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十六年|大剧场【倒立】

 

2020.03.18

惊蛰没有码,所以我来唠嗑,随便说点啥给大家图个开心。

之后如果没码完(也就是当天没有发)就来这里康康,我会随便弄点小段子给大家当作没有更新的补偿~【这样大概这篇文就会变得很长很长…… 

 

多半会是后来他俩朦朦胧胧的时候,不过我的节奏太慢你们不一定能在高考前看到

 

今天准备了一箩筐的话但是刚刚做了三张卷子做忘记了……

上了高中之后记忆力锐减x

 

对啦,大家以后如果闲的没事去重温惊蛰的话,楔子最好就不要康啦,因为写到现在发现楔子对不上发展了。

 

下面开始吧↓

 

§1-发烧

【这是一个十二岁和十四岁小少年的故事,取十四岁那位的视角】

【没有多少字,毕竟是日更的缓冲~估计几百字吧】

【所以我在中括号里偷偷凑字数】

【不说了不说了咱开始吧再不开始我这个话痨要一直说下去了】

 

逢时那天发烧了,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烧的迷迷糊糊,抱着过来看他的傅深好久好久。

 

因为生病的逢时特别喜欢黏人,遇到傅深可能还会撒一撒娇。

 

不过那些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那天是真的烧的迷糊了才抱着傅深不撒手的。

 

傅深只好半抱着他,喂他吃药,他不吃还要好声好气去哄。

傅深觉得今天的逢时和平时的太不一样了,他从来都不这么闹人的。

不过自己今天好像也有些不一样,居然一直在耐心地安抚逢时。

 

等喂他吃完药,帮他擦完脸,刚准备回自己房间睡觉,逢时就拉住了他。

 

他不让他走。

 

傅深是真的没办法拒绝他。

首先他生着病,迷迷糊糊的,或许都不知道把他当成了谁,根本没办法拒绝他。

其次……大约是烧的难受,逢时的眼角泛着红,委屈地攥着自己的衣袖,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这,这根本没办法拒绝嘛!

 

所以傅深就在逢时的床上躺下来了。

逢时睡在里侧,他睡在外侧。

 

逢时病着,又喝了药,很快便睡着了。

 

傅深是第一次和别人一起睡觉,十分不习惯。于是他翻来覆去了好久都没有倦意。

 

也不知道该想些什么,脑子里突然啥都没有了,只好侧身躺着,望着已经睡熟了的逢时。

 

逢时睡着的样子他见过,安安静静的,睫毛似鸦羽,轻轻铺在眼睑处。白皙的面颊因为被窝的暖和而微微泛了粉色。

他的手指蜷曲,拢在唇边,乖巧得紧。

 

傅深盯着盯着,更睡不着了。

 

他好像真的有点……喜欢他。

 

虽然这个问题已经纠结三年了x

 

逢时似乎习惯睡在床的外侧,不知过了多久就翻到了傅深旁边。

 

就这样,傅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这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带着些许的温热与潮湿,一下一下撩着他的心弦。

 

他们之间还有一点距离。

 

傅深自己,慢慢地缩短了这段距离。

 

于是逢时毛茸茸的头发就挨在了傅深颈窝。

逢时无意识地动了动身体,离傅深更近,手指抓住了傅深的衣襟。

 

傅深屏住了呼吸。

 

他望着逢时,他从来没有这样近地看过他。现在只觉得心里软软的,软成了一滩春水。

 

他按捺着心跳,缓缓伸出手。

 

他抱住了逢时,将最后一点距离压的无影无踪。

 

之后早上傅深先醒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一直在心里默念早点醒早点醒。

体质一直很好的他居然打了几个喷嚏他觉得很匪夷所思x

 

【少年,醒醒,你俩睡得太近了。

 

【下次写逢时醉酒好了?

 

§2-练字

2020.03.29

【这次是长大了的故事,逢时是教书的先生。场景是两人在书房里办(lian)公(ai)】

【他俩比较腻歪,军官深一般坐在椅子上办公,有时候看书,先生时会被军官深抱到膝上坐好,练字或是备课x】

 

【军官深看书时会戴金丝边的眼镜,带有防滑链的辣种。没有别的目的,因为作者觉得这样帅,还很有气质】

【环境是比较暗的,只开着一盏台灯,就那种民国常见的祖母绿灯罩拉线台灯】

【……容易搞事?】

 

逢时本在安安静静练字,忽然出声说:“瘦金体好难写。”

傅深合上手里的书,扶着逢时腰身的手紧了些,问道:“怎么了?”

 

“不知为何,自己的名字总是写不好看。”逢时展开稿纸,给傅深看。

 

傅深眯起眼,不明意味地笑了笑:“不过我觉得,我的名字你写的挺好看。”

 

逢时掩住写了傅深名字的那一块,别过眼神:“顺手罢了,看你的得意劲儿。”

 

“喔。”傅深身体前倾,伸手覆住逢时的指节,带着他运笔。

 

落笔时斜切纸面,笔尖向左,笔杆向右倒,向左下方用力撇出,随后力度减缓,笔画由粗至细,便是干净利落的一撇。

 

接着是横撇,捺,横……

 

逢时。

 

“好看。”逢时赞他,“不过你不是不练字?为何会写这个?”

 

“几年前无聊,照着祖爷爷的字帖练了很多种字体,稍微会些。”

 

“再写点别的?”逢时问。

 

傅深顿了一下,回答:“这倒是不会了。”

 

“我静不下来写字的心,每种字体不过是学会了你名字的写法,别的未曾涉足。”

 

逢时望向他。

 

“哦?原来…二爷这般喜欢我。”

“在见不到我的时候,会一遍又一遍写我的名字。”

“不觉得腻么?”

 

傅深搂紧了他,与他交换了一个缠绵温热的吻。

 

“想念你,自然是永远都不会腻。”

 

【有点少但是很甜不对吗!!!!而且不仅仅是傅深一个劲儿写逢时的名字,逢时也会在练字时先写傅深的名字你们注意到了吗!!!!】

【心上人的名字是这个世间最美好的字了,是落笔之时每每会下意识写出的。】

【大概就是想表达这么个意思,食用愉快哦。】

 

§3-醉酒

2020.03.31

【啊呀,本来是准备把醉酒放在告白之前的,但是想了想还是换成告白后吧因为好搞事】

【场景就是有人来跟祖爷爷欣赏古画啥的时候还顺带捎来了自家酿的米酒,然后祖爷爷就撸起袖子下厨去做了酒酿元宵让他俩来尝尝。】​

 

【但是逢时他不会喝酒,虽然咱米酒度数低吧但作者让他醉他也只能醉了是不是】​

【好嘞action,期待地搓手手】​

 

【写得比较欲,接受不了的话用手捂着眼睛从指缝里看??】​​

【有点点虚假尾气还是走外链吧,如果链接不能直接点开的话可以直接复制到QQ里可以不用下载石墨哈】

 

【羞涩老母亲激情述写俩儿子美好爱情】 

 

https://shimo.im/docs/WKkWK6vPyRQpCThk/ 《惊蛰十六年|大剧场3》,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或小程序打开

 

2020.08.22

§4-倒立

【是互通心意前,逢时十四,傅深十六】

苏泓:“傅深,你倒立都不会摔倒的吗?”

傅深:“倒立怎么会摔?你是猪吗?”

苏泓:“……”

 

于是苏泓找到了逢时,并让他这样balabala做。

逢时的脸立刻红了:“为什么?”

苏泓:“好阿时,(此处省略求同情语句1000字)”

 

So……

晚上,傅深一如既往在炕床上训练倒立,逢时则在训练基本功。他心里藏着苏泓的阴谋诡计,有些心不在焉。

 

傅深:“你怎么了?”

逢时凑近他,盘腿而坐。

傅深还没来得及问下一句,就觉得眼前的人倾身靠近,随即他便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一种陌生的柔软触碰了一下。

只是很轻很轻的一下,比蝴蝶抚过鲜花还要轻柔,却足以在他心里掀起万丈惊涛。

 

逢时亲他了。

 

他手一滑,没支住身体,摔了下去。

 

次日,苏泓红光满面,如沐春风:“呀,这不是傅二少爷吗?听说您昨儿倒立时摔啦?疼不疼呀?”

 

傅深:“……”

 

§5-迟到

傅深醒过来后,就算有事也不会先走(除非特别重要),因为他不想让逢时醒来之后看到枕边是空空的,他不想让逢时觉得自己被丢掉了。

于是,陆军长:“傅深啊,不是我说你,你怎么又双叒叕迟到了?”

 

§6-傅宠宠x逢怼怼

钱漪:“我与傅深认识三年,便喜欢了他三年。”

逢时:“哦。”

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他十岁就喜欢我了。”

 

钱漪:“也不知你一男子,怎么处处都有女儿家的样子,傅深竟也不膈应。”

逢时:“我自小便如此,他也自小就喜欢。”

 

————

钱漪:“我只是说了句他镯子不好看,他便生了气,也不至于如此吧。”

傅深蹙了蹙眉:“生气?”

转而又道:“那多可爱呀。”

继而疑惑:“难道不是吗?”

 

§7-他说我们般配

贾家的商埠出了点问题,贾老爷前来傅家寻求帮助。

傅昌裕不在家中,傅老爷爷便来与之商讨。

 

傅深和逢时刚巧采了一篮子花回来,贾老爷觉得抓住了时机,奉承道:“傅家和逢家果真是至交,两位少爷皎皎君子,形影不离,真当般配至极。”

 

傅老爷爷尚未回应,他身边的仆从便低声说:“这人也忒不会说话了,我们家二少爷才算是真的少爷,逢家那个,说难听点,就是个娼妓之子。”

 

傅老爷爷听他言辞,皱起了眉,正欲呵责,边听傅深在一旁对逢时说:“哎,阿时,你听见了吗,那人说我们般配。”

 

逢时也自然应答:“嗯。”

 

傅老爷爷有些感叹。

这便是少年人,感情最为明媚。

在他们的世界里,彼此相配。

 

§8-初bed

【成年了成年了两个都成年了】

【时间比较匆忙就不做外链了受不了的请自行略过谢谢谢谢】

傅深和逢时闹了别扭,傅深还没哄好(傅深是永远不会生逢时气的,但他会惹逢时生气),就临时有事要出去办。

 

他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进了寝间才发现逢时伏在炕桌上睡着了,被子都没有盖。

 

傅深知道逢时是在等他回来,心里有点歉疚还有点心疼,轻手轻脚准备把逢时抱到被窝里去,却没想刚一碰他,他就醒了。

 

逢时的神情尚且处于迷糊之中,但身体的本能却是伸手抱住了傅深。

 

那时已是深秋,刚刚还落了点雨,傅深低声劝道:“阿时,我刚从外面回来,身上凉。”

他怕他这么抱着会染上风寒。

 

逢时没松手,脸埋进他怀里,声音模糊:“我暖和。”

 

傅深抱也不是,放也不是,语气无奈:“我总得去洗个澡吧。”

 

最后傅深拗不过逢时,只得抱着他去了澡间。

 

他把逢时放在椅子上坐好,自己往木桶里盛热水,待到要脱衣服的时候,他伸手刮了一下逢时的鼻尖:“原来我们阿时这么好色,脱衣服了也这么直勾勾地看着?”

 

逢时:“……”

逢时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背过身去。

等听到傅深走进木桶发出哗啦的水声,才又冷漠地转了回来。

 

傅深看他冷淡模样,觉得好生可爱,双臂屈起搭在木桶边沿,与他脸对脸,语气调侃:“阿时害羞了吗?”

 

逢时推他,声音清淡:“背过去,我给你洗头发。”

 

傅深恭敬不如从命,乖乖转过身去。

 

逢时的手很好看,手指纤细,骨节分明,白皙的皮肤略微透明,可以看到手背上淡青的脉络。

这双手煮过草药,烹过清茶,捻过梨花,现在这双手浸了清水,抹了皂荚,带着淡淡的腊梅的香气轻轻揉洗傅深的头发。

 

逢时的指尖微凉,沾染了绵软的泡沫,不经意擦过傅深的耳廓与额角,像是蝴蝶掠过了鲜花,挠的傅深心痒。

 

洗完最后一些泡沫,逢时轻声说:“好了。”

 

傅深转过身,抬手将垂在额前的碎发撩上去。

他微微直起身,便有碎玉一般的水珠顺着他匀称的线条滚落。军人的身型被他诠释出来,麦色的皮肤,肌肉紧实,只不过投落在地上的片影与另一个瘦削的影子挨得很近,与昏黄的灯光一起,纠缠出暧昧的气息。

 

傅深勾住逢时的手指,眼里是明亮的笑意:“不气我了?”

逢时指节蜷曲,与傅深的手指摩挲在一起,没有说话。

 

傅深拉起逢时的手指,在指弯微凸处亲了一亲。

 

 

待傅深洗好,逢时就起身出去,免得一会儿傅深又要逗弄他,说他“贪恋美色”。

才没有,傅深真是讨厌死了,明明……

 

这“明明”后面的话才想了半截,逢时就被人从身后抱住了。

那人胸膛很硬,却也温热,他抱的有些紧,逢时都能感觉到他有力的心跳。

 

傅深让逢时面对自己,又伸手抄他膝弯,将他整个儿托起来。原本逢时要比傅深矮了略有一头,现在却是高出了他一头。他搂住傅深的脖颈,借着迷蒙的灯光看着他。

 

儿时,少年,如今……这张脸由原先的稚嫩变为青涩,转而又褪为现在的成熟。

是十多年的光阴。

十多年了。

 

这人极为好看,剑眉星目,他的眼睛在望向逢时的时候,会陡然温柔到了极致,却又小心地隐藏住了某些炙热的情绪。

逢时能看出一丝破绽,也能明白他为何会掩盖。

他怕惊扰到他。

 

逢时伸手抚过他眉骨,目光微移,盯住那人略薄的嘴唇,吻了过去。

 

他们黏黏糊糊地亲吻着,也不知道是怎么从浴室回到的寝间,又卧到了床上。

 

其实,也什么都不用知道了。

 

傅深的声音很低,带着略微的哑意:“我一直都觉得,咱们阿时不会主动,却没想今天是你先亲的我。”

 

逢时抬起身,吻过他的额头:“是你先勾的我。”

 

“看来阿时对我觊觎已久。”傅深低低笑了一声,“可我还想,做点别的。”

 

寝间里只留了盏夜灯,光线十分微弱。逢时卧在床上,傅深在他之上,手肘屈起拉开了一些距离。

 

逢时有些局促。

他未曾见过这样的傅深。

这样的,把心里热烈的欲望全部摆上明面的傅深。

 

他眸色沉沉,似乎山雨欲来,可逢时分明又瞧见,那双墨黑的眼里,燃着星火。

 

他觉得,若是他现在稍稍动弹一下,这簇星火就会肆意纷飞,燎烧一整片连天的草原。

 

他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傅深望着他,目光里充斥着炽热的情愫。

 

他缓声开口:“我想把你,变成我的。”

 

 

他打小就喜欢逢时,他喜欢他翩然起舞的样子,喜欢他慵懒在阳光下的样子,喜欢他采春花捕彩蝶的样子,他见过他许多模样,爱着他许多模样。他们之间已熟稔至极,但傅深没有见过逢时难耐的表情,没见过他因为情绪失控而眼眸泛起潋滟水色的模样。

他是连想也不敢想。

 

但他肯定,自己是喜欢逢时露出那样的神情的。

那是只能被他看到的。

 

我要让你,被我独有。

让你的情难自抑,因我而起。

 

他褪去了逢时的衣衫。

 

(无法描述,自行想象.txt)

 

逢时只知道自己被打开,继而被填满。

他们交换彼此过分滚烫的呼吸,沉溺于无边无际的爱欲里。

 

傅深嘴唇擦过逢时耳畔,声音温柔,带着沉重的吐息,缱绻至极:“我是不是…有点太凶了?”

 

逢时脸颊一热。

 

他被傅深解开衣裳的时候极端茫然无措,甚至想要逃离。

可傅深的一举一动却又让他舒服到了极点,他的目光被撞散,他不得不沉迷。

 

但面对傅深的揶揄,他仍是有些自矜,故作没好气地回答:“你想试试?”

 

没聊想傅深却是装了聋:“哦?阿时是说想要再来一次吗?”

 

(少儿不宜.txt)

 

§9-信

陆军长:

展信安。

涓州情况紧急,我已找到突破口,(呃那个惊蛰前半部分是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后半段就是战火纷飞各种破案,这个涉及的剧透太多就略过了哈)

事已至此,我无甚忧虑,一锅剿了便罢。此事交予我办,分秒必争,刻不容缓。

 

我中了毒,时日无多,眼下局势险峻,我无法抽身,只恳请您务必将随信捎来的白玉戒指带给南城傅家的逢时。

我是军人,本无谓生死,只是他让我格外记挂。军长,您那时总教训我小伤还要动膏药,但我在乎的不是那些疤痕,而是他。少年时我训练磕了淤青伤疤,他看到都要红了眼眶,何况那些嵌了弹片糊了泥沙的伤口呢,他见不得的。

 

近几年已不复少年时,我极少向别人提及他。一是他身份隐蔽不可外漏引人猜疑,再是怕旁人知晓他是我软肋而受牵连。

现如今我毒痛愈深,就愈发想与人说他。军长,剩下的,您只当是一个入梦者的呓语便好。

 

我与阿时,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认为我是个极端幸运的人,能与他互通心意。只是现在想想,又觉得若是当年我不与他说明,他许就不会同如今一般难过。

我为了不教人捏住把柄,曾当着面说不喜爱他,也为了保护钱漪女士身份与她假扮夫妻,伤了他的心。

我从来怕他难过,却又让他难过至极。我终究太过无能,没法像儿时那样逗他开心,护他周全。

 

他是一生独一,我许诺他护着他一辈子,却没预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阿时被梦魇闹醒了定时要我在身边哄着抱着的,他胆子极小,像只兔子。

 

阿时不爱吃药,想想也是,他从那么小的时候就被养在了药罐子里,即便是习惯了,也还让人心疼的紧。

我之前把草药磨成粉加上冰糖拌进糕点的馅料里,他很喜欢,我却是没做几天就被召来了涓州。也不知他没我会不会好好吃药,想想心里就不安定。怕他苦着,又怕他难受。

 

阿时性子柔软,与我闹了别扭后虽不说话不吭声,但总会等我回去。我办完任务后每每都到了深夜,进了房间才发现他没熄灯,但人已经伏在炕桌上睡着了,连被子都没有盖。我一碰他,他便醒了,眼神迷糊着,却忘不了伸手抱我。

 

距离上次见面已过去了几月有余,遗憾的是分别那天我还招惹他生了气,也不知他有没有往心里去。阿时总归是不讲理不懂事的,他干干净净,使小性子的时候十分可爱。

我喜爱他闹时的样子,不愿见他再如小时那般规矩安静。

 

上次他说他为我编了一支舞,名唤惊蛰,只是到最后了,也没能盼到一眼。阿时跳舞的姿态,便是那蝴蝶也不能比过。

想再看看他浴着月光睡着的样子,看看他安静读着书的模样,想推开侧院的门,便能见他回眸,身后是一片盛开的梨花。

 

若是我行动成功,南城还能维持稳定,若是败了,炮火必要挨到南城那里去。

部下傅深,定拼尽所能护住南城,只是请军长您,告诉他一句,

 

阿时,别怕,我一切安好,你等我回家。

    发布于2020年08月22日 19:27 | 评论数(11) 阅读数(696)

上一篇:北国拥有长春

下一篇:已经是最后一篇啦!

评论

112.32.78.*** 发表于2020-08-23 22:25:04

来了来了!!被甜哭awa不过到底啥时候写正线鸭!!!!捉急惹!

soda

在学校的冬老板 发表于2020-08-22 19:32:11

还有一个很甜的场景但我没时间写啦,这些是午休前攒的|ω・)و ̑̑༉
还在上网课偷偷来看惊蛰的soda 114.102.136.*** 发表于2020-03-31 22:06:09

深深怎么这么纯情啊我不行了!!!太可爱了吧深深(爆哭)醉酒的阿时我也可以!!!!!(竖大拇指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20-03-29 23:51:34

尼玛太撩了!!!军官深握着小逢时的手写字

逢时:疯狂心动

小逢时真的出息了啊都会反过来揶揄傅深了

亲什么亲?都是成年人给我放倒在床上(不是!

sodados 发表于2020-03-29 21:44:47

我来了!军官深我可以!!!!

心上人的名字会下意识写出 是真的……我又想哭了(滚啊!)

啥时候写逢时醉酒啊嘻嘻嘻嘻嘻!

冷艳高贵冬某某 发表于2020-03-29 21:43:38

夸夸逢时儿子

他简直太美了

112.32.132.*** 发表于2020-03-19 18:41:01

我靠深深真是太可爱了!!!!这样的男孩谁会不爱呢你说是吧阿时!!(你

by副校长

今天也很饿 发表于2020-03-19 15:41:38

可爱死了呜呜呜呜呜呜

继续哦

棉棉 60.171.122.*** 发表于2020-03-19 09:26:04

傅深先醒了因为他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一直在心里默念早点醒早点醒。

阿深好可爱哈哈哈

刚打算早读的soda 36.5.134.*** 发表于2020-03-19 07:42:12

傅深打脸记 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醉酒i can 给冬阳递笔哈哈哈

冬阳 36.5.248.*** 发表于2020-03-19 05:55:51

《惊蛰十六年》又名《傅深打脸记》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