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号毒药 1-2

第101号毒药

 

“惊艳。”

 

chapter 1

邵几许修剪着花枝,并不在意因为躲雨而匆匆跑进来的旅客们。

 

这里是家民宿,名字简单,叫“宿星”。

门外流淌着一条细窄的小水沟,此时是夏天,水沟两旁开放了色彩鲜丽的花,一丛丛簇拥着,争奇斗艳。

 

宿星的环境好,卫生干净,一到旅游旺季便早早地被预定个满。

不过除了环境好卫生好,还有一点是单身女孩子们争着抢着来宿星的原因。

 

宿星的邵老板,实在是太帅了。

 

他不算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人,带有些超脱传统的意味。一双桃花眼满含神韵,只要一眼就可以勾得人走不动路。

他总穿着印花的和服衬衫,色彩鲜明,但搭配起来却很有风格。

 

虽然是副风流模样,但是在面对女孩子们的搭讪之时,仅仅礼貌回应几句,没有半点逾越。

 

邵老板不是本地人,但在这里开了民宿。旅客们就猜测他大约是在等某个人,多半有些故事。

 

邵几许指尖敲着柜台,笑一笑说:“随你们猜。”

 

这时从门边过来了一位大男生,他淋了雨,头发略微湿漉,但不算狼狈。

他问:“老板,请问可不可以借张纸?”

 

邵几许就从柜台底下抽了一沓面巾纸给他。

抬眼瞥见他背上背着画板,问了句:“学画画的?”

 

男生盯着邵几许愣了一下。

 

邵几许明白他的意思,弯唇笑起来:“嗤,没见过男人留长发的吗?”

 

男生仓惶低下头,用面巾纸擦着湿掉的衣服,有种亡羊补牢的感觉。

他小声道:“抱歉。”

 

邵几许给人的第一眼,就是一个词,惊艳。

他生的漂亮,眉眼间沾染春风。及腰的长发时常挽成一个松松的髻,用竹筷固定住。

一天忙下来,鬓边会垂下几缕碎发,微低头记着账,轮廓被昏黄的灯光勾勒出来,不经意的抬眼,都能深深撩到人的心里去。

 

下雨时天色灰暗,柜台的灯一时没开,也难怪男生会认错。

 

邵几许开了灯,右手托腮抵在柜台上,扫了一眼​擦着衣服的男生,开口说:“去二楼三号房洗个澡吧。”

 

大男生抬起头,略微透露出窘迫:“我钱包丢了,没钱住宿的。”

 

“你来旅行,丢了钱包,身处异乡,你不怕被拐吗?”邵几许盯着男生,指尖敲击桌面,“这样吧,反正没钱你也去不了什么地方,不如在我这里干活,我包你吃住,等回家机票挣够了再走?”​

 

见男生犹豫,邵几许又添了一句:“放心,我家民宿信用很好的。”

 

转而故意变了语气:“你在担心我是坏人?”

 

男生立刻摇头:“没有没有,麻烦你了,我叫江流,很高兴认识你。”

 

“叫我老板。”邵几许笑了一下,眼底铺满细碎的星芒,“去洗澡,换身衣服,别着凉。”

 

江流把纸巾团起来,尴尬地挠了挠头。

 

邵几许探身,离他近了些,然后说道:“你行李也丢了?”

随后弯腰从抽屉里拿出快递包裹:“我还没穿过,你将就一下。”

 

看了看江流的个子又叹息:“您有点高。”

 

江流接过邵几许递来的包裹,腼腆地笑了笑:“谢谢。”

 

邵几许直起身:“谢什么,你不还得给我打工呢吗。”

 

 

江流洗完澡下来,邵几许正在给旅客登记,握着水笔的手指纤长,很是好看。

 

他余光瞥见江流,歪了歪头打趣道:“诶,这身刚好把你身材给衬出来了,以后小姑娘们都跑来看你这只小鲜肉咯~”

 

江流摸了摸后脑,有些拘谨:“要我做什么吗?”

 

邵几许伸了个懒腰,说:“那你接待旅客,给躲雨的都倒些姜茶,暖和暖和。”

 

然后利落地丢掉笔,神色开心:“下雨天最适合睡觉,我回房睡会儿,在二零七,有事敲门。”

 

江流点头:“好。”

 

 

邵几许回了房,坐到飘台上。往下看便是一条很窄的河,上面拥挤地泊着小船,平日里船上会载着酒水花果之类,现在下着雨,东西也都被收了进去,只剩下了装饰夸张,颜色艳丽的小船。

 

不过天色阴沉,再漂亮的颜色在现在看来还是会觉得暗淡。

 

雨并不大,邵几许索性也就没关窗,趴在护栏上漫无目的地盯着一处出神。

 

来来往往的旅客们常说,从外地过来开民宿的人总会有些故事,于是晚间休息的时候,客人们三三两两坐在柜台旁,沏一杯茶,或是拿着饮料酒水来跟邵几许聊天,试图套出他的故事。

 

毕竟在很多人看来,邵几许真的很神秘。

 

邵几许没开口说过自己,却套出不少客人们的故事。

 

暑假是这里的旅游旺季,很多艺术生会来这里采景,画画或是摄影。毕业了的学生们也会聚在一起到这里玩上一段时间,都是些年轻的面孔。

 

邵几许在这里定下来也已经有了六七年,听到的故事不少,曲曲折折,直接热烈的应有尽有,还有在他这间民宿里成了的。

 

客人们经常是带着套他话的目的而来,最终还是被绕进去,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欢笑或是泪水,邵几许见得很多,但不妨碍他继续听。

 

有一个故事,邵几许印象很深刻。那是个斯斯文文的男孩子,他和同学们一起来玩,其中有他喜欢的女生,他想跟她表述自己高中三年来的心意,但又觉得自己普通,不敢与之诉说。

 

对于这些,邵几许向来只是听,并不回答,​他觉得干预别人的选择不是件有趣的事情。

 

可没想到他喜欢的那个女生晚些也来找了自己,说她很喜欢一个人,不知道该不该告白。

她偷偷给邵几许指了指那名男生,刚刚好就是那位斯文的男生,还有些害羞地说:“他真的特别好。”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模样。

 

邵几许说:“既然你觉得他好,那么就去做你想去做的选择。”​

 

后来因为行程关系,那群学生去了另一家民宿,也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但过了几年,邵几许收到了一封请柬,正是男生和女生的喜帖。

 

故事很普通,邵几许却记住了。

大约是因为,它很圆满,也很单纯。

 

“嗒嗒。”敲门的声音。

邵几许被拉回了思绪,趿拉着人字拖去开门。

 

门外站着刚来的那个大男孩,​他问道:“老板,你要吃晚饭吗?我做了些菜。”

 

邵几许抱着门看他。

 

一些回不去的,却又永远熟悉的感觉。​

 

“好啊。”

 

chapter 2​

邵几许拖着行李箱跑进一家民宿里。

他是和同学一起来的,不过去了预定的民宿里才发现房间不够,大家关系好的都愿意在一张床上挤一挤,他刚好是落单的那个,只能找别的地方住。

 

最近的一家民宿离这里不远,走十几分钟就能到。邵几许照着手机导航走,但半路却下起了大雨。​

 

邵几许只能护着手机一路跑过去。

 

在这家民宿里躲雨的人很多,邵几许不知道他们是躲雨,还是就是这里的客人。

 

没办法,问问老板好了。

 

邵几许就小心避开人,怕自己碰湿他们的衣服,拖着行李箱去柜台旁找老板。

 

“那个……”邵几许攥着行李箱杆,“打扰你了,请问有没有房间可以住了?”

 

算着账的男人抬起头,露出礼貌的笑容:“你好,我们家没有房间了。”

 

“哦……谢谢。”邵几许踮脚,目光越过挡住门口的人影往外看,雨好像下得更大了。

 

但是总得在天黑前找到住处吧。

邵几许打开手机导航,找到下一家最近的民宿,拖着行李箱准备出发。

 

“你去哪?”老板叫住了他。

 

邵几许对着他摇了摇手机:“找住的地方啊。”

 

老板右手托腮,手肘抵在柜台上,指尖敲着桌面,忽而开口说:“雨大,外面打不到车,我的房间租给你住。”

 

“……啊?”邵几许捏着手机,屏幕的光暗下去变成黑屏,像是闭了眼睛想要休息。

 

“二零七。”老板报了房号,“去洗个热水澡,别着凉了。”

 

“谢,谢谢。”邵几许有些窘迫,微微鞠了个躬,“那,你睡哪里?”

 

“我是老板,这个民宿都是我的,还用担心我的住宿问题?”男人笑起来,眸色明亮,“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邵几许。”怕他不知道怎么写,邵几许还摁开手机,打字给他看。

 

“我姓向,叫我向老板。”

 

 

邵几许洗完澡,翻看了一下行李箱里的衣物,把渗了水湿掉的衣服用吹风机吹干,再仔仔细细叠好放进去。

 

把行李安置好,邵几许拿着手机下楼,住了老板的房间,钱应该要多付一点吧。

 

向老板正在和一位客人聊天,邵几许不好意思打断,就装作没有事情站在远处环顾四周。

 

这个地方的民宿设计都很有风格,四周是阁楼,包围着一个院子,正门外有水沟流淌,两边种着鲜花。

 

这家民宿叫宿星,装修漂亮有特点,不说镂花背景墙和木雕屏风,只论装饰上的大胆用色,就叫人眼前一亮。

 

邵几许喜欢画画,对于这些颜色搭配很感兴趣,就慢悠悠转下去,来到了院子里。

院子布置也很漂亮,中间有一个小人工池,旁边还堆着假山,到了晚上彩色灯光亮起来映在池水上,风一吹便漾起斑斓的水纹。

 

他绕着院子慢慢走,不知道拐到了哪个角落,看到了一个很小的木头房子,像是给小动物住的,拱门用铁丝网拦住了。

 

他蹲下身子,借着手机屏幕的光往里看,看到亮晶晶的四个小球在动,见有人还往门边拱了拱。

 

是两只胖乎乎的兔子。

 

邵几许对毛绒绒的小东西最没有抵抗力,他把手指伸进去,兔子们以为他要喂食,脑袋都凑了过来,绒毛蹭在邵几许手上,感觉痒痒的。

 

“你要喜欢,把它们放出来便是。”

 

邵几许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惊得站起来,看清来人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抱歉,向老板,是不是打扰你了。”

 

向老板摇摇头,笑起来:“你怎么比我家兔子还胆小,说个话就吓成这样。”

 

邵几许低头看着黑乎乎的地面,雨过天晴出来了月亮,光芒铺到湿漉漉的地面上,像是洒了一地的星星。

 

向老板弯腰把铁丝网打开,把一只兔子抱出来递给邵几许:“抱抱?”

 

邵几许把手机放到衣兜里,双手接过去:“谢谢。”

 

向老板把另一只也抱出来,用手揉它后颈,开口问道:“你刚刚在大厅里是找我有事吗?”

 

“啊?”邵几许蒙了一下,随后想起来,“对,就是,我房费还没有给你。”

 

“你是学生吧。多少岁了?”向老板打量了他一下,问道。

 

“高中刚毕业,放暑假来着。”邵几许抱住兔子,和它鼻尖对着鼻尖,小小声对它说着:“你好可爱呀。”

 

“我记得离这不远有家民宿接了一个学生旅游团的,你没有和你同学一起来玩吗?”

 

邵几许略微尴尬地笑了笑:“我就是和他们一起来的,但是那家民宿住满了,所以我就找到这里来了。”

 

“这样。”向老板思考了一下,“钱就不用给我了,学生们也没钱能花的,在这里给我打打杂抵消就好。”

 

邵几许眨了眨眼:“其实……”

 

“我煮了姜茶,你下午淋了雨,过来喝点驱寒。”向老板把兔子放回窝里,转身离开。

 

邵几许把“我可以让我家长打钱给我”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随后弯腰把自己手里的兔子放回去,关好铁丝网,对它俩说:“兔兔乖哦,我明天再来看你们,晚安啦。”

 

 

在老板那里喝完姜茶,邵几许就回了房间。

他拿出自己的画板,用支架支起来,手里握着铅笔,思考要画些什么。

思考着思考着却走神发起了呆。

 

老板……老板的名字叫向终,两年前来这里开了民宿,凭借自己完美的长相俘获一群少女旅客的青睐,并且宿星的环境也没得说,没过多久就成了这边最有名气的民宿。

 

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总说从外地过来开民宿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大概就是漂泊的神秘之处。

 

对于此事,向终回答客人们说:“我来这里找个故事。”

 

这座城是旅游胜地,景色好,也有独特的风土人情。日子在这里变得安逸,很多大城市的人们得了假期便会来这里放松身心,单纯看看花也好,看看水也罢,或者只是半条凳子在街边坐着,心情都会没来由变好。

 

是一个有魔力的城市。

 

邵几许刚高考完,捡起了很久没碰的画画,来到这座城市平静一下被六门功课拴住的情绪。

 

他和同学组团,不过因为性子太腼腆,平日只顾着埋头读书,所以和班里的人都不甚熟悉。

 

这种时候,落单是正常事情。

 

不过他并不会受这个影响,反而更加在意起这里特别的地方。

比如自带引力的向老板。

 

向老板确实好看,剑眉星目,眼神深邃,带有些异域风情。

他个子很高,邵几许和他说话要仰着头,脖子真的……很酸。

 

他无意识地在纸上涂涂画画。

 

但是向老板是不是很喜欢使唤别人,钱都不要就让自己在这里打工。

不过民宿这么大,也没见别的服务生,就他一个人会忙不过来吧。

 

向老板还是很温和的一个人吧,会养小兔子,还会给淋了雨的客人煮姜茶。

 

……思绪飘得有些远。

 

邵几许把视线聚焦在画纸上。

画了一堆无规则圈圈。

 

☆————————————

冬阳:短的,节奏快,快刀斩乱麻,哀家老了,写不动暗恋了不如直接擦枪走火(?)不过这个时候还啥都没有x都要过渡一下x

太长看不下去所以我一段一段发顺便吊胃口(滚) 

还是那句话,猜对走向给一包辣条(*˘︶˘*)

    发布于2020年04月09日 23:03 | 评论数(4) 阅读数(915)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旧风叙】Nice to meet you.

下一篇:喧嚣-03

评论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20-04-13 09:33:33

高产呀 好厉害
36.5.167.*** 发表于2020-04-10 22:46:07

俺又有新脑洞了!

看到标题后面的惊艳两个字,再结合结合标题………难道说邵老板的魅力是因为喝了药嘛?药是向老板的?

坐等被打脸x3

soda每天都很困 发表于2020-04-09 23:37:06

嗯 也有可能邵老板不是什么好人!!(推眼镜x2

总之感觉他俩一定有一个人不是好人 或者两个人都不是好人??邵老板的乖巧是伪装吗 这样就是黑吃黑剧情了

坐等被打脸

soda每天都很困 发表于2020-04-09 23:30:13

沙发啦哈哈哈!擦枪走火?是我想的那个擦枪走火吗是吗是吗是吗(不是!

感觉老板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好人,有点斯文败类的感jio(推眼镜

瞎猜猜 肯定猜不中 坐等被打脸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