了。”

“那……”林予也笑了,他坚定的点点头:“以后每次下雨我都来陪你好了。”

“好。”许墨觉得自己可能把一年的笑容储存量都用完了,她肆意的笑着,没由来的相信自己身边的少年。

 

5

  后来林予果真说到做到。

  每到下雨天,许墨就一定能看到林予的身影。

  她的雨季,他从来没有缺席。

  高中生许墨已经亭亭玉立,留长了头发,剪了齐刘海,已经可以和林予并肩而立了。

  遥遥的,许墨又看见了林予。

  “嘿!”许墨冒雨绕道林予身后,双手搭在林予肩膀上。

  林予慌忙将伞往许墨这边倾斜,有些不满的嘟哝道:“淋雨会生病的好吗!!又不是小朋友了。”

  林予还是老样子,这么多年无论是容貌还是身高,都没有丝毫变化,一如初见。

  “嘿嘿。”许墨歪头一笑:“谁是小朋友啊,我现在可和你一样大哦!”

  倒是许墨变了许多,或许是有了林予的陪伴,少女渐渐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加之原本性格之中的温和谦逊,人缘极好。

  “唉。”林予佯装叹气:“有种闺女儿长大了就不认爹的感觉啊怎么办呢。”

  “你走开!”许墨忍不住笑出声,反手就拍在林予肩膀上。

  “说真的,你以前可高冷了,特别乖!”林予严肃的说。

  “说真的,还不都因为你。”许墨严肃的甩锅。

  “是是是,都怪我。”林予笑笑:“不过你这样也很好。”

  “嗯?你说——什么——?”许墨装作听不到。

  “说你。”林予严肃:“好看。”

  “说真的,还不因为你。”许墨继续笑。

  林予扑哧一声笑出来,脸又红了。

还是老样子,脸红都没变。许墨昂头,突然觉得下雨天,也不错。

 

6

又下雨了。

  许墨开窗透气时,发现玻璃上已经有好几路雨痕。

  QQ适时的发出声响。

“墨墨,如果出门,记得带伞!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闺蜜在QQ上给许墨发来一行字。

“没事儿。”许墨神秘笑笑,嘴角翘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我有特殊避雨技巧。许墨想着。

刚想着,少年却已经推门而入。

“来啦?”许墨笑着,少年却发愣一般没有回话,盯着许墨的脸看了许久。

许墨伸出手指在林予面前摆了摆:“回魂了!”难不成是自己最近又胖了?许墨纳闷的这么想着。

“嗯……”林予好像又脸红了,背倚着门框,低头仿佛思考什么。

“你……有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林予故作轻松的笑着,尽管他知道他的笑容一定像是纸糊的,特别难看。

许墨没有拆穿,或许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吧,许墨想,不过林予不说,她便不问。

“嗯……地方的话……”她倒是认真思考了良久:“我们去桃溪山看星星吧!”

她想起林予的眼睛,就像是星星。

她一直想出去走走,毕竟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花城这座小城,林予笑笑,说来日方长,以后有的是机会。

这次突然而然的邀约,许墨更愿意当作是“机会”到了。

桃溪山地处花城外,书上描绘起桃溪山,总说是世外桃源一般的美景,桃溪里的水清澈而明净,只是涨潮时汹涌,便不允许靠近。

许墨算了算,离涨潮还有些时日。

日薄西山,两个人站在山巅,笑着闹着,看着满天云霞渐渐消散,归为宁静,月亮探出头来,偶尔有蝉声鸣鸣。

也不知过了多久,正说着话,林予突然比了个安静的手势,微笑着指了指天空。

漫天星子。

如墨泼般的天空中,闪耀着数以亿计的星子,或明或暗,浩瀚星河练成了一片,许墨没由来的想到了林予的眼睛。

“真好看!”许墨感慨:“不知道以后能不能看见这么震撼的景色了。”

她只是无意的脱口而出,却有人认真回应。

“会的。”林予按住许墨肩膀,与她对视:“这样的景色有很多,你一定会看到。”

夜晚安静极了,天边不知名的星星连成一线,许墨点点头:“会的。”

她相信他,一直都是。

 

 

7

自那以后,许墨许久没有见过林予。

或许是因为一直没有下雨的缘故吧。许墨安慰自己道。

就这么平静的过了许久,直到那一天许墨突然发现玻璃上出现了雨痕。

正在上国学课的许墨腾的一下起身,把讲台上的国学老师吓得一愣。

“老师!”许墨觉得心快要蹦出来了:“我……我肚子疼!”

许墨向来乖巧,国学老师点点头,嘱咐了几句便放行了。

夺出门去,许墨觉得双腿从来没有跑的这么快过。

快点,再快点!

她突然很想看到他。

心跳的速度和希望却成反比,等了许久,她也没有看到他。

或许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住了吧。她这么安慰自己。

后来雨越下越大。

后来开始有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回家了。

后来开始有人奇怪的打量她这个在屋檐下站了几个小时的人。

后来雨停了,直至日暮西山,许墨再也没有看见林予。

 

8

许墨放弃了,盯着地上的方砖,数着步数,努力驱赶着脑海里不切实际的希望。

也许会再一次撞上那个人吧?许墨摇摇头,连自己否决。

她到底在瞎想些什么啊。

街上突然传来几声喊叫,霎时间,许多人骚动起来,大体上朝着同一方向移动。

许墨楞了一下,还是决定随大流。

耳边是纷扰的各种声音,像是拼图一般拼凑着一个完整的真相。

“你知道吗!花城出了奇怪的事情!”

“知道知道!桃溪不是涨潮了吗,去看的人都说那水量可以淹掉整个花城!”

“我去看了!!可不是吗!但是说也奇怪,水总是在花城门口就停下了,怎么也淹不进来,相邻的几个城市都已经遭殃了,偏偏是花城幸免。”

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已经登上了这座城市里最高的钟塔,许墨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们说的场景。

突如其来的心慌。

她好像知道真相,又好像并不清楚。

他说,他是雨神啊。

 

9

林予记得那是个和往常一样的下雨天,作为新上任的雨神,他闲不住便溜达出去转转。

他本不是什么合格的雨神,降雨时间什么的总是掌控不好,所以才被指派到这个遗世独立的小地方。

只是没想到一个不注意便撞上别人了。

是个小姑娘,还特别害怕打雷。林予暗暗笑了,打雷什么的都是他的同事雷神搞的小把戏,也就是为了给大雨造造势,可怕在哪里啊。

可他还是陪着这个小姑娘,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下雨天。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他这个雨神太窝囊了,连个正事儿都没有,闲得慌?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这么想过。

慢慢的,居然就习惯了。

他笑着调侃说,大概是有种养女儿的感觉。

想陪着她,看她慢慢长大,希望她不要再害怕打雷。

直到他看见那一次下雨时,上级指派的降雨量,高的骇人。

他无意间还看见了那次洪水中将要遇难的名单,然后突如其来的看到闯进他视线的名字。

许墨。

他愣了好久,直到其他地方的雨神登门拜访时,仍然望着一纸名单发呆。

其他的雨神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林予,那个雨神印象里的林予一直是随和的,不争世事的,温和的,有时甚至随和到软弱。

但是唯独没有见过这样的林予,他说,这件事情他做不到。

其他的雨神瞪大眼睛,说你疯了吧。

是啊,大概是疯了吧。林予笑笑,这么做的惩罚他自然是了然于心的,只是他又能怎么办?

他何尝不想陪许墨走到路的尽头,看遍长夜山川。

他记得许墨说过,她从没有离开过花城,总是看书里描绘着万里河山,自己却无法感受,非常遗憾。

林予信誓旦旦的说,来日方长,我一定带你去看。

他一直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得。

本想着来日方长,他一定会带许墨看遍江河山川。

长夜漫漫,提灯照河山。

许墨说这是她在梦里勾勒了许多遍的画面,她骄傲的说出这个句子的时候,仰着头问他:“我语文是不是很好嘿嘿!”

他鄙视的俯视着她:“切,咬文嚼字。”

但不可否认,他也曾被这个画面打动过。

他说的也许是对的,许墨一定会看到外面的江河湖海大好河川,但是陪她看的人,一定不会是自己了。

或许还可以为她做最后一件事情吧。林予轻松的想,看来他这个雨神还不是很窝囊嘛。

小姑娘害怕打雷,以后……下雨的时候请务必不要响雷。拜托了。林予朝新上任的雨神鞠了一躬。

后来花城再也没有打过雷,似乎成了每一任雨神的约定,这种传统就这么一任任传承下去。

 

0

许墨噗嗤一声笑了,看着天边划过几丝透明的,凉凉的液体,喃喃自语。

其实,我早就不怕打雷了。

因为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啊,我知道会有一个人,会陪我走过雷声轰鸣,走过长夜漫漫,与我共赏河山。

“你也是。好久不见。”
  

 

 

感谢观看!笔芯!

 

发布于2017年09月01日 16:33 | 评论数(9) 阅读数(225) 四月眠#

浊酒


浊酒

 

/东栀

 

0.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薛洋突然想起来,他是见过他的,在很早很早的以前。

 

1.

  天方微亮,昨夜下了几阵暴雨,地面被雨淋了个透彻。薛洋摸索了许久,总算是找到一户人家的外檐休息。屋檐下的地板是木质的,被雨浇了有些松软,凉凉的,深秋却也渗进骨子里,不过总是比街角的青石板强的。

  薛洋把讨来的馒头胡乱塞进嘴里,小小的身子蜷在一起,没过一会儿就沉沉睡去。

  梦里有很多甜甜的糖果,花花绿绿的,有点像以前春天的时候见过的蝴蝶,在花丛里上下翩飞。

  只是似乎没过多久,耳朵便是一痛,竟然被人硬生生的扯着耳朵坐了起来。耳朵上传来的痛感快速蔓延到全身,薛洋突然惊醒,腰肢却突然又是一痛。

  “哪家的小兔崽子?”头顶上浑厚的声音夹杂着颇多的恼怒,“小要饭的赶紧滚,别脏了我家地板!”

  薛洋趴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儿,直到对面传来关门时门撞在门框上的巨响,才微微一颤。

  地板好凉。

  薛洋摸摸自己的脑袋,连带着脏兮兮的手上浑浊的雨水和刚划开没有来得及愈合的伤口所流的血水。

  有点烫,脑袋愈加的晕晕乎乎,薛洋干脆不再白费力气的爬起来,直愣愣的躺倒在深色的青石板上,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呢。他有些不解的想着,他不过是借了旁人嫌弃的地板睡了一觉罢了,为何就被欺负如此。

  不是因为借宿屋檐,而是因为他是薛洋,一个无父无母,手无寸铁,流浪街头的薛洋。

 

2.

 

  一口下去,瓷杯就见了底,薛洋呸的一声吐出刚入口的茶,皱着眉随手把瓷杯扔在地上,发出响亮的破碎声。

  “我说你听不懂我说的话?”薛洋靠着竹椅,双手环抱在胸前:“老子叫你上最好的茶,你这弄的什么鬼玩意?”

  店主大概是个新来的,搁下手头的白毛巾,有些恼怒的回着:“爱喝不喝!我看你是没银子付茶钱了吧!”只是话音未落,便是重物砰然落地的声音。薛洋还保持着抬脚的姿势,唯一不同的,就是原本好好支起棚子的梁木被硬生生的踹断了,有些悲哀的滚在地上。

  “你——”店主先是呆了一下,一口气梗在喉头,撸起袖子便朝薛洋挥拳而去,只是不知什么时候,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先攀上他的脖子,接着便是气息一紧,感觉脖子像是被重物死死压着,喘不过气。

  “干嘛?想打我?”薛洋眉眼间笑嘻嘻的,一对儿虎牙也露了出来,手上的力度却又加重了几分,完全不是个少年的力气。

“想打我的人啊可多了去了,暂时还轮不到你。”

突然一阵凌厉的掌风袭来,薛洋慌忙撤手,抬眼一看竟然是副有些眼熟的面孔。

“哟?这不是晓星尘道长?真巧。”薛洋笑嘻嘻的摸摸手背:“才刚别数日,怎么?想我了?”说罢探头望他身后望去:“那位说我狠毒的呢?怎么没来?”

“你为何要砸他摊子?”晓星尘颇为无奈的揉揉眉心:“我看你不过是个半大的少年,根骨也不错,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

“哦?你这话问的到奇怪。”薛洋摊摊手:“我可没砸你家摊子,你又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坏我兴致?”

 

 

3.

 

 

主持正义?哈哈哈哈哈你现在才来主持正义?薛洋仰头突然笑起来。我问你,当初我受人欺凌的时候,你在哪?我险些没命的时候你又在哪?你为什么独独不为我主持正义?

发布于2017年08月31日 12:57 | 评论数(3) 阅读数(125) 摸鱼#

【置顶】你好我副校长打钱(滚


我真喜欢你们!!!真的!!!

每一天的副校长都在努力!!!!!表白全体二伯的人!!

发布于2017年08月30日 22:15 | 评论数(5) 阅读数(184)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爱德华的格桑花||又是存稿


1.

 

爱德华是一只非常非常精美可爱的瓷兔子。

他从来都不在意什么是爱,也从来不在意他的小主人给他满满的爱。

直到,他失去了那一切。

 

2.

 

那个冬天格外冷。

格桑记得那一年的初雪来的很早,让人猝不及防,他抱着大提琴站在别人家的屋檐下,第一次觉得身上的羊绒大衣那么单薄。

手机早就不知道在哪次争吵中丢失了,狼藉一片的家中,他也没有心思去细细寻找,倒想着没了也算清净。

呆呆的注视着进入视线的雪花,落地,消融,一时间居然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直到一股重力突然压在左肩,待她反应过来,已经打了个转,有个小小的身躯缩手缩脚的窝在他身后,纤细的手指压在唇上,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格桑本来就身形纤长,加之套上了宽大的大衣,竟然完完整整的遮住的少女。

几个身着黑衣的彪形大汉左顾右盼了一番,似乎没有找到目标,渐渐淡出视线。

“你是……?”待少女从他身后闪出,格桑仔仔细细的将她打量的一遍,少女金色的长发柔软的搭在腰间,扣着一顶墨蓝色的烧饼帽,睫毛纤细,蓝色的眸子像是宝石,身着一件黑色的洋装,裙摆恰到好处的摆开。

倒像是哪位千金的打扮,只是好一番搜肠刮肚他却并没有想出是谁。

“嗯嗯?”少女抬头,嘟嘟囔囔的说了句什么,格桑隐隐约约听见零碎几个词语,大都是“没有”之类。

 

3.

“你叫什么名字?”少女蓝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她,漾着水光,一眼见底,倒是先发问。

“格桑。”格桑答道,那位却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静静的盯着格桑,似乎在希望他说些什么。静默了片刻,格桑到底还是害怕尴尬,莫名其妙的接了一句:“格桑花开的时候,就是春天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叫格桑呢?”少女蹦蹦跳跳的,金色的卷发随着她一蹦三尺高的动作也一跳一跳的,像只兔子。

 嗯……像只非常小非常幼稚的兔子。格桑的脑海里浮现出小小的一团雪球,咕噜噜的滚来滚去。

“大概是,格桑花很好看?”格桑自己也有些不确定起来,犹豫着吐字。

“那那那!格桑,你能带我去看格桑花吗?你一定是见过的吧?很好看对不对?”少女两眼放光,刹那间像是一潭静水漾起涟漪,犹自激动的挥舞手脚。

格桑本来是个不擅长交流的人,被这位话唠带着竟也不自觉多说了好几句。

 

4.

  少女就这么和格桑一起住下了,格桑向来不知道怎么拒绝人,眼见少女懵懵懂懂,也就没有多想。

  不过这位的话确实着实多了一些。格桑扶额,叽叽喳喳的像是把整个客厅都填满。

  “格桑格桑!讲个故事吧!”少女吃着早餐,还不安分的叫着。



这篇比上篇长。
因为是个马甲所以肆无忌惮哈哈哈哈哈就这么短
就这么任性(x
我知道没啥人看哈哈哈w总之至少给自己留下“哦我好勤奋更文”的感觉!
emmmmmm废话多w如果你看到的话非常感谢你了!{挥手}
2017,7,17 9:12

发布于2017年07月17日 21:08 | 评论数(2) 阅读数(290)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白首辞||很短存稿||


探长羡x军统叽

 

1.

  “所以你看……这?”聂怀桑欲言又止,左手不安的摩挲着茶杯,眼睛却紧紧盯着左端黑衣男子的表情。

  黑衣男子爽朗的一笑,颇为轻松的拍了拍来者的肩膀:“放心放心,交给我好了。”

  黑衣男子面容清朗,笑容温暖看了让人有种莫名的信任,仿佛全天下的难事交由他负责也不是问题,聂怀桑不由得轻轻松了口气。

  是了,还是那个魏无羡。

  “那就谢谢你啦魏探长。”说罢呈一叠资料于魏无羡的手中,魏无羡本无意翻看,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只是不经意的一瞄却再也移不开视线。

  资料上的男子再眼熟不过,白净的面庞,清冷的目光,大约是魏无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一张脸。

 

  “蓝忘机??!!”魏无羡失声叫出来,名字夺出口的一刹那才反应过来,连忙用手握拳掩住唇假意咳嗽,沉声发问掩盖:“怎么是他?”

 

 

 

 

我取了个名字,又写了一个开头很不容易的。

2017.7.17周一9:08今天的阿沉更文了 耶

发布于2017年07月17日 20:59 | 评论数(1) 阅读数(177) 一定要看第一篇置顶

||日常||(伪)更文了


一个小小的计划w!

By东栀。

 

 

 

#魔道祖师同人#

 

*小预告!

 

*(高亮)忘羡忘羡义城组qwqqq

 

*浊酒/孤身/清明酒/忘羡现代paro

 

--生亦无惧,又何畏死。

 

--你,为什么要给我糖吃。

 

--你觉得甜便好。

 

--主持正义?哈哈哈哈哈你现在才来主持正义?薛洋仰头突然笑起来。我问你,当初我受人欺凌的时候,你在哪?我险些没命的时候你又在哪?在哪儿?!你为什么独独不为我主持正义?口口声声的正义谁又为我主持过?!

 

--好山好水早已览尽。

 

--这世界天也大地也大,可偏偏容不下他。

 

--我做错什么了?不过是把从前受过的屈辱,奉还回去。

 

--苦也好,疼也罢,别人是感受不到的吧?那好,就让他们自己尝尝。

 

【总之很多很多同人qwqqqq脑洞多qwqqqqq偶尔掺杂其他的cp

 

 

 

#自家产出产出x#

 

*未命名

 

自家儿子……可是主角名儿还没想好qwqqq先大概放一个印象小预告。

 

--世间多遗憾且大多无可弥补,因而才叫世间。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大叔顿了顿手上的活计,抬头看了看我:“以前是,现在,也是。”

 

--以后别总板着个脸了,多难受,多笑笑。不然啊,活不长。

 

--我有一个很草率很草率的主人。

 他给我取了一个很草率很草率的名字。

 

主角第一视角qwqqqq欢迎投稿名字qwqqqq求求求名字啊x

 

 

您好我叫东栀w

是一个即将高一的学生狗w

欢迎找我玩!!反正!!!

庆祝秀秀小红天官赐福!!中考完就可以追了嗷嗷嗷!!!

 

暑假闲了努力更文w请不要嫌弃我x

发布于2017年05月28日 16:14 | 评论数(0) 阅读数(141) 日常#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