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散01-10

 

 

“当你口中喊我名字。”

00

怎么开始的似乎变得并不重要。

似乎过了很久,又没有多久,铺洒着细碎阳光的林荫地出现了那个人的影子。

“阿醒。”

只有你让我,感觉踏实。

后来的时光,反复倒流。

这光芒在黑暗里不值一提,但,

也足够了啊。

 

 

01

孟醒被送来的时候,经常撕心裂肺地哭,歇斯底里地叫,别的小朋友都不敢和他住在一起,换了好几个房间,于是生活老师把他安排和一个胆子大些的住。

其实是那个孩子聋了,听不见他叫。


对,这是一家并不正规的特殊教育学校。

聋的聋,瞎的瞎,瘸的瘸,混杂在一起,平日里学一些简单的生活技巧,再学学习或者读读书,然后就是玩闹。

日子也不见得多么难过。


孟醒被送过来之后,他的父母就没有过来看过,除了往学校打钱之外就再无音讯。

几个小老师除了知道他叫孟醒,因为受伤失的明,别的一概不知。


他不说话。


和孟醒同房间的那个男孩子,叫吴期,比孟醒来得早,父母也没有来看过,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不过他要开朗些,虽然不能讲话,但和其他小伙伴用不正规的手语瞎比划也能比划得很高兴。

小老师觉得他俩一个聋一个瞎还能变成学校里关系最好的好朋友真的是一个奇迹。

一开始吴期能看出来自己的小瞎子舍友每天都不开心,但是不知道怎么逗他开心。

你看,小瞎子不聋,但他不会讲话。

那就找点糖给他吃呐。

小老师就看着一个快乐的小聋子每天都一脸认真地给一个不快乐的小瞎子喂糖。


孟醒不知道自己的舍友是个什么人,天天都不说话,就知道一个劲儿往自己嘴里塞糖。

后来小老师说,他叫吴期,聋哑人,是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还说他天天给他吃糖是为了逗他开心。


哦。

他不喜欢吃糖的。

但是,吴期的糖好像,真的很甜。

 

 

02

木质楼梯在黑暗里总是透着莫名的阴森。

“你又在外面给我鬼混!”

“怎么了?您混的也不怎么样啊。”

“你看看你生的这个儿子,和你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副嘴脸,看着恶心!”

“也不知道是谁的。”

忽然的一只手,轻而易举就让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孟醒翻下了楼梯。

最后看到的大约是磕破了脑袋淋到眼睛上的血,再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和漫漫长夜里梦魇袭来的阵阵令人发怵的尖叫,里面掺杂着自他记事以来,模糊的或是清晰的争吵声,很多很多东西摔到地上的声音。

还有跌下楼梯,耳廓与台阶的每一个棱角磨碾的声音。

讨厌的声音。

每一个声音都让他好疼。

他声嘶力竭地拼命挣扎,想要挣脱黑暗的桎梏。

可是好像永远都挣不脱。


吴期夜里口渴醒来,想了想对方是小瞎子,就开了个台灯,准备倒水,这才发现隔壁床的小瞎子状态并不好。

孟醒坐在床上,把身体紧紧裹在被子里,好像是在叫,畏缩着,还发着抖。

吴期愣了愣,心想他大约是怕黑做噩梦了吧。


他走过去坐到他床上,靠近了才发现他眼睛里有眼泪。额头上也被棉被闷出来细细密密的一层汗。

吴期试图把孟醒从被子里剥出来,但是孟醒反应很激烈,一直抗拒着去推他。

想拍拍他的手安慰他,也被他当作了攻击对象。

他的状态不好,似乎很崩溃。

吴期觉得孟醒不知道现在在他身边的是谁,所以一直抱有强烈的敌意。

吴期摸来一颗糖,给孟醒喂的时候还被他咬了。

等他尝到甜味平静下来,懵懵懂懂去摸索吴期在哪里的时候,睫毛上还挂着眼泪。

吴期把这个裹在被子里还发着抖的小粽子抱住,是那种很完全的抱。

不管能不能把人和被子全抱住,反正抱就对了。

抱住了还要拍一拍,这样能安稳情绪。

把小粽子哄睡着了,吴期觉得十分有成就感,然后掖了掖他的被子,躺到他身边也睡着了。

 

 

03

从那之后,吴期就觉得自己要好好照顾小瞎子。

小老师说,小瞎子是受伤才失的明,醒来后原本充满光明的世界突然被关了灯,肯定会很害怕。

吴期大约能明白那种感觉,因为他也是受了伤才被世界关了静音键。

本来喧闹的世界没了气息,本来喧闹的他也被强行按了个间歇性失语症。

听不见就听不见,说不了就说不了,妨碍不到他照顾小瞎子就行。


小老师看着他们俩进行奇奇怪怪的沟通。

就是拉着对方的手指东西,用竖大拇指和把大拇指倒扣表示喜欢不喜欢。

碰到什么指什么,对这个东西的态度相同时就击个掌。

说是击掌,只不过是小瞎子举着手,小聋子去拍而已。

但两个小少年,彼此满足。


吴期去找小老师学盲文。

“为什么?”小老师表示不理解。

“总不能让阿醒去学手语。”吴期比划着。

……

哦,为了和小瞎子沟通。


吴期学盲文学得很起劲,以至于孟醒戳他好几下他都没发觉。

孟醒摸索着去拉他的手,指指自己,指指脑袋,指指眼睛,再指指吴期。

“我想看看你。”

不知为何,在这一瞬间,理解了孟醒意思的一瞬间,吴期的心里好像被堵进了什么东西,梗在那里,酸酸地泛着疼。

他失明的时候左不过十一岁,经历了什么让他夜复一夜做着噩梦。而那些记忆,怕都是会让他记忆里仅存的花花草草鲜艳的色彩也搅进了灰色吧。

现在的时光,即便再过普通平凡,也应该好过那段疼痛包裹着的岁月。

而他,却看不见了。

吴期牵着他的手,带他磕磕绊绊去抚摸自己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让他在心里勾勒出几笔简单的模样。

之后,他又拉着孟醒去摸摸院子里新开的小花,刚发芽的嫩嫩的枝叶,每一个有趣物件的经节脉络。

孟醒不知道他怎么了,但还是跟着他去碰碰这个摸摸那个,有些想笑。

最后吴期拉着他的手,用他的手去碰自己左手的第一个指节,再做一个招手的动作,最后画了一个“了”。

孟醒只记得用拳头数月份,那他表示的应该是季节吧。

第一个指节。

那就是,

“春天来了。”

 

 

04

校长的儿子叫宋满,经常来学校里玩。

他和孟醒吴期关系好,觉得跟他们合拍,所以当他俩之间的翻译也就不亦乐乎。

有一天宋满对孟醒说:“我怎么总感觉你和阿期很像电视剧里的一对儿啊?”


学校有一个电视时间,不是动画片,就是讲情情爱爱的电视剧。孟醒看不见,但听得到,更何况小老师们还就在他身边热火朝天讨论着剧情,男女主分开了,就哭天喊地,男女主重逢了,就欢天喜地。

她们还神神秘秘对孟醒说:“咱们孟醒长得可好看,以后一定有许多小姑娘争着抢着喜欢呢。”

这个时候吴期准备拉着他去吃晚饭,小老师们又说:“吴期也好看,一个安静一个阳光,小姑娘们都不知道该选谁了吧~”

吴期不知道她们在眉飞色舞地说什么,去问孟醒。

孟醒就伸手去触碰他的脸,然后竖大拇指:“她们说你好看。”

吴期就拉着他的手比划:“你更好看。”


听了宋满的话,孟醒愣了一下,问:“为什么这么说?”

宋满挠挠头,说:“就是觉得……你俩很像呗,天天形影不离,很亲昵。”

孟醒回忆了一下平日里听到的关于电视剧的讨论,说:“可是……电视剧里的男女主都是互相喜欢的。”

宋满问:“那你喜欢阿期吗?”

孟醒怔了一下:“不告诉你。”

宋满语气揶揄:“那就是喜欢咯。”

孟醒否认:“……没有。”

“喜欢别人是会吃醋的,你要是吃阿期醋了,你就是喜欢他。”宋满放弃套孟醒的话,反正怎么套都套不出来,这人除了和吴期全盘托出,别人都是惹毛了就不理的。

孟醒:“吃醋?”

宋满开始给感情小白灌输知识:“哎呀,就是他和别人玩,你会不高兴,觉得他不在意你了。懂了吧?”

“不过阿期好像也没和第二个人玩得特别好,所以你肯定没这种感受。”


喜欢这个词,是孟醒第一次去触碰。

自他被拉进茫茫的黑暗里,一切情绪都变得迟钝,他刚开始滞留在肝胆俱裂的痛苦之中无法自拔,后来被吴期拉了出来,强行塞了很多糖过后,那股讨厌的苦味变成了很淡很淡的甜。

电视剧里男女主感天动地的爱情他自是不能懂,但他也在四周静悄悄的时候想过这份遥远至极的情感。

可是,自己父母破败的婚姻成了一条沟壑,叫他不敢随意去触碰。


而宋满说,他和阿期好像电视剧里的一对儿喔。

如果这种感情的对面,是吴期,一切是不是都会和他所见过的,不太一样?

他失明前见过的清澈明净,不过是一碗白水倒映着十五的月亮。

微风亲吻水面漾起了波澜,每一缕褶皱里都带着年少淡淡的,朦胧的情思。

 

 

05

吴期的爸爸来看他了。

说是来看,好像不太准确,因为他的爸爸一直在骂他。

拖油瓶、扫帚星,是孟醒自小被骂过来的词,他早已习惯了与这些词共存,可放到另一个人身上,却刺耳极了。

知道吴期听不见,还硬生生将难听的语句一行行写下来凑到吴期面前。

——这是后来小老师告诉他的。


孟醒看不见吴期的爸爸,也就不知道面前站着的还有一个他认识的人。

他只听见有人在打吴期,小老师在一旁劝他不要冲动,有话好好说,慢慢沟通。

一个男人带着火气的声音在一众人温和的话语中显得格外突兀:“沟通?和他一个聋子有什么好沟通的!”

“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他欠了我多少!”

孟醒突然觉得不太对劲,立刻摸索到吴期身前,替他受了重重的一巴掌。

小时候就挨过无数次这样的耳光。

每一次都直接把眼泪打了出来。

打得眼前发黑,像盲了一样。

现在也就,真的盲了。


吴期慌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伸手抱了抱他,即刻又放开,让小老师带他离开。

孟醒也只是出了门就不愿意再走,小老师就陪他站在外面等。

有太阳的温度。

他举起手,想去触碰阳光。

他很安静。小老师问他:“你在干什么?”

他在尝试着能不能看见一点点的光,一点点的希望。

可是没有。他回答:“在看太阳的影子。”

小老师蓦然就有些心疼,他所见皆是一片黑,而他却愿意将着绝望的一片黑当作太阳的影子。

见到了光源的影子,就该离光源不远了吧?


吴期被他爸爸带走了,说是有事要处理,解决了就送回来。

在康复之前,他是不会接他回家的。

生在一个父母都不相爱的家庭里,自然孩子也不会被关爱到哪里去,坏了就送走,好了就接回来,像一个可笑的玩意儿。

孟醒数着天数,等着吴期回来。

他们只有彼此。

可是吴期回来之后,好像不愿意搭理自己了。

 

 

06

孟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能够明显地感受到吴期对自己的疏远。他不再和自己一起走,也不会在发现了同样喜欢的东西时一起高兴了。

孟醒托宋满去问过,却没有下文。

他只好自己一个人摸索着墙边,一个人缓慢而又颤巍巍地去吃饭。觉得某个地方有些陌生,就不知道该怎么走了。有时候觉得不饿,就待在房间里一天都不出去。

从早上醒来,抱着膝盖坐在床上,一坐就是一整天,沉浸在自己的黑暗里。


有一天,他下楼时,摔倒了。

于是他又听到了耳廓和台阶磨碾的声音,同时响起的是夜里被魇住时听到的谩骂声和尖叫声。

如同潮水一般,猛烈地向他席卷而去。

还带着很难受的那种疼。

空落落的疼。


小老师发现,他更安静了。

几年前被送来的时候,他常常会撕心裂肺地哭喊,因为不适应突然而来的黑暗和无穷无尽的难过与孤独。

而现在,他学会了做噩梦被惊醒了也要忍住不去挣扎。

他几乎不说话了。

他在自己的黑暗里,沉默了。


其实吴期也同样不好受。

那次回家,说是处理什么事情,不如说是让血淋淋的现实扎了他一刀。

他没有想通,也没有拎清两者的关系,于是选择了远离孟醒。

他知道孟醒跌下楼梯的时候,自责的不得了,特别是当他发现孟醒做噩梦吓醒之后再也不发出声音而是自己默默发抖,这种愧疚的情绪就像一把野草卷上了天般肆意疯长。

他坐在孟醒床前的椅子上,等着他醒来。


虽然很晚了,但他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中午就睡过去了,大约快醒了吧。

他看到孟醒的眼睫颤了颤,半睁了眼,脑袋往被子里缩了缩,指尖捏住被子边角,慢慢坐起身来。

吴期拉住他的手,用手势告诉他吃一点饭,还是热的。

孟醒愣怔了一下,下一刻摸索着抱住了吴期。

他抱得很紧,就像抱住了此间独一。


“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我好害怕……你不知道我有多难过。”

“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你回去干什么了?可是就算发生了什么,我们不都应该好好活着吗……

“我们都好好的,好不好?”

少年的喉结贴着他的脖颈,他能感觉到他大约是在说话,说了很多很多话,而且在哭。

可是他听不见,一个字都听不见。

但没有关系,听不见没有关系,只要能够陪着他就可以,一直一直陪着他。

陪着他就对了。

 

 

07

小老师们看到小聋子和小瞎子又形影不离时,放心了。

他们俩算是彼此的慰藉,有了对方,状态都会好一些。


宋满看到他俩和好如初,开心的不得了,本和孟醒坐在一起扯南话北,余光瞥到一旁的吴期正在和一个小姑娘用手语交谈,立马拉下了脸。

“阿醒,阿期在和小姑娘玩。”宋满的语气像在告状。

孟醒:“阿期很受欢迎的。”

宋满盯着孟醒的脸,仔仔细细观察他的神情,最后说:“不对,你不高兴了。”

孟醒否认:“没有。”

宋满:“阿期和小姑娘笑得好开心哦。”

孟醒站起来要走,不想理宋满。

宋满赶紧扶住他,让他坐下:“诶,好啦,你慢点,别摔了。”

……就一点点。”孟醒说。

“什么?”

……吃醋。”

宋满的语气瞬间变得八婆起来:“哦~你喜欢阿期!”

孟醒这次是真的不想理宋满了,他声音太大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听到。

他丢了个背影给宋满,然后去找墙摸索着回寝间。

所以没两步宋满就拉住他了。

“哎呀,我错啦!”宋满说。

走了两步,吴期也追上来扶住他。

然后他挣开了那两个人,自己走。

“怎么了?”吴期一边留意着孟醒脚下,一边用手语问宋满。

宋满回答:“不好意思,被我惹毛了,不过根因还是在你。我回家写作业了,你自己慢慢哄咯~”

吴期:“……


回到寝间,吴期拉住孟醒的手,做手势问他怎么了。

孟醒沉默了一会儿,拉起吴期的手,指指他,又把手放到他胸口,再比划小姑娘的符号。

“你喜欢她。”

继续拉着他的手指指自己:“我。”

把手放到胸口:“喜欢。”

指指吴期:“你。”

然后丢开他的手背过身不理他了。

“所以我生气了,我才不想理你呢。”

吴期笑了。他伸手揉了揉孟醒的脑袋,然后拉住他的手指指自己:“我。”

把手放到胸口:“喜欢。”

再指指生着气的孟醒:“你。”

他将孟醒的拇指抵到食指根部,手向下沉,又重复一遍刚刚的动作:“很喜欢你。”

 

 

08

拍屁股跑了的宋满过了好几天才回来,和孟醒聊了聊天突然就发现自己错过了很多值得八卦的事情。

比如阿期这只臭居居把阿醒这颗可爱的大白菜给拱了。

孟醒这次学聪明了一点,只和宋满说了自己和吴期互通心意的事情,没有说别的。

其实那天还有一点点别的事情。


虽然吴期告诉了孟醒他喜欢自己,但是孟醒还是有一点点吃那个小姑娘的醋。因为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阿期的模样,也更加没有见过笑着的阿期了。

可是她却能看见,好不公平。

拈风吃醋好像不太好,但他就是忍不住那一点点的难过。

吴期见他还是不理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哄。想了想平日里让小老师们着迷的电视剧,男女主角怎么逗对方开心,让对方理自己的……

……好像是……

吴期感觉自己的耳朵热了一下,心觉这样做不太好,但是阿醒还在生气,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他把孟醒拉到怀里,有些小心翼翼,慢慢地去亲那个他喜欢了好久的人。

他感觉到孟醒僵了僵,攥紧了自己的衣服。


黄昏与夜晚交替,日月星辰相会面,按压着蓬勃的生机。

而两个青涩的少年,借着落日余晖,互相试探着彼此,街边朦胧的灯光攀着窗子游跃进来,为迷蒙的黑夜调进了一袭柔软的淡光。

碎霞伴着流光浮动,残余的暖色都掺进了暧昧的味道。


在小老师的眼中,吴期和孟醒的关系本来就好,最近好像更亲昵了。

反正就是……天天黏在一起的那种。

吴期会扶着孟醒去他想去的地方,会带他摸摸院子里新开的小花或是捡几片掉落的叶子,他会等孟醒把叶子摸个遍,挑出他最喜欢的形状;吴期还会一勺一勺喂孟醒吃饭,然后看着孟醒像小兔子一样一点点把勺子里的饭菜吃完,觉得真可爱;他会把孟醒逗开心了再哄他睡觉,待他睡着了还会把小夜灯打开,即便他看不见,但光依然要在,他牵着他的手,留意着他会不会再做噩梦……

孟醒比以前要粘人,整个人都软乎乎的,像一只小奶猫。

每当这种时候,吴期都会想亲一亲他,浅尝辄止,却又食髓知味。

少年的四季并不明显,有了对方,似乎每一天都是明媚的夏天。

恣意而又张扬的夏天。

 

 

09

风卷草叶,捎来一季欣喜。

学校里喜欢玩这样一个游戏,小老师们还为这个游戏取了一个文艺的名字,“寻光”。

其实就是让盲孩子们,去找自己的搭档,然后互相拥抱一下的游戏。

我会在黑暗中,永不停息,去寻找一窗属于我自己的、特有的光芒,然后,奋不顾身地去拥抱他。


小老师说,不能躲得太近。说白了也是想借此机会让盲孩子们熟悉学校各个区域的路线而已,至少在没有人的时候,还可以照顾到自己。

游戏开始,别的搭档都找地方去把自己藏了起来,只有吴期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见小老师要问,还紧忙“嘘”了一声。

小老师被勾起了好奇心,默默留意着他要干什么。

吴期是孟醒的搭档,孟醒在前面磕磕绊绊摸索着走,他就不紧不慢地在后面悄悄跟着,下楼梯的时候会跟紧几步,生怕他摔到自己。


孟醒对吴期跟着自己毫不知情。

他先去寝间找了一遍,打开衣柜摸一摸,然后又去钻床底,钻出来的时候还磕到了头,吴期差点没忍住要去揉揉他的脑袋,生怕他撞疼了。

孟醒思考了一下这人会躲到哪里去。

……思考不出来,他对任何地点都非常模糊,印象最深的就是待的最久的寝间了,所以他准备从楼上到楼下全部找一遍。

一路盆栽、摆件全都摸了个遍。这盆富贵竹之前和阿期一起“看”的时候就觉得样子很奇怪,还是阿期说它是长歪了;那个叮当猫的摆件最开始摸得时候还觉得好高摸不到他圆溜溜的大脑袋,现在却觉得它变矮了;书架上摆的书位置也许没有动过,阿期说第三排第四本书的封面很好看,有星空和烟火……

走了一路,一路都是他和阿期的回忆。

没有颜色,但是有阿期。


吴期跟在后面,入眼之物皆有对应事情共存,这些事情在他的记忆里组成了一个事件簿,这个簿子里全部都是阿醒。

他的。

他最喜欢的。


孟醒在楼上摸了半天,最后才小心翼翼下了楼,来到了小院子。

小院子里的花花草草,初初苏醒了的,渐渐残落了的,他都和阿期一起抚摸过。

绕着小院子转了一圈,依然没有找到吴期。孟醒实在想不到还有哪里可以去了,慢慢踱了几步,却被一个人接入怀中。

熟悉的,干净的味道。

“我找到你了。”

“我等了你好久喔。”

无声的,寂静的,但却温柔。

果然,再漫长的黑暗,有一点点的光也足够欣喜了。

足够了呀。

 

 

10

这些天里有很多好事情。

先是有企业对学校进行了捐助,失聪的几十个孩子,都被捐款,进行了助听器或者是人工耳蜗的治疗,听力或多或少有了恢复。

再者是有好心人捐赠了眼角膜,以孟醒的情况刚好可以做角膜移植。


要去医院等待手术的那天晚上,吴期和孟醒都兴奋的睡不着觉。

无非就是用两个人之间才能够懂得的语言“说”着话儿,坐在一张床上,额头抵着额头,拉着彼此的手,摆弄着做手势,轻松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之后,就止不住笑容。

“我可以看见你了。”

“我可以听见你了。”

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两句话,乐此不疲,沉浸其中。

别人看不懂他们的亲昵,只有他们彼此懂得,安静夜晚从窗边洒落进来的月光有多么温柔。

那是他们心底的月光。


孟醒被一层层拆开纱布,他虽闭着眼,但却好像能够感觉到那寂寥又浓重的黑夜正在渐渐变淡,被调和进了白天的颜色。

拆到最后一层纱布的时候,医生说:“光已经调到你能接受的强度了,把眼睛慢慢睁开,往四周看一看哦。”

孟醒的眼睫颤了颤,慢慢睁了眼。最先看见的是一团白光,他眨了几下眼睛,白光很快褪去,映入眼帘的是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接着是陌生的病房。

他偏头去找人。

医生语气亲切:“怎么样?感觉挺好的吧?最近要注意饮食,注意调养,可能会有点不适应,但过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孟醒“嗯”了一声,随后问:“医生那个天天都陪着我的男孩子,就是那个不会说话的男孩子,他在哪儿?”

旁边一个护士记得比较清:“叫吴期的那个?他好像是出去了,应该一会儿就回来。”

“喔,谢谢。”孟醒回应。


医生们走了之后,孟醒就开始四处张望,看看这里看看那里,看一看这个被黑夜覆盖了很多年的世界。

看够了就望向虚掩着的门上,他在等着吴期回来。

等了将近一刻钟,才见一个身影开了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堆五颜六色的气球,还拎着一个手提袋。

那个男孩掩上门,转身对上了孟醒的目光。

花花绿绿的最普通的气球随着他的动作浮在半空跳着小幅度的舞,挨挨挤挤,似是有些迫不及待。

 

孟醒看着他。

他的眼睛很亮,藏着星河中最璀璨的一颗星辰,而目光却并不尖锐,只是拂过了初夏第一缕透着热意的风。

孟醒抚摸过他的眉毛,他的鼻子,他的嘴唇,他的面颊,还和他比过身高,迷迷糊糊想象过他的相貌。

但他现在就真真切切站在自己面前,大约是跑得热了,挽起了衣袖,露出一截手臂,是最最张扬的少年模样。

他带着五彩颜色,向自己而来。

 

 

☆————————————

冬阳:啊这是八号写的文,短篇,下次就结束,全文大约一万四五这样,不拖!!

还有就是,写这么多我感觉自己牛逼哄哄的【骄傲叉会儿腰】

大约会是高中最后一篇或者倒数第二篇???

不知道随缘吧哈哈哈哈哈

然后图源网侵删致歉!!原作微博@wisda夫作!!

    发布于2020年02月21日 15:16 | 评论数(3) 阅读数(763)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Utakata(上)

下一篇:聚散11-18

评论

114.102.137.*** 发表于2020-02-21 18:46:20

不过感觉这个标题……聚散 是不是会be啊QAQ

依然是soda

114.102.137.*** 发表于2020-02-21 17:50:04

棒!!!!很喜欢里头的环境描写!!!

想看两个男孩子亲亲!(呸)

冬冬文风总是这么温柔!!我call爆!!!

我是soda!

冬小刀吖。 发表于2020-02-21 15:27:58

自我感觉良好的一篇【喂喂你不脸红的嘛!!】

希望大家喜欢!!!!

感谢!!!!!!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21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