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 | 原创 | 作文

#喻黄#明天


祝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

 

  晨光微曦。

  仲夏的阳光依然炙热的灼人,但毕竟是清晨,太阳还正借了半片薄云沉醉在酩酊一梦里,阳光还没有那么热情,遮遮掩掩的只露出一点颜色。

  “少天?”

  “诶队长?”黄少天蓦地转头,揉了揉自己乱糟糟的碎发——可能是最晚没睡好的原因,头发非常膨胀,四楞八叉的顶在脑门上,就差没做个伸展运动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只有我才会没事干大早上来看海呢没想到你比我更无聊。”

  “在想什么?”喻文州走近黄少天,微笑着帮黄少天捋了捋贴在额头上、倔强的还没被拨开的一缕头发。

  “……嗯?没、没想什么啊哈哈哈哈哈怎么会有事哈哈哈哈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黄少天愣了一下,很生硬的转移了话题,还企图用哈哈哈掩盖。

  喻文州眯了眯眼睛,没有追究,两个人一时无话,就一起看着海平面上遥遥露出头的、新的太阳。

 

  黄少天在想,想了很多,脑海里来来回回穿梭的都是画面,每一幅画面都很清晰,但是杂乱无章,没有按照时间顺序也没有个因果顺序,想到哪儿是哪儿,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跟喻文州说。

  喻文州来的时候他正在想的是他上学那会儿。

  他读书不是很用功,不过有点小聪明,成绩倒还行,爸妈对他期望也没有特别高,不指望自家儿子一举拿个状元瞧瞧,所以下课之后,黄少天没有和别人同学一样被逼着去补习班,反而可以自由自在的在家开着电脑,一边打游戏,一边还能时不时发个语音嘲笑一下补习班里的倒霉同学。

  什么时候开始玩的荣耀他不记得了,那个时候,荣耀于他只是个游戏。

 

  然后画面一闪,闪到魏琛说他适合打职业联赛,在他一连在蓝雨公会眼皮子底下抢了好几个稀有Boss之后。

  那个老缺德为了帮蓝雨战队笼络人才,三天两头的来黄少天家给黄爸黄妈送礼物,好话说了个遍,上门女婿都没这么热情,平常总是被他嘲笑的黄少天愣是给从头夸到脚,快夸出朵花儿来了,黄少天差点没忍住喷他一脸白开水。

  魏琛最后一次来黄少天家的时候什么也没带,礼貌的和黄爸黄妈打了招呼之后,很平静的说道:

  “我相信黄少天是有这个实力的,在荣耀里,在联赛里,他都将是非常耀眼的一束光,如果来到我们蓝雨,他就是蓝雨的未来。”

  这话平淡,和魏琛平常满嘴跑马不一样,连修辞手法都只用了一种。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一句话,说服了黄爸黄妈,让他顺利的带走了黄少天。

  来的时候什么不带,走的时候却带走了这么个宝贝。真是缺德的紧。

 

  黄少天没辜负魏琛的眼光,凭着高超的手速和优秀的意识,剑客夜雨声烦力压一众同期的青训生,很多奇妙的操作连魏琛都暗暗叫好,心里虽然不乐意但仍然隐隐有些自愧不如。

  青训生里最出挑的是黄少天,但是最出名的却还要数喻文州——吊车尾,一个笑话。这个人手速低到地心,别说职业联赛,放在玩家里的高手中也是不够看的。蓝雨曾经委婉的想他提出过解除合约,不要再浪费时间和希望,然而这人不知是傻还是听不懂话,就是不肯放弃。

  黄少天倒是少有和其他青训生一样觉得看不起,只是觉得有意思,两个人也没有什么交集。

  直到——

  这个吊车尾不声不响的凭借他娘胎里被狗啃了似的手速和诡异多端的战术,硬是打败了蓝雨队长魏琛。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鼠标,在一众目瞪口呆的表情里,微笑着站起来,面朝魏琛:“是我赢了。”

  魏琛退役了,连走都是偷偷走的,没有告诉大家,但是还是被黄少天发现了。

  “你小子……属狗的吗?我都走的这么小声了还能被你闻见。”魏琛被气笑了,他连行李箱都没带,一个背包往地上一摔,又抽起烟来。

  “你要走了?为什么不留下来你明明……就算……而且……”黄少天连词用了一大堆,起承转合就是没纠结出个所以然来。

  “不走?干嘛?我什么用都没有了,倚老卖老混饭吃吗?一辈子赖在这混吃等死是吗?”魏琛吐出一口烟,斜了黄少天一眼。

  “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早就有准备,年龄越大手速就越低,越活越回去了……倒是喻文州那小子,说不定会受手速影响少一些。就是生不逢时,要不然哪儿用得着你?老夫早就在荣耀里杀个七进八出了,什么奖杯还不是想拿就拿。”

  “少天,有你和喻文州那小子在,蓝雨一定会越来越好的。”魏琛把包甩上后背,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然后大步朝前走去,没有回头,只是背对着黄少天摇了摇手。

  往前走,别回头。

  你们是蓝雨的希望。

  是剑与诅咒的神话,是利刃和坚石。

 

  魏琛走之后,喻文州就挤走了原来和黄少天一个寝室的青训生,美名其曰培养对内情感,听说还是魏琛临走的时候特地点名吩咐的。

  这老东西真是吃饱了没事干闲的胃疼。

  黄少天从进队就是聚光灯交点,一开始对于这个队长还颇不服气,甚至还有一次找喻文州打了一架,当然结局是以黄少天把喻文州压在宿舍床上,因为喻文州压根没想着还手,倒是黄少天自己觉得没意思,和喻文州对看了几秒后,闷着气走了。

  但是出乎黄少天预料的,这个队长脾气倒是很好,对他好到有些好欺负。

  被逼急了倒是只有一次,喻文州放下鼠标,无奈的看着黄少天:“你还想怎么样呢少天……要不然来pk?”

  “好啊你敢来我有什么不敢应战的!!耍赖是小狗!!还有,谁输了谁要请大家吃夜宵!!你要是怕了就赶紧认输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黄少天当然答应了,然而两轮下来,黄少天却只胜了一局——他原以为自己无论和这个吊车尾打几局都得是大满贯。

  黄少天罕见的闷声看了好几遍回放,直到晚上还仍然在训练室复盘白天的比赛,然而换了好几个角度切来切去,都仍然棋差一招,无论再比几次,他和喻文州都是平手。黄少天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吊车尾,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垃圾。

  “少天?”正郁闷呢,喻文州端着牛奶敲了敲训练室的门,不急不缓的走近他。

  “你怎么知道是我。”黄少天生硬道。

  喻文州把牛奶放在黄少天手边,笑了笑:“我随便一猜,没想到真的是少天。”

  喻文州有一个小本子,上面密密麻麻乱七八糟都是涂鸦和一些不知所云的文字,黄少天时常好奇,然而表面还得装作嫌弃。

  不过喻文州的手是真的好看,不管是握笔的时候还是端着牛奶杯的时候。

  黄少天想。

  然后呸呸呸自己否定了一通。

  “喂,喻文州,你干嘛非要来打荣耀啊。明明……”明明天赋并不是很合适。快到嘴边的话在黄少天舌尖生硬的打了个转,被他又咽回去了。

  “明明手残,对不对?”喻文州好像并不在意的接着黄少天的话道,甚至还面带微笑。

  “因为这是荣耀,没有别的理由了。”喻文州按了按黄少天的肩膀,“我猜少天也是这样。”

  没有别的理由了,因为这是荣耀,是游戏,却不仅仅是游戏,自从踏进职业联赛的那一刻起,荣耀于他,就不仅仅是个游戏了,是原意穷极一切去追逐的荣耀。

  这个动作让黄少天一阵恍惚,好像穿越到魏琛退役那天,临走前也是这么个动作。

  “早点睡吧,最近训练辛苦了。”喻文州替黄少天关上电脑。

  “我……”黄少天站起身,眼睛盯着地面,睫毛颤动,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最后转身离开了练习室。

  “你也早点睡觉……毕竟你可是蓝雨的队长。”

 

  少天拽着喻文州的手腕站了起来,虽然撑一下地可能会更容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抓着喻文州,好像这样会更安全更踏实一点。

  “你看,太阳。”黄少天笑了笑露出两颗虎牙。

  “对啊,升起来了。”喻文州看着他,被感染的也微微提起嘴角。

  这一站,就是蓝雨的明天。

 

又名大早上不睡觉闲的胃疼去看海

文笔有限。喻黄写不甜,只能写个一点也不燃的小短文聊表敬意。

虽然时间过了 但我对少天的爱没过

810写的 现在才想起来发


发布于2018年08月28日 21:03 | 评论数(1) 阅读数(130) 同人

#双花#段子


一个在计划着未来,而另一个却只能计划着离开。

 

“你等着吧。”

“百花没有你,也一样会越来越好。”

 

“那这样。”孙哲平心平气和的抽出一只筷子,一撇两半,头对齐攥在手心里:“你来抽,抽到第一长的那根,你就好好去上学,以后别来打游戏了。”

  孙哲平心里想着,看命吧,一半一半的机会。就算张佳乐真的要走……那也是天命。

  这么想着,孙哲平发觉自己居然有点郁闷,一折两半的筷子也被攥得很紧,端口不齐整的木刺稍长的已经刺破了皮肤。

  “……好。”张佳乐也很凝重,珍重的点点头,手指从左边那根拂到右边那根,又从右边那根滑到左边那根,而孙哲平也一反常态的没有催促。

  “……就这个。”张佳乐深呼吸一口气,猛地抽出,然后就捏在两根手指间,和这木棍儿大眼瞪小眼,虔诚程度直追拜佛,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木棍待会儿会成精。

  孙哲平一脸凝重的

 

 

“不上学?就为了跟我打游戏?”孙哲平斜了一眼张佳乐,用一种看沙雕的眼神。

  “……我本来成绩就不好。“张佳乐叹了口气:”不上学也算不上什么损失。“

  “……倒数第一?“孙哲平试探道。

  “我也没有那么丢人好吗?!“张佳乐一脸一言难尽:”……我是倒数第二。倒数第一腿折了现在退学在家呢。“

然后孙哲平就哈哈哈哈哈哈的笑倒在一边。

张佳乐:……

 

 

“想好了?以后可就只能跟着我混了。混不出名堂我可不但责任。”孙哲平笑道。

  “忘记跟你说了,其实成绩都排在第二位,我留下来的原因,还是因为,”张佳乐也笑了笑:“跟你在一起, 我挺开心的。”

  所以我早就想好了,也一直没有改变过。

  “再说!!就我俩!!”张佳乐一脸义愤填膺,指了指孙哲平,又指了指自己:“我俩都混不出名堂,世界上就没人能混出名堂了!!这种人,八百年以后都出生不了!!”

 

  “……”孙哲平。

 

 

段子,写起来还挺开心的,最近没什么产出,把素材拿出来充个数

发布于2018年08月15日 18:08 | 评论数(1) 阅读数(168) 同人

#忘羡#少年游(1)


今天,我要讲一个直男慢慢变弯的故事(雾

 

 

 

一.

  正值朔日,月亮藏在厚实的云彩后面,连个头都不愿意露,活像个大家里羞怯不愿露面的姑娘,对于晚上来赏月的人自然是非常扫兴的。

  然而对于魏无羡来说却是不能再棒了,简直是天助他也。

  特别是这人蹲在学校外墙上,手上还提着两坛酒这种情境下。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我这既没有杀人也没放火,就是一不小心违背了宵禁偷偷出去买了酒,应该也不算什么罪过吧。”魏无羡心里安慰着自己,朝老天祷告:“老天爷爷,你看,我这不就回来了吗?你可千万保佑我别被巡夜的发现。”

  心里话音刚落,左脚刚刚准备往下迈,就听一冷清的声音喝道:

  “谁!”

  ……看来今天老天爷爷不站他那边儿。

  魏无羡暗暗想着怪不得老头们总说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老人的话总还是有点道理的,只是老头们从来也没有告诉他,一个蹲墙头的该如何让一个巡夜的看不到他。

  尤其还是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巡夜的。

  巡夜的人穿着干干净净的蓝白校服,身长玉立,让魏无羡不知怎么了就想到了图书馆窗外的玉兰花……虽然那他也就去了一次。待目光扫到他的脸,魏无羡呼吸一滞,这少年面容也干干净净,有种精雕细琢的好看,眸色浅淡,换做他人一定奇怪,但是放在这个人身上却恰到好处,淡漠的相得益彰。

  嘿,比姑娘还好看。魏无羡暗地里想了想。

  少年周身无端笼罩着一股淡淡的寒气,魏无羡在初夏里无端揉了一把胳膊,觉察到了一丝凉意,心里暗念着先下手为强,他清了清嗓子,眼角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出声言道:

  “晚上好!”

  “……”那边却是一片冷淡,丝毫没有要回应他的意思,半晌才堪堪开口:“校规第二十八条,不允许违反宵禁,十点之前不允许在校门外逗留。”

  他这一开口,魏无羡才发现,他声音也还挺好听的,像古琴的声音,清冽干脆。

  就是说出来的话不太友好。

  “现在是……”少年低头抬腕。

  “十一点多,具体来说得有十一点四十五。”魏无羡笑眯眯说道。

  “下来,跟我走。”少年顿了一下,皱了皱眉,似乎是被他人抢白,有些不愉快。

  “跟你走?这位同学,这大半夜的,你叫我跟你走?这可不太好吧?有违风纪啊?就算你长得好看,也不能这样不是?”魏无羡放下酒,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浑然天成。

  那边的少年显然是没怎么听过这种不要脸的话,面色蓦然绷紧,话锋居然被他给带偏了。

  “……我是男的!”简直是咬牙般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了。

  “谁不是呢!”魏无羡持续不要脸,反正他脸皮都厚成城墙了,掉一两层也不心疼。

  “跟我走,去教务处。“那边却已经面如寒霜了。

  “别呀别呀同学,我们同窗一场何必做这么绝呢!“魏无羡晃了晃手上的酒:”天子笑,分你一坛,当没看见我行不行?”

 

“……这就是你和蓝忘机认识的过程?”同一个寝室的聂怀桑坐在上铺,替魏无羡抹了一把汗:“魏兄,不是我说,这认识的方式,很是清奇啊。”

  子夜,几个正年少的少年自然是不肯好好休息的,不知道魏无羡从哪儿弄了小破手电筒,于是几个少年便就着这簇忽闪忽闪的亮光,秉烛夜谈起来。

  “谁知道那个就是蓝忘机?”刚简述完自己的英雄事迹的魏无羡道:“就那个板着个脸,跟死了老婆似得披麻戴孝?我也是去了教务处才知道的。长得倒还精致……”

“精致?哪家姑娘惨遭你看上了?”话音未落,只听吱呀一声,出去倒水刚进门的江澄嗤笑道。

  魏无羡其人,风流成性,这是出了名的,大大小小的姑娘被他撩过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不是。”魏无羡道。

  “怎么?难不成你还看不上人家?”江澄好奇。

  “我的意思是,不是姑娘,是个男的。”

  “……”江澄面无表情:“你离我远点,我是直的。”

发布于2018年08月14日 12:19 | 评论数(2) 阅读数(217) 同人


写个买药的大骗子和一个卖刀的小骗子的江湖故事

 

谢十九x段寻

 

一 十里艳阳天

 

  永安道。

  青石路两旁酒旗飘扬,小贩小摊在路边支起个小棚儿,就着秋风用一口吴侬细语咿咿呀呀,硬是把叫卖唱成小曲儿。永安道在江南的地界,秋风都是一股熏人的酒味儿,路上的行人大抵都是醉了,连打马的都是慢悠悠晃着走,安逸的不知人间疾苦。

  永安道又称诗酒道,不少名人大家今儿你来写个豪词明儿我来作个好诗,你方唱罢我登场,把永安道的繁华闲适赞了个从头到尾,连街尾那不怎么受待见的乌鸦都捎带着被记了一笔功德,“醉里看花不看剑,寒鸦枝头也报喜。”诗人词作那些情怀,不喝点小酒都不配说风流,故而永安道诗第一,酒却排第二,长此以往,诗酒道这个名字倒是响亮许多。

  段寻现在就蹲在一街角,拄着个长竹竿,竹竿上挂着幅招牌,上书:得到半仙,算无遗策,上知天命,下算姻缘,一卦一两。括弧,长相优越者半价。

  大多数人见了这有病一样的招牌都会绕道走,随机性投出“你有病吧”的眼神。

  然而今天不知道哪儿来的个人傻钱多的中年大叔,往段寻摊子前一站,往他那破麻布上扔了一两银子,道:“算命的,给老子算算,什么时候能升官。”

  那大叔挺着个大肚腩,要不是他那胡子拉碴的蛮横脸,段寻一句:“恭喜夫人,是个男婴。”都要脱口而出了。

  虽然这大叔从长相到口气每一样让段寻感觉舒服的,然而来这是客,更何况还是个闪着银子光芒的客。

  段寻接过那大叔的手,随便看了两眼,心里从几套惯用的说辞里挑出一套合适的,两眼一弯,本就清秀的脸上更是平添了一份笑意,看了十分惹人喜欢:“这位大人,看您手相脉络清晰,富贵这一线直指东南,是将来大富大贵的命啊,小的在这先恭喜大人了。”

  那大人也没真指望凭这算命的三言两语就能让他扶摇直上,也就是花钱听个和乐欢喜,跟人们求神问佛,去寺庙里烧香捐款是一个性质的,都是花钱买个心安,于是满意的哼哼了一声,露出一个油腻的笑容:“成,谢你吉言了。”说着降尊纡贵的蹲下身子,把银子捞回来往怀里一揣,假模假样的笑道:“等我升了官,再请兄弟吃好喝好。”

  不要脸!!段寻奇道,好多年没见过比他脸皮还厚的人了。

  于是话音一转,又道:“不过大人这官顶多能做到知府,想要再上可就难咯。”

  大叔眉毛一横,果然脸色阴沉的转过身来。

  “诶,别急。”段寻笑眯眯道:“我既然肯如实告诉大人,必然有我解决的办法不是。”

  “哦?”

  “大人,买把刀吧,一百两一把,很便宜的。”段寻真诚道。

  “……”

  “……小算命的你糊弄谁呢?”那大人怒道:“大爷的有胆再讲一遍?”

  说着拎起段寻的衣领,满脸横肉直逼段寻眼前。段寻虽然身高还看的过去,身形却比一半男子清瘦,这大叔满身横肉,随随便便就把段寻当小鸡仔拎了起来。

  “我说,买把刀吧。您这样的,用不着剑了,哪把剑能比得上您。”段寻笑到。

  那大叔脸色发青,举起右拳,段寻暗叫不好,然而意料之外的拳头却没落下来。

  段寻缓缓睁眼,看见一只纤长白皙的手握住了那糙汉粗壮的手腕。

  来者一身白衣,盈盈笑道:“不巧,在下也略懂些算法。”

  “这位公子,必能逢凶化吉,万事顺意。”


发布于2018年08月13日 11:22 | 评论数(4) 阅读数(149) 原创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