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示


请大家爱护环境

发布于2017年10月21日 21:43 | 评论数(0) 阅读数(61) 我的文章

爱你


你喜欢谁呢。。。。。。。。。。。。。

发布于2017年10月21日 21:41 | 评论数(0) 阅读数(80) 我的文章

动物社


                                                                  红 奶 羊

大公狼黑宝躲在一棵被闪电灼焦的枯树后面。一双饥饿的狼眼紧盯着前方。那里是神羊峰通向尕玛儿草原的最后一个山坳口。一会儿喀纳斯红崖羊群将要从这里通过。


鲜嫩的羊肉对狼来说,无疑是一顿美餐。但今天大公狼黑宝并不打算来吃羊肉。昨天夜里,黑宝的妻子,小母狼蓓蓓为它生下两只小狼崽后,不幸大出血死了。没有奶水喂养的两只小狼饿得连声音都叫不出来。着急的黑宝试图用咬烂的兔肉喂它们,可小狼崽还不会吃东西。今天早晨,那只黄毛狼崽已经饿死了,另一只黑毛狼崽也饿得半死,别的母狼又没有帮它喂后代的天性。黑宝急得没办法,终于决定抢一头奶羊来喂它的狼崽。


这时,红崖羊群从山坳口出来了。黑宝仔细地观察着走过来的每一头羊。


忽然,它发现,一头肥硕的年轻母羊落在羊群队伍的后面。母羊浑身金红的羊毛亮闪闪的,腹下四只饱饱的奶子像熟透了的柚子,这正是它理想中的奶羊!看准了目标,黑宝从枯树后一跃而出,扑向红母羊。可怜的红母羊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狼叼着耳朵抢走了。


这头红母羊名叫茜露儿,本来它是不会被狼抢走的。因为茜露儿不是普通的母羊,它是羊群中最美丽的母羊,是头羊古莱尔最宠爱的妻子。然而,它却十分不幸,昨天深夜,它在神羊峰的溶洞分娩了。可小羊羔一生下来就死了,幻想着做妈妈的茜露儿伤心极了,直到今天早晨,仍然沉浸在悲痛中的茜露儿,神思恍惚地落到了羊群后面。它离开了头羊的保护,因而成了狼的俘虏。


突然的惊吓和恐惧使茜露儿昏了过去。昏迷中,它仿佛感到有一个冰凉的东西在拨弄它的眼皮。它睁开眼来,吓得心惊胆颤。面前一只凶狠的狼正用舌头舔它呢。茜露儿吓得惊跳起来,刚站立,右腿一阵钻心疼痛,原来狼把它的后腿咬断了。黑宝为了防止它逃,把它变成了瘸腿羊。茜露儿被黑宝捉进了狼洞。


正当茜露儿惊恐之时,黑狼叼来一只黑乎乎的小狼崽,放在它的腹下。


茜露儿明白了,黑狼为什么没有吃掉它,是因为要它当奶羊。茜露儿不愿意让自己的乳汁流进小狼崽的嘴里。它厌恶地扭转身。黑宝凶恶地嚎了一声,把牙齿咬得“格格”响。茜露儿知道,如果它再拒绝,自己的喉管就要被咬断。孱弱的茜露儿被迫成了小狼崽的奶妈。


小狼崽在羊硕的乳头下贪婪地吮着茜露儿的乳汁。不知怎的,茜露儿紧张的心情不知不觉地松弛下来。它是头一次哺乳,没想到感觉竟是这样奇妙,这样飘飘欲仙。它想起了自己死去的小羊羔,仿佛感到自己的宝贝在吮着乳汁。茜露儿对狼崽的厌恶随着初次哺乳的快感消失了。但很快它又仇恨起狼来,狼和羊是不共戴天的敌人呀,茜露儿的心里矛盾极了,于是,它想逃跑。


可是,茜露儿没能逃出狼窝。黑狼紧紧地盯着它。只让它有一点到洞外草地上吃草的自由。有一次,它趁黑狼外出捕食,想悄悄逃走,但狡猾的狼早就作好了防范,在布满荆棘的洞口,茜露儿被黑狼发现了,凶狠的黑狼在它快要伤愈的右腿上又咬了一口。这一回,茜露儿瘸得更厉害了,它逃不出去了,可怜的茜露儿由喀纳斯红崖羊群尊贵的皇后,一下子变为黑狼的阶下囚,它内心无比痛苦。它思念着羊群,思念着神羊峰下和平、幸福的生活。


一眨眼二十多天过去了。小狼崽在茜露儿充沛的奶汁喂养下,日渐强壮,黑毛油亮,胖嘟嘟像只肉球。小狼有了一个名字叫黑球。黑球年幼不懂事,它把茜露儿当作了自己的妈妈,整天偎在它怀里撒娇。最初它很不习惯,而且非常厌恶黑球,但渐渐地,出于动物母性的本能,茜露儿开始与小黑球进行感情交流了。虽然它表面对黑球很冷漠,但内心却涌动着一股温情。但它压根儿也没想到,它和黑球之间的感情,会刺激黑狼,想提前咬死它。


黑宝很耽心黑球会被母羊异化,没等黑球满月,它就决定当着黑球的面咬死茜露儿,让黑球在血腥中成为一条真正的狼。


这一天,黑宝把狼牙磨得很尖,太阳落山后,它正准备扑向红奶羊茜露儿。可就在这时,猎人带着猎狗发现了狼洞。猎人明晃晃的猎枪对准狼洞。


为了保全小狼崽的生命,黑宝不顾一切地冲出洞口,它要把猎人引离狼洞,但无情的猎枪击中了黑宝的脑袋,顿时倒地气绝。


洞外的枪声震醒了茜露儿。大黑狼死了,它可以放心大胆地回神羊峰了。


茜露儿激动地奔向草坪,它可以见到头羊古莱尔了!忽然,它的脚被黑球绊了一下。黑球蹒跚着,跟在它身后。茜露儿一脚把它踢出一丈多远。小黑球趴在地上呜呜哀叫。茜露儿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但身后黑球柔弱的哀叫、委屈声,触动了它的母性。这只没爹没妈的小狼崽除了吃奶,还不会干别的。


真可怜!茜露儿的心软了,它想,再喂它一会儿,等断了奶再离开它。于是,茜露儿带着黑球离开狼洞。它们登上日曲卡雪山上的一座断崖,在那里建立了一个新窝。


转眼又是三个月过去了。黑球长出了尖利的狼牙,体魄也很健壮,它长成一条半大的幼狼了。虽然黑球是狼,但它跟着羊妈妈,从来没扑食过活动物。茜露儿想把黑球培养成具有羊性的狼。它叫它学羊叫,黑球叫得虽不像,但“呕——咩..”也不像狼嚎那么难听。


但是狼毕竟是狼,黑球终于显出狼性了。一天,黑球发现了一只迷路的小羊,它迅速扑过去咬断了小羊的喉管。茜露儿看得心惊肉跳。它终于明白了,狼是改不了凶残的本性的。黑球已经断奶了,茜露儿决定赶紧离开它。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茜露儿趁黑球睡熟了,悄俏起来。黑球躺在断崖的平台上,茜露儿心想,如果就这样离开黑球,等黑球长大了,一定会成为一条恶狼的。再说它喝过自己的奶,简直是一条可怕的披着羊皮的狼呀。


茜露儿决定把黑球踢下悬崖,除掉后患。可是,就在这时,一匹狡猾的豺悄悄摸上了断崖。它想吃掉红母羊。黑球惊醒了,为了保护奶妈,它和强大的豺拼搏了一阵,最后将豺打跑了。但黑球的肩上被豺咬掉了一大块皮。黑球累坏了,很快又倒在奶妈身旁睡着了。这时,茜露儿可以轻而易举地把黑球推下深渊。但它放弃这个血淋淋的念头,悄悄地走了。


茜露儿借着月光,翻过一道道山梁,又回到了喀纳斯红岩羊群里,成为一头美丽的羊皇后。它整天跟着头羊古莱尔到尕玛儿草原觅食,在神羊峰憩息。渐渐地,它把自己波黑狼抢去当奶羊的传奇经历忘掉了。


第二年的春天,茜露儿和古莱尔又添了一公一母两只羊羔,公的叫沦夏,母的叫珊瑚。茜露儿和古莱尔非常爱护它们的孩子。一家四口过着幸福平静的生活。要不是没有那只凶暴的猞猁闯进羊群,茜露儿会永远对古莱尔很温顺的。


那是在一个暴风雨来临前的闷热下午,羊群穿行在一条狭长的山谷间。


忽然,一只猞猁窜进羊群,朝小羊羔珊瑚扑去。珊瑚吓得躲进古莱尔腹下。


古莱尔本可以用锋利的羊角吓退猞猁的进攻,但古莱尔抛下珊瑚,自己逃命去了。茜露儿带着沦戛在后面看得一清二楚,可怜的珊瑚眼睁睁地被猞猁叼走了。茜露儿的心碎了,它卧在草丛中,伤心地流着泪。


过了一会儿,古莱尔也垂着脑袋慢吞吞地走近茜露儿。它很伤心,但一点也不羞愧。这位茜露儿忽然想起大黑狼为保护黑球,只身冲向猎人的壮举。


它感到很吃惊。自己怎么又会想起黑狼和黑球呢?心烦意乱的茜露儿没有理睬古莱尔的安抚,它粗暴地推开了古莱尔。


茜露儿把所有的爱都用在论夏身上。它要把沦戛培养成一头勇敢的,负有责任心的新型公羊。每次羊群在沼泽地穿行,茜露儿总让沦戛走在最前头。


暴风雨来了,别的羊都躲在山崖下,沦戛却要在霹雳声中散步。在茜露儿的训练下,沦戛的胆子越来越大,有时,碰到了狐狸、狗獾之类的小型食肉野兽,沦戛开始壮着胆子主动出击了。不久,沦戛的头顶上长出一对锋利的羊角。


有一次,羊群路过一片乱石岗,发现一匹狰狞的狼倒在怪石背后。虽然是一匹死狼,但羊群还是惊恐地乱叫起来。沦戛在茜露儿的带领下,敢于用羊角刺破死狼的肚皮。沦戛由怯懦的小羊羔变成一头勇敢的公羊。


茜露儿为沦戛感到骄傲。它想,等沦戛将来娶妻生崽后,一定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妻儿了,它不会像古莱尔一样,只顾自己逃命的。


沦戛越来越健壮,它的毛色红亮,一双羊角威武雄健。它受到羊群的尊重,它的地位几乎和头羊古莱尔一样了。


但是,再勇敢的羊也不是狼的对手。一场灾难就要发生了。


这一天,大地盖着厚厚的雪,茜露儿和沦戛并肩走在羊群的前面。忽地,雪地里窜出两只恶狼,茜露儿不亏在狼窝里生活过,它机警地向身后羊群发出警报。羊群拼命地向后逃。一只土黄色的母狼张牙舞爪地向茜露儿扑来,另一只毛色黑亮的公狼也冲到它和沦戛身后,切断了它俩的退路。


整个红崖羊群趁机逃进茫茫草原。只有茜露儿和沦戛还在和狼周旋。眼看着黄母狼就要扑到面前了,茜露儿突然一头向黄母狼撞去。黄母狼措手不及,它怎么也想像不到,一头红崖羊竟敢和它搏斗,历来都是羊看到狼吓得发抖的啊。正当这只黄母狼吃惊的当儿,茜露儿猛地一蹿,跃过沦戛和黑公狼,没命地向峡谷深处逃。沦戛紧紧跟在它身后。


茜露儿慌不择路,一头钻进了鹭鸶谷。这鹭鸶谷又细又窄,进口能容下两头羊并肩走,而到了出口,仅能容得下一头羊通过。出了鹭鸶谷就是神羊峰了,到了神羊峰就能脱离狼爪了。


当茜露儿快跑到出口时,它紧张起来。因为紧随其后的沦戛不能和它同时通过出口,如果沦戛和它相互推让,那么狼会毫不留情地把它们都吃了。


沦戛在茜露儿的身后,茜露儿宁愿自己去死,也要换取沦戛的生!茜露担心沦戛会因为让它先过出口,而将自己的羊角刺向恶狼,那样沦戛会被狼咬死的!正当茜露儿在紧张的思考着,突然,它的身体被猛烈地挤撞了一下。它一个趔趄,跌倒在岩壁上,肋骨几乎要被撞断了。它以为是狼追上来了,可定睛一看,两匹狼还在后面紧追着。是沦戛撞倒了它!沦戛为了先钻出出口,把它撞倒了!沦戛壮硕的身体钻出隘口,头也不回地奔进了神羊峰。


茜露儿受到了两匹恶狼的前后夹击,它已陷入绝境,必死无疑了。黄母狼冲着它嚎叫一声,茜露儿并没有被吓倒,它已经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其实,当沦戛把它撞倒的那一瞬间,它的心已经死了,它平静地等待着死亡。


一股尖啸的西北风刮过,黑公狼突然拼命地扇动鼻翼,朝母狼发出一声古怪的低嗥。本来已经准备扑咬茜露儿的黄母狼不解地朝黑公狼望去。黑公狼慢慢地走近茜露儿,突然发出“欧..咩..”的叫声。这非狼非羊的叫声,使茜露儿的心抽搐了一下。它也探出羊鼻子贴近黑公狼仔细地嗅闻了一遍。透过血腥的狼味,它闻到一股熟悉的羊奶气息。啊!是黑球!它的肩上还留着与豺搏斗留下的伤痕。黑球!两年不见,黑球已经完全长成一只威风凛凛的大公狼了。


黑球蹲在它面前,眼里的杀气隐退了,它乖得像只羊羔。


“欧——”黄母狼突然凶猛地叫起来,它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丈夫竟和羊粘粘乎乎。它向黑球发出警告。黑球眼里闪烁的相逢喜悦很快都消失了,它后退了一步,用身体挡住了黄母狼。黄母狼不愿放过这美味的羊肉,它愤怒地推开黑球向茜露儿扑来。


茜露儿并没有指望黑球能救它。它知道狼的天性,再说这两只饥饿的狼在雪地里一定等了很久了,如今又追赶到这里。难道还会放过自己?


黑球仍然挡住黄母狼。黄母狼气得扑到黑球面前,朝黑球的腹部咬了一口。它想迫使黑球让道。黑球像座石雕,既不回击,也不躲让,它的腹部流着血。黄母狼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丈夫的,它终于无可奈何地嗥了一声,转身飞奔出鹭鸶谷。


黑球面朝着茜露儿,一步一步朝山谷外退去,退了很远很远,它才倏地转身,追赶自己的狼妻去了。


茜露儿仍呆呆地站在岩壁前。它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狼口逃生,还是该悲哀自己被儿子抛弃。它再也不愿回喀纳斯红崖羊群中去了。它抬头眺望白雪皑皑的神羊峰,传说峰巅上住着一头英勇无比的大公羊,它既有温顺的羊心,又有猛兽的胆量。它能保护所有的羊群。茜露儿要去寻找它。茜露儿迎着凄迷的雪尘,艰难地向神羊峰的顶巅攀登。


它相信一定能找到它。

发布于2017年10月21日 21:28 | 评论数(0) 阅读数(39) 我的文章

动物社


                                                       不忘主人的鸽子

     1976 年夏,中国唐山地区发生大地震。顷刻间,城市变为一片废墟,伤亡数十万人。

      在一堵断墙下,横卧着一个老汉的尸体。他是被一根水泥横梁砸死的。

 

“咕!咕!”一只鸽子停在老汉被砸得血肉模糊的脚旁,发出凄惨的叫声。那死者,是养育它的主人。

 

这是只很平常的鸽子,个儿不大,跟常见的一样,羽毛雪白雪白的,不带一点杂色,这也极为常见。

 

看来,这老汉生前爱养鸽子。一窝有十几只,其他的被吓得丢魂落魄,逃得无影无踪了,只有它没飞走,留在主人的身边。在它认为,主人的养育之恩,是无论如何不该忘记的。

 

它本来像水晶球闪闪发亮的眼睛,变得浑浊了,充满着悲伤。它懂得主人已经死了。如果有泪腺,它一定会泪流满面;如果有人一样的声带,它一定会呼天唤地痛哭。现在,它只能把痛苦和悲哀咽进肚里,深深地埋藏在心里。

 

它当然不愿意自己的主人就这样死去。主人一死,它就再也无人来照料,变成了“野鸽”。这名声可太难听了。可是,它又不肯改换门庭,去找一个新的主人。

 

它在乱砖瓦上跳来跳去,绕着主人的尸体转着,时而停下。默默地看着。

 

老汉的头部完好无损。它是流血过多而死的。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紧紧盯着蓝天。啊,他是在寻找亲人还是在寻找着自己心爱的鸽子?

 

“咕咕咕!”鸽子走到老汉耳边,轻轻叫了几声,然后,轻轻一跳,爬到主人的脸上,用喙磨蹭着他的鼻子。大概,它是要用自己的呼吸,来帮助主人起死回生。可是,它没这个本领。但它很痴情,坚持了很久很久。

 

见主人丝毫没有活转来的样子,鸽子才“息手”。它见主人脸上沾了不少血。它便朝四处张望了一下,衔来了一块菜皮。它大概是想把主人脸上的血污擦干净,让它整洁一点地开人间吧?

 

老汉脸、额上的血已经凝结,又被晚风吹干了。它用菜皮擦呀擦,可是一点儿也没用。然而,它一点儿也不灰心,仍然不停地忙碌着。它相信,只要持之以恒,主人脸上的血污一定会被擦得干干净净的。

 

夜幕降临了。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四周的景象惨不忍睹。作为一只飞鸟,它对主人已经尽了心,此刻它可以飞往别处去,像它的同伴一样,找一个安宁的地方安身。可它却不忍离开主人。它是哪个人养大的,它就要把心交给哪个主人!它要永远和主人在一起。就这样,它守在主人的身旁,默默地度过了漫长的一天一夜。

 

第三天,天一亮,它又继续忙碌起来。那脸、额上的污血,尽管没有丝毫擦去,但是,它一点儿也不气馁,还是不停地擦呀擦。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那是一队救援人员赶来了。救援人员中,有位生得眉清目秀的女护士。她身材瘦小,看来是个南方人。她第一个看到了鸽子。她看到这片废墟上竟还有一个生灵,感到十分惊奇,她竟忘了来这儿的目的。当别人在忙着搬运死者时,她却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鸽子。

 

这时,鸽子旁若无人,仍然工作着。间或,它斜眼看看这位女护士,显出毫不在意的样子。

 

女护士显然动情了,她自言自语道:“多情的鸽子!它对死者感情真深啊。瞧,它太伤心了。悲哀过度会死的!”于是,她慢慢走过去,想把它赶走。“让蓝天融化它的悲哀吧。离开了惨死的主人,它的悲伤会减轻的。”

 

女护士这样想。但鸽子并不理解她的好意,像征和平的鸽子,从来是温和柔情的,可是,它却昂起了头,两眼喷出火焰,怒视着女护士,连颈里的毛都蓬散开来。它摆出一种敌对的架势,不许她干扰它的工作。

 

护士先是一愣,接着对它解释似地说:“请别误会。我决不会伤害你。”

 

然而,鸽子根本不理会她。它是听不懂女护士的话的。

 

女护士并不生气。她双手轻轻扬了扬,嘴里发出“嘘嘘”的声音,想将它赶离这里,让它飞向蓝天,从而忘却痛苦。可是,它的翅膀没有展开,只是跳来跳去,在死者的周围徘徊,不管护士怎样赶,它都不肯离开这里。

 

“也许它受伤不能飞了?”女护士这样想。她走过去,好不容易把它抓住了。

 

鸽子“咕咕”叫着,翅膀乱扑腾,拼命地挣扎,并用尖喙狠狠地啄了几下女护士的手臂。

 

“没什么伤呀!”女护士将它周身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自言自语地说。

 

它大概知道女护士并没有什么歹意,于是不再挣扎,顺从地任她抚摸着。

 

“飞吧!你只有飞上蓝天才会解脱痛苦,才能重新得到欢乐。”女护士边说边扬手把它抛向天空。

 

它扇动翅膀,就像一朵白云扶摇直上。然而,它没向远处飞去,在附近转了一圈后,又徐徐落下,停在死者的身旁。

 

“主人生前一定待它太好了!”女护士想道,“这鸽子果真通人性,懂得义气。能养到这样的鸽子,大有意思了!”她不禁真心地喜爱上了它,就决定把它带回去。

 

女护士和一群年轻的军人们,将老人的尸休掩埋了。她将鸽子带回住地,养在一个用柳条编的笼子里。鸽子扑扇着翅膀,想挣脱出来。女护士怕它会撞伤,就用一块黑绒丝布把笼子严严实实地遮住。在黑暗中,鸽子会安静下来的。

 

在那忙乱紧张的救援期间,女护士不可能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照顾这只鸽子。碰巧的是,三天后,这位护士奉命护送一批重伤员,到南方一个省城去治疗。她丢掉了随身行李,只带走了这只鸽子。于是,这只幸运的鸽子,来到了一个安静美丽的城市。

 

可是,它显得更加焦躁不安,它用头乱撞着笼子。它的冠撞破了,渗出殷红的血。

 

女护士无可奈何,只得又用黑布把笼子罩住。可是,这总不是个办法呀!

 

女护士去请教一位养鸽子的老人。这位老人听了她的叙述,借给她一笼五只鸽子,说集体的温暖可以使它得到安慰,会使它变安静下来。

 

照理,不管怎样陌生的鸽子,都不会争斗。可是,这只鸽子居然与众不同。它像发了狂似地乱啄它的同类,啄它们的眼,啄它们的冠,把它们身上的羽毛啄去不少。女护士不得不再去向养鸽老人求教。

 

“真是奇怪,从来也没见过鸽子这么凶狠!”养鸽老人也惊异万分,沉思了一阵说,“要么,这只鸽子真通人性。它要回去,它要去寻找他的主人!”

 

女护士说:“它的主人已经死了呀!”

 

养鸽老人说:“也许,鸽子并不明白人类的生与死。它只是想回到主人那儿去,回到它曾生活过的那个地方去!你还是放它走吧!”

 

听老人这一说,女护士越发喜爱这只鸽子了。她相信,只要有耐心,它会顺从自己这个新主人的。

 

然而,它的心目中只有一个主人,它只接受老主人的喂养。

 

自从来到女护士的家,整整四天四夜,它没吃过一口食,也没喝过一滴水。它不愿作任何人的俘虏,它要用绝食来表示对老主人的忠贞不渝。它明显瘦了。本来的羽毛整齐而有光泽,现在变得暗淡无光了。它的目光更浑浊,转起来也没了精神。它憔悴了,连叫声也变得十分微弱了。

 

“这样下去,它很快会饿死的。”女护士叹息着。她不愿看着它死在自己手里,她沉思良久,终于伸手打开了鸽笼。

 

它扑楞翅膀,像一道白色的闪电射了出去,又窜出窗口,向蓝天飞去。

 

它在天空转了一个圈,然后准确无误地向北偏西的唐山方向飞去。

 

女护士不免有点伤心,——它就这样飞了。连回头看也不看她一眼。她趴在窗台上,举目凝视着蓝天中飞翔的鸽子,默默地,默默地,直到它融化在远处的蓝天里。

发布于2017年10月21日 21:21 | 评论数(0) 阅读数(75) 我的文章

    1     页码:1/1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