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蛰十六年|章二

 

逢时性子安静,不哭也不闹,总跟着母亲,或是乖乖捏着她衣角,或是在母亲身边坐好。

 

他不像别的孩子对很多事情都抱有好奇,也不索要什么东西。看见人来了,就眨眨水汪汪的眼睛,对人笑一笑,但不说话。

 

庄若楠时常会想,这个孩子,是不是明白什么。

想完了又觉得好笑,他只不过是个几岁大的孩子。

 

除了母亲,逢时不太亲近别人。他体质很弱,常常生病,最多的时候是待在床榻上,少数时候才去院子里走动走动。

另两个太太怕他的病会传染给别人,便禁止逢庆和逢挽去后院找他玩。

下人们见风使舵,对后院里的这对母子见若未闻,并不待见,多半都是选择去跟着东西厢房的两位太太,那才是真正有名分的。

 

庄若楠不太在意,人们常常利益为先,在她这里捞不到油星,又何必跟前跟后伺候。

 

于是,除了母亲,和少见的父亲,长到五岁的逢时,几乎没有见过别的人。

 

他整日里看着母亲编织毛线,一会儿是给他的,一会儿又是给父亲的,但很少为自己做些什么。年岁长了,他会安安静静拿出篮筐里的毛线球,帮着母亲绕到手上,方便她编织。

 

庄若楠被母亲卖出去之前,和当时算大的一户人家的千金玩得很来。那位小姐年纪稍长她些,不过性子天真,与她相处很是轻松惬意。

 

某天庄若楠去找她玩时,她正读着书。当时的庄家还未落魄,但庄若楠作为女儿,是不会被送去读书的。千金见她眼神渴望,就带着她一起认些汉字,此后便一直带着她学习点知识。两个人感情很好,总是玩在一起,不介意彼此身份,直到庄若楠被卖走,才断了联系。

 

庄若楠不太去回忆以前自由的时光,毕竟已经回不过去。

那些美好的、安然的时光,是少女时期的庄若楠的,现在的她已经不配了。

 

在后院的时候多为闲暇,她除了做些针线活,就是教逢时一些汉字,或是背一背她还记得的唐诗宋词。

她最喜欢的,莫过于看到的第一首诗。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晞。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她读诗只是浅尝辄止,只觉得字面意思很美。园中的葵菜青青,朝露在等待日光渐明。万物都被笼罩着光辉,全部都是极为灿烂的模样。

生在阳光下的任何事物,都比同类要明媚。

 

所以每当逢时身体好些,天气不是太凉,她就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艳阳天,带着他在后院见见太阳。

 

在阳光下,逢时本就瘦弱的身躯显得更加单薄,可是眼神却稍稍添了些精神。

庄若楠把他拉到自己腿上坐好,抚摸着他的手,温声说:“阿时乖,再过一年,等阿时六岁了,就可以去上学堂了,要好好念书,做一个快乐的人。”

 

逢时很乖,望着母亲,认真地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傅家。

 

“哎呀祖爷爷!您可别再喂大雪了,它快胖死啦!”傅深七岁,长得还不够高,够不到他祖爷爷手里拿的鸟食盆,只能干跺脚。

 

大雪是傅老爷爷养的葵花凤头鹦鹉。

 

傅老爷爷一手把鸟食盆往更高的地方举,一手抚摸起来白花花的胡子,中气十足:“小深你作业写完没有?你训练了吗?你不去训练长大以后怎么当一位和你爸爸一样的军人呐?”

 

傅深:“……”

傅深:“祖爷爷!!”

站在栖杠上的大雪:“祖爷爷!”

 

见傅深真急了,傅老爷爷把鸟食盆搁下来:“好啦,不喂了!不过咱们大雪才没有那么笨,吃饱了就不吃了。”

大雪歪了歪小脑袋:“那么笨!那么笨!”

 

傅深忽然“噗”地一声笑出来:“祖爷爷,大雪在说你笨哦。”

傅老爷爷小孩子一般“哼”了一声,探头去问大雪:“大雪,大雪,你是在说我笨吗?”

大雪转头,用尖尖的喙梳理自己细软的羽毛,不搭理他。

傅老爷爷感到了一丝心碎:“我每天都给你喂吃的送水喝,你怎么这么对我!”

傅深拉他衣袖:“祖爷爷,走啦,我今天和厨房的姑姑学做了点心,去尝尝吧。”

“好啊,小深长大了。”

 

傅深看着祖爷爷兴致勃勃地吃着他做的糕点,心里想着今天教书先生慢悠悠讲课本时说的一个词。

鹤发童颜。

 

“祖爷爷,我太喜欢你了。”傅深用汤匙搅拌着瓷碗里的藕粉,忽然说道。

 

他的父亲傅昌裕是名严肃的军官,对他和哥哥傅展极其严厉,每天都有一定量的训练,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成为最优秀的军人。母亲陶映安则抓紧他们的功课,不让他们有一丝懈怠。

 

虽说傅深聪颖,明白父母对他们严厉是为他们好,但是刚七岁的傅深在强压下喘不过气来,平日里父母亲也不怎么与他沟通,祖爷爷便是他的快乐。

 

父母眼里更优秀的是哥哥,因为哥哥更懂事,更严肃,更勤奋,一切规定他都会做到最好。

而祖爷爷更喜欢自己,觉得哥哥一板一眼,没有小孩子的可爱。

祖爷爷会和自己说话,还会自己他一起玩。

 

“那恬恬呢?哥哥喜不喜欢恬恬呀?”坐在一旁拿着小勺子自己喂自己吃藕粉的傅恬歪着脑袋,用软乎乎的小手比了朵花花,样子十分可爱。

 

傅深揪了一下她的小脸蛋,回答:“当然喜欢啦,恬恬最可爱。”

他接过傅恬的勺子,一口一口喂傅恬吃藕粉。傅恬眼睛亮亮的,盯着哥哥,乖顺地吃着藕粉,还不忘夸一句:“真好吃。”

 

傅老爷爷开始装小孩子:“小深,祖爷爷也要喂。”

傅深有些无奈:“祖爷爷,您别和恬恬比可爱啦,您看看您的皱纹,好多好多!”

 

日子在小的时候被拉得很长,慢悠悠却仍是在往前不停息地走着。

在这样的光阴里,喜怒哀乐都变得浓烈,所有的情绪真实而又确切。

不过儿时的喜乐比悲伤要多得多,所以一切的风景都更为明丽。

 

哪怕是夕阳,都不会被赋予忧伤的含义。

 

☆————————————

冬阳:这章有点少,开启惊蛰小剧场(一)_(¦3」∠)_

 

傅深不让祖爷爷喂它是因为怕别人把它炖了。他还想象过大雪被抓住到被杀了炖掉的场景。

 

先是被抓:“嘎嘎嘎!”

然后慌乱地叫:“祖爷爷!小深深!”

被坏人堵住嘴:“唔唔唔唔!”

被坏人抹脖子:“嗷——嘎嘎,噶——”

奄奄一息:“噶……”

然后被炖了,坏人还吃得很香。

傅深和祖爷爷为大雪立碑然后抱头一起哭。

傅深就不该懂太多,实际大雪:“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本大爷还没吃饱呢!)”

 

啧啧,傅·爱胡思乱想·深。

下周开始一三五七更,有情况会提前说哒!虽然我觉得一周都坚持不下去…

坚持不到互明心意也会写到逢时醉酒!!!!

手机党码字控制不好儿博的字体和分段我只能尽量了呜呜呜

    发布于2020年03月08日 06:30 | 评论数(4) 阅读数(844)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惊蛰十六年|章一

下一篇:惊蛰十六年|章三

评论

Mr.P.Orangesun 发表于2020-04-06 02:21:09

冬阳起名字的艺术真的很棒,上一个起名字最得我心的还是蝴蝶蓝qwqqq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20-03-12 16:00:28

傅深是什么小可爱!!!!!!!!我太爱了!!!

喂鸟这段儿也太可爱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期待后面的剧情!!!等不及了等不及了!!!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20-03-09 18:16:40

你们怎么都这么会写啊,太厉害了
soda 36.5.163.*** 发表于2020-03-08 07:59:26

草 大雪太可爱了叭哈哈哈哈!

逢时醉酒是什么可爱的情节我给您递笔!!

我算了一下,要是六万字才能互明心意,每章两千字……岂不是也要三十章才能互明心意啊!!!这四舍五入可就是七周啊!!!

我泪了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0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