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10【最终章】

喧嚣-10【最终章】

2020.04.17

他没有输。

 

许明阳总是那个会把他保护在身后的人,他有资格去对他发小脾气,有资格跟他闹小情绪,有资格让他陪着自己做这做那。

许明阳会给盛光源许许多多的自信,让他永远拥有在自己这里撒泼打滚的资格。

 

只要他要,只要他有。

 

哪怕是在这个时候​,这个不可以宣泄情感的时候,他还是怕他难过,还是选择抱住了他,温柔地去回应他。

 

就算已经没了以后,但至少现在不可以让他伤心。

 

盛光源原先吻得很急,带着焦躁不安,心里全部都是畏惧和与之相生的期待。

 

他是在负隅顽抗,他是在抵死挣扎。

 

他披荆斩棘,只是想要冲破重重的黑暗,去够那一道从缝隙之中挤进来的光芒。

 

光芒很微弱,却是这茫茫的黑夜中最最惊艳的一笔。

 

许明阳的吻十分温柔,他抚摸着盛光源紧绷着的脊背,想要给他带来一些慰藉。

 

两个十七岁的少年,躲在医务室无人的角落,避开老旧报修的摄像头,亲吻着对方,青涩又缠绵。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做不到,能给的,只是一腔热血和实实在在毫无杂质的一颗真心。​

 

我只想留在你的身边。

 

想和你更亲密一点,​想和你一起看烟花,想和你一起跨年,和你一起等阴天的流星,和你一起吃饭睡觉,和你一起分享好听的歌好吃的糖,想每天都见到你,每天都有你。

 

有你的一切,所有无聊的事情都会变得有意义。

 

别人都不行,我只要你,我只喜欢你。​

 

 

盛光年的情况并没有好转,依然是植物人的状态,没有丝毫要苏醒过来的痕迹。

盛妈连着在医院里待了一个多星期,身体差点就垮掉了,盛爸爸让她回家休息,​怕女儿还没好,就又病倒了一个。

 

盛光源早上再也没有赖过床,总是起早,一边背书一边给妈妈做早饭。中午也不在学校食堂​吃了,放了学就匆匆赶回家给妈妈做饭。

 

盛妈说让盛光源不用这样跑来跑去,实在不行她可以自己点外卖,但盛光源说不行,天天吃外卖不健康。

 

“爸让你回来歇着你就好好歇着,姐还要你照顾呢,是不是?我再忙也只不过是多上了点课,多写了点作业,你和爸还要天天头疼着去应付工作上的事情,​想着要怎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你们才是真的忙呢。”

 

盛妈被他逗乐:“瞧你这话说的,合着我天天见的都是一半人一半鬼啊。”​

 

说着,又叹了口气:“如果没有那个不是东西的,你姐也不会成这样。”

 

盛光源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试探着开了口:“也不一定是他啊……警察不还没最终确定吗。”

 

“怎么不是他?那个号码警察也说了,就是他的,他不也说了信息就是从他那里发出去的吗?就算不是他推的你姐姐,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同谋?​”

 

“就算他是无辜的,那如果他没有借手机,你姐姐现在说不定​还不会就那么躺在病床上。”

 

“妈。”盛光源声音低微,深深的只觉得无力,“如果我说,我相信他,我希望你和爸不要再追究他的责任了……你会怎么想?”​

 

“你这孩子,怎么就不追究?你相信一个外人​,还是伤害了你姐姐的一个外人?”盛妈语气不悦,“我知道你和他从小就是朋友,但躺在病床上的是你姐姐,你认清楚一点!”

 

“我很爱姐姐,可是……”盛光源闭了闭眼,心里发着抖,但还是豁了出去,“可是我也很喜欢他……我知道你会觉得接受不了,会觉得恶心,但是我真的要告诉你,我喜欢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迎接他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盛妈瞪着眼缓了很久,仍是觉得不可置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盛光源深呼了一口气,手握成了拳,指甲深陷进皮肤里,掐出了很深的紫红色痕迹,坚定了语气:“我知道。我喜欢他。”

 

于是他就生生挨了盛妈的一巴掌。

 

盛妈红着眼眶:“你!你这个!你真的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喜欢谁我都可以理解,就算你以后决定要跟个男的在一起,我和你爸都可以慢慢接受,​你怎么能喜欢他?你姐姐,你姐姐才二十二岁,现在躺在病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醒过来,如果不是他,如果没有他,你姐姐会这样吗?在医的是你姐姐,你知不知道?!”

 

“可是妈,他也才十七岁,他和我一样大,小时候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打成那样,现在又要被扣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被全校的人唾弃。如果是我,你不会心疼吗?”​盛光源同样红了眼睛,指尖都在颤抖。

 

“那是他应得的!你和他不一样!”盛妈一口回绝,声音近乎歇斯底里,“你给我忘了他!我绝对不允许我的儿子喜欢这样一个畜生!”​

 

盛光源望着锅里刚刚做好的番茄炒蛋,只觉得一颗心就像坠入了深海,无法内外抵消受到的压强,只能被攥得更紧,攥的他喘不过气来。

 

 

天气越来越冷了,十二月过完,日历变成了新的,那些过往的旧日子,被人全部丢进了垃圾桶。

 

许明阳的生日也到了。

盛光源指尖摩挲那张贴在课桌上的纸,心里想着些什么。

 

“你是我的世界观,决定我的方法论。”

 

放学的时候,等班里人走得差不多了,乔文雪就过来问盛光源:“你想好了?”

 

“嗯。”盛光源淡淡地笑了一笑,“虽然听上去有点蠢。”

 

唐康和秦坤也凑了过来:“我们已经和赵祁和秦静静说过了,一会儿就在走廊那里汇合。”​

 

“人基本都走完了,你可以上去了,我们都在给你加油鼓劲的哦~”乔文雪伸出手,示意旁边的三个人搭上来。

 

“盛哥加油!”唐康号叫。

“盛哥最棒!”秦坤也哇哇乱叫。

 

四只手叠在一起,​往下压去,然后一起喊:“加油!”

 

再冷的天也要热烈,这才是青春的模样。

 

“你们今天怎么那么多问题。”许明阳活动了一下指节,看着正在奋笔疾书的赵祁和秦静静。

 

秦静静用胳膊肘拱了一下赵祁,示意他到时间了,赵祁就拍案而起:“现在没了​!来,我们走吧!”

被两个人一人一条胳膊拉起来的许明阳愣了一下,有些疑惑:“你们还有什么事?”

 

秦静静就说:“哎呀你就别问了,班长我有事让你去你能拿我怎么办?”​

 

许明阳就闭嘴了。​

 

两个人拉着许明阳来到了羽毛球场,​他就看到了文重的秦坤,唐康,还有乔文雪。

 

一见到他,乔文雪便挥了挥手,然后那三个人,还有自己旁边的两个​就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走近了才看见秦坤手上还捧着一个蛋糕,唐康急急忙忙点着早就插好了的蜡烛。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幸福祝你健康,祝你前途光明~”​

 

“快许个愿吧!​”秦静静说。

 

许明阳没有立刻就许愿,而是问道:“盛光源呢?”

 

乔文雪催他:“你快许愿吧,许完了吹过蜡烛他就来了。”​

 

许明阳就听他们安排,双手合十许了个愿,然后吹灭了蜡烛。

 

“盛光源!欧了!”唐康双手合成喇叭形状,对着​楼上喊。

 

许明阳就看见六楼有个瘦削的影子跑起来,去按教室里的灯。

第六层是最头最末两个班的灯被打开,​第五层是从第一个班开始,一个教室一个教室间隔按亮,第四层是头尾和中间点亮……

然后是一楼中间的教室​打开了灯。

 

这些被打开的灯,组成了一颗发着光的心。

 

许明阳望向一楼中间教室的门口。

 

他藏在心尖尖上的人就在那里。

 

“许明阳,生日快乐!”​盛光源冲着他喊。

 

“那个,你就先站在那,我还有话要说。”

 

盛光源背对着光​,看不清他的神情,但许明阳能感觉到他有些局促。

 

他似乎是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提起声音叫自己:“许明阳——”

“我喜欢你!”

 

他的尾音带着些颤抖,似乎是哭了出来。

 

但他还是挠了挠头笑了一声:“本来,我盛光源给许明阳的告白应该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让所有人都知道的。”

 

“可是……可是。”

“我好没用,只能找到几个人。”

​“那我就多说几遍,你好好听着。”

“以后……大概就没有机会了。”

 

盛光源攥紧了袖口,继续往下说:“我喜欢你!就是那种男人对男人的喜欢,想和你结婚的那种喜欢!

 

“我记得小时候说过——长大以后要和阳阳结婚,然后一直一直爱他,一直一直喜欢他,但,但现在才发现我们结不了婚。

 

“结不了就结不了吧,又不是结不了婚就不能喜欢你了。

 

“就,有一点点遗憾,我们没有办法被别人承认。

 

“你还记得吗,我小时候可调皮了,老是摔,摔了还要被我爸打,但我就是不长记性,一直摔一直摔,然后一直被打。

 

“你看,我那个时候都不怕被我爸打屁股,照样摔倒,现在又为什么要听我妈的话,就这么不喜欢你了呢。

 

“我,我以后一定会锻炼,把所有诋毁你的孙子全都打趴下!谁都不可以说你,因为你是我盛光源喜欢的许明阳!

 

“我要别人提到盛光源就能想到许明阳,提到许明阳就能想到盛光源。

 

“我永远永远都喜欢你!特别喜欢!”

 

天很冷。

 

风一吹,就纷纷扬扬飘起了雪。​

 

谁能说,这场雪不是为他们而来的?

 

许明阳走上前,抱住了这个快要哭出来的少年。

 

“我也喜欢你。”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了。”

 

被叫来当背景板的五个人此刻也簇拥了过来,秦坤大大咧咧道:“行了行了你俩一会儿回家煽情去,这个蛋糕真的很香我们先吃吧!”

 

他是第一个知道盛光源喜欢许明阳的人,一路而来也能够懂得一些盛光源的情绪。

 

比如现在,盛光源的情绪波动就很大,又是难过又是紧张,得到许明阳的回应之后大概都不知道怎么转换心情了。

 

所以这个时候就要他秦坤来活跃活跃气氛了,气氛一轻松,盛光源就会好受点了。

 

“对啊对啊,每次晚自习回家我都要吃夜宵的,现在刚好到我饿肚子的点了!”唐康也凑过来嚷嚷。

 

于是大家就端着蛋糕进了教室开始分。

蛋糕不大,七个人一人一块分量刚刚好。

 

唐康是最闲不住的,吃着吃着就觉得少了什么乐趣,就用手指蘸了奶油往乔文雪脸上抹,抹完就溜。

 

乔文雪立即站起来在后面追着他跑,边跑边喊:“姓唐的!今天我不把蛋糕拍你脸上我就不是你爸爸!”

 

这边的秦静静放下了蛋糕纸碟,从书包里拿出来了一个小盒子递给许明阳,笑容真挚:“送给你们的,打开看看?”

 

盒子很小但是很精致,盒身是淡蓝色,扎着湖蓝色的蝴蝶结。

 

许明阳打开盒子,里面是两个钥匙扣。

 

“可能比较女孩子吧,一个是锁,一个是钥匙。”秦静静神情认真,“锁是许明阳,他在班里不太说话,性子沉着,总是擅长隐藏自己的情绪。盛光源就像是他的钥匙,可以打开许明阳的心锁,让他表达出自己的情感,不用再藏着了。”

 

“谢谢。”两个人一起道谢。

 

“其实说起来还是挺感动的。”秦静静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刚刚盛光源说了那么多,我差点就哭了。这条路很难走,你们要好好的。”

 

“好!”盛光源笑起来,眸子亮晶晶的,十分动人。

 

吃完蛋糕,准备各回各家的时候,赵祁忽然问道:“哎,那个灯是不是还没关?”

 

许明阳说:“你们先回去吧,我和盛光源一起关。”

 

“好嘞,那我们就先走了!”秦坤跟他们挥手,“刚好雪停了,你们回去注意点昂!”

 

“拜拜~”

 

 

送走那五个人,盛光源就牵住了许明阳的衣袖,眉眼弯弯:“我们去关灯吧。”

 

许明阳反握住他的手,带着他上楼。

 

两个人的步子都不约而同地慢了下来,就像是在一起相处了好多年的情侣用完晚餐后,伴着日落余晖,随意挑一条路走,不需要记着方向,不需要管目的地,只是拉着彼此的手,惬意地散着步。

 

不用管家人怎么看,不用管别人怎么看,只要看着对方就足够了。

 

关掉顶楼的最后一盏灯,许明阳忽而把盛光源抱到了桌子上坐好。

 

四周皆是黑暗,窗外透露进来一些微光,大约是路灯照到覆了薄雪的屋顶上笼罩出来的一层淡色。

 

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里,气氛变得非常暧昧。

 

许明阳借着一点微弱的雪光看着盛光源,神色里融入了数不尽的温柔。

 

他很喜欢他,从他小时候当着自己家人的面说要和自己结婚,一辈子都喜欢自己爱自己开始,他就喜欢他了。

 

他伸出手,指腹轻触他的眉眼。

 

这个人总是带着光的,人群中是他最耀眼,是他最吸引人。

 

他搂住他腰肢,深切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黑夜总是最包容,两个少年在空气中弥漫开来的热烈情意被它很好地遮掩了起来。

 

只要看着对方,只要回应对方,只要沉溺在彼此的喜欢之中,就可以了。

 

十七岁的时候,情感总是冲动又细腻,静谧又喧嚣。

 

那份心动,真真的是完全克制不住。

 

盛光源是第一次被许明阳主动亲吻,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不敢动,顺应着他的动作,却又很不知所措。

 

黑暗的环境让人的一切感官都变得敏感,皮肤相触及的每一寸地方都烧了起来,裹着浓烈的情欲。

 

只是不知道,掉落在颈窝的冰凉,是谁的一点泪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许明阳才稍稍和他分开,两个人的呼吸声都有些重。

 

盛光源拉着许明阳衣襟,眼眸里水光朦胧,流淌着几分干净。

 

“回家吧?”许明阳声音很低,却能够揉进盛光源的心里。

 

让他的心,跳动不已。

 

“好。”

 

 

街道上没有人,只偶尔会开过几辆车。

雪下得很晚,即便此刻已经停息,也还是在水泥砖上铺了薄薄的一层冰晶。鞋子踩上去会发出湿漉漉的咯吱声。

红绿灯数着倒秒,一下一下闪烁,到了时间就红黄绿变了颜色。

 

路灯一盏一盏,彼此陪伴,于寂静的黑夜相交映,拉长了悄悄勾着手指的两位少年的影子。

 

有很多话要说,但没办法宣之于口,于是彼此沉默,通过指尖汲取对方的一点温度,指腹相触的地方可以感知到他的脉搏。

 

许明阳送盛光源回到了家。

盛光源抬起一直埋在围巾里的脸,望着许明阳,眼睛亮晶晶的,带着笑意:“明天见!”

说着,还踮起脚尖去亲了一下许明阳的唇角。

 

许明阳摸了摸盛光源毛茸茸的脑袋,与他道别:“晚安。”

 

然后目送着他上楼,看见他房间的灯亮了,看见他打开了窗户对自己挥了挥手才离开。

 

回到家,客厅里的灯还亮着,房间里传来声音:“回来啦?”

 

许妈妈走出来,手臂上还挂着衣服。

她为许明阳拿下书包,温柔地问道:“累了吧?妈给你买了蛋糕,吃一点吧?”

 

“好。”许明阳应声。

 

接下来,就是许明阳沉默地吃着蛋糕,许妈妈絮絮叨叨说着话。

 

“今天下午,警察来到家里,说是找到凶手了,就是那个女孩子男朋友的前任。你不知情,你没有错,警察也已经告诉了那个女孩子的父母,他们不会再追究你的责任了。”

 

“妈一直出差,根本不知道你受了这样的罪,你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扛着什么都不说。”她垂着眼眸,想要隐藏眼里的一点晶莹,“可妈想你说出来,你还没长大,不过十几岁罢了,哪里能扛得住。”

 

“从小你就习惯什么事都不吭声,这……唉,总该和你那不是个人的父亲有关。也怪妈当初瞎了眼,认错了人,不然你也不会一直都这么隐忍。

 

“以后有什么事情,愿意的话,就和妈说说,你是妈的孩子,我怎么会不疼你?

 

“你根本不知道,你什么都不说,自己一个人去面对这些,才会让妈更担心更心疼。

 

“去收拾收拾东西吧,明天一早的机票,你不是说还要去你同学家一趟吗?”

 

“嗯。您早点休息。”许明阳起身去了房间。

 

他茫然地叠着衣服,脑子里不断浮现那天盛妈妈来找自己时说的话。

 

“无论我家女儿是不是你害成这样的,你都是有罪的,罪在你不该把手机借给别人。

 

“光源说了,他喜欢你,但是我绝对不能够同意我的儿子和你这样的人在一起。你和你的母亲,没有一个人值得同情。

 

“但凡你干净一点,事情都可以有转圜的余地,可是你就是在烂泥里面长大的,你不值得我儿子去喜欢,你根本配不上。

 

“你也喜欢我儿子吧?你如果真的很喜欢他,那就请你离他远远的,他跟你在一起只会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骂同性恋恶心,骂背叛亲人是个白眼狼,只要你在他身边,他以后就会被埋在这些唾沫里出不来你知道吗?!

 

“我想你能够明白天下父母心,算阿姨求你,放过我儿子吧。”

 

秦坤那天过来找自己时说盛光源为了自己打架,他很心疼,却没有办法。

 

他该如何说,他的父亲确确实实是因为自己才死的?

 

那天他们一家三口出门,路过那条水沟的时候,妈妈与爸爸起了争执,爸爸就发了狂打起了妈妈。

许明阳去拉,也被他一起打。

 

那条路几乎没有什么人走,更别提会有人出现来救这对母子。

 

许明阳被打得头昏眼花,脑门一片冰凉,用手一摸就是血迹斑斑。

 

本以为性命就要在这里终结的时候,爸爸突然停了手,整个人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

 

即便许明阳视线略微模糊,但还是被他这副模样吓得不轻。

 

因为他倒了下去,半个身子都浸在水里,却凭着最后一点意识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许明阳还很小,瘦弱的他根本经不住他父亲的拉扯,眼看就要和他一起滑倒水沟里,被打到只能伏在地上的妈妈爬了过来,使劲掰开他父亲攥着他脚踝的手。

 

人在濒死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做的出来。

 

许明阳被吓坏了,眼睁睁看着爸爸掉到了水沟里,再也没有上来。

 

那段时间,许明阳根本说不出来话,去了医院检查,才知道是受了过度的刺激而患的间歇性失语症。

 

他一直处在对死去父亲的愧疚里,即使不是他的错,即使他被那样凌虐过。

 

直到再一次遇见了像是会发光的盛光源。

 

可是,谁知道自己父亲的这件事又会被传成什么样子,现在都已经有了是自己杀害了自己父亲的版本,那么以后呢?

 

盛光源和自己在一起,会被别人说成什么呢?

 

瞧那个人,长得人模狗样,实际上啊,为了个杀父狂魔背叛了自己的家人,活脱脱就是一个白眼狼!

 

人言可畏,就是在此。

 

盛光源很勇敢,因为他从小就生长在一个温温柔柔的环境里,所有人都爱他,他也是单纯地爱着所有人。

他勇敢,是因为身后有人在保护着他,让他看到的皆是美好。

 

而许明阳,刚出生就开始经历虐待,见到的是暴力,处在压抑的环境里,接下来又是反反复复的愧疚,和现在的再次被人唾弃。

 

他知道被人辱骂有多难受,才不想让那个他一直守在心尖尖上的人和自己一样去遭受这么一份罪。

 

他很自私,也很懦弱,他没有办法,他走投无路。

 

他知道自己无法逃脱被指指点点的命运,可他不想盛光源跟着他一起被别人评头论足。

 

他明白这个选择,会让那人难过。

 

但他很爱他,真的很爱他。

 

 

清晨,许明阳来到了赵祁的家里,把一封信给他,让他转交给盛光源。

 

“我赶时间,到了机场再和你解释。”许明阳神色淡淡,和赵祁告了别。

 

之后赵祁才得知,许明阳选择和妈妈一起离开了椿城。

 

他去了另一座城市,丢下所有的非议和舆论,带着所有的痕迹与气息,走得干干净净。

 

从此,光源失了太阳,就不是光源了。

 

 

盛光源大学读了律法专业,当了一名律师,接的都是些琐碎的事务,因为他喜欢听形形色色的人们讲故事。

 

听着听着,也就明白了些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也渐渐知会了当初那人为什么要选择不声不响地离开。

 

如今都,十年了。

 

今晚盛光源下班早,趁着路还没堵起来,赶紧去车库,一路导航加油门溜到了秦坤发过来的同学聚会的地点。

 

离目的地越近,他的心就跳得厉害,似乎是回到了以前的那个盛光源,还朝气蓬勃的盛光源。

 

其实,当他听到文重和理重一起聚的时候就在期待,他会不会来。

 

推开包厢的门,在人声鼎沸一片喧嚣之中,他第一眼看见了他。

 

盛光源下意识躲开了许明阳的目光。

 

觥筹交错。

在职场里待了几年的同学们早已变得和以前不同,会说一溜的客套话,对谁都是圆滑的,也不再和以往一样吵着闹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了。

 

时间推着人长大,总不给人一点喘息,就这么变化了。

 

散了宴席,大家约着去唱歌,或是单纯聊聊天。

 

盛光源在自己的座位上发着呆,盯着酒杯里透亮的酒水,看它细微地起伏,描摹着杯壁。

 

“光源。”

 

盛光源抬头,是许明阳。

 

他扯起微笑回应他,遮盖住心里失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称呼改变了一个字。

 

不像原来的亲昵了,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近况,忽而双双都沉默了。

 

半晌,许明阳才开口。

 

“源源。”

 

“当我们是蓝白校服的时候,你还跟我打招呼呢。”

 

当我们还是蓝白校服的时候,骄阳热闹,清风正好。

 

 

一切都是喧嚣,

你我还会骄傲。

 

-TBC.

    发布于2020年04月18日 00:17 | 评论数(10) 阅读数(439)

上一篇:喧嚣-09

下一篇:致家长的一封信

评论

小雪 114.105.207.*** 发表于2020-04-18 12:21:49

恭喜大冬冬顺利完结!!

喧嚣好像是我在童娘追完的唯一一篇连载x之前在QQ上看到过题图,当时还想着这张图很适合喧嚣啊,可惜后来找不到了x总之冬阳很棒,完结撒花

小雪 114.105.207.*** 发表于2020-04-18 12:19:31

恭喜大冬冬顺利完结!!

喧嚣好像是我在童娘追完的唯一一篇连载x之前在QQ上看到过题图,当时还想着这个张图很适合喧嚣啊,可惜后来找不到了x总之冬阳很棒,完结撒花

114.102.138.*** 发表于2020-04-18 00:59:28

恭喜完结!!!我看完两集番剧来追更辽!

竟 竟然 好甜???!!!!大冬冬手下好留情!!!!!!在我心目中四舍五入就是he了!!!!

告白呜呜呜呜我的眼泪不值钱呜呜呜呜呜呜

他们的故事不会完结!他们还有很多个明天!!!!!!

soda

挖坑的冬老板 发表于2020-04-18 00:27:21

mua的,真的是我写连载第一次完结啊啊啊啊让我嚎一下!!!!!!!

果然只要假期够长一切就皆有可能但很可惜要开学了【滚滚滚

本来准备写个小总结但是码完这章脑细胞死光光了所以算了吧我就嚎嚎好惹!!!

感谢so一直在追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谢谢谢【鞠躬

反正,看告白那段的时候都给我哭!!!【你走开好不好

挖坑的冬老板 发表于2020-04-18 00:20:32

应该有四万字惹,完结撒花ヾ(✿゚▽゚)ノ

打TBC是因为故事还在继续,他们还在向前。

114.102.138.*** 发表于2020-04-17 23:55:36

还有五分钟就到明天惹!!!
36.5.248.*** 发表于2020-04-17 22:26:44

so你冷静一点!!!
soda开学考不想挂科 发表于2020-04-17 22:26:06

不如猜一下这章多少字

我猜 8000!

冬老板不准点播报 36.5.248.*** 发表于2020-04-17 22:03:08

#只要活得久更新总能有#

22:02,四千字了,再等等!!

soda开学考不想挂科 发表于2020-04-17 21:12:05

?!兴致勃勃地点进来 一脸懵逼

没事的咱不急哈哈哈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