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

 

今天下楼拿外卖,风吹起来很舒服,就写了这篇文。

挺水的,当消遣就可以了。

 

————————————

 

少年的开始就是开始,没有弯弯绕绕。

 

【夏】

骄阳似火,林叶清风。

水泥地上铺洒着碎光,尘埃包裹着白纱,四处游走。

 

程醉眯起眼看层层叠叠铺盖生长的树叶,碧绿色变得很通透,脉络被淡金勾勒,生机蓬勃。

 

他把手插在衣兜里,往周围看了看,四处打量了一下他即将要上的这个学校。

 

爸妈被调来这个城市工作,他在原先学校念了半学期高二又来到了这里,不知道课程跟不跟的上。

 

办好了手续就被带着去见了班主任,班主任姓张,教化学,年轻漂亮,性格也很温柔。

她带着程醉去了班级,高二(1)班,是理科重点班。

 

“行了行了,别吵了,在走廊上都能听见你们在闹。”张老班倚在门口,看着班里的一窝学生们。

 

“哎!老班您让一让,我好像看见小帅哥了!”梁也眼尖,还最会起哄,引得一堆人都偏着身子往外看。

 

张老班对着他们翻了个白眼,说:“新同学来了,你们别欺负他。”

又转身对程醉说:“你来个自我介绍吧。”

 

程醉进了教室,大家安静了下来,一个个聚精会神地盯着他看,女孩子们还小声议论着他真好看。

 

他神色略微冷淡,不急不慢地说:“大家好,我叫程醉。”

 

没有下文。

 

一班的人很会起哄,一个个都是戏精上身,程醉介绍完,就噼里啪啦鼓起了掌。

 

梁也问老班:“帅哥坐哪里啊?我旁边还空着位子,我没有同桌,好可怜的。”

 

张老师询问程醉的意见:“你和那个小傻子一起坐,可以吗?”

 

程醉点头。

于是这两人就成了同桌。

 

梁也落单了一个半学期,因为他太喜欢讲话了,张老师为了维持班级纪律,争做文明班级,只能“委屈”他自己一个人坐在角落。

 

这下有了个小帅哥坐到了他的身边,梁也只觉得见到了快乐源泉。

 

他向来是自来熟,讲小话的技能被硬生生封印了一个半学期,这下好了,逮着一个能听他说话的,热情地拉着程醉胳膊,说:“哎,小帅哥,你之前哪个学校的呀?”

 

“你不认识。”

 

“……”

小帅哥好冷淡。

但自己是谁?梁!也!没有他征服不了的坎儿!

 

【秋】

梁也哔哔啵啵闹了程醉几个月,从夏天缠到了冬天,终于缠的程醉这座大冰山融化了一点,至少愿意和他上课讲两句话了。

 

“程醉,醉醉,我想睡一小会儿,老师来了叫我嗷。”

梁也在早读课总是昏昏欲睡,与其打瞌睡打得像小鸡啄米,倒不如直接趴倒睡。

 

看着程醉点点头,梁也才放心去睡了。

他们坐在最后一排,靠门,后门一般不打开,梁也躲在角落里睡得快活。

 

原本还担心老师来了没有人叫自己,睡得不踏实,不过现在有同桌了,有他帮忙盯着老师,梁也在梦里都是乐呵呵的。

 

程醉侧眸去看他,他的后脑勺毛茸茸的,很可爱。

他把书立起来,替他挡住还留有夏天余热的阳光。

 

没过多久,学校的校运会就开始了,梁也报了项目,不仅仅是因为他体育还不错,还是因为沐浴在小学妹崇拜的眼神之下感觉很良好。

 

程醉没有报名,梁也都很少看见他运动,他好像只喜欢抱着作业在那里写啊写啊,好像永远都写不完一样。

 

看见他在那里安安静静写作业,梁也就心痒想去闹他,闹到他看向自己,闹到他对自己说话,他就开心。

 

这种感觉就像,被人宠溺了一样。

 

号码牌要别到背上,梁也够不着,就让程醉帮自己一下。

程醉这人最细心,号码牌会规规矩矩四四方方给他别好,还会注意着不让曲别针扎到他。

 

梁也大大咧咧的,检录完了就在跑道边上小跳几下热热身,还有心情跟别的选手打哈哈,到了上跑道要开始比的时候才严肃下来。

 

他看了看观众席他们班的方阵,一个个举着白纸,白纸上有刚刚写上去的他的名字,老班带头让大家给他加油。

 

他冲大家挥挥手,拍拍胸脯表示自己能行。

 

然后还下意识冲那位波澜不惊做作业的程醉同学笑了一下。

不过尴尬的是他没看自己。

 

啧,讨厌。

 

不过除了体育生是正儿八经搁那跑,跑出让人望尘莫及的速度,别的选手对待两千米就像对待散步,起到锻炼身体的作用就可以了。

 

梁也快快乐乐傍着自己中考体育那会儿下的狠功夫超越了一票选手,跑在了第六,前面是体育生,他懒得去追他们。

 

好吧,准确来说,追不上。

 

虽然看起来跑的很轻松,还有闲工夫和自己班方阵的人挥手打招呼,不过真跑完了还是会有些吃不消。

 

他脑子里开始乱码“啊啊啊啊终点我来了嘤嘤嘤快来拥抱我吧呜呜呜”,没想到到了终点还真的有人接住了他。

 

是他家同桌。

 

梁也跑累了,两只胳膊环住程醉脖子,贴在他身上不想动了。

不过程醉手上的作业本硌得慌,他懒洋洋问:“我亲爱的帅哥同桌,能不能把你那宝贝作业扔了,专心致志抱抱我这个宝贝?”

 

本来只是挑逗他一下,也没指望他能怎么样,没想到他的同桌真的把作业扔了,然后拖着他去走走——毕竟跑完步之后不能立即坐下。

 

梁也乖顺地闭着眼,任由他同桌带着走,脑子放空的感觉真好啊,哈哈。

 

而且他同桌身上还香香的,有清爽的草露的味道,掺杂着浅淡的柠檬香味,非常好闻。

他同桌真好啊,完全的小说里男主人设,也不知道他这么禁欲的人会喜欢谁,反正他自己好好喜欢他同桌就好啦。

 

还可以借着同桌的身份揩油占便宜。

 

【冬】

寒假的时候一班的猴子们约着出来玩,说是高考前最后的挣扎。

 

不过话是这么说,真的应约出来的也没几个人。

有的去和家长添置新年用的东西了,有的被绑在家里学习,有的一放假就回了老家,有的有了别的约定。

 

一个班四十人,来的也就十几个。

 

于是他们去了肯爷爷,把中央的长桌一把占掉,点了些小吃就在一起商量要玩些什么。

 

“学生时代有啥好玩的,最经典不过真心话大冒险。”班长托了托眼镜框,不过再厚重的镜片也遮掩不了他内心八卦的欲望。

 

“好啊好啊,在这里也玩不了别的。”众人附和。

 

自从高二分了科以来,他们被课程安排得很满,没能钻到空子玩一次真心话大冒险。这次是个好机会,可以套到劲爆消息的好机会。

 

“那我们就转瓶子吧,瓶盖对着谁就是谁。”班长拿出刚刚喝完的矿泉水瓶,开始转起来。

 

一个男生被抽中了,他选择了大冒险,内容是公主抱左手边的人做深蹲五个。

 

其实是个姑娘倒还好,姑娘家都轻飘飘的,不像男孩子,看着瘦的实则也沉甸甸的。

 

而刚好这位男生很不幸,左手边坐着一个端庄的胖子,把他抱起来都实在艰难,做完五个深蹲后直接跪了。

 

自从这把大冒险一出,后来的人都换了画风,齐刷刷选择了真心话。

果然秘密都不算什么,当众出糗才是重点。

 

这回是程醉被抽到了。

他神色淡淡,回答:“真心话。”

 

梁也心里咯噔咯噔,猜测着某种可能,不过又忍不住想:害,他不抽大冒险肯定是因为他体力不行,天天在那做作业,能做那种变态大冒险简直是神仙。

 

班长问:“你喜欢的人是谁?”

 

梁也忽然觉得,大家的眼神都变得意味深长。

 

于是他也意味深长地看向程醉,却发现他在看着自己。

 

程醉忽而笑了一下,问道:“你看着我干嘛?”

 

“?”梁也蒙圈。

“看戏啊。”梁也在心里扁扁嘴,怎么着了别人都能看你我不能看了是吗?

小气鬼,哼。

 

可没想到的是,程醉居然说了一句他听不懂的话,他反问大家:“你们不都是知道吗还要我回答吗?”

 

大家心照不宣地笑起来,一个女孩子说:“那不得你说出来才有意思吗?”

 

梁也:“?”

感觉被一个班的人抛弃了,嘤嘤嘤。

 

程醉凑近了梁也,低声说:“生日快乐。”

“我喜欢你。”

 

然后大家都脸上笑眯眯宛若一群婆娘,一起对他说:“生日快乐!”

 

梁也:“……?”

梁也:“!”

 

“你喜欢……我?”梁也的眼睛眨了又眨,不明所以,然后又气急败坏地指着大家,“你们联合起来套路我?!”

 

“Surprise!”班长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生日当天被告白的感觉还不错吧~”

 

梁也有点迷惘,他问:“为什么就我一个人不知道……”

他指的是程醉喜欢自己这件事。

 

“这个就是你俩的事了,和我们没多大关系,不过欢迎你们撒狗粮哦,我每天都吃不饱。”

 

梁也又转头看向程醉,他的帅哥同桌。

可能是因为颜值问题,他觉得这样也是还不错。

 

【春】

然后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在一起了,不过也没撒上狗粮,因为高三压力还是很大的,还有一百天不到就要高考了。

 

在这个年纪这个时候,他们能拥有彼此,有一个精神支柱,这样也不错。

偶尔拉一下手,躲着老张还有监控的感觉也挺好的。

 

梁也早读也不睡觉了,他英语单词虽然可以记的很轻松,不过该死的文言文就不太一样了,还有讨厌的古诗词。

 

他强打着精神盯着一个个方块字,从眼睛输入,嘴里输出,没有感情地跟书本上的字死磕,一边磕一边不停眨眼。

 

他的眼皮不太听话,特别喜欢凑一起打架,他真的拉不住了呜呜呜。

 

程醉看着他乐呵。

他家男朋友,真的特别可爱。

 

熬完了早读课,也不知道背了几段,梁也“啪”地把书放到桌子上当枕头趴在上面睡觉。

 

别的人多少会去吃点早饭,实在来不及也会在教室里啃面包。

 

不过梁也只想睡觉,程醉就在一旁做题陪着他,等快上课了再拿出小饼干凑到他嘴边,他闻到香味醒了,就喂他吃几块。

 

课间的时候,老张让梁也和程醉去教务处拿同学们的团员证。

 

程醉正在算一道题,没有立刻动作,原本困意满满的梁也却反常地敲打他:“别做作业了!咱们快去吧!!!”

急得跟猴似的。

 

程醉停下笔,望向上蹿下跳的梁也,问道:“怎么了?”

 

梁也收敛了一些,但语气仍是雀跃:“老张喊我们去领、证、啊!”

 

他们和异性情侣之间的唯一区别就是一个能领证,而另一个不能。

往大了的说,就是一个被社会承认,而另一个不被。

 

程醉本来想的是,不被承认便不被,有梁也就好,而他家梁也却开开心心把去拿团员证当作和他领证,这样……结局就圆满了哦。

 

他们去教务处领来证,走在校园里的一条小路上。这条路程醉转学来的时候走过,那时是初夏,绿叶遮挡着太阳。

 

现在春花开得正好,微风的温度也正好,下课的噪音很喧嚣但是听起来并不很吵。

 

程醉倾身吻住了梁也。

 

你看,和我领证的这个人,是不是最好?

    发布于2020年03月25日 17:05 | 评论数(10) 阅读数(946)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年少]Coisini✨

下一篇:惊蛰十六年|十二

评论

60.173.155.*** 发表于2020-05-20 14:54:33

个人犹太人一天
120.242.249.*** 发表于2020-03-27 20:45:02

5555555555555555555555少年的恋爱就是没有道理的
Yimi 120.242.249.*** 发表于2020-03-27 20:44:39

我想看bg小甜文了(大声的ky)
冬阳 183.160.204.*** 发表于2020-03-26 12:34:52

捉一下橙子x
Mr.P.Orangesun 发表于2020-03-26 12:34:06

破案了,看日期不是我(狗头
某橙小阳 发表于2020-03-26 12:15:40

冬阳冬阳这是是橙子!!开头一句和结尾一句感觉好喜欢!(话说没想到冬阳也踏入了腐门深似海

还有那个楼下下是不是我??我忘记了,好像是我又好像不是我(逐渐阿次海默

冬阳 183.160.204.*** 发表于2020-03-26 11:27:41

楼下是……?

橙子?

我来啦 60.171.122.*** 发表于2020-03-26 11:21:58

很温柔的故事
114.102.136.*** 发表于2020-03-25 21:20:21

同楼下,冬阳最近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十里蜿蜒 发表于2020-03-25 21:16:50

以前的文呢QAQ想看啊啊啊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