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06

喧嚣-06

2020.04.13

旅行返校之后,日夜更替的进度条就被拉快了。

盛光源反复把自己想象成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背书上课刷题,连中饭都懒得去排队,就窝在教室里面啃面包。

 

班里很多人都是这样,前几天班长还学习学到流鼻血。

 

因为是高三,所有成败都在这一年。

 

养了十一年的花,一年后的六月就要开了。

 

实在学蒙圈的时候,盛光源会抬头望向窗外,看对面理科楼,试图瞥两眼许明阳。

瞥不到也没关系,他知道他在那里,这样,浮躁的心,就稍稍安定。

 

他裁了张纸条,写了句话,贴在课桌上。

 

秦坤某次回头问他问题的时候注意到了:“‘你是我的世界观,决定我的方法论。’,这是个啥?”

 

“看不出来吗,情话啊,我上百度搜的。”盛光源说。

 

“你没事把这个贴桌上干嘛?人家不都贴想考的大学吗。”

 

“等毕业了拿这个跟许明阳表白啊,这个也很重要的好不好。”盛光源没觉得有什么不对,“而且这个很有咱文科生style~”

 

你是我的世界观,决定我的方法论。

你是我的太阳,决定我的光芒。

 

 

晚自习下课他还是会去对面楼等许明阳,不过不会再进去跟他们讨论理化生,而是坐在外面地上算自己的数学题。

 

等到他呵欠连天,准备揉揉眼睛继续写的时候,许明阳就背着书包出来了,提醒他别揉眼睛,再把他拉起来一起回家。

 

最近一段时间,盛光源都是住在许明阳家里的。

原因一是因为许明阳的妈妈出长差,几个月之内不会回来,原因二是许明阳家离学校更近一点,盛光源觉得住许明阳家可以多睡几分钟。

 

“不能困不能困,我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盛光源把脸埋在书里,使劲蹭着书页,似乎这样就可以把浑身的疲惫摩擦走。

 

许明阳揉了揉他的脑袋,没有说话。

 

盛光源趴在桌子上看向他,嘿嘿笑起来:“许明阳,这样看你好帅啊。”

 

他安安静静用目光描摹许明阳的轮廓,一遍又一遍。

 

写完最后一个步骤,许明阳无奈的地看向盛光源,轻声叹了口气:“怎么,帅到让你睡着了?”

 

盛光源一般凌晨两点多就会嚷嚷着困了,不是犯迷糊一头栽在桌子上,就是趴在桌上写作业写着写着睡着。

许明阳算准了他睡着的时间点,每天给自己安排适当的课余作业,保证能在盛光源睡着后写完。

不然他在那里磕题,盛光源会睡不踏实。

 

许明阳轻手轻脚把盛光源抱起来放到床上,替他盖好被子。

然后转身收拾一下书桌,把顶灯关掉,留一盏小夜灯放置在角落,才躺到床上准备睡觉。

 

他习惯睡着前在脑子里过一遍今天学了什么,而这段时间,盛光源早早就睡熟了。

 

他就一边过知识点,一边等睡相不乖的盛光源在床上滚东滚西,最后滚到他的怀里。

 

盛光源一钻到许明阳的怀里就安稳了下来,似乎是觉得旁边有个人,暖和和的,挨在旁边很舒服。

 

许明阳把他整个儿圈在怀里,借着小夜灯微弱的光看着他的睡颜。

 

盛光源会偶尔说梦话,嘀嘀咕咕一些细小的事情,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做起梦来开心了。

他还会呢喃许明阳的名字,很轻微。

 

许明阳听见他念自己的名字,知道他是在梦里,但还是会应一声。

 

“许明阳。”

“嗯。”

 

你说什么我都会回应你。

梦话也是。

 

 

虽说已经入了秋,但气温仍是燥热,让人的心浮浮沉沉,定不下来。

 

盛光源上自习上的无聊,刚巧从窗户外边飞来一直小瓢虫,他把它逮住,放到课桌上,用透明笔盖关住它。

 

下课了,秦坤回头给他递卷子,见他趴在桌子上盯着虫子,问:“你是不是单身久了看只虫子都觉得清秀?”

 

“许明阳够我看了。”盛光源屏蔽秦坤鄙夷的目光,“就学累了,眼睛疲劳,看虫子跳舞缓解压力。”

 

“我只听过看鱼缓解疲劳的,你净会鬼扯。”秦坤突然宅心仁厚,“我说你啊,人家瓢虫是益虫,你把它这么关着,有没有同情心啊?”

 

“大哥你看好了,这不是七星,这是十星瓢虫知道不?十星瓢虫可会破坏植物了,能把叶子吃的只剩叶脉,是妥妥的害虫。”盛光源开始普及小百科。

 

秦坤仍然试图让盛光源改变看法:“这是一条小小的生命啊,大源子,你放了它吧!”

 

瓢虫沿着笔盖壁往上爬,爬了一半高度就掉下来,仰着身子使劲蹬腿想翻身,挣扎了好久才翻过来,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爬,坚持不懈。

 

“你打蚊子的时候可比谁打的都响,它也是一条小小的生命啊,那么可爱,还特别有礼貌,会给你留下一个个大红包~”盛光源表情丰富,语气夸张。

 

秦坤:“……”

 

“算了算了,我放它走。”盛光源把笔盖拿开。

 

正准备把卷子给做了,秦坤忽然问道:“你说,毕业了是不是就都变了?”

 

盛光源还没回答,唐康就凑了过来:“咋了这是,我们大坤怎么多愁善感起来了?”

 

“秦坤?多愁善感?”班长乔文雪也凑了过来,秦坤向来是班里的开心果,多愁善感和他健硕的形象严重冲突。

 

“毕业了,就追着自己的梦各奔东西了,谁也不记得谁,现在再好的关系到那之后都变得陌生,你们难道就没想过吗?”秦坤玩着盛光源文具盒上的拉链,语气略微低落。

 

乔文雪转起笔:“没有人能一直陪着你吧,读书的这十几年,不断结识新的朋友,最后剩下来的能有几个?看开点啦,能陪着自己一路走到最后的,那不就自己本人吗,所以好好念书,让自己快乐不就好了。”

 

盛光源和唐康噼里啪啦鼓了一阵掌:“班长牛逼,班长无敌!”

 

秦坤剐了盛光源一眼:“我看以后许明阳跟你分开了,你还能这么悠然自得?”

 

“许明阳?理重挺帅的那个?”乔文雪露出了婆娘的微笑,看向敲打秦坤的盛光源,“怎么?咱们小源源有心事了?”

 

唐康忽然读懂了乔文雪的笑容,一拍脑门:“我参透了!咱盛哥那啥许明阳,对吧?”

 

“对对对对对,就你话多。”盛光源心里有些不安,“你们……可以接受这种事?”

 

乔文雪耸了耸肩:“反正我可以理解,别人我就不清楚了,但我会保密的。”

唐康也跟着点头,还认真地比了个发誓的手势。

 

“谢啦。”盛光源吊起的心又落了回去。

 

“不过,我可给你提个醒。”乔文雪用笔敲了敲盛光源的桌角,“你可藏好了,谁都不知道别人会不会拿这事来损你,毕竟能接受的人真的不多。”

 

盛光源比了个“OK”。

 

 

下了晚自习,盛光源继续待在教室里,准备再刷一会儿题,然后去找许明阳。

 

不过还没过多久,盛光源旁边的那扇窗户就被敲了敲。

 

盛光源抬头,就看见了站在外面的许明阳。

 

盛光源把窗户打开,趴在窗棂上,开心地问道:“哎,哥哥今晚怎么亲自来我这里了呀?是想我了吗?”

 

本做好了被泼凉水的准备,可今天许明阳竟然一反常态,回答:“嗯,想你了。”

 

“?!”盛光源揪住许明阳衣袖,示意他弯腰,自己伸手触碰他的额头,“我的天哪你是不是发烧了,这要是被小女孩子听见了肯定会被撩的站不住的!”

 

许明阳戳他额头:“我为什么要让女孩子听见。”

 

盛光源把脸缩进衣服里,脑子里全是“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许明阳会撩人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脸好热”“他会不会发现我喜欢他”“他喜欢我吗喜欢我吗”这样一堆乱七八糟的思绪。

 

最后,盛光源还是决定先收拾书包回家。

 

他关了灯,也不好好从门那里出来,非要翻窗户,说想换一种行为方式体验新生活。

 

于是他就踩着板凳站到窗棂上,许明阳向他伸出手。

 

他就拉住他的手往下蹦,故意跟许明阳撞个满怀。

 

“走吧。”许明阳没有放开盛光源的手,拉着他往前走。

 

盛光源就乖乖跟在他身后,使劲憋着笑。

 

这是情侣才做的事情吧?手拉手走在暖黄色的路灯下,说着专属于他们两个人的话,一起回家。

 

不过刚走到校门口,盛光源的小心思全都破灭了。

 

他老姐盛光年在等他。

 

本着一份心虚,他挣开许明阳的手,跟自家老姐打招呼:“我亲爱的美少女姐姐,您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啊?”

 

“源源——”盛光年直接忽略了一旁的许明阳,抱住她老弟,声音发着颤,一听就知道是刚刚哭过,“气死我了,死渣男!”

 

盛光源无奈,拍拍她的背:“好好,姐,咱不哭哈,一个渣男不值得!”

 

然后跟许明阳挥手,示意他先走。

 

“你一个人可以吗?”许明阳问。

 

“没事没事,我姐就跟小孩子一样,哄一哄就好啦,你先回去吧。”盛光源继续拍着盛光年的背,“咋了,我们美少女哭了就不好看了,回家慢慢说好不好?”

 

 

盛光年一年前交了个男朋友,叫许明宇,对她很好,当时追她的时候那叫一个感天动地,盛光年特别感动,就同意了。

 

两个人就黏黏腻腻过了一个春夏秋冬。

 

当盛光年以为许明宇就是她的一辈子之时,突然一个姑娘来找她了,还当众大骂她是小三。

 

原来这位姑娘才是许明宇原配,她和许明宇异地,现在回来了才发现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男朋友耐不住寂寞又找了一个,还试图瞒天过海。

 

盛光年以为这姑娘是来挖自己墙角的,就和她吵了起来。

 

可是结果自己才是小三。

 

盛光源就听着他姐骂渣男骂了一晚上。

 

还在心里默默吐槽这渣男居然和许明阳的的名字重了两个字,真是糟蹋了。

 

骂到最后,盛光年还不忘教导自家弟弟:“源源,你以后要是敢在外面沾花惹草,我一定打断你的腿!”

 

盛光源:“……”

盛光源开始怀疑姐姐是不是亲的。

 

等盛光年骂好了,还咕咚咕咚灌了一壶凉白开,盛光源就去哄她睡觉。

 

“美少女姐姐要睡觉啦,不睡觉就变难看了哦,你看你的泰迪熊正在召唤你!”盛光源给老姐盖好被子,还把她的小熊拿给她,“不许哭了哦,眼睛肿了会难受的,什么许明宇不许明宇的,咱们盛光年这么优秀这么美丽还怕没人要?对吧!”

 

盛光年终于笑了,她拍了拍盛光源的头:“那你也晚安。”

 

回到房间掏出作业,摁亮手机看几点的时候,才发现许明阳给自己发了信息。

 

[河流向凹,洋流向凸]:到家了吗?

 

[河流向凹,洋流向凸]:你姐姐好些了吗?不难受了吧?

 

[河流向凹,洋流向凸]:你那张数学卷子倒数第二题我写出来了,过程拍了发你。

 

[河流向凹,洋流向凸]:(图片.JPG)

 

盛光源点开图片,上面黑笔抄了题目,蓝笔写了过程,红笔写了一些步骤的具体分析,绿笔还标注了对应知识点和公式。

 

[设而不求,韦达定理]:到家啦,一直在安慰我姐,她现在已经睡了,我还要苦逼地写作业,呜呜。(哭脸.jpg)

 

许明阳很快回了信息。

 

[河流向凹,洋流向凸]:我陪你。

 

然后发来了语音电话。

 

盛光源刚接通,就打了个呵欠:“困困困,我抹个清凉油。”

 

许明阳问他:“那道题看明白了吗?”

 

“明白啦,许大学霸的功力可不容小觑哒!”盛光源翻开作业,“今晚肯定要熬到很晚了,我都怀疑明天早上八个闹铃都闹不起来我。”

 

“那你把钥匙留外面,我明天早上来叫你起床。”许明阳声线低沉,流露着些疲惫,通过电流传送到盛光源这里来,微微的有些失真,却又像是附在人耳边说话一样。

 

“好,好啊。”盛光源拍了拍自己的脸,吐槽自己一点都不争气,许明阳说个话都能脸红,以后还不会被他治的死死的。

 

“我放地毯下面啦,你一定要记着来叫我哦。”盛光源强调再强调。

 

“嗯。”

 

盛光源望着玻璃窗上映照着的台灯光亮,外面有还没随着夏天离去的小虫子撞着窗子想要接近这团明亮。

 

夜已深了,但他并不孤独。

 

因为有人在和他一起并肩作战着。

 

☆————————————

冬阳:大概是很久没上学的缘故已经忘了校园生活咋描述了orz所以卡了很久

进度条开始拉快我不太会过渡qwq

然后就是每一更字数会多些吧预计三章后完结x

 

下章开虐ʕΘ▲Θʔ 

    发布于2020年04月14日 22:39 | 评论数(3) 阅读数(393)

上一篇:喧嚣-05

下一篇:喧嚣-07

评论

Mr.P.Orangesun 发表于2020-04-15 10:10:12

冬阳起名字起的好好ː̗̀(ꙨꙨ)ː̖́

而且每次封面图都很好看ww吹冬阳

soda每天都很困 发表于2020-04-14 23:06:21

嗯嗯 我感觉后期如果考虑修文的话,这一章可以加一点字数 缓和一下剧情x毕竟上一章和下一章都是比较起伏的剧情 这一章可以拉长一点效果会更好 (就是个人看法(逃
soda每天都很困 发表于2020-04-14 23:02:48

好暖啊呜呜呜

但是我知道 现在有多甜下面就有多刀

盛光年盛光源,这姐弟俩名字也太好听了吧

我不想开虐(捂脸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