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十六年|章五

 

傅深是上学堂的年纪,除去双休,都是要去上课的。此时侧院里只剩下一老一小,还有一只鸟。

 

梨花多已半开,在细腻的日光下摇着花影。清风微敛,怕惊动了这份静谧。

 

不过大雪并不这么认为。

它爱闹,傅深不在家里,但多了个逢时,它就飞到他肩上站好,用它引以为傲的“凤冠”在逢时面颊上挨挨蹭蹭。

蹭一会儿就用它沙哑的声音叫一声:“喜欢!”

 

傅老爷爷坐在摇椅上,抚摸着白胡子,心情愉悦地看着逢时和大雪。

然后就会想一想往事。

想那个叫苏双梨的姑娘。

逢时确实,与她像极了。

一般的神韵,一般的身段。

 

他看着逢时,忽的生出一个想法。

 

“阿时,你来。”他唤了一声。

逢时怕大雪掉下去,就把他抱到怀里,向傅老爷爷走来。

 

“祖爷爷。”

傅老爷爷伸手拍拍他的肩,亲切地问:“你愿意跟着我学戏吗?”

逢时眨了眨眼。

 

“或者古典舞?”

傅老爷爷偏爱艺术,书画戏曲,样样精通。他仙风道骨,不沾染外界喧嚣,在自己的院子里过得很好。

但他只不过是在用他毕生的干净,去缅怀一个人。

 

逢时看得出傅老爷爷眼里的期待。

他不忍扫一个老人家的兴,于是点点头。

 

接下来的一整天,逢时都在练习基本功。

他不爱动,但好在身子柔软,所以劈叉下腰这些练起来也算是轻松。

练到最后,他脸色泛红,眉眼却是淡色,映衬下来就如同颜色最浅淡的桃花,明艳又温和。

 

“阿时去洗澡吧,我们一起去接小深下课?”傅老爷爷问道。

“嗯。”逢时回应。

 

逢家的佣人把他的药,还有替整的衣物都送了过来,庄若楠还特地塞了些糖果。

他这两天都是一身白色,整个人又安静,病恹恹的模样。

今日换了件颜色,是带着初春气息的浅豆绿,领口还点缀着浅白色盘扣。

 

不过刚准备出门,就有客人来拜访,找的还是傅老爷子,对方是个闲情雅致的,专门来探讨些琴棋书画、花鸟鱼虫,还特地带来了一副古画与老爷子一同欣赏。

 

傅老爷爷不好拒绝,当然他也喜欢这些,便问逢时:“要不你去接他?拉车的师傅会带你过去的。”

他心里想着,让两个孩子独处几次,关系大约就会慢慢缓和吧。

逢时不会拒绝人,自是答应。

 

他披上了件披风,是母亲叫人送来的,怕他出去走动时着凉。

他留心也为傅深带了件披风。

 

夕阳的余晖已然褪去,细碎的星子伴着浓烈的瑰粉色霞光燃烧起来,尽头连着紫罗兰色的天空,那是傍晚与华夜的交替。

 

群鸟归巢,挤在枝叶的掩映里喧嚣,街上行人匆匆,大约都是要归家吃晚饭了。

 

逢时望着天空,霞光已经悉数散尽,夜色卷了上来。三月的风还未染上暖意,与夜晚一应和,显得有些冷。

他裹紧了身上的披风。

 

到了学堂门前,见到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出来,背着挎包,面色各异。

有喜悦的,有难过的,大约都是因为学堂里发生的故事吧。

 

逢时下车,挨在大门侧边等着傅深,怀里还抱着为他准备的披风。

 

等了好一会儿,傅深才出来,脸色不太好,似乎在生气。

随后见到一个胖乎乎与他差不多高的男孩子走近他,伸出手臂勾在他肩上,不过被傅深拍开了。

 

逢时隐隐约约听到那个胖乎乎的男孩说:“傅深你可别臭着张脸了,你就是考不过我!”

傅深看都不看他一眼,神色不悦。

那男孩似是找不到乐趣,拍拍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跟傅深分道扬镳。

 

逢时是后来才知道,那男孩叫苏泓,是从商苏家的小少爷。

 

逢时抱着披风走到傅深身边,把披风递给他,怯怯地喊了一句:“二少爷。”

 

傅深看见他,更不高兴了,扭头就走。

 

逢时追上去,把披风盖到他身上,然后走到他身前,一本正经为他系好带子。

“晚上会有些凉,要多穿一点。祖爷爷特地叮嘱我给你带的。”怕他不高兴,逢时立刻加了一句。

 

其实不是祖爷爷叮嘱的。

他能够察觉出来傅深不太喜欢自己,因为自己夺走了傅老爷爷对傅深的疼爱。

他是一个外人,不该的。

 

傅深心情不好,不太想说话。

 

刚坐上车子,逢时就咳嗽了几声。

傅深这才分了些目光给他。

 

“我看你才应该多穿一些。”傅深解开自己身上的披风,盖到逢时身上,为他挡住迎面而来的风。

 

但逢时又把披风还了回去。

 

就这样你给我,我又给你,两个人这么推让了好几个回合,最终傅深没忍住,把披风往两个人身上一盖:“你坐过来点,一起盖着总行了吧?”

 

逢时迟疑了一下,小声问道:“你不怕被我传染生病了吗?”

他想到那日在车上,逢挽对他说的话。

 

“怕什么?”傅深更疑惑,“我体质好,还怕你感染我?”

逢时的眼睫颤了颤,如同即将枯萎的花遇到了滋润的春雨,重又绽放出了生机。

 

“谢谢。”

他每一次的道谢,都是发自内心。

他小心地往傅深身旁挨了挨,又将披风往傅深身上送了送。

 

回到傅宅,来的那波客人刚刚离开,傅老爷爷就站在门槛处,拉开屋檐上的汽油灯,在昏黄的灯光下等着两个孩子。

 

那光远不及热闹灯市的流光溢彩,可却比它多了份浓重的温暖。

暗色灯光由一点散开,为每一个角落送去了光流。

乘着夜色凉风归来,有一位老人,拄着拐杖,为归人点着灯,一直一直,等他们回家。

 

“回来啦。”傅老爷爷走到车前,去牵两个孩子下车。

他拉住傅深的手,又去拉逢时的,两人体温对比下来,他感觉逢时的手太凉了。

“阿时的手好凉。”

 

傅深听了,默不作声地挣开祖爷爷的手,解开了自己的披风,走至逢时跟前,用披风裹住了他,并在后颈处系上了结。

“让你盖好你不盖。”

 

傅深的披风,再加上逢时自己的,整个人就像是被卷进了铺盖卷儿里。

 

刚走至回廊,就见傅恬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块点心。

见了傅深就欢快地叫“哥哥哥哥”,然后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傅深语气故作嫌弃:“恬恬,你吃完东西不擦手,油都抹到我身上啦!”

“嗯?”傅恬往后退了一步,看看自己的手,满眼认真地说,“没有油啊。”

傅深刮了刮她的小鼻子:“你都在我身上擦掉啦。”

“喔……”傅恬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把手里的点心往傅深嘴边举,踮着脚摇摇晃晃,“可是恬恬给哥哥带了点心!很好吃的,哥哥原谅恬恬吧。”

 

傅深把傅恬抱起来,把她递过来的点心叼在嘴里,含含糊糊地说:“好,恬恬最乖啦。”

 

傅家最不缺的就是灯。

每到夜间,家中有人未归,那回廊的灯光,便一直亮着。

 

人们来来往往,穿梭在回廊里,一直走,一直走,走到光里去。

 

☆————————————

冬阳:逢时是人妻【bu

开启日更模式,不更会说哒! 

    发布于2020年03月12日 05:23 | 评论数(4) 阅读数(972)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惊蛰十六年|章四

下一篇:惊蛰十六年|章六

评论

Mr.P.Orangesun 发表于2020-04-06 02:34:38

一直一直走到光里去,冬阳的文章真是有种我形容不出来的可爱。
CENDERELLA╰(*´︶`*) 发表于2020-03-12 11:20:15

我的妈我真的好喜欢这文啊啊啊啊啊啊对于一个古风又文艺x的少女来说简直就是神仙当中的花仙子orz!!!!
不觉春眠 发表于2020-03-12 09:08:11

傅深把阿时打铺盖带走吧哈哈哈
刚吃完早饭的soda 36.5.161.*** 发表于2020-03-12 07:41:16

身子柔软脸色泛红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i really can!!!!!

咱的二少爷是什么绝世傲娇大可爱

日常承包大雪哈哈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