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嚣-05

喧嚣-05

2020.04.12

暑假的尾巴,学校组织即将步入高三冲刺生活的学生们出去玩。

 

理重和文重的人少,两个班拼在一起连六十人都不到,学校为了省钱,直接把他们两个班塞在一辆旅游大巴里,游玩的话也直接合并成一个班。

 

颓然的盛光源立刻精神抖擞起来。

 

那天不知道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许明阳一直保持着沉默,而且眼神都有点泛冷,看得盛光源毛骨悚然,心想着他是不是生气了,准备死乞白赖跟他打哈哈道歉的时候,他亲爱的妈咪来了电话说和姐姐一起回来了,让他别在外面玩儿了快点回家。

 

于是盛光源只能小心翼翼跟许明阳说拜拜,然后一小步一小步地挪走。

 

他家老姐盛光年听了他的口述还嘲笑了他一番。

 

“诶,没想到我家弟弟这么怂,被人看一眼就不敢动了哈哈哈哈哈!”

 

盛光源抱着靠枕歪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姐——我怎么办——”

 

盛光年却不以为然:“两个男孩子打架都会很快和好,需要这么纠结吗你?我还以为只有我们美少女才会唧唧歪歪和闺蜜吵架的事情。”

 

盛光源嘴角抽动:“……”

 

旅行前的这段时间,盛光源天天发消息给许明阳,刷一堆跪下求饶的表情包,满屏都是“我错了原谅我吧下次不敢了”,但只有他的绿色气泡框占了满屏,那边的许明阳一点动静都没有。

 

盛光源:挺颓然的.jpg

 

然而天降神运,学校把文重和理重安排在一辆车上,那他盛光源岂不是可以黏许明阳一路了?反正使出浑身解数都要让许明阳理他,没错!

 

文重的人先来,要么和自己朋友坐一起,要么就是留了空位等理重的小伙伴。

 

秦坤本来准备和盛光源一起坐,但盛光源义正辞严地说不可以。

他还在等许明阳嘞。

 

终于,理重的人来了。

但看了半天都没看到许明阳,来问他这个位子能不能坐的都有好几个了。

 

许明阳是最后一个上来的。

正在找着空位,就一把被盛光源拉着坐下来了,还对他打了个wink。

“好哥哥,你来了我这,可就跑不掉啦~”

 

许明阳:“……”

坐在前面的秦坤:“……”

 

整个一活的青楼小妓女。

 

许明阳拿他没办法,只能在他旁边坐下,不过为了不和他讲话,特地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来写。

 

盛光源有点泄气,松开拉着许明阳的手,转头看窗外的风景。

 

窗外的风景并不美丽,因为盛光源晕车。

如果搁在平时,盛光源肯定要哼哼唧唧说自己不舒服想吐,缠着人跟人讲话分散注意力。

但今天坐在身边的人跟个大冰块一样,盛光源不敢咋呼,只好把下巴搭在窗户上,动个不停,寻找最舒服的姿势。

 

还好早上没吃,不然现在大概已经吐了,不过胃里空空的还泛着酸的感觉真的不太好受。

 

盛光源想撞窗户。

 

一旁的许明阳说是在做作业,其实一直分着心,用余光观察盛光源。

他动个不停,虽然动作幅度很小,但还是能感觉到他有些焦躁不安。

 

许明阳从背包里拿出薄荷糖,递给盛光源,示意他吃。

然后伸手去调试空调的旋钮,把冷风关小,并把排风口打到一边。

他把自己的校服外套脱下来给盛光源盖好,别扭地别过眼说:“睡觉。”

 

盛光源受宠若惊,丢了两粒薄荷糖到嘴里,小心翼翼挨到许明阳身边,试探着说:“我不想睡。”

 

“那你想干嘛。”

 

“你陪我说话嘛。”盛光源露出期待的笑容,“你陪我说话,我就不晕了。”

 

许明阳不看他:“说什么。”

 

“都行都行,嘿嘿。”见许明阳愿意搭理自己,盛光源就打开了话匣子,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的话。

 

 

先是去餐馆吃午饭。

盛光源那股晕车的恶心劲儿还没过,看见吃的就反胃,自己一个人跑去前面院子里跟狗玩。

 

狗狗是家养的,长得很萌,对人很友好,盛光源把手伸向它,它就会把自己的爪子放到盛光源的手心里。

 

盛光源捧起狗狗的脸,皱了皱鼻子,眯起眼,嘟囔着:“如果许明阳和你一样可爱就好了,我跟你讲,他就是一块冰,靠近了会被冻死。而且他那个表情还超冷淡的,就是这样。”

 

盛光源嘴角耷拉下来,皱起眉,瞪出死鱼眼,作出一副自认为很凶狠的样子,对小狗不满地吐槽:“你看到他要跑得远远的哦,超凶,说不定会咬你!”

 

站在他身后的许明阳:“……”

 

“咬谁?”

 

听见这熟悉的冷冷淡淡的声音,盛光源立刻蹦起来:“啊哈哈…没谁,没谁。”

 

“去吃饭。”许明阳面无表情。

 

“我吃不下,呜呜呜呜。”盛光源一脸委屈,“晕车好难受,现在胃里还泛酸。”

 

见许明阳不理,盛光源就凑到他身边讨着好:“就这一次,好不好嘛?”

 

“哎呦,许明阳,好许明阳,你别生气啦,我错啦,你看我一眼?”盛光源庆幸自己脸皮很厚,可以随时随地每时每刻放软态度。

 

许明阳这才高抬贵眼望向盛光源,拉着他去洗手:“到时候别叫饿。还有,摸了狗要洗手。”

 

“嘿嘿嘿,好好好,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盛光源被拉着走,心里雀跃起来,终于把许明阳给哄好啦。

 

吃完饭继续坐车去第一个景点,游玩项目是爬山。

 

盛光源这才发现中午不吃饭的的弊端。

连着两顿没有吃,晕车又难受,现下脚步虚浮,路都不一定走得动,更别提爬什么山了。

 

盛光源落在队伍最后,高中除了跑操就没有其他的锻炼项目,虽说呼哧呼哧喘气还不至于,但也差不多了。

 

学校这种旅行,就是走马观花,一个一个景点的赶,不给你停顿时间。

 

盛光源满心的欲哭无泪。

 

许明阳走在前面,发现盛光源不见了就回头去找,看他慢吞吞走在后面像个老大爷似的,退回去到他身边,说:“走不动了?”

 

盛光源懒得在他面前逞强,双目无神盯着他:“对……啊……”

 

许明阳就让他把外套脱下来:“这么热的天,穿外套不闷吗。”

 

“怪不得这么热,你在车上脱外套的时候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盛光源哼唧。

 

许明阳把盛光源的外套系在他腰上,自己拉住两条袖子,像遛狗一般牵着。

 

盛光源:“?”

 

许明阳头也不回把他往前拉:“我拉着你,给你省点力。”

 

……也行吧。

 

于是爬山的全程,都是许明阳在前面拉,盛光源拖拖沓沓在后面走。

 

走到石头颠簸的一处,许明阳回头向他伸出手:“盛小傻,哥拉着你走。”

 

虽说盛光源可以主动跟许明阳有肢体接触并且丝毫不脸红,但反过来,当许明阳冲着他伸出手的时候,他心里还是轻轻颤了一下。

 

怀揣着各种歪心思,盛光源牵住了许明阳的手。

指尖刚接触的那一刻,盛光源就感觉自己出了一手的汗。

 

有许明阳拉着,他走得很稳,但是心跳似乎不太稳。

乱七八糟跳个不停。

 

他脑子里胡乱想着许多东西,没注意走在前面的许明阳突然停了下来,一头栽到他背上,还往后踉跄了几步。

 

“你脸好红。”许明阳伸手抚向他额头,探他的体温,“没发烧。你中暑了?”

 

“……没有。”

只是想到,他们俩落在大部队后面,手拉手慢慢走,有一种在藏着掖着偷偷谈恋爱的感觉。

互相触碰着的手出了汗,黏黏腻腻的,但就是舍不得放开。

 

他静悄悄怀着这种心思,觉得有些羞耻,可又觉得空气都泛着些许的甜。

 

而许明阳又是怎么想的呢,是不是会和他一样有所期待?

如果有,那该多好多好。

 

不过现在,盛光源只敢在心里想一想。

如果戳破了这层窗户纸,这段关系还能不能维持下去,他不知道,也没有底气去捅破。

在没有确定之前,就这样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也很足够了。

 

 

这一天也不知道玩了啥,好像就是马不停蹄地一个一个景点赶,预留的自由活动时间只有十分钟,大家抱怨连天,个个没精打采,直到回到车上有人提议玩狼人杀的时候才重新被灌满活力。

 

秦坤派发手工制作的玩家卡牌,转头问盛光源和许明阳要不要一起玩儿。

 

“朕累了,需要休息。”盛光源靠在椅背上,浑身散发着慵懒的气息。

 

许明阳怕扰到他睡觉,也拒绝了。

 

不过他想错了,盛光源睡得跟个猪一样。

 

快要到晚上住的酒店时,班主任开始给大家发房卡:“两人一张,和谁坐一块儿就和谁住一块,别搞太乱,到时候有人没得住还不知道。”

 

酒店很大,附带着歌厅。

一个包厢可以坐二十人,大家熟的自动分组,还拽着老师一起。

 

里面设置很简单,一个环形沙发,一个点歌机,恰到好处的黑夜氛围,五彩斑斓的旋转灯。

 

“这么好的氛围,一定要搭配经典校园游戏!”唐康就是个活跃气氛的,先是喊了这么句话,然后把拿在手里的话筒对准大家。

 

“真心话大冒险!”

这些人完全诠释了“哪里有八卦哪里就有我”的献身精神。

 

两个班主任转转这个包厢,又瞅瞅那个包厢,这时候刚好来到了这个异常热闹的房间,看着他们笑嘻嘻地问:“玩什么呢这么开心?”

 

“不告诉你们~”

 

学校组织活动,来到哪家酒店,那就是个大单子,服务生乐呵呵给他们来赠送啤酒,见到班主任犯怵了一下,不知道是送还是不送。

 

一个包厢的人都向往地看着两个班主任。

 

“说了是冲刺前最后的狂欢,那就随你们吧,不过你们这群小屁孩可给我悠着点,不知道自己什么酒量就别喝太多,到时候醉了可没人抬得动你。”

 

听了班主任的圣旨,大家一个个就像出了笼的鸟,争先恐后去抢服务生手里的啤酒。

 

“我绝对千杯不醉!”

“就你?敢比不?”

“啊哈哈哈有生之年可以在班主任眼皮子底下喝酒,爽死了!”

“啧啧啧……”

 

理重班主任:“就是一群还没长大的小屁孩,喝个酒就能高兴成这样。”

 

文重班主任:“人家坐拥青春年华,能不嚣张吗~”

 

理重班主任忽然兴致盎然:“打赌,我理重的孩子们一定不会输给你们文科生。”

 

文重班主任不甘示弱:“啧,听说过吗,理科男不懂风情,一个个呆的跟块板砖似的,我们文科小男孩最深入人心。”

 

理重:“你们文科小女孩子花里胡哨!”

 

文重:“你们理科女生太糙!”

 

……

 

 

两位班主任没打扰他们玩,提醒他们十一点前要结束,十一点半准时查房。

 

游戏开始。

 

规则就是五人一组摇骰子,一组选出一个点数最少的进行下一轮摇骰子来选出最后惩罚的人。

如果哪组出现并列点数最少的情况,那么剪刀石头布,输的人接受惩罚。

 

惩罚就是先喝一小杯啤酒,再来选真心话大冒险。

 

女生们兴致勃勃地拿纸写签子,供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来抽。

男生们则看着这群女生邪笑的表情,只觉得背后发凉。

 

第一个栽的就是盛光源。

 

主持游戏的女生秦静静问他:“真心话or大冒险?”

 

他喝了秦坤递来的酒,思考了一下,回答:“真心话吧。”

 

秦静静就把装着真心话纸片的小筐子递给他,让他抽一个。

 

盛光源随便拿了一个给秦静静。

 

“请问,你高中考的最低一门学科分数?”

 

写问题的女生纷纷叹气,这是她们写的最无聊的一个问题。

 

盛光源回忆了一下,说:“物理,48。”

 

游戏继续。

 

人也算是轮着来的,每一次几乎都会有不同的人,来揭开女孩子们绞尽脑汁写的问题和冒险。

 

真心话无非就是变着法子拷问各自喜欢的人,有底气的趁乱表个白,恰巧对方愿意,事儿也就成了,还可以来杯喜酒。

 

大冒险除了变态的体力运动,就是碰撞出一些小火花,只要你够幸运,就可以拉拉自己喜欢的人的手,或者别的。

 

学生时代,大家都喜欢极了这个游戏。

他们是少年,都肆意,都张扬,心里藏不住一个人,就想着能离对方近一点,当着所有人的面为他送上自己的所有好。

 

青涩又稚气,是这群还穿着蓝白校服的少男少女。

是热爱喧嚣,热爱坦荡,热爱人声鼎沸的明亮的青春。

 

酣畅淋漓,透彻至极。

 

 

大家多多少少都喝了些酒,手气最差的盛光源喝的最多,人人为他叫惨,他自己也是哭笑不得。

 

许明阳见他满眼的迷蒙,轻轻戳他:“别喝了,你快醉了。”

盛光源猛拍他大腿:“我也不想!我运气太差我能怎么办!啊?!”

 

许明阳:“……”

得嘞,已经醉了。

 

进行下一轮的时候,许明阳拿捏好力度,丢到了一点,而盛光源是两点。

 

盛光源拍打他肩膀:“好哥们!!!”

 

最后许明阳选了大冒险。

 

秦静静展开他抽的签,说:“下面你将在两个选项中选出最喜欢的一项,必须快速回答,明白了吗?”

 

许明阳点头。

 

“好嘞请听题。”秦静静开始提问,“橘子还是西瓜?”

 

“橘子。”

 

“蓝色还是绿色?”

 

“蓝色。”

 

“牛奶还是可乐?”

 

“牛奶。”

 

“番茄还是鸡蛋?”

 

“番茄。”

 

“男生还是女生?”

 

“男生。”

 

众人:“哇哦——”

 

秦静静是理重的班长,对每个人都很好,为了不让许明阳下不来台,就说:“这也不一定就是真的,比如许明阳讨厌吃番茄这点你们都知道吧?他还不是选了番茄。”

 

其实大家也没太当回事,毕竟是场游戏,乐呵乐呵就行,没必要较真,但是起哄是少年人的特性。

 

盛光源不算太迷糊,他把许明阳往自己身边拽,问道:“你不喜欢吃番茄?”

 

许明阳看了看他,没有回答。

 

一旁的赵祁听见了,插嘴道:“对啊,你不知道吗?有次班主任给大家奖励,前十名的每人一小袋圣女果,但是许明阳不要,说他不喜欢吃番茄,对吧许明阳?”

 

许明阳拿手肘戳了他一下,转头跟盛光源解释道:“别听他瞎说,我喜欢吃番茄。”

 

“不是。”盛光源打断他,“你不喜欢,你不喜欢就不要吃啊?干嘛非要让自己遭罪,你傻子吗?”

 

“好。”许明阳双手捧住盛光源的脸,拇指把他嘴角往上提拎,哄着他说,“不吃了,听你的,嗯?”

 

周围光线很暗,也正是因为这样,才可以遮掩住一些即将满溢出来的情愫。

他喜欢他的情愫。

 

这边有人大冒险抽中了“任选在场的一名异性拥抱十秒”,是个女孩子。

她并不扭捏,大大方方去找她喜欢的人讨得一个十秒钟的拥抱,别的人则在一旁数倒秒。

 

“十——九——八——八点五——”

 

惹得那两个拥抱着的人都不太好意思地笑起来。

 

盛光源没逃过几轮,又栽了个跟头。

其实人人都想套他的真心话,但奈何每次他选择的都是大冒险,想套都套不到。

 

盛光源在大冒险的小框子里随便选了个纸条递给秦静静。

 

然后就看着秦静静“扑哧”一声笑起来。

 

众人:?

 

盛光源被她笑得头皮发麻。

 

“请完成以下任务——”

 

“亲吻你右边第一个人五秒。”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众人:“66666666!”

 

盛光源彻底蒙圈:“什……?”

 

他的右手边是,许明阳。

 

盛光源忽然觉得自己的酒都被吓醒了。

众目睽睽之下亲许明阳,还五秒?天哪天哪天哪,这这这,这手气也太差了吧?

 

“这个还是算了吧,有点过分了。”秦静静打圆场,“要么让盛哥多喝一杯好了。”

 

众人纷纷附和:“可以可以。”

 

玩笑过分了就不好了。

 

秦坤给盛光源倒了一杯酒:“你还是悠着点,你手气也太太太太差了,都不知道喝了多少了。”

 

盛光源跟秦坤勾肩搭背,接过酒杯,像吃药一样把酒灌下去,然后吐槽道:“这玩意儿也太难喝了吧。”

 

“秦坤!”盛光源忽然叫了一声。

 

秦坤把他往外推:“我的盛祖宗啊,您别对着我耳朵叫啊行不行?我还得靠着我这顺风耳听英语听力呢!”

 

盛光源勾住秦坤的脖子,不满道:“不大——声说话,这么吵你怎么听得到?”

 

说着又去够桌子上的易拉罐想要继续喝。

 

许明阳拉住他,把他手里的易拉罐拿走:“你不能再喝了。”

 

“我可以!”盛光源去抢他手里的酒,抢了半天抢不到就歪到秦坤那里哭唧唧:“坤坤,你看这个人他欺负我!”

 

秦坤:“???”

嘶,这鸡皮疙瘩掉的有点厉害啊。

 

他瞥一眼许明阳晦暗不明的表情,心里瘆得慌,压低声音跟盛光源说:“祖宗啊,您可消停点吧,我觉得他生起气来连我都会一起打。”

 

“秦坤!”盛光源又勾住秦坤的脖子,不过这回却压低了声音凑在他耳边说,“我喜欢一个人,好喜欢好喜欢。”

 

“你撒酒疯是吧?是吧是吧是吧?”盛光源跟个黏皮糖一样黏着他,还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秦坤再淡定此时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前后摇着他想让他清醒一点,“我的祖宗啊,你不会失恋了吧,搞这么恐怖。”

 

“可我不敢告诉他,呜呜呜呜呜。”盛光源哭嚎,“佛曰,不可说,不可说,一说皆是错。”

 

秦坤拿他没辙,只好慢慢劝他:“不敢告诉她,那就不告诉呗,你这么自信一人,哪个小女孩子会不喜欢你,干嘛在一棵树上吊死。”

 

许明阳拎住盛光源后衣领,把他拉到自己身边,架着他起来,然后对秦坤说:“我带他回房间了,再见。”

 

“拜拜。”秦坤机械地冲他们挥了挥手。

 

 

盛光源刚被许明阳拉出门,就坐到地板砖上放赖:“我不走!我还要喝!”

 

许明阳在他面前蹲下来,伸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理由。”

 

“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对,酒壮怂人胆。”盛光源靠在墙上,眼睛很亮,流淌着光芒,“刚刚那轮的大冒险我还没有做呢,游戏开始了就要认真——认真完成。”

 

许明阳愣了一下,想要拉他起来:“源源。你醉了。”

 

“我没有!”盛光源挣脱他的手,拍着胸脯说,“我才不会醉!我就是…就是有点怂。”

 

“源源。”许明阳的语气更缓了些,“你真的醉了,我带你回房间休息吧。”

 

“谁说我醉了——我还记得,大冒险是什么来着。”盛光源忽然环住许明阳脖颈,将他拉近自己,抬头亲了上去。

 

喝醉的人通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力度,看上去很凶地把许明阳拉了过来,实际上根本不会亲人,只黏糊糊的像一只奶猫子,细细碎碎舔舐着许明阳的唇瓣。

 

后来许明阳反复午夜梦回,醒来后余忆里残存的仍是这一场热烈盛夏在他心里点燃的绝世烟火。

那些绽放在半空的光芒碎片全部凝结成了璀璨的星辰,汇聚为他的银河。

 

蓝白校服的少年,最是骄傲,最是不羁。他们的喜欢,只有盛大才可以用来形容。

 

没有浓情蜜意,没有羁绊纠葛,却彻头彻尾都在闪耀着光亮。

 

是绝对的少年模样。

 

一直隐忍在内心深处的情感此时此刻决了堤,难耐地随着心中奔腾的河流宣泄出来,像枯木逢春,像万物重生,一切的一切,全部都交给了这一季的仲夏蝉鸣。

 

“五秒……大概到了…嗯——?!”

 

许明阳扳过他下颔,带着攻城略地的势头,吻了回去。

 

盛光源醉了。

 

或许什么都不会记得。

 

不知道是要觉得遗憾,还是该觉得自己趁人之危的做法卑劣又罪恶。

 

他的喜欢——当真有些不堪呢。

 

那就把醉意当作借口,把一切揉进渗着酒味的幻境里。

只是这幻境,让他太心动。

 

 

翌日晨。

导游老师在外面敲门让他们准备起床。

 

许明阳先醒过来,他这一夜都没有睡得太安稳,因为被身旁这个奶猫子四肢缠绕箍得太紧,热醒了好几次。

 

他动作很轻地起了身,目光流连,最后还是忍不住在盛光源的眉心落了一吻。

 

洗漱完去唤盛光源起床,不过温和的方式对死猪盛光源没有作用,只能掀开被子把他拽下床。

 

“啊,许明阳,俺脑阔疼。”

盛光源懒癌发作,刚站起来没一会儿就又趴到桌子上,没精打采地刷着牙。

 

许明阳伸手把他鸡窝一般的头发捋好:“你昨晚喝太多了。”

 

盛光源忽然想起来什么,神色不太自然地问道:“我昨晚有没有干什么事情?”

 

许明阳的手指僵了一下,但仍是不动声色:“比如?”

 

盛光源仔仔细细盯着许明阳看了一会儿,才松了一口气:“看你的表情我应该没干什么,一觉醒来什么都忘记了。”

 

除了那个连心跳变化都过分真实的梦。

 

在梦里他亲了许明阳,在歌厅包厢的门外,在黑夜的角落,谁都不知道,是只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亲昵。

 

但是很可惜,只是一个梦。

 

两个人各怀心事,却又彼此缄默无声。

 

 

今天的行程很简单,就是带着一群小皮猴去游乐园玩一天。

 

盛光源心不在焉,一下车就拽着秦坤到别的地方去,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

 

“咋了?你是不是酒疯还没撒够?”秦坤问他。

 

“就。”盛光源愁眉苦脸,“我昨晚做春梦了。”

 

秦坤不以为然,还试图八卦:“这有啥,大家都是高中生了嘛~你梦中情人是谁啊?”

 

盛光源盯着秦坤,愣是半天都没憋出来一个字。

秦坤打量了他一下,双手交叉护在胸前:“不会是我吧?那你可要失恋了我跟你讲。”

 

“不是你,自恋。”盛光源犹豫了一会儿,“你不要告诉别人啊。”

 

秦坤点头,手放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我嘴巴很严的,放心~”

 

盛光源往四处看了看,凑近秦坤,压低了声音:“许明阳。”

 

“……”

 

“……”

 

“……”

 

“卧槽?!”秦坤的下巴都快惊掉了。

 

“你小点声!”盛光源拿胳膊肘捅了秦坤一下,顺便把他下巴给合上。

 

秦坤思考了很久,才开口道:“我和你是好哥们儿,你做啥我都支持你。如果你真的很喜欢他,那就放心大胆地去喜欢,我会帮你的!”

 

盛光源给秦坤来了个熊抱:“坤坤~”

秦坤也抱住盛光源:“源源~”

唐康突然冒出来:“噫,你俩干啥呢,好肉麻一个。”

 

“兄弟情深,你羡慕不来~”盛光源做了个鬼脸。

秦坤也附和:“就是!你这是嫉妒!”

“谁嫉妒你俩!”唐康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游乐园里的时光是自由时光,学校不会做出让大家排队遛一圈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盛光源就拉着许明阳到处乱跑,什么水上飞车,什么跳楼机,什么旋转木马碰碰车等等等一堆,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都过了个趟。

 

“啊,好无聊。”盛光源和许明阳并排坐在休息的长椅上,抬头看云。

 

“想吃冰淇淋吗?”许明阳问道。

 

盛光源的眼睛放光:“好啊好啊好啊,这么热的天,吃冰淇淋多爽啊!”

 

“那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买。”

 

是暑假,游乐园里的人很多,来来往往,交织成群。

 

盛光源无聊地盯着经过他面前的人,忽然就发现了一个小女孩,六七岁模样,一直站在一个地方不动。

 

他走过去,问道:“小姑娘,你是和你家人走散了吗?”

 

小姑娘瞥他一眼,转过头不理他。

 

嗬,还挺高冷。

 

不过他盛光源可是很招小女孩子喜欢的,像这种小毛孩,给颗糖就能哄好。

 

“妈妈说了,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会被毒死的。”小女孩像背书一样,一板一眼,一本正经。

 

“……行吧。”盛光源无奈,“那你家人呢,你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很容易被拐走的,哥哥在这里陪你等好不好?”

 

小女孩这才施舍了他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盛光源。”盛光源笑起来,“你呢?”

 

“朵朵。”小女孩长得很水灵,脸蛋粉扑扑的像一颗水蜜桃,但就是板着脸,一副严肃的样子,连笑都不笑一下。

 

“朵朵小朋友,哥哥问你个事儿呗。”盛光源蹲在小女孩身边,“你记不记得你家长的电话号码呀?”

 

朵朵摇头。

 

那只能去广播站用广播来找她家长了。

 

恰巧许明阳回来了,盛光源把他拉到朵朵旁边,说:“你在这里陪这个小朵朵,我去广播站播广播找她家里人哈。”

 

于是就变成了许明阳蹲在朵朵旁边。

 

朵朵:“……”

许明阳:“……”

 

朵朵:“你为什么不说话?”

许明阳:“说什么?”

 

这个哥哥和刚刚那个好不一样,好冷漠。

“你和刚刚那个哥哥认识吗?”朵朵没话找话。

 

“嗯。”许明阳没话。

 

“你的冰淇淋是给他买的吗?”

 

“是。”

 

“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哥哥呀?”

 

“……”

 

“爸爸妈妈喜欢我才给我买冰淇淋的,爸爸妈妈说,只有喜欢你才会给你买冰淇淋。”

 

许明阳不太想和朵朵小朋友进行对话。

 

这时候盛光源回来了,还带着小女孩的父母,他们准备在广播站播报自己和孩子走散了的消息,刚巧被盛光源撞上。

 

经过一轮道谢和不用谢,装在小纸杯里的冰淇淋已经化的差不多了。

 

“还吃吗?我再给你买一个?”许明阳看着化成一摊的冰淇淋,起身欲走。

 

“一起?这样不无聊。”盛光源提议。

 

“好。”

 

☆————————————

冬阳:结尾水极我哭。(暴打自己

此更7459字,破聚散01-18的7070字更新,特此纪念ʕΘ▲Θʔ 

虽然很水(哭唧唧(果然是我不会写甜的 

 

#许明阳早晨醒来的第一件事#

他其实不是先起床,而是康了康源儿有没有穿衣服,别一个酒喝完给搞出格了orz

亲到最后他自己都迷糊了根本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做什么更过分的事情。

但衣服是好好穿着的,那就放心了,害。

 

开虐倒计时:1章(*˘︶˘*)

    发布于2020年04月13日 21:29 | 评论数(5) 阅读数(383)

上一篇:喧嚣-04

下一篇:喧嚣-06

评论

刚上完网课的小雪 114.105.251.*** 发表于2020-04-14 15:57:34

点赞√我觉得喧嚣的文风一种特别的感觉,像汽水一样清爽的少年气,实在是太美好了w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x【你在讲什么
冬阳 36.5.248.*** 发表于2020-04-14 11:40:11

图的话本来准备要授权但是老师并没有同意所以把图撤回了

以后有时间再找配图好辽w

183.162.36.*** 发表于2020-04-13 21:46:10

是soda 忘了加名字
183.162.36.*** 发表于2020-04-13 21:45:59

配图好合适!!好高产!!!!

青楼小妓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亲亲的一段写的真的好好啊呜呜呜。“像枯木逢春,像万物重生,一切的一切,全部都交给了这一季的仲夏蝉鸣。”我激情吹爆!!

不过真的有班主任会放任学生喝酒的嘛哈哈哈x

我在思考要怎么虐,不会是亲亲被拍到了吧。。。还是什么别的上文还没提及的事情,害怕.jpg

挖坑的冬老板 发表于2020-04-13 21:33:05

sofa我的

图源lofter子格劳斯!侵删致歉!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