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aph同人 | (缓更)其实我根本不记得我写了什么 | (双连载暂弃)大概是永久 | 【短篇】 | 【dtm】?? | 【日常】 | 柴同学的信

【喻黄】存在证明

*喻黄

*ooc有 尚在尝试阶段 (伪)末日paro

*很多知识都了解甚浅…orz所以很多内容都是凭想象的别当真

*设定和现实完全无关 时间设定只是为了方便 别当真

*感觉写不出他们的好

 

存在证明

 

或许夏天本该是由空调、wifi和柠檬茶组成的。还有不得不外出的人须忍受的阳光、汗水和蝉鸣。

机器和电能制造的冷气不断地充满房间,连最后一点缝隙也不落下。窗户和门紧闭,把炎热和鸣蝉挡在外面。窗外的树还在利用难得的阳光抓紧时间进行着光合作用,树叶似乎更加翠绿,也难以见到有飘动过。

夏天也许本该是这样。而不是现在这样——四处难以觅到新鲜的空气,灰尘笼罩着整座城市。或许不该把它称之为城市,即使寻遍周围也难以找到几处尚且完好的建筑。

灰尘使能见度降低。这片土地仅剩的两个人戴着防毒面具以阻隔尘埃对呼吸道的刺激,落满灰尘的鞋踏在残垣瓦砾之上。或许是拜漫天尘埃所赐,阳光并没有以前那么刺激。

这里空气中还没有出现有毒气体,目前只是灰尘多而已。其中一个人把手中的检测仪器收进包里。因为都带着面具,人与人交流也变得有些困难——他不得不提高了音量。虽然在此前为了尽可能保存体力,他们都是靠手势的。

另一个人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着。

前方的地上出现了纸张,尽管残破且灰黄,还是勉强能够认出上面的字,应该是本小说的一角。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停下来,从包里拿出了个密封袋,把碎片装了进去。

这里可能曾经有过图书室或是学校。成堆的瓦砾中混杂着书页,即使有尚且成本的书里面也难免缺页,或是被污迹沾染。他搬开上层的砖块,从里面拿出了几本还算完整的书,递给了身后那个人。

少天,后面那人示意他暂停一下,过来看一下。

被称呼为少天的那人拍掉手套上的灰尘,很快凑近过来听他说话。这本是关于天体运动的,你应该会很喜欢。几本书的出版日期都是将近十年前,从纸质看应该已经在这里放了很久了。

那人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我们还不能排除这里曾经有人热衷于搜集旧书。

但是这会成为重要线索,可以证明这里遇难的时间的线索。

快两年了少天,他伸手捋了捋对方的刘海,从周围都变得不一样的那一天开始。

但从我们被送到这片土地上来开始就已经觉察到了,这里的时间停在了比两年前更早的时候。只是我们的证据还不太充分而已……等通讯修复了,我会跟其他人汇报这一情况的。

事实上,即使能找到充足的证据来证明这个小地方在很久以前就被毁掉了,他们也无法挽回什么了。喻文州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抚顺了对方的碎发。

文州,今天几号了?喻文州闻言从包里拿出了他的笔记本。从被送到这里的那一天开始,他就一直在坚持写日记。在这种没有电更不可能有电子设备的地方,还是用这种原始方法计时间更有效。

“202067日。还真是个特殊的日子。

 

两年前的春夏之交。

那时候,没有几个人想过未来是否是存在的。更没有人意识到,几天后可能会有一场灾难。

没有料想过,但确实是发生着。

如果谈起以前的夏季,黄少天的记忆里是烈日下的篮球场,是闷热的教室里呼呼转动的风扇,还有可乐连同冰块撞进玻璃杯的声音。两年前,他本要走进高考考场,和三年高中同学最后疯一把再各奔东西,走进各自心仪的大学校园。

他还记得他理科很好,在年级里也是数一数二的。而事实是,他还没来得及上台就已经被逼退场。那一次,没有谁走进了考场。

不明缘由的尘埃掩埋城市,天气也开始反复无常。楼房倒塌了,过去几十年的文明发展随着电能的消失也大半终结在电子磁盘中,互联网的时间也停在了那一天。磁场变得混乱,扰乱了通讯系统。城市里仅剩的人很快聚集在一起。

这是不是就是末日?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但是谁都没有说出口。黄少天拉着喻文州的手,看着这个从初中就认识了的同龄人,突然觉得很陌生。

为什么自己会被留下?这没人知道。67日那天,很多人都以为自己会离开;而这其中的多数人确实已经离开了。也没人知道如果人类世界画上句号,所谓的天堂还存不存在。

没有多余的时间给他们悲伤。在这里,最严酷的问题永远是如何生存。所幸他们在先前多数从事着不同的职业,在这之后也能互相支持勉强活下去。他们其中一些人想要回到从前,还在着手研究事件的原因;而另一些人只是想,活下去就是一件好事。

能在这里活下去的,就没有一个是软弱之徒。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人们还毫无准备。

 

该走了少天,喻文州从地上站起来,这里的书都是十年前的旧书,也没有发现有用的人类记录,对我们来说没什么用处。

这块空地是刚刚两人清理出来的,仅仅能够俩人临时歇脚。黄少天似乎是不舍的,又从瓦砾下翻出一本书,装进了自己的包里。可能会有用的。

于是又变成了一人在前面走、一人在后面跟着,俩人都不说话的状态。已经有近一个星期没下过雨了,地面上也难以找到水源。漫天的尘埃虽然阻隔了阳光,却没能阻隔阳光带来的热量,反而使热量更加难以散去。雨水总是会暂且带走这些灰尘,通讯也有可能会暂时恢复,但时间毕竟还是短暂的。

只有生与死全凭上天决定的时候,有些人才能意识到自己的渺小。

黄少天默默地跟在喻文州后面,看着他的背影。这两年似乎除了使他有些消瘦外,并没有过多地改变面前这个人。他总是一如既往地冷静,处事永远是最理智的那一个。有时黄少天会觉得,面前这个人比自己年长许多。因为即使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但只要可能性还存在,自己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尝试。这多少有些不稳重,但相比起来,面前这个人才是稳重得不像个高中毕业的学生。

半年前,不得不接受了现实的幸存者还在为未来的生存问题考虑,黄少天却不顾他人反对,和喻文州来到了这片土地上。幸存者中大概还有人想要支持他们,却没有勇气和他们一起去。在陌生的环境,一切都是未知的。

这里的地图标明的是一座科研城,但是已经十余年没有发表过新的科研成果了。我们或许能找到关于现在的一些线索。黄少天当时是这样说的。他带了能和其他人通讯的设备——尽管通讯要靠运气,还有灾难发生不久后找到的一架飞行器——“少天我们这次旅行应该会是单程的

单程就单程吧反正我也不指望还能活着回来!黄少天不禁提高了音量,继续摆弄着手中的东西,我也买不起回程票了。

喻文州也在整理着手下的杂物,这时却贴近了少天的脸颊。

或许我们还有机会的。

还有一个点到即止的吻。

 

下雨了。

雨水混杂着尘埃降落到地面。

空气澄净的时间总是很宝贵的。黄少天在检测空气质量看看能不能摘掉那个该死的防毒面具再好好讲话,喻文州则拿出了通讯设备想碰碰运气。

文州把那东西去掉吧我测了没什么问题——啊真是太好了终于可以好好说话了!黄少天把面具扔进了包里,双手顺了顺自己越来越长的头发。另一个人也摘下了设备,盯着仍旧毫无反应的通讯工具。

这样的背运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也没敢过多地奢求什么,倒是转过身笑道,好久没听到你这样讲话了,少天。

此时雨早已停了,还有地面的潮湿和空气的澄净可以证明雨的存在。两人也没有顾及什么,各自找了空处坐下。

我也想这样讲话啊但是我们的食物资源本来就少到不行还是要保存点体力的我还不想说话说到缺氧文州这些你应该都知道吧……”

你在转移注意力。喻文州并没有说出来,而是答非所问:两年前的那段时间你突然不怎么讲话了,我到现在还记得。

嗯?我怎么还听出怀念来了。天色已近黄昏,橙黄色的阳光照在黄少天的头发上,让人移不开眼,文州你不会在嫌弃我吧!

他只是笑笑:我倒希望你话一直多下去。

又是无言。

不知道前路在哪,不知道该往哪里走,才是这些日子的状态。在这里,希望就是个笑话。

每天都很难以度过,夜幕一降临就不得不停下脚步。半年前破旧的飞行器把两人载到这里,也算是尽了最终的使命。那时是冬天,它砸在雪堆里,总算使两人没有受伤,也终于是报废了。照明设备总是要消耗电能,蜡烛这类东西又难以找到,黄少天干脆就没指望它们。之前在图书馆的废墟里找到的地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他只能凭借记忆——更何况指南针报废了,连方向都只能凭借直觉。

黄少天还是忍不住会想起两人坐在不同的教室里,埋在同样多的卷子里的日子;会想起在月明星稀的夜里,两个人互诉心意;还会想起在教室监控的死角里,两个人相拥与亲吻。

苦与甜,甜与苦。

若是当初只有自己一个人来到这里,会怎么样呢?如果连自己都没有来过呢?原本他会以为,前一种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意识到时,他们已离不开彼此。可他又偏偏不愿放过这个可能性。

找回原来的世界、原来的文明,可能性还有多大?几乎为零吧。退一千步来说,让目前幸存的人活下去,仅仅靠过去遗留下来的资源,他们还能坚持多久?

说是想寻找灾难的根源,实际上也只是想逃避现实吗?

他想得出神,直到听到身旁的一声叹息,感受到肩膀上的压力,才发现身边的人把手臂搭在了他的肩上,正看着空中悬着的月亮。

如今明月的光辉是难以见到了。发觉对方盯着自己,喻文州才习惯性地笑了笑:少天想要怎么样的未来呢?

我想要什么样的未来……吗?

原来我们还会有未来吗?

当然是想要和原来一样啊!和文州在一起怎样都无所谓啊。

其实你想要的不止这些吧,少天。感受着对方留在自己颈间温暖的鼻息,喻文州把手中的东西撰得更紧了。

他突然想到两年前就快毕业的时候,同学间还在流行着互填同学录。他在黄少天的那本上写过一句话:

我们回不到昨天。

我们可能也去不了未来。

 

又是一个难得的雨天。

两人的物资已经接近极限了。如果这里是森林或是湿地,而不是水泥地与废墟的话,或许还能来场荒野求生试试看。但实际上,他们的食物来源寥寥。若是碰上还未倒塌的房屋,他们还可以碰碰运气,但也仅此而已。

目前的情况其实互相都很清楚,只是不想再提起。会留在这里这个结局。

因为彼此都是对方唯一的支撑,而不想看到对方眼中的那颗星辰陨落。

他在雨中翻开了一本陈旧的书,尽管陈旧但还没有被浸湿而粘连在一起。黄少天倚靠在他肩上,闭着眼,可能在想些自己的事情。两年里,这样沉默的时候格外的多。

雨中他们再没有过多的庇护,任雨淋湿了面容,还有身上的衣服。

他想起昨晚的一个梦。梦里有他,有他的恋人。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有阳光,篮球场,冰块与柠檬茶。

他问梦里的少天,如果世界都不存在了,该怎么办。

世界都没了还会有你和我嘛……文州怎么突然问这个啊?你们那个文学教授又布置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作业?

如果只剩我们两个人呢?

……反正我一定会和文州在一起的。别想那么多啦马上要考期末了我可不想挂科补考……”

在一起就够了吗?

我能够成为你的另一个希望吗?

梦境随记忆远去。他面对着纸张上一行行写过的字迹,眼前渐渐模糊而发白。现实太过残酷,而自己在犹豫的究竟是什么?

说到底两个人都是刚到二十的年纪,是怕现实伤了自己一遍再伤害对方一遍吗?自己或许是比同龄人显得更成熟和稳重,那也只是在别人面前。

他们需要彼此。

他们渴望彼此。

即使在末日之际。

 

当雨停下来的时候,黄少天也从睡梦中醒来。本来只是闭着眼镜胡思乱想,后来却不小心睡着了,现在脖子和脊椎都是酸疼的。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现在他的身边只有一本书,和一如既往的残垣断壁。

说是书,不如说是笔记本,但似乎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显得格外厚实。扉页上印着一所科研所的名字,也就是这片土地曾经的名字。

黄少天翻开了第一页。

书的原主人显然不是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而是直截了当的简述了科学院状况与成就,之后也只是分日期写上研究目标和进展。

或者说,前面平平常常。只是到后面才突然转变了态度:

“2010928

我甚至不知道该怎样描述至今为止我们的发现。这似乎会关系到所有人,尽管时间并不是现在,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的研究领域是观测星系的移动,以及寻找可能存在的新的星系。我们偶然发现了前人已经证明了的 红移现象出现了纰漏:我们的结果是蓝移。

至今为止几乎所有人都相信宇宙在膨胀,并且今后会一直膨胀下去。但是我们的结果告诉我们,宇宙可能不知何时已经停止膨胀并且开始塌缩,以一个惊人的速度。

这只是初步结论,我们还会进行接下来的验证。我希望是我们出现了失误而虚惊一场。如果我们的结论是真的,宇宙最终可能会最终缩为一个点,而其中的地球,也将会真正的不复存在。

“20101029

我们决定对外封锁消息,因为无论谁知道了这件事都没有什么好处。

字迹到这里戛然而止,后面剩下大半本通通是空白。

黄少天愣在原地。那一瞬间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喻文州要把这个东西留给他看。

突兀的事实并不好笑。更何况这还不算是事实,因为它并没有直接解释两年前灾害的来源。如果这真的是宇宙自己造成的,人类大概会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一切只是一瞬间,不会有任何一个人幸存,甚至不会有人意识到。

也没人能证实他们找到的不是人伪造的。至少人们更愿意相信这是假的。

天很阴沉,云仿佛下一秒就会塌下来。可能还有一场雨。

 

这种感觉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觉得周围一切都很荒谬。有时候他看着星空,会觉得下一秒自己就会陷进去,汇入星河。

是从发现那本笔记之后吗?

可能更早,早到两年前的变故,早到——早到两人决定在一起的时候。

喻文州一个人走在瓦砾之上。接连两场大雨,终于把天空冲刷成了一尘不染的样子,尽管持续不了多久。

该回去了。他不敢走太远,一等天暗下来后就很难再走回去了。

或许自己该给彼此留些空间,来接受这些被迫接受的东西。这些的存在都,太突兀了。

他在心里想象着少天的反应。那个东西对他来说也很突然吧,他一直想知道的。

靠靠靠文州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居然还瞒着我不告诉我……”

会是这样吗?少天想知道的仅仅是这些吗?他真的是这样想的吗?

他们都将会化为一点,对于这一点,少天是怎么想的呢?原来自己认识的黄少天,还停留在两年多前的那个黄少天吗?

天空逐渐被星光点缀。他想起那时候的物理和数学练习册上,总有成堆的证明题,少天的抱怨仿佛还在耳边:“文州,你说那些证明题有什么意思啊,都是出题的安排好的证明过的……”

他可能从未想过,人类会有一天连自己存在过都无法证明。

多半是没有了城市灯光污染的原因,这里的星空总是格外璀璨。或许天空的那一侧,还有和他们一样幸存的人,在仰望星空,在挣扎,想从星空中汲取一点点希望与光明。

微弱的星光下,他辨出了黄少天的身影。实在是太过熟悉了。 一步一步走近,在这真正寂静的夜里,连人的脚步声也显得违和。但是他忽然想要奔跑,只是因为太久没有奔跑过。

他最终也没有跑起来,因为已经没有足够的距离了。

黄少天的衣服在接连两场雨里淋透了,到现在也还是湿漉漉的。被脚步声吸引而回过头,却正对上喻文州的唇。

上一次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是什么时候?没人记得了。但此刻他们只需要记住这个吻。他们都需要这个。

他们对彼此沉默了太久,而它恰恰能证明此刻还存在,还没有消失。

不论结局是快乐的还是悲伤的,他们还会互相支持,一直走向它的,对吧?

因为只有他们,能证明彼此的存在。

 

————————————————————

最后是日常话多

结尾真的写得很糟糕……几乎烂尾

然后想想快一年没写过东西,不知道这一年除了上课写作业还干了什么,确切地说写过文但是都删了,总是写一半就要停下很久,直到我把本来要写的都忘记了

结果学习还是那个鬼样子,英语还是我的噩梦,语文永远看欧气

所以我喜欢理科,因为理科可能有不同解题方法,但永远只有唯一答案,不用想那么多复杂的最后把自己绕进去。怎么说呢,比较喜欢这种思考方式

如果能有人给我提点建议就更好了……

还得继续努力啊

lemon

本文标签: 喻黄

    发布于2018年08月01日 11:02 | 评论数(7) 阅读数(1393)

上一篇:对于2018高考错题的看法

下一篇:【生贺】窗

评论

114.103.83.*** 发表于2018-08-04 10:32:44

很棒…!文笔很流畅也令人舒服,不觉得烂尾,是我喜欢的收尾。
吃土少女Still 发表于2018-08-03 23:37:30

我已升天

我他妈call爆人世间最美好的喻黄

懒癌晚期患者 发表于2018-08-03 18:47:47

昨天回复被吞了我再写一遍吧……

少女终末旅行我还没看不过我之前在b站上看了一下简介对设定挺感兴趣

绿蓝好!!我很喜欢笛子姥爷的故事特别是故事题材和风格,而且我感觉绿蓝的故事对我影响挺大的特别是机器人篇还有演员篇。对姥爷本人倒是不粉不黑…因为她真的有不少黑历史x

红移蓝移那里是我从物理练习册多普勒效应那里看到的x不过写的时候忘得差不多了最后还是百度百科拯救我…

梦境记忆宇宙人工智能之类的都很吸引我…可惜知识不够x

然后我已经开始构思下一篇了希望能在滚回学校之前写完【这不是flag

清水炖兔 发表于2018-08-02 11:19:09

有点像少女终末旅行的世界观和绿蓝的科技范qwq

檬总文笔真的进步好大 语言严谨从容给人一种大方的感觉 赞美!

坚持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 你已经超棒了鸭!

加油!

Mr.soda 发表于2018-08-02 09:08:52

再看一遍啊,檬总的文字已经很成熟了,感觉行云流水的。我个人倒不觉得是烂尾呀。

喜欢理科是一件幸福的事情TOT

我自己都还没上高中,就不瞎扯自己对学文科的看法了x其实有时候檬总不要对自己太过苛刻,其实你已经很棒了。

我也好久好久没写过东西了……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18-08-01 21:10:41

居然自己抢了沙发x!

只好抢板凳了030

先大力赞美我檬总的文笔030写的超棒啊是我心目中喻黄的样子

高中学习太忙了没有时间写东西很正常030还是以学业为重030

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 加油冲鸭 我相信努力一定会有结果的 虽然是句老掉牙的话了 但流传到现在就说明也不仅仅是句安慰的话

对 理科这种方式清晰明了 不像文科 没有一个真正的重点 绕七绕八的 考试之前真是得上拜苍天 看运气

对于文笔这个方面我不太好说什么 毕竟自己也是迷迷瞪瞪的 自己的生活还过的一团乱麻TAT

如果檬总实在很难过,可以试着先把这些忘掉 然后出去散散步 和别人聊聊天 把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 放空自己 做点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等心情平复了再做正事030

希望檬总可以早日振作030

by不知道自己讲了些什么的副校长

懒癌晚期患者 发表于2018-08-01 19:21:55

http://ningmengweitiantianda.lofter.com/post/1e742889_ef14ec61

lofter链接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