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11-18

 

 11

先是吴期笑起来。

他把那串气球系到孟醒床头,又替孟醒倒了杯水,然后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孟醒盯着他,心里觉得抱歉,有些腼腆地笑了笑:“以前很想很想看见你,现在看见了,却觉得有一点陌生……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

面对更加陌生的声音,孟醒睁大了眼。

吴期为孟醒掖了掖被子,声音里带着笑:“我前几天才会说一点点话,磕磕巴巴的,没敢叨扰你。”


其实吴期一直都有在尝试去发出声音,他的失语症是因为当时受了太大刺激,心理产生障碍,才突然说不出话。

他尝试了很久,偶然发出了一个音节而后可以断断续续拼出几个字,到后来躲着孟醒一句一句话去练习,花了不知道多少的精力。

更何况一开始他听不见,只是在记忆里搜索那些语句该怎么发音。


他用手指抵着喉咙,它发着颤,他就知道自己可以说话了,可以把自己说给他最喜欢的阿醒听了。

他想准备得好一点,才到今天孟醒能看见了的时候,对孟醒说出了第一句话。


孟醒却好像不会说话了,只是在笑。

他扯了扯气球,说:“真好看。”

然后偷偷瞄了吴期一眼,又很快低下头,用手指绞起了被单:“你……也很好看。”

吴期笑起来,揉了揉孟醒的头发:“阿醒。”

“怎么……怎么了?”孟醒被人摸了头,心里忽然跳得厉害,说话也磕磕巴巴的。

吴期眯了眯眼,眼里含着一丝促狭:“我在想,我都亲过你了,你怎么见了我还这么害羞,嗯?”

“什…什么…”孟醒彻底不会说话了。

他的皮肤白皙,此刻却像是被桃花染上醉意泛了粉红。

吴期倾过身,吻了上去。


五彩缤纷的气球,微微摇曳,被窗外树林分割了的阳光清浅地越进来,光影层层叠叠涂抹着气球,在白色墙壁上勾勒出浓淡分明的水彩图。

两个少年挨在一起的剪影也被这份温暖柔化得暧昧至极,是十六七岁特有的,最明丽的光阴。

“……阿醒。”

“嗯?”

“我喜欢你。”

“…我也是。”

“以后也会念你名字,说给你听。”



12

小老师告诉他们,已经联系了他们的家人,几天后就会接他们回家。

坏了就送走,好了就接回去。

世界浩如烟海,每个人都有自己或好或坏的命运。

既然来到了这里,就该走下去。


宋满听到了消息,急哄哄地赶来,就差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了,他极其夸张地扯着吴期和孟醒的衣袖,一个劲儿摇啊摇:“你们怎么就回家了呢嘤嘤嘤,我会想死你们的嘤嘤嘤……”

他用衣袖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从背包里拿出两个盒子递给吴期和孟醒:“但是我给你们准备了礼物!虽然不是很好的手机,但好歹是智能机啦,我存了联系方式,这样我们三个就能一起嗨皮啦!”

孟醒接过盒子,有些歉疚:“一定很贵吧?我也没给你准备礼物,不好意思哦。”

吴期则是道谢,他素来不太会处理别人的热情相待。

宋满大手一挥:“哎,没事!也就把我的存款花干净了吧!以后你俩挣钱了多请我吃几顿就好!”

三个人窝在寝间里随意地聊天,一下午的时光很快消磨了过去。


男孩子向来不适合告别。


和往常一样的“拜拜”今天却多了一些沉重的意味。

宋满出门的速度像是在逃,就像怕被人看去了他自称珍贵如水晶的眼泪一般。


告别的日子很快来临。

吴期和孟醒一起走出学校的门,手里拎着一个手提袋,里面装着寥寥的,但却收拾了很久很慢的几件衣服。

孟醒率先被他爸爸拉走,吴期站在原地,没来得及说一声再见。

他目送孟醒上了一辆车,转身发现一个女人正盯着自己看。

他的心倏然跳了一下。

女人高挑,穿一袭修身的黑裙,头发挽起,十分干练。而颈间戴着的项链亮着光泽,又衬得她整个人典雅了起来。

女人与吴期对上了目光,向他走了过来。



13

吴期看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妈妈,只觉得陌生。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


在学校门口看见她四处张望,再看着她向自己走过来,继而拉住自己的手不确定地盯着自己的脸像是在确认一般,缓缓吐音:“……儿子?”

吴期有些疏离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您好,我叫吴期。”

女人接过他的手提袋,揽住他的肩膀,神情愉悦:“终于接到你了,太好了,我还从来没见过你呢。”

一路上都是她在寒暄,吴期礼貌地应几声,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一把自己生出来就离开了的……母亲。

他知道她在事业上很厉害,叱咤风云,知道她很有钱,身边的东西没有一样是普通的。

这些都是他通过她一个个忙碌的电话,和车子驶入小区的豪华得到的一点点信息。

哦,她姓严。


严女士似乎是为了欢迎吴期回“家”而提前准备好了各种东西,吃的用的穿的,包括面临开学的这个暑假为他请好的辅导老师。

她第一次当一个母亲。

她丢下自己的儿子十六年,第一次去扮演了一个与平时在职场里干练风格不一样的,甚至要更多温柔的,母亲的角色。


吴期也有一些不知所措。

他自小被父亲骂作“拖油瓶”“扫帚星”,父亲讨厌什么都不管的严女士,也顺带把憎恶压到了吴期的身上。

被父亲视为仇敌长大的吴期,也是第一次做母亲的孩子。

她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她拥有这么多好东西,会不会嫌弃自己太平凡太普通了?

他不清楚,于是小心翼翼。


严女士知道一开始大家都会不适应,也只是和吴期一起吃了顿午饭,顺便带吴期熟悉了一下房间布置,让他自己随意,就出门了。

吴期环视四周。

这个房子太大了,有两层,严女士一个人住着,不会冷清吗?

他没有想太多,回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里。

他打开宋满送的手机,给孟醒发了信息——宋满之前已经教过他们该怎么用了。

吴期:“我到家了,一切都还好,你怎么样?”

没一会儿孟醒就回复:“我也很好。”


都很好,只是有一点点,想念了。

很多个一点点。



14

孟先生,也就是孟醒的父亲,一路上都有些小心地透过后视镜观察。

说是小心也有些不准确,更多的是歉疚的不安。

他与孟醒的母亲关系不和,一年多前离了婚的事情还没有告诉过孟醒。

他在考虑该如何开口。


最后是孟醒叫了一声“爸爸”。


孟先生忙不迭应道:“哎!”

之后就像被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地问东问西:“小醒想吃些什么?”

“这几年过得怎么样?”

无非是这些最为普通的嘘寒问暖。

孟醒都一一应答,然后问道:“妈妈……在家吗?”

孟先生捏紧了方向盘,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小醒……我和你妈妈离婚了,也就是一年前的事。”

虽然知道这是必然,但孟醒仍然觉得自己的心里被塞进了棉花,一团团梗在那里,泛着酸酸的疼痛。

他小声地问:“为什么?”

“你妈她……找了别人。”孟先生最长时间相处的就是公司里的同事,在职场里如何说话他都懂得,会随机应变,会巧舌如簧,而在面对这个几年没有敢去见的儿子之时,却忘了该如何去斟酌词句。

其实他也怕他难过。


“……别人?”孟醒慢慢重复了一遍。

孟先生透过后视镜看他神情,降低了音量:“就是那个和你一起出来的男生的父亲。”

孟醒愣怔了一下。

怪不得……

上次吴期回家之后突然不理他,就是知道了这些吧。

吴期说过,即使他没有见过他的妈妈,即使爸爸经常骂他,他对这个家也是怀有很大很大的期待的。

他总是在想,如果有一天,一切都有了转变,妈妈回来了,爸爸也变得温柔了,他们一家人就会圆满了。

而自己的妈妈,打破了他一切的期待。


孟先生带他去了一个小饭馆,要了一个包间,问他喜欢吃什么,随意点了一些菜。

吃到中途,孟先生唤了一声:“小醒。”

孟醒抬起头,望向他。

“以前和你的妈妈相处得不好,婚姻也是很破败,那时候对你也不上心。

“这么多年一直都很歉疚,不敢来看你,我从来都不是个合格的爸爸。

“但是往后的日子,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让你开开心心的。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只要我力所能及。

“抱歉,小醒。

“欢迎回家。”



15

宋满和吴期还有孟醒合计了一下,发现三个人是在同一个班级,着实开心了好久。

整个暑假,该补课的补课,该玩耍的玩耍,一切都与普通的生活接上了轨。

夏天渐渐过去,只残余了些许的暑热。


班主任了解吴期和孟醒的情况,也对他们多多照顾了一些,知道他们相熟,也把他们安排在一起当同桌。

他俩在特殊学校也学了很多,基础并不差,加上暑假也有过系统的补课,在班里的成绩也算是中上游。

吴期性子外向,没多久就收获了很多朋友。孟醒要内敛许多,不过也有几个合得来的。


新的生活要比以前热闹许多,同学们叽叽喳喳,你追我赶闹腾个不停。老师总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可仍旧对大家尽心尽力。写作业写得无聊,觉得班里太安静的时候,也总有人会撕几张草稿纸折成飞机在教室里乱飞,本来只有唰唰写字声的教室立刻被点燃,叫闹了起来。

这是一段,特属于十六七岁的光阴。


吴期和孟醒被送进特殊教育学校之前读的还是二三年级,那个时候对什么都是懵懵懂懂的,老师说的话一定要认真去听,这样就会有小红花还有表扬。那个年纪的大家都想规规矩矩当一个小大人,乖得很。现在变得不同,初初展露了锋芒,青涩又骄傲。


班里最不缺的就是小纸条。平常小检测会乱飞几张求助纸条,要么是忘了知识点要么是懒得写。男生之间的小纸条大多是约着打游戏,偶尔会讨论一下班里的女孩子哪个最好看。女生之间的小纸条都是些闲聊和小秘密,每张都收得好好的,不让别人看见。小情侣之间的则就是坐得远了表达一下思念之情,顺便让帮忙传纸条的单身狗吃一波狗粮。

有的时候也会有大型小纸条,从一个人手里开始,漂洋过海传遍全班,这多半是一些有意思的问题,或者是内心困扰让大家一起帮忙解决的。

最厉害的是一个男生向一个坐他对角线的女生告白,纸条传了一个班,写满了祝福和撺掇女生同意的话语,还有让成了请吃饭的。最后两个人在一起了,全班心照不宣地鼓起了掌。

沸沸扬扬,热热闹闹,尽是青春岁月的模样。


某天孟醒给了吴期一张小纸条。

吴期展开,上面是工整且干净的一行字。

吴期看着,笑了起来,拿起笔在下面回复了一句话。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16

吴期长得好看,性格阳光,在班里收获了几个小迷妹。

他的成绩通过半学期的努力进步到了前五名,一下课就会有几个女生围在他旁边问问题。

通常是你推我搡,红着脸低声细语问吴期可不可以教她们题目,然后把坐在他们前面的男生赶走。

女生们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吴期美色也。

她们觉得吴期好看,特别是他安安静静做作业的样子。

他的睫毛很长很黑,如同鸦羽一般,阳光照射下来,在眼睑处描摹了两弯淡弧。

蓝白的校服也被他穿成了清爽干净的样子,讲着题的时候神情专注,整个人都敛去了锋芒,温和了下来。


孟醒写作业口渴准备拿水喝,抬头就看到几个女孩子毫不掩饰的目光。

他没来由地生出护男朋友不想让人瞧见的情绪,暗暗拉住了吴期的衣袖。

吴期感觉到了,停止讲题,抬头抱歉:“对不住啊,我突然有点头晕,要么你们去问别人吧。”

“你没事吧?”

“你多休息,要不要去医务室?”

女生们问了几句,有些遗憾地散开了。


吴期反拉住孟醒的手,将他拉近自己,低声在他耳边安抚了一句:“乖。”然后用手指揉了揉他的掌心。

孟醒脸颊一热,但并没有抽回手。

两个人就这样隐蔽着牵了一下午的手。


吴期和孟醒是同桌,宋满隔了他们一组,一下课就跑过来和他们勾肩搭背:“啊,你们俩是多么的幸运~男女生不能同桌,不知道阻断了多少小情侣的情缘呢!”

“但你们还是要注意一点……”宋满神情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们,就换了一种方式,“不然被老师抓到你们就不好了,肯定会被批评不认真读书的!”

见他俩点头,宋满暗暗松了一口气。


他的同桌钱沧前些天刚被女朋友韩曦甩了,并且韩曦转头就喜欢上了吴期。

钱沧于是经常和宋满吐槽吴期,说他这不好那不好,故作神秘吸引女生,吊着这个又惦记着那个。

宋满试图改变他对吴期的偏见,但是无果。钱沧一直想找吴期的茬儿,奈何与他不熟也不屑去接近他,就一直等着时机要拖他下水。


某天钱沧忽然问他:“吴期是不是在和孟醒谈恋爱?他同性恋?”

宋满立刻否认,钱沧却将信将疑。

他觉得该提醒他们一下,便拿老师说事。

不然该告诉他们什么呢?

告诉他们,不要被别人发现他们是同性恋吗?告诉他们,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被别人认为是恶心,是有病,并且会因此被唾弃吗?

在特殊学校,一切都是单纯的。

而在这里,有太多的是非了。



17

吴期的家是公交车末站,距离孟醒家有两站路,他们每天都是坐同一班公交车一起去上学。

孟醒头一天晚上写了很多辅助资料,忙到很晚才睡觉,现在困得不行,坐在吴期身边昏昏欲睡。

吴期温柔地摸摸孟醒细软的头发,亲了亲他的额头,继而亲亲他的睫毛和眼窝,揽着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尽量让他睡得安稳一些。

他的动作已经非常隐蔽,可还是被别人拍到了。


严女士接到那条信息的时候,愣住了。

她的儿子,竟然在亲吻着另一个男生。

十六年,足够将她和吴期之间分割开一个鸿沟。

每一位母亲都会在孩子刚刚出生之时,为他想一想今后的路,当科学家,当医生警察,该怎么让他读书,如何教他与别人相处,一件一件慢慢地去想。

现在的孟女士就把吴期当作刚出生的婴儿,为他规划未来的人生,让他按照自己的安排去走,因为这是对的,是最好的选择。


同样,她是一个传统的女人,更加倾向儿子长大成人以后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再娶一个好媳妇,过上普通的幸福生活。

她不能接受吴期选择一个男孩子度过一生。

同性恋在她看来,就是有病。


晚上吴期回来,孟女士叫住了他。

她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问他:“你是不是在和一个男孩子谈恋爱?”

吴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应声说是。

“断了。”孟女士的声音很冷。

“为什么?”吴期觉得很奇怪。

孟女士把手中的杯子放到桌子上,磕出了声响,她仿佛回到了在办公室里毫不留情训人的领导,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说教:“你们这是同性恋!同性恋是病,恶心!你和谁谈恋爱不好非要和一个男的谈,你知不知道被别人看见了是要被戳脊梁骨说三道四的,你知不知道?!”


吴期指尖发凉。

半晌,他说道:“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那些没有家人管我的日子里,是他在陪着我。”



18

十一月中旬,公园的枫叶红了漫山,风一吹便漾起了层层叠叠的林浪。连深秋的寂寥被这跳跃的鲜红染上了几分热情。

这周日刚好是孟醒的生日,吴期带着他到公园里玩。

公园划分了景区和游乐区,他们现在景区里散散步,待到晚霞初上,日色渐晚,才来到游乐区,准备尽兴地玩一玩。

高中没有悠闲的时光,大多数时候他们都是在奋笔疾书,刷一本又一本的题目,这才从中游进步到了上游。只有很少很少的时光,他们安安静静地待在一起,什么都不想,也什么都不做,只是待在一起,勾勾彼此的手指,透过衣服布料汲取一点点对方的温度。

确切的,踏实的。


孟醒今天有些兴奋,一直拉着吴期跑来跑去,看枫叶的脉络,看湖里若隐若现躲藏着的小红鱼,更多的时候还是看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们。

欢笑的,生气的,哭闹的,民生百态,充满了烟火气。

看到了摩天轮亮起了色彩缤纷的灯光,就拉着吴期去坐。


吴期神色温柔。

平日里的阿醒总是安静的,不爱动,甚至有些慵懒,像只喜欢趴在窗台上晒太阳的猫咪。

今天的阿醒难得活泼,可爱的紧。

他没有告诉孟醒他的妈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他会好好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更厉害,去冲破一切的阻拦,去保护他的阿醒,和他好好在一起。


吴期先走上摩天轮,接着去拉孟醒。

孟醒和他坐在了一侧,脸色有些泛红,似乎是在害羞。

他拉住吴期的衣袖,往窗外看,看地面一点点变远,树也变得矮起来,灯光汇聚成了一颗一颗的星星,却是铺撒在地上的,人间的星星。

他小声问:“到最高的地方了吗?”

吴期看了看外面,回答:“应该吧。”

下一秒,孟醒就吻了过来。

他还没有主动过,这个吻显得分外青涩。像是暮春绵细的微雨想要唤醒被碧叶掩映的青梅,想去尝它酸甜的味道,却又收住了势头。


吴期轻声问他:“怎么了?”

孟醒低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遮掩了眸色,他捏紧了吴期的袖口,回答:“之前别人告诉我,互相喜欢的人在摩天轮最顶端……”他顿了一下,不太好意思把那个词说出口,“就会一直都在一起……”

吴期目光微动。

他扶住孟醒的腰,让他靠近自己,反客为主一般,再一次,吻了上去。


少年蓬勃的情意就像盛夏的骄阳,炙热而又真切。

一点星火便可燃起连天的红叶。

 

 

☆————————————

冬阳:《聚散》到这里就算结束啦,本来的设定是be来着,其实安排是有一个19讲述孟先生尊重孟醒选择和吴期过一生然后孟女士极力反对让他俩分开的来着,情节非常虐心,非常非常虐心。各种伏笔都在前面埋好了但我放弃写下去了orz以后修文再写好了,就以潦草一点的he做结局和大家见面吧~这篇文后半部分其实有点赶了,不够满意~感谢大家能够看下去嗷!下一篇开《圆缺》,这个是实打实的he!超甜嗷!【虽然不知道有没有时间写】

图源网侵删致歉!!然后就是欢迎大家捉捉虫!没有重新看了赶时间嘤嘤嘤!!

    发布于2020年02月27日 09:25 | 评论数(5) 阅读数(762)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聚散01-10

下一篇:惊蛰十六年|楔子

评论

冬阳 183.160.204.*** 发表于2020-03-27 06:15:10

过几天会把结尾修上去的
不觉春眠 发表于2020-03-10 23:39:50

啊啊啊,我好磕他们,好棒,再多写一点就好了,好吧,冬冬,你真的很勤奋。(ღˇ◡ˇღ)
P先生家的soda 发表于2020-02-28 00:29:00

恭喜完结!!不过有种故事还没讲完的感觉哈哈哈哈,其实be窝也可以接受~~~
冷艳高贵冬某某 发表于2020-02-27 09:47:06

然后就是不得不说写亲亲的时候真的脸红qwqqqqqq我可以把亲亲删掉吗//////
冷艳高贵冬某某 发表于2020-02-27 09:39:40

全文一万二~

19节真·虐

比如:“孟醒直起身,心脏坠到最低谷。

啊,原来在她的眼里,他和吴期之间的一切不过只值得这十一张轻飘飘的纸片,一千一百块钱。”

然后就是还有00节,和上一部分对应的,反正就是最后他俩还是在一起了不如暂且就在18停了吧!!!

《圆缺》 讲的是一个阳光的小少年追他邻居哥哥的故事!!

放一个一句话预告好惹!!

“他是我的氟西汀。”

好啦应该没有很差劲吧qwq希望大家喜欢!!!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