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年轮】(aph同人) | 【Broken Promises】(缓更) | 【玄心如水】(双连载暂弃) | 【短篇】 | 【dtm】 | 【混乱日常】

【aph好茶】频率

'如果接受不了内容的观点请见谅
'可能有ooc 攻受无差
'只是想写一个关于拯救的故事
如果喜欢麻烦点喜欢和推荐w
频率 
/嘞萌 
 
他叫亚瑟·柯克兰。和传说中那位亚瑟王的那个亚瑟一样。 
他的过去也和亚瑟王的一生一样,多舛。 
并且,匪夷所思。 
少年时,他渴望成为一位钢琴家。他很有天赋,他站在了国内钢琴界最高的舞台,只差一步就可以登上世界舞台。但是这不是最终。他在台上失去了意识,毫无章法的演奏使他失去了继续走下去的机会。从此,他放弃了钢琴家的梦想。 
青年时,他成为了一个律师。第一次站在辩护人的位置上,这是属于他的舞台。然而,他又一次搞砸了。他意识外的辩护使他败诉,也毁了他的名声。那之后,他选择了从原来的工作单位辞职。他的律师职业生涯到此为止。 
再后来,他开始写书。他的作品顺利出版了,销量一直很好。直到有一天,他带着他的作品登上了某个领奖台。他再一次失去了自我意识,他自己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那之后他身败名裂,他的书也一直滞销,直到全部下架。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我姑且称它为能力吧。 
他的生活里常常会莫名缺失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完全不受他自己控制。大概就像看视频时的快进一样——时间线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切换,发生了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的跨越。 
只是他快进的时间无法倒退回去,而在这段时间里惹出了的乱子,他永远无法挽回。 
似乎从他发现了自己这个能力之后,好运气就永远离他而去了。因为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这种能力,他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什么时候就会缺失一块儿,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会让自己变得处境尴尬或是难堪。 
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他只好一次又一次地选择辞去工作,呆在家里。 
至此,这个故事的主角——亚瑟·柯克兰的部分人生已经结束。这样讲述似乎很草率,但是事实就是这样。他的人生里,仅剩下一架钢琴,一堆法律书籍,一叠未完结的书稿,以及一间空空的房子。 
剩下的空隙,统统为恐惧和孤独所填充。 

 
今天依旧是百无聊赖。 
窗外阴云笼罩,似乎是将要下雨。前两天还是可以穿短袖的夏季温度,今天就已经到了必须穿外套出门否则就会冻得发抖的程度。 
他一般不怎么出门。在很早之前他就搬到了这个陌生的东方国家。其实他会说一点中文,但是他大多数时候选择不用。在这呆了那么长时间,他的中文还是那个老样子。在这个网购十分便利的时代,与其去商场纠结半天蹩脚的中文,还不如在网页上多敲几下。 
他没有父母,和几个哥哥关系也并不融洽,而且以前总是奔波在外地学习,或是参加各种钢琴比赛,所以一直是独居。 
偌大的房子里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墙壁上也没有贴壁纸。很多家具都被他变卖给别人了,客厅里只留下了一个小茶几,一个小沙发,还有一架钢琴。 
茶几是木色的,沙发是黑色的,钢琴是白色的。一切色彩在安静里都显得格外分明。窗外的人讲着他不熟悉的语言,谈论着他不熟知的话题。他不需要经常出门,也不愿意出门。雾霾侵蚀着这座城市,同样也会扰乱他的呼吸节奏。 
对于一个曾经的钢琴演奏者来说,节奏的把握很重要。 
他的生活并不富裕。从他上一次辞职后,他就几乎没有经济来源了。但是这一点,他没有和其他任何人提起过。 
他独自坐在琴凳上,和着刚来的雨水的节拍,弹了一曲。 
钢琴,算得上是这间屋子里身价最高的东西了——恐怕比我们的亚瑟·柯克兰本人都要高。他想着下个月就得把钢琴卖出去,反正这房子里也没有第二个人需要它了。 
他喜欢盯着钢琴上的某一个键看,可能是do,可能是la,也可能是so。琴键永远是黑白分明的,他喜欢这一点。 
一曲《卡农》终了。 
头很晕。他很清楚会发生什么——因为红茶喝再多也不会醉晕的,只能是这个原因。他看了眼手表,九点十分。 
再次恢复意识时,分针已经往后走了一大步。 
琴键似乎在颤抖。上一秒杂乱无章的琴声似乎还没有离开,正在这屋子里寻找某个缝隙得以逃走。 
传说中的亚瑟·潘德拉贡——未来的亚瑟王,此时还寄居在梅林家里。他还没能遇到生命中的石中剑。 
而亚瑟·柯克兰——一个独居在异国他乡的普通小人物,还没能遇到他生命中最在意的某些东西。 
咚、咚、咚,……”有人敲门。 

 
雨幕顷刻间铺满了天空。 
门外却站着一个青年人,他扎着这个时代已经很少会在男生头上见到的马尾辫。他没有打伞,雨滴顺着他的辫子还有几撮碎发流下来,还有些雨水渗进了他的发丝间。他怀里抱着一个看起来挺重的纸箱,站在雨里已经完全淋湿了。 
请问这里是亚瑟·柯克兰先生的家吗?不知道是哪个无良快递员把快递包裹扔在这家门口就什么都不管了,我路过看见上面写的地址是这里,就进来问问……不过还是淋湿了挺可惜的抱歉了……” 
亚瑟听了个半懂不懂的,只是伸手接过了湿漉漉的箱子:进来等雨停了再走吧。 
对方还在努力回想并对亚瑟奇怪的异国口音加以辨认时,他已经找了把小刀拆开了快递箱子。是他之前买的一套英式茶具。 
快递包装倒是挺负责任的——就如同早就料到这快递会受到如此待遇而进行了特殊保护。茶具还是完好的,也没有沾上雨水。茶杯侧绘了几朵淡蓝色的蓝铃花,杯沿被描了一圈银色的边缘。 
他把已经泡好的、尚且温热的红茶倒进了两个刷干净了的茶杯里,各放了一块方糖,然后准备在两杯里各放一片柠檬片—— 
等一下!对方已经把湿透的鞋子脱下来并且打理好,却突然打断了他,他拿着一片柠檬片、手悬在空中,放下也不是举起也不是,弄得他有些尴尬,另一杯别放柠檬片了。 
……等一下,我好像还没说这是给你泡的茶啊。 
不过有两杯茶,除了他和那个陌生人,大概也找不到第三个人来和他一起品尝了。 
我们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在心里默默想着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后,还是把没有柠檬片的那杯红茶端给了他。 
……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喝红茶不用放柠檬的,也不用放糖。对方看着茶杯想了想,还是端了起来小嘬了一口,这样太甜了,一点苦涩都没有。 
甜不好吗?他用勺子搅了搅杯中的茶水,我喜欢甜的。 
但是生活可能会因此缺少点滋味,甚至是苦涩之类的。对方放下了茶杯,盯着他的绿色的双眼,甜的总有一天会腻的。 
等一下……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他突然觉得面前的人格外眼熟。 
我也是这样觉得!我叫王耀,想问柯克兰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等一下,你是不是那一次颁奖典礼上的那个人……” 
是我。那一次颁奖典礼上发生了什么,他还记得一部分——但是并不是最重要的那部分,想来王耀先生是位资深作家?毕竟会被受邀参加那次活动的,没有几个是半吊子。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可能是吧……不过这不重要!这一次是对方笑了。 
这不重要吗?亚瑟心里想着。 
这很重要吧? 
如果没有那次的事情,他现在可以过得更好!如果他也是个很厉害的作家,他完全不用呆在空荡荡的家里,因而几乎不接触室外的空气! 
这些还不是因为自己那乱七八糟的时间线、近似精神分裂的症状,还有那个没有人会相信的能力?! 
这,很重要。 
他突然觉得,对方的笑容就像是普通红茶的味道——浓郁却又有着避不开的苦涩。 
可能有些事情就是这样。 

 
至此,我还单纯只是一个故事的讲述者。当然这之后也会是这样。大多数故事可能是已经发生了的,也可能还没有发生。不论这些,我将始终是这个故事的讲述者,而不是编造者。 
而我永远都无法阻止或是改变某个故事的发展,即使它还没有发生。因为故事的最佳走向,永远刻在听者的心里,而不是故事的主角,更不是故事的讲述者的心里。 
那么现在让我们来继续这个故事。 
今天的亚瑟·柯克兰先生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拿着一本书,另一只手把下一块松饼放进嘴里。那是一本关于凯尔特神话的书——我不得不承认,它的内容很枯燥。 
咚、咚、咚……” 
门没关上,进来吧。依然是奇怪口音的中文。 
门被推开了。今天天气挺好,阳光通过狭小的门缝里挤进来,又很快被赶出去。其实你可以说英文的,王耀换了双拖鞋,我可以听懂一小部分。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可能会听不懂!……”接着他就噼里啪啦说了一段英语,仿佛我要证明我自己我才没有在担心你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王耀沉默了。 
完全没法好好交流了啊! 
王耀:我们还是讲中文吧。 
但是柯克兰先生对此似乎很满意。 
王耀凑到他跟前,去瞅那本书上的内容:哎你怎么又看这么无聊的书啊……” 
不是你说的吗。他翻页,甜的总有一天会腻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这么说也没什么错……” 
书中那一页上,亚瑟·潘德拉贡在众人注视下,拔出了那把传说只有真正的王才能拔出来的石中剑。梅林趁机公布了他的真正身份——尤瑟的后代,真正的不列颠王。 
写到这儿,我还是忍不住想用那句老套的话,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笔者在这一章节结束留下了这句话。 
他不由自主地盯着它看了良久。一切若为命运,就无法改变。 
亚瑟·潘德拉贡之所以能拔出石中剑,成为不列颠王,不是因为他运气好,只是因为他是尤瑟王的后代,他总有一天会成为王的——只是在早晚之间而已。 
可是他不信。他是亚瑟·柯克兰,不是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亚瑟·潘德拉贡。 
时间已经步入现代。生活还是要自己一点一点走下去的,关命运什么事?已经没有什么是完全改变不了的了。 
命运,只是某些人为了掩盖自己做过的蠢事编造出来的谎言。*
他准备翻过这一页,却不经意看见王耀也对着这面上的字发呆。 
对于他们这样的,曾经的公众人物,上网一搜索就可以说是知根知底了,哪里需要梅林站出来说明真实身份。他当然也搜索过王耀,也……搜索过自己。不得不说,把自己的名字当成关键字放进搜索引擎,还出现了一堆来自不知名的网友的不太友好的评价,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大概除了神奇,我也找不到更恰当的词语来表达了。 
王耀,23岁,作家,曾凭借《频率》一书获得……因长期参与版权维权的公益宣传活动而受到关注,曾被爆出……” 
亚瑟·柯克兰,23岁,作家、律师,年少时学过钢琴。因为在xxx颁奖典礼上的举动,被普遍认为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大部分人对其表示不屑,也有人为其前途表示惋惜。现在已基本消失在公众视野。 
网上更是有所谓的“xxx颁奖典礼视频资源”“细数亚瑟·柯克兰的多年发病史等等的帖子。 
一个人,若是活到了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程度,该有多么可怕。 
那时,两个人,一本书,心里却是装着不同的心事。 
这书……写得不好。王耀似乎是回过神来,下次找一本别的系列看吧! 
亚瑟轻轻挑了挑眉,地合上书:我去做饭。 
喂你不是刚吃完一袋松饼吗怎么又要做饭不是说好我来做饭的吗你还是去泡茶吧!记得别放糖!……”留下身后王耀的一大串不带停顿的话。

 
距离那场大雨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这是从日历上得到的结果,但是他在这段时间内,实际上在人世间存在了几分几秒,没人去计算。 
王耀成了这房子的常客。他多数时候的理由是反正我待在自己家里也寂寞还不如到你家来催稿,偶尔是不能浪费了你家的红茶。至于催稿这种事情,亚瑟已经很久没有动过笔了,这理由实在来得牵强。他可能是以为每个写东西的人都需要背后有一个人来催稿…… 
关于他身上的那些有违常理的事情,都被他小心翼翼地遮掩起来,也算是他运气好,总算是没让王耀对此有什么怀疑。 
亚瑟一边想着这些,一边看着屋子里人来人往地搬东西进来。 
这次王耀索性请求搬进来住。虽然很让人意外,但好在王耀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困扰,也就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不过,只是因为附近装修太吵想换个环境工作搬过来暂住,为什么要把沙发电视之类的家具搬过来…… 
这大概是这房子里进过人最多的一次啦。 
你家原来也太寂寞啦,所以多装饰装饰会好很多!……”听着王耀在旁边不停地说着,亚瑟不自觉走了神。总感觉这不是他的真实目的……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如同身着金缕的姑娘,从大大的落地窗走进来。地下室堆满了杂物,已经有很久没有打开过,阳光使温度升高反而让室内充满了霉味儿。不知道是阳光晒醉了人,还是霉味儿刺激着他的嗅觉,他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提不起精神。 
搬东西的人已经尽数离开了。王耀正站在桌旁摆弄着一个玻璃瓶,很久才放下。 
房间里又只剩下两个人了。气氛略显尴尬,好在王耀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要不要来弹首曲子? 
他勉强走到了琴凳前坐下,打开了琴盖。他很明白将会发生什么,只是不理解为何这次的反应如此严重。 
不。 
你可以出去一下吗? 
他把手轻轻放在黑白分明的琴键上,瞥了一眼身旁的人——他似乎很疑惑,苦笑了一下。 
……这次躲不掉了吧。 
熟悉的乐声响起,他却觉得自己的目光被一点点地夺走,意识也在渐渐涣散。他强硬地支撑着,不希望意识被其他人夺走,琴声依然悠扬。
要不然干脆说清楚算了? 怎么可能讲得清楚呢。 
可惜无济于事,他只隐隐记得意识崩溃前那个人喊着他的名字,握住了他的手。琴声似乎还在继续,但这只是他臆想出来的声音。 
还是被发现了吧。尽管自己努力隐藏了那么久。隐藏,只是他生存下去的本能。 
他忍不住在心里笑话自己,却发现天已经亮了。 
……哪里是天亮了,只是他找回了视力而已。视野重新明亮起来,面前什么都没变,除了王耀一脸神情复杂。 
……他这一脸担忧不像担忧想笑又很勉强的表情是怎么一回事啊?! 
刚才……” 
什么都没有。 
你只是个与我相识一个月的陌生人,可以体会我的痛苦吗? 
既然已经知道结果,为什么要再次尝试呢。 
可以说说吗?关于你的事情。 
我或许可以帮上忙? 

 
就像是孤岛上相拥取暖以支持世间仅有的对方的两个人。因为拥有的仅仅只有对方了,所以彼此是世界上唯一的宝物。 
在遇见亚瑟之后,王耀才知道原来还会有情感如此淡漠的人。原因自然不能怪当事人自己,但是很久以来王耀都把自己放在这一栏里,现在换成了对方。 
他并不是如同坚冰的不动声色,他也有情绪,也会开心,也会难过,也会为了一点小事发火或是埋怨……只是他习惯于对陌生人刻意地掩盖住这些。因为这样最直接的结果就是,不会为自己招来多余的麻烦,尽管会被好事者评论冷漠”“清高,不过那些于他而言都是小事。 
他的声音很好听,长久的沉默还没有让他忘记说话的要领。那时候,王耀握住了他的手,听着他断断续续的描述。以前总听说弹钢琴的人的手和别人的是不一样的,今天才得以验证。 
那双手,触碰过冰冷的琴键,也写过晦涩的文字。他尝试过用那双手接触别人的世界,可是那些人粗暴地赶走了他——就像是你走进了理发店,理发师却扯着你的头发说你不配来这儿。 
他的故事讲完了。并没有想太多,也没有奢求对方表示赞赏,只求对方不要嗤之以鼻或是表示厌恶。 
那么,到我了。 
我叫王耀。 
如你所见,只是一个普通的写东西的人而已。一直以来只是自己写书、写书,也总算是养活了自己。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书出现在了一些奖项的提名上。本来就是意料之外,但是这并没有给我带来名誉、人气,而是更多的流言。 
仅仅是因为有人发布了关于'王耀抄袭'的消息,并且附了一份所谓的'对照图'。我并不知道这些消息的来源,在我看来只是无中生有,我更不知道那些人的目的何在,或许只是以此为趣。那个人最终把原帖删除了,或许是已经悔过,也可能是目的已经达到。无论如何这已经是徒劳。以前知道我的,不知道我的,都知道有一个姓王的人,在写着不'诚信'的文字。 
原帖已经失踪,后知后觉者更是无从考证——他们也懒得考证,只是从别人口中得到了那样的印象。那之后凡是我指出xx的文章和另一个人的文章有相似之处时,那些人就会搬出'谁抄谁还不知道呢'之类的说辞,或是指责我'无耻'的行径。 
这个时代写作很廉价,污蔑更甚。大多数人对'抄袭'的印象已经很暧昧了。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有些人会有'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想法。宁愿相信半真半假的说法,也不愿自己去判断,明明是不用花多长时间的…… 
不过好在现在也没有什么人刻意地提起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写那些文字,虽然不是有天赋的那类人,但是努力总会让大家施舍一点回报给我。 
王耀起身接了杯热水,边重新坐下边道:跟你说这些也没什么别的意思,你就全当发牢骚好啦,毕竟——你也不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不是吗? 
不要给我强行灌鸡汤。你应该考虑一下要不要告诉我关于你来我家这件事情。 
原来你已经察觉了吗……我确实不是因为那么简单的原因来的。 
希望你能听一听,我和你相同的故事。王耀并没有和他对视,只是无目的地看着别处。 
亚瑟看着面前的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被人告知,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又仿佛看到,面前的人踌躇但终于下定决心的内心。 
就像、就像是脑电波的频率相同了一样。 

 
秋渐深了。在那之后又下了几场秋雨,夜里的寒风也算是带了哨子声。窗外走过的有早早裹上冬衣的,也有不看天气预报在寒风里瑟瑟发抖的。 
他总是忍不住想起那个和他同名的人。想起书中那个人从一个无名小卒,到一个国家的统领者;想起那个人看着自己的国家一点点衰落,在自己的手中强大,又在自己的手中走向毁灭。那个人,是拯救了国家,还是拯救了他自己?到头来谁都没有被拯救。 
不,大概还是有一个的。当骑士贝狄威尔终于把湖中剑抛向了湖心,亚瑟王离开了。摆脱了所有束缚,去往或存在或不存在的理想乡,这大约也算是被拯救吧? 
他又总是想起那个人,那个人被雨淋湿的落魄样子,那个人的笑,那个人的马尾辫。那个人,不是那些流言蜚语的创作者,是个活生生的人。 
当那个人看见无助的他——颁奖典礼上的他和家中的他,便尝试忘记自己的过去,而向一个无助但陌生的人伸出了手。尽管不知道对方能不能拉住他的手,那个人还是这样做了。因为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不是一具尸体。 
可惜这世上的尸体太多了。 
王耀那天晚上搬回了他自己家,现在依然是这里的常客。那个人,总是嘴里说着苦涩,实际上比谁都希望别人能得到甜蜜呢。 
他望着窗外那个扎着马尾的人向他招手,端起了盛着红茶的茶杯。今天的柯克兰先生也没忘记加柠檬片。 

 
有时候我会想,若是把两个对彼此陌生的人抛弃在同一座孤岛上,他们是相互扶持,还是各行其道呢? 
现在我大概得到了答案。 
我没能有机会得到故事的结局,也没能知道这其中更多的秘密,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或许他们没再遇见什么坎坷,也或许他们遭遇了种种不幸。在他们那个世界,故事还在继续。但是,我作为故事的讲述者,故事该结束了。 
因为,他们渴望拯救的彼此,已经得到了啊。

*应该是我看《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应该没打错吧)时看到的一句话
以后可能会写关于王耀的那部分故事,也可能不写x

渴望飙字数x

    发布于2017年11月05日 23:29 | 评论数(6) 阅读数(169)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aph好茶】【糖】无距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虹韶 发表于2017-11-19 11:25:59

“可惜這世上的屍體太多了”這句話好棒啊

給檬打call,特別好看,也期待王耀那部分的

112.28.179.*** 发表于2017-11-11 10:21:14

我的妈!!!给檬总打call!!!

檬总文风依然帅气!!!

以后请不要犹豫!!这个字数飙起来!!

给大佬递茶!!

By校长校长

殷海露清 发表于2017-11-09 20:39:11

超好的啊,可惜我写不出来。。。
没有头发的norli 发表于2017-11-07 22:51:00

太棒了!!!刷了三遍超级喜欢
不是柠檬是咸鱼 发表于2017-11-06 22:39:17

!!超感谢soda 开心
36.57.178.*** 发表于2017-11-06 12:06:02

超棒!!!昨晚看了一遍今儿二周目

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soda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