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08

喧嚣-08

2020.04.15

姐姐出事了。

 

盛光年去街上买东西,很久都没回来,打电话也没有接。到了傍晚的时候,才接到医院的电话,说是从石阶顶端摔了下来,现在昏迷不醒。

 

“那她现在怎么样了?不严重吧?”盛光源语速很快,似乎这样就可以得到一个安心的回答。

 

“在抢救……”妈妈呼吸声都在发着颤,泣音很重,把盛光源的悬着的一颗心砸入了低谷。

 

他呼出一口气,尽量平稳语气,安慰妈妈道:“妈,你先别急,我已经放学了,马上就到医院里来,我来陪你,好不好啊?”

 

电话那头的妈妈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声音都是断断续续的:“不是你姐姐自己摔下去的……!是有人害她!”

 

“现场有她的手机,里面有信息让她今天下午去那条街,说是约她去玩,可是出事了…还是陌生的号码。”

 

盛光源只觉得心跳都停滞了。

 

那是——是,是他的号码。

 

是许明阳的。

 

怎么……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电话另一头的妈妈还在哭泣:“我和你爸爸已经报警了,那个人的电话一直没接通,等找到那个人,我一定要把他千刀万剐!”

 

“一定是他干的,丧尽天良的狗东西!绝对是他把我们年年给推下去的!”

 

盛光源死死抠着桌角,半天才缓出来一句话:“……不一定……”

 

他忽然就体会到了书里描述的那些慌张到了极点,手脚瞬间冰凉的感觉。

 

心里被掀起惊涛骇浪,连着身体都一并颤抖起来,喉咙里被人强行塞了一团棉花,梗在那里发硬,一点一点,给他带来酸涩的痛意。

 

把手机还给老师之后,班里的人也都走光了,只剩下盛光源一个。

 

他重又坐回位子上,把一张脸都埋进衣服袖子里,心里乱糟糟的,就像被缠绕了一圈圈毛线,被打上了解不开的死结,还被那些细小的绒毛扎得泛着空落落的疼。

 

整个人就如同掉进了一个无底洞里,一直往下坠落,什么都抓不到,只有眼前无边无际的黑暗和许许多多的无能为力。

 

等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了坐在他身边的许明阳。

 

“怎么了?不舒服吗?”许明阳帮他捋了捋被衣服弄乱的头发,神色担忧。

 

盛光源就呆呆地盯着他看。

 

看他犹如从水墨画里勾出来的两笔眉弯,看他映着窗外夕阳余晖的暖色眼眸,看他利落挽起一截的衣袖,全身上下都是干干净净的。

 

怎么会是他,他明明这么好。

 

他走到哪里,都会有恰到好处的光为他调好无瑕的剪影,连风也眷顾,知晓他的浓淡情愁。

 

“没事。”盛光源的声音透着难掩的低落,但还是逞着强装作一贯的雀跃语调,拉着许明阳往外走,“我们回家吧。”

 

在许明阳的身边,他是从来都不肯规规矩矩走路。

 

因为他知道许明阳会把他保护好,他不会让自己走在他的外侧,绿灯只剩几秒的时候还会拦住自己不让走,要等下一轮。

 

他跑到绿化带旁边,爬上高高的台阶,然后把手伸给许明阳,让他拉着自己。

 

许明阳拉住他的手,手上添了力道,怕他站不稳摔下来。

 

他们就沿着绿化带慢慢走,身后跟着灿烂的霞光。

 

小城被铺上了温温柔柔的颜色,橙色调里流淌着欢愉的红色,大约,是天宫里的某位女儿出嫁了吧。

 

“天宫里有位小女儿最喜欢打扮,今天是好日子,许得了如意郎君,就着一身凤冠霞帔,带给了人间十里的红妆。”许明阳声音缓缓,带着跨越时空的安静。

 

盛光源仰头去看斑斓的云霞,有些还被阳光勾勒了金边:“那她一定很幸福吧。”

 

如意郎君架着车带走了小女儿,从天这头走到那头,云彩也渐渐更替成了深色。

 

星星出来了,那是小女儿遗落的花钿。

 

盛光源转过身面对许明阳,冲他展开双臂,终于笑了起来:“哥,抱抱。”

 

许明阳就把他从台阶上抱下来,声音温柔:“怎么啦。”

 

盛光源把脸埋到许明阳的衣服里,想要从他身上汲取一点温度,再沾染些他的味道。

 

他很喜欢许明阳衣服上淡淡的洗衣液味道,也很喜欢被他抱在怀里那种踏踏实实的感觉。

 

只要是他的,那就都好。

 

 

路灯交替黄昏,明亮起来,一盏盏绵延到天边。

 

天色尽数昏暗了下来,云朵的一丝一缕都晕上了墨蓝,包裹着月亮与星星。

 

两个少年拥抱着的剪影被夜色模糊,却又被灯光温柔了轮廓。

 

你看,至少路灯承认我们。

 

许明阳摸了摸盛光源的后脑勺,声音低磁:“不难过。”

 

电话响了。

 

盛光源手忙脚乱去接。

 

“源源,放学了吧?”盛妈妈的声音清晰地流露着疲惫,“这几天你自己在家,就别来医院了,马上要高考了,别耽误你学习。”

 

“嗯。”

 

“姐姐应该没有事的,你不用太担心。”

 

“嗯。”

 

“爸妈一定会找到那个人,让他把牢底坐穿,那是我的女儿…”

 

盛光源知道妈妈有多难过,可就算难过,还要提起精神去照顾另一个孩子。

也知道姐姐摔下去的时候有多绝望,他也很心疼很心疼,也很害怕她会醒不过来。

他能明白很多事情,能够体会很多别人的心情。

可是他又能和谁说。

 

哪怕是……听他说一句,他好喜欢许明阳。

许明阳是不可能伤害他姐姐的。

 

“许明阳,我先回家了。”挂断电话,盛光源跟许明阳挥挥手,几乎快笑不出来了,“周日见。”

 

说完,他就转身跑走了。

 

 

一路跑回了家,家里没有人,也没有人会为他点灯,没有人会为他做饭。

姐姐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也不知道爸爸妈妈吃了没有。

 

他现在只知道自己的心里面像是被挖出了一个泉眼,往外汩汩地冒着酸涩的泉水。

 

他缩在门后的角落里,那里一点光芒都看不到,可是好安心。

是被黑夜保护起来了吧。

 

憋了好久好久的眼泪终于忍不住了,不受控制地流出来,擦也擦不掉。

 

姐姐今年二十二岁,刚刚大学毕业,有很好的前程,有很多的朋友,有很满很满的大家的爱。

可是一条信息就这样让她躺上了手术台,生死未卜。

 

爸爸妈妈四十多岁了,忙忙碌碌很多年换来了现在安定的家庭,拥有幸福美满的生活。企业也是蒸蒸日上,什么都在变好。

可是女儿突然出了意外。

 

他们定是恨极了发送那条信息的人。

是那种见到他就要拼个你死我活,巴不得把他一刀一刀凌迟的恨。

 

那是他们的女儿。

那是他的姐姐。

 

就算他坚定不是许明阳又如何,他是再渺小不过的一个人了。

 

他今年只不过十七岁。

他喜欢一个人,那个人叫许明阳。

许明阳对他特别好,许明阳是理科学霸,许明阳长得很好看,许明阳会偶尔戴眼镜,许明阳会帮他吃番茄,许明阳会纵容他的一切。

 

许明阳今年也十七岁。

 

喜欢——不该是一件酸酸甜甜的事情吗,就像炎炎夏日里的一瓶橙子味汽水,太阳照到玻璃瓶上就会有漂亮的橙色微光。

 

他心甘情愿去沉沦。

 

盛光源拿出家里所有的酒。

 

那些诗人不都借酒消愁吗。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这样就有人愿意听他说一说了吧。

 

“喂——谁听见了,我说,我喜欢许明阳。”

 

“许明阳不是那样的人,可电话号码就是他的。”

 

“我的家人……肯定不会原谅他。”

 

生活在他的面前拉了一根线,一头是姐姐和爸妈,另一头是许明阳。

他站在中间,必须要选择最终走向哪一段。

而被放弃的那一端,此后就会与他之间横亘一道鸿沟。

 

他没法选择,他割舍不掉任何一方。

 

月亮被云遮住了,只有模模糊糊的光洒落在窗台,装作很温柔的模样。

 

酒的味道很不好,一股大人的冲劲儿。

 

听说成了大人,就不会怕疼了。

可是被磨去棱角的那段时光,一定很难受。

 

盛光源哭着哭着,忽然就笑起来,可眼睛永远不会说谎,仍是往下掉着眼泪。

 

他一直灌着自己酒,又撕心裂肺抱着马桶全部吐出来,最后脱了力,伏在地板上起不来。

 

 

“我的天啊,你这是怎么了?”

 

盛光源缓缓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

他挣扎从地板上爬起来,寻找声音的来源,才注意到了一旁的秦坤。

 

秦坤看着他撑着地坐不起来,就过去帮忙把他给架起来,一边抬一边教训他:“你看看,一个人在家喝什么酒,你是不是都忘了今天要来图书馆教我题啊?”

 

“你这是喝了多少,一地的罐子,还直接在地板上睡着。拜托了我的盛祖宗,现在都十二月了,你不怕生病是不是?”

 

秦坤把他扶到沙发上坐好,收拾着一地的狼藉,唠叨着不听话的盛光源,却没注意他的眼眶泛着红。

 

“我说你啊,总是不知道照顾自己——”秦坤转身正准备找个垃圾袋把易拉罐全都装起来,才发现盛光源面色很难看。

 

“你咋了啊?别吓我。”秦坤赶紧坐到盛光源身边,盯着他的脸,“你不会哭了一晚上吧,眼睛都肿成这样了。”

 

盛光源用手抹了一把脸,哑着嗓子,语气却是故作轻松:“什么都没有啦。”

 

“到底发生什么了?”秦坤从来没见过盛光源难过,他从来都是一副笑嘻嘻乐天派的样子,即便和别人产生不愉快都可以马上抛却,什么都来得快去得也快。

 

看着他这样消沉,自己也很难过。

 

盛光源怕秦坤担心,就强打着精神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遍。

 

他等着秦坤下文,但秦坤一直没有开口。

 

在这份沉默里,盛光源忽然就明白了些什么。

 

在所有的感情里,亲情最是强大,最是能束缚一个人对别人的其他情感。

 

所有人都会说,家人为你付出了多少多少却被你看作习以为常,而一个陌生人给你些微薄的温暖你就感激不尽,你这样难道不矛盾吗?

 

果然,一切在人伦道德这里,都变得微不足道,卑微不堪。

 

他到底为什么这么难过,不仅仅是因为姐姐,还因为一个残酷的现实就这样赤裸裸地摆到了他的眼前——

 

你该放弃许明阳了。

 

☆————————————

冬阳:果然我没有超能力没法把两章写到合我心意qwq还写的乱七八糟qwq

很多东西没表述出来以后再修吧

为什么盛光源会那么难过这个原因暂时还没解释清楚,等到下一章大概就该补充的补充上了不急不急()

这件事是不是许明阳做的?

盛光源该如何面对许明阳?

敬请期待下一章为您揭晓答案!【滚

    发布于2020年04月15日 22:43 | 评论数(4) 阅读数(360)

上一篇:喧嚣-07

下一篇:喧嚣-09

评论

soda开学考不想挂科 发表于2020-04-16 07:35:47

我又有想法了!

说不定真的是许明阳干的 只不过是被别人威胁了 比如威胁他不这么做就把你妈妈怎么怎么样之类的……感觉 嗯 也很切合主题的说

坐等被打脸

soda开学考不想挂科 发表于2020-04-15 23:12:32

喔 我灵光一闪!是不是跟许明宇的前女友有关系!因为得不到爱所以心生嫉妒什么的xxxx
183.162.57.*** 发表于2020-04-15 23:01:29

嗯??!肯定 当然不是啊

窝窝窝感觉有一点奇怪 就是为什么光源不直接问许明阳啊!我觉得 至少问了以后得到确切答案了才能谈放不放弃吧,而且许明阳那么好,肯定是另有隐情什么的,电话号码也很有可能是伪造或者是被别人陷害之类的,为什么不问一问再想别的呢……

或者说这其实是伏笔吗x

不过感觉 是不是跟许明宇有关系啊 窝感觉!

soda

挖坑的冬老板 发表于2020-04-15 22:50:33

到底是什么让三千字看起来如此之少

哀家去歇息了ʕΘ▲Θʔ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