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十六年|十三

 

用完晚餐,功课也已经写完,傅深和逢时便在后院同傅老爷爷逗大雪。

 

忽然傅老爷爷问他们:“对于生死,你们怎么看待的?”

 

傅深和逢时年纪小,还未曾经历生死离别,此时被提及,只觉得感慨不深,但想了想,又是会觉得这个词沉重又难过。

 

他们还处在只看当下的年华,单纯无忧。

 

一个人抱着鸟,被鸟的羽毛闹得痒了,往后缩一缩,而另一个人在看。目光碰上就笑起来,忧愁能被风吹散。

 

傅老爷爷看着他们,心里压着东西,说不出口。

最后,他叮嘱傅深一句:“要么让阿时和你住一晚?”

 

夜已深了,夹带着些许雨丝,细针似的冰凉。梨花被夜色染成了灰白,透着湿漉漉的冷意。

 

傅深不太明白傅老爷爷突然的叮嘱是什么意思,只能扯着谎说:“那个,祖爷爷说倒春寒了,怕你冻着,让你跟我一起睡。”

 

他们一起趟过回廊,来到了傅深的房间。

 

傅深推开镂花木门,问道:“你……愿意吗?”

 

逢时眨了眨眼,仔仔细细思考了一下,才回答:“好。”

 

傅老爷爷很照顾自己,他非常感谢,最好不要麻烦傅家的人再去准备房间了。

不过傅深会不会因为这个生气,他就不清楚了,所以要翻来覆去想一想。

 

傅深只在角落留了一小盏灯,光芒微微,融入层层叠叠的黑夜,略显昏沉。

 

两个人并不很困,只是坐在床上,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于是彼此沉默着。

 

过了半天,傅深问了声:“你困不困?”

 

“不困。”逢时回答,又去问傅深,“你是不是想睡觉了?”

 

“没有。”

 

空气又陷入了安静,连淡淡的灯光都有些停滞。

 

“你……有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傅深惦记着祖爷爷的嘱托,问道。

 

逢时摇头:“没有。你不开心吗?”

 

“我也没有。”傅深觉得祖爷爷真是多虑了,逢时的情绪总是淡淡的,无甚波动,他就像一条江流,投石子进去起不了波澜,也不会改变什么。

 

逢时望着傅深,出声问道:“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没有啊?至少我不太清楚。”傅深满心的莫名其妙,不知道傅老爷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逢时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们休息吧。”

 

 

翌日晨。

两个人洗漱完毕后准备去前厅用早饭,折进回廊,看见几个佣人凑在一起说着什么。

 

“听说啊,昨儿夫人去逢家拜访,在侧院发现那逢家的小姨太太…自尽了。”

“可把夫人给吓坏了,是割的腕,流了一盆子的血。”

“那小姨太太不是……那里来的吗,大概是染了病活不下去了吧。”

“逢老爷不常理她,没脸过了吧。”

“这事儿好像没传出去,也就买了口棺草草了事。”

“哎……”

 

傅深听见了,他心里一紧,拉住逢时。

本奢望逢时没注意听想趁机带着他往回走,但逢时挣开了他,一动不动盯着前方。

 

傅深蹙眉,正欲出声,就听见对面有人语气严肃。

 

“哪里来的人嘴这么碎,傅家可不养嚼舌根的人。”

 

是傅展。

 

佣人们见了他,都微微弯了身,叫声“少爷”,随即四处散开,干活去了。

 

傅展走至逢时面前,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温声道:“抱歉,委屈你了。”

 

逢时垂下眼,摇了摇头。

 

傅展声线温润,带了些不紧不慢,显得有条不紊:“你且稍等,我吩咐拉车师傅送你回逢宅。”

临走前,似乎是安慰了句:“生死是人之常情。”

 

傅深差点反驳回去。

 

这就是他被父母亲都看好的兄长,自小就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待人接物最有一套。

 

表面温和,实则把军官的冷漠都学了进去。

 

他是当军人的料,可以看淡生死,把感情当成拖累,那逢时呢?

逢时从来都温柔,心思细腻,把别人的情绪当作了全部。

 

这句“生死是人之常情”于傅展而言是安慰,于逢时,怕就是风凉话了吧?

 

傅深心中恼火傅展的不近人情,可对逢时说话的声音却是轻了又轻,缓了又缓,担忧音量若是大了些,就能把逢时强撑着的情绪尽数击溃。

 

“要么…我陪你回去?”

 

他的疑问语调都被刻意削弱,生怕自己的语气强了些,会让逢时难受的感觉叠加起来。

 

他多怕他承受不住。

 

逢时没有说话,只是拉住了傅深的衣袖。

 

傅深感觉得到,他在微微发抖。

 

他表情未曾变化,仍是淡淡模样,可心里定是汹涌着酸涩的波涛。

 

所以是什么,在命令他要保持一副淡然的表情。

 

 

拉洋车的师傅是平常速度,可车轮碾在地面与沙砾搅和在一起的声音却比平日要嘈杂,而周边喧嚣变得小,就如同没了生气。

 

逢时沉默许久终于开口说了句:“傅深…可以在花店停一下吗?”

 

傅深就提了音量,对前面的师傅说:“师傅,前面花店停一下,谢谢您。”

 

“好嘞!”师傅稳稳当当停了车,用搭在脖颈上的破旧汗巾抹了抹额头,“你们去吧,我在这儿候着。”

 

依旧是傅深先下了车,再去伸手拉逢时下来。

 

只是今天,手上的力度大了些,似是希望握的紧些便能将自己的温度渡给他点。

 

一点点……就可以让他感觉到,周边的暖意还没有丢个不剩吧。

 

傅深本以为逢时要买白菊花之类,但他只挑了一束淡粉的石竹花,开得极其娇嫩,一朵一朵连成了片,宛若云霞。

 

“妈妈喜欢粉色的花。”逢时付了钱,小心翼翼把花捧在怀里,“她说这颜色温柔,让人看了暖和。”

 

“暖和了,就不冷了。”

 

被埋在地下,该多孤独。

有一些花,便不会太难受啦。

 

傅深望着怀抱云霞的人,他脸色苍白,连花朵都没有让他变得好一些,完全被抽去了生机,可半点的悲欢都不摆在面上。

 

就像……是他做错了一样。

 

“肯定不会冷——”傅深顿了下,“只是换了个地方住着,那里也会有房子,会有朋友,什么都会有的。”

 

“或者,或者你可以写信给你妈妈,火焰烧起来,就会把信带给她,她看到了就会很开心!”

 

逢时略低了头,鼻尖挨着花瓣,眼底被花朵涂抹了一层淡淡的粉色,目光也由此勾勒上了温柔的色泽。

 

他抬头,望向傅深,浅浅笑了一笑:“我知道了。”

 

傅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原来祖爷爷昨天那么奇怪,竟是这么一件事。

 

傅老爷爷确是想着瞒几天,开导逢时一番,再告诉他母亲亡故的消息。

可没想到窗户纸这么快就叫人捅破了。

也不知道那孩子受不受得住。

 

昨日陶映安去拜访庄若楠,就见她衣着干净,手腕割开处流出的血流了一盆。

 

人已经凉了,不知去了多久。

 

许是无人能想明白,她为何突然自尽了。

 

又或者,所有人都明白,她这般是为何。

 

☆————————————

冬阳:若楠麻麻杀青了。

其实前文有很细小的一些铺垫,真的很细小,以后慢慢揭开好啦。

我貌似就是个把场景连成故事的人【】

    发布于2020年03月30日 21:35 | 评论数(9) 阅读数(966)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唠嗑2】关于惊蛰之类x

下一篇:喧嚣-01

评论

此生挚爱心心 发表于2020-07-08 13:43:07

啊冬阳!【叹】

我来啦。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20-04-01 09:50:40

怎么这么精彩呀
soda每天都很困 发表于2020-03-31 09:39:39

若楠麻麻——————(哭嚎)

猝不及防地发刀 我死了(倒地身亡)

逢时妈妈粉冬阳【? 183.160.206.*** 发表于2020-03-31 07:36:10

铺垫太多拥抱那段儿截到下一章啦【

依米儿霸屏简直了

十二章那个嘱咐算是明显的啦前面还有

然后就是我也好爱逢时这小孩,他太美了

【疯狂安利小阿时

120.242.248.*** 发表于2020-03-30 22:38:45

没错都是我 哈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爽到

120.242.248.*** 发表于2020-03-30 22:38:27

啊啊我懂了!所以第十二章庄若楠对逢时的嘱咐原来是最后的挂念是吗?

伏笔好深啊...唉 逢时啊逢时

Yimi 120.242.248.*** 发表于2020-03-30 22:36:49

?你个大骗子 我要的吻呢拥抱呢。为什么小时妈妈还领盒饭了

我好怜爱这小孩 靠

所以什么时候给打kiss(闭嘴吧)

120.242.248.*** 发表于2020-03-30 22:34:09

哈哈哈哈第一名 耶耶耶 懒 我就不登录啦!才写完呢

我慢慢看

Yimi 120.242.248.*** 发表于2020-03-30 22:33:44

等死我了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