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十六年|十二

用完早饭,逢时就该去上学了。

 

庄若楠把书包递给他让他背好,蹲下身子为他理了理衣襟,温柔地叮嘱道:“阿时要和同学好好相处,要好好听先生讲课。”

逢时点头,说知道了。​

 

庄若楠望着他,又说:“要和阿深好好的,他愿意对你好,你也要偿还他,都是相互的。还有傅老爷爷,他待你也好,你要听他的话,把舞跳好,每天都要记着练习。”​

 

今天的庄若楠难得的唠叨,但逢时很认真地在听,把她说的每一句话都记下了。

 

“药不要忘记吃,变天换季的时候要带着披风,要添衣裳,别着凉了,你的身体不好,要自己注意调养。你父亲……他毕竟是你父亲,你找他他不会不理你。”​

 

“有的时候性子也不能太柔软,不能净让别人欺负了去。你没有做错事的时候,不必要一直道歉。但长大了​,要懂得为人处世那一套,逢场作戏虽是虚情假意,可是能救命。”

庄若楠眼里带着坚决,她很少有这样的时候,此刻阴雨天的淡光勾勒着她的轮廓,目光的凌厉被阴影笼去,看不明晰。

可它在那里。

 

她说一句,逢时应一句,认认真真如同先生教课时记笔记,一字一句记在了心里。

 

庄若楠这才放下了严肃,目光柔和下来,却又浮起了隐隐的痛意。

她抬起手抚摸逢时的头发还有脸颊,眼神流连,不忍挪开。

 

“今天散学了早点回来,妈给你做好吃的。”

“好。”逢时应答。

 

“好孩子。”

她的逢时,是她的逢时。

美好的,天真的,不染纤尘的她的逢时。

 

“妈一直爱你。”​

 

 

阴雨连绵的天气让人提不起情绪,春雷阵阵,在呼唤着冬眠的生命苏醒。

 

下着雨,学生们没法儿去院子里玩闹嬉戏,就拥在教室里哄哄谈着天儿。​

 

傅深趁着课间赶着作业,以减轻回家要训练的负担。

 

前座的苏泓此时转过身来,把枯萎的银杏果丢到他桌上,说:“来帮忙剥几个吧。”

 

傅深和苏泓原本不对付,因为傅深看不惯苏泓检测时搞小花招。

后来苏泓知道了傅深为什么讨厌自己,就“痛改前非”,毕竟他自诩是个惜才之人,他很看好傅深,但总热脸贴上冷屁股。

这下知道傅深怎么看待他的,他就觉得要让傅深觉得自己可以合作,改掉了考试做小抄的毛病。​

 

傅深见他还算在乎自己看法,觉得他是诚心想和自己做朋友,也就敷衍地搭理他了​。

 

“剥这个干什么?黏黏的。​”傅深放下笔,盘弄着那几颗干瘪的银杏果。

 

“把它的核弄出来玩儿捉签啊。”苏泓说。

 

捉签就是拿几颗小球​,先摊在桌面,把一颗先抛上去接到手里,再继续抛第二颗、第三颗,看你灵不灵敏的小游戏。

 

傅深嫌他无聊,把银杏果丢回他手里。

 

苏泓见他不愿,就装腔作势:“傅二少爷不愿意剥呀,那我去找小阿时给我剥咯——”

“小阿时的手指真漂亮,又纤细又白皙,这样的手去剥银杏果弄脏了就不好看了,但是他肯定会帮我剥……”

 

“给我。”傅深不耐烦地打断他。

“给你什么?”苏泓眯着眼笑。

傅深脸色不好看:“别给我在这里明知故问。”​

苏泓“嘿嘿”一笑,把银杏果递给傅深,然后看着傅深一脸菜色地剥着那层果肉。

 

果肉干枯掉了很硬​,剥开了里面还黏黏的,胶状的东西粘在手上确实脏兮兮的。

还好没让苏泓叫逢时剥这玩意儿。

 

苏泓自己也在不紧不慢地剥着银杏果,一边剥一边在在脑子里​盘算着事情,忽然他说:“傅深。”

 

“干嘛?”傅深不耐烦他。

 

苏泓脸上笑嘻嘻,想说什么又停下来吊着人胃口。

 

傅深:“你笑得像一个奸商赚到了票子。”

 

苏泓收起了略显猥琐的笑容,正经了神色,还挺了挺脊背:“人家可是正经的商人。”

看到傅深瞥来的鄙夷的眼神,他卸下了刚刚装起来的架子,讨好着说:“我说我说我说。”

 

“傅深,说真的,你……是不是喜欢逢时?”​

 

傅深手一抖,险些把刚剥出来的几个果核给丢出去。

 

“一开始你好像不喜欢他,但是后来你特别照顾他,有什么好的都会捎点给他。

“而且课间我回头找你,你除了写作业就是望某个地方…我顺着你的眼神看过去,就看到逢时了。

“并且你不太喜欢我跟逢时玩。每次我找他或者就说了句‘小阿时’,你的脸色就会变得超级难看。”​

 

“……”傅深憋了半天,“我那是怕你带坏他。”

“我哪可能喜欢他。”

 

苏泓作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说:“那我就放心了。本来认为你会是我最大的敌人,既然你不喜欢逢时,那正合我意,小阿时就是我的咯!”

 

傅深立刻:“你妄想。”

 

“我怎么就妄想了呀,小阿时在学堂了和谁说话?除了你就是我,说不定聊着聊着就聊出感情了呢?”苏泓眼睛不大,笑起来还喜欢眯着,就挤成了一条缝。

 

傅深垂下眼​,拇指捏住食指第二指节,似乎在纠结着什么,半晌,他开口:“我不知道。”

 

苏泓诡计得逞,笑得更欢,伸手拍了拍傅深的肩膀:“​怎么样?我就使了一个小圈套你就中招了,我说你在乎小阿时你就是不信我,哼。”

 

傅深用手指推着那几颗黑色药丸似的果核,它们碰撞在一起,发出“嗒”的声音,清脆好听。

 

他漫无目的地玩着果核,听着喧嚣人声下并不清晰的碰撞声,目光有些呆愣。

 

“我不是很明白……”傅深把果核递给苏泓,右手托腮,“喜欢是什么?”

 

这种情绪好像不是与生俱来的,好像需要自己去不断地摸索判断,可是好难解出答案。

这种情绪又会叫人带着下意识的逃避,被周围的人揭开了会慌乱地否认。

 

傅老爷爷说,喜欢只能给一个人。

把他当作此间独一,把一生一世都交予。

 

但这种感觉牵出来的红线那头,到底是谁?

 

 

散学。

 

傅深坐上自家洋车,但师傅没有着急走,而是对他说祖爷爷让逢小少爷来自家吃饭,等他一起走。

 

逢时今天被先生叫去了,大约是在说功课的事。

 

杨老先生自从上次误会了逢时之后,就用散学后的一刻钟时间里给他讲几道习题,以示他对逢时的看好。

 

也没等上多久,逢时就出来了。没找到逢家的洋车眼里有些茫然,这时才听见傅深叫他。

 

逢时走过去。

傅深说:“祖爷爷让你来我家住一段时间,已经和你妈妈说过了。”

见逢时点点头,傅深往车座位另一侧坐了些,好让逢时上来。

 

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什么话,傅深是惦记着苏泓说的话,被旁边的一人一鸟反复提及这份未曾触碰过的感情,他显得有些心事重重,恰巧另一位什么都不知道的人此刻就坐在身边,他就更乱了起来。

 

而逢时心里有些奇怪,明明母亲今早还让自己早点回家,为什么又同意自己去傅家住一段时间?

 

他的心里莫名发堵,没有来头的感觉让他不太舒服。

 

街道车水马龙,人群川流不息,提着扁担卖小玩意儿的人从晨间走到了黄昏,浮生百态,一天天地往前跑。

 

拉洋车的人送他们到了宅子。

傅深先下了车,随后转身冲逢时伸出了手。

 

“到家了。”

    发布于2020年03月26日 15:58 | 评论数(5) 阅读数(642)

上一篇:春风

下一篇:【唠嗑2】关于惊蛰之类x

评论

放逐自己到现在还没早读的冬阳 183.160.204.*** 发表于2020-03-27 06:19:51

【无奖竞猜】下一章会发生什么?

昨天我给我同学剧透她给我发了一百个❗感叹号

Yimi 120.242.249.*** 发表于2020-03-27 00:10:02

喜欢是什么?

牛的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20-03-26 22:06:43

太心疼逢时了!!

必须夸夸大冬冬 能坚持更文这么久也太厉害了

某橙小阳 发表于2020-03-26 20:14:47

看完了才发现原来是连载,我是不是错过了好多。
P先生家的soda 发表于2020-03-26 18:46:03

助攻上线了喵哈哈哈哈哈,这一波苏泓在我心里好感度可以up一下了(大雾

什么都不知道的逢时海星哈哈哈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