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更新

鸢尾来见我

 

1.

 

秋日的阳光正好,照得孤零零的枝桠添了些许色泽。

江昭坐在树下,不远处是孤儿院的护理婆婆,她拿着刷子轻轻刷着晾衣绳上的被单被套,去掉被子上的浮尘。

 

护理婆婆唤他:“昭昭,要钻被单玩儿吗?”

江昭喜欢钻进晾晒着的被单里玩儿,整个人被蒙到花花绿绿的被单里,嗅着太阳暖融融的味道,就觉得自己像是处在动画片中那个开着花的世界里。

 

江昭喜欢和护理婆婆待在一起。

她时常会哼着小调儿,或是讲她年轻时的故事给江昭听。江昭总和她坐在后院的大树下,他的胳膊肘撑在婆婆的腿上,听她说,听她唱。

他喜欢那抑扬顿挫的京戏,喜欢京戏后面藏着的动人的故事。

婆婆见他向往,便会教他唱几句。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

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

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

朝飞暮卷,云霞翠轩,

雨丝风片,烟波画船。

锦屏人忒看得这韶光贱!”

江昭不懂技巧,照葫芦画瓢,有样学样。婆婆却赞他:“昭昭身段好,模样好,若是能跟一个好人家,长大了也会成为曾经红透半边天的角儿。”

 

说到跟一个好人家,机会便也到了。

 

院长的朋友邀请孤儿院参加他组织的慈善活动,以孩子们才艺比拼为形式的活动,最后的捐款都交与这片地区的孤儿院。

 

当然,来这里参加比赛的孩子都是个个领域的佼佼者,经过层层选拔过来的,总之是个挺正式的活动。

 

孤儿院的孩子们去参加的算是总决赛,压轴的节目是他们咿咿呀呀准备了很久的合唱《让世界充满爱》。

 

活动主办方也是想通过孤儿院的合唱呼吁台下有能力的人们去领养一个孩子。

而这对于孤儿院的孩子们来说,是一个拥有温暖家庭、拥有崭新未来的好机会。

 

对于很多孩子而言,那是第一次走出孤儿院,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比赛有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这就说明,孩子们要在另一个地方住一个星期,这里可不是孤儿院被围墙围成的规规矩矩横平竖直的那片天空,那是不一样的,那天上有自由的流云和无拘无束的眨眼星星。

 

更惊奇的是,那里的秋天都和孤儿院的不一样。

孤儿院的树啊花啊一到入秋就全都枯萎了,干巴巴的生着病的颜色,看了就让人提不起精神。而他们现在来到的地方,有金黄的小扇子一般的树叶,有火红的手掌般的树叶,它们都有好听的名字,一个叫银杏,一个叫枫。

院长妈妈还告诉他们,那些种在花坛里的花朵叫菊花,孩子们都觉得它最好看,或仰或倾,或聚或散,颜色明艳,各不相同。

院子里还飘着清香清香的味道,江昭依稀记得,院里的护理曾和他讲过,秋天的桂花,是香的。

 

 

来参加活动的孩子们,都和家长或老师们住在活动租的酒店里。酒店很大,有精致的庭院,孩子们会拉着几个刚认识的小朋友一起玩。

孤儿院的孩子们则是聚成小圈,一个个都兴奋的看着这个不同的小世界。

 

而一个人除外,那就是江昭。

他来孤儿院的时间最晚,最晚的那个总是最不受待见的那个,孩子们玩着“老人欺负新人”的那一套,义正言辞地索要江昭的吃的玩的,而江昭很单纯,总傻乎乎地认为自己对他们好,他们就会和自己玩儿了。

于是,三五成群的孤儿院团体,队尾总是孤零零跟着的江昭。

 

大家看到漂亮的花都会很新奇,聚在一起聊天讨论,这是有个年纪略长的男孩说抱着手臂,姿态傲慢,有些不屑地对他们说:“我以前还见过比这更漂亮的花呢!”

人群里立刻有人出声:“那也是以前!你现在也只能看孤儿院的枯草!”

附议声纷纷。

 

孤儿,总比同龄的孩子更为成熟,以此来包裹他们实则破碎不堪的心。

他们极度渴求保护,所以逐渐将自己变成一个刺猬,遇见可能伤害到自己的东西,就把柔软藏进锋利坚硬的刺里,消极地保护自己。

这是他们的本能。

 

那个傲慢的男孩叫作大伟,他最见不得别人反驳自己,但一时间又想不到话反驳回去,就紧绷牙关,作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江昭被堵在小圈子外,听到了圈子里的热闹,小心翼翼挤进去,有些害羞地笑了笑,挠了挠头发:“你们在说什么啊?好热闹。”

在气头上的大伟一下子找到了泄愤对象,他猛地一敲江昭的脑袋,扭住他的胳膊,抬腿重重踹倒了他。

江昭摔在地上时,嘴角还带着没来得及收回来的笑。

 

“哇!打人啦!”

“哈哈哈,你看他那怂样儿!”

是冷眼旁观的嘲笑声。

 

嘲笑声在大伟眼里变成了喝彩声,他为这声音感到自豪,还想继续踹趴在地上的江昭时,被人锁住了胳膊。

江昭已慢慢爬起来,他低着头拍了拍身上的灰,抬眼望见,有一个男孩站到了自己身前,攥住了大伟的胳膊。

 

“不许打人。”男孩的声音很轻,但毋庸置疑,不容抗拒。

 

本在吵吵嚷嚷的小圈子静了下来。

 

“你谁啊?!你有什么资格管我!”大伟气急败坏,试图挣脱这个多管闲事的男孩,但甩了几下胳膊却无济于事。

 

“不许打人。”男孩似是很有耐心,提高了一点音量,重复了一遍。

 

“快放开我!信不信我揍你!”大伟怒道,一圈孩子被他吓得退了退。

 

江昭也有些害怕,大伟是孤儿院最大的孩子,是个小霸王,孤儿院的孩子都对他有几分畏惧,有时实在受不了了才驳他几句,但都怕他的拳头落到自己身上。

他上前一步,拽了拽与大伟对峙的男孩,小声地说:“没事啦,谢谢你,你还是快点儿走吧。”

男孩低头望他一眼,撤了手。

复又拉过江昭,带着他走远。

 

大伟揉了揉自己被攥得生疼的手腕,狠狠瞪了一眼远去的男孩,不再作声。

 

江昭盯着拉着自己的手,忽然就感觉很温暖。

第一次有人站到了他的前面,保护他。

他又望向男孩干净利落的后脑勺,嘴角浮起笑容,小声说:“哥哥,谢谢哥哥。”

男孩比自己高一截,应该要叫哥哥吧。

 

前面的人停下,松开他的手,思忖片刻,缓缓道:“疼不疼?”

江昭眨了眨眼,摇摇头。

男孩看看远处,说:“他们不会追上来了,你赶紧回你的房间吧,免得又有人欺负你。”

 

年少时的保护,染上了稚气的颜色,觉得逃离了危险所在,则是安全。

 

江昭没有告诉他自己就是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他仰起头,面上带着笑:“哥哥,我叫江昭,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望他一眼,回答:“常泽。”

 

也只是知道对方名字的音节,并不知道怎么写。往后的日子,或是倚在桌边,或是独处黑夜,呢喃幼时所知的那个名字,越念,记忆里的轮廓却越模糊。

终是由详细的点线变成了概括的面与色彩。那些柔和的色彩,无一是他,又无一不是他。

 

 

后面的几天,江昭基本都是跟着常泽的。

他喜欢和常泽待在一起,即使他不说话也不爱笑,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但江昭能够感觉到,他是温柔的。

 

常泽需要练习钢琴,所以更多的时候江昭是跟他泡在琴房里,没有人打扰,除了好听的琴声,则是安静。

 

清风徐来,带进桂花的香气,搭讪氤氲着太阳光雾的白纱窗帘。

秋天的气息,因着这暖阳凉风,柔软了下来。

 

两个孩子坐在一个琴凳上,一个弹琴一个听。弹的那个似皎皎月光,听的那个也安静至极,两个人待在一起的时光里,暮风比春水还要温柔。

 

这天晚上,听别的孩子们说会有流星,江昭就躺在院子的户外地板上,等着流星的来临。

常泽坐到他身边,问:“你在干什么?”

“等流星啊。”江昭说,“流星可以实现愿望的哦,哥哥,你要一起吗?”

鬼使神差地,常泽伸出手摸了摸江昭的头发,不知是该正经还是该笑:“这你也信。”

“愿望都是靠自己的努力去实现的。”

江昭“哦”了一声,若有所思。

“那,哥哥,我们一起看吧好不好,听他们说,流星就是会飞的星星,它还有银色的小尾巴,很漂亮的。”江昭的眸子里透着认真,“看到流星的人会幸运一辈子呢!”

 

翻来覆去,还是绕不过去,其实,常泽想想,相信美好的人需要足够单纯,而单纯,也正是一种幸运吧。

 

江昭的眼睛像夜里的湖水,躺着亮晶晶的惬意的星星,是干净,是澄澈,令人动容。

常泽躺到他身边,头枕着手臂。

江昭翻身侧卧,面向常泽,低声耳语:“哥哥,你也是幸运。”

你也是,我的幸运。

 

漫漫夜幕上,出现了一颗星星,它带着明亮的光弧,划过天际。

带来所有愿意去相信的人的幸运。

 

“哥哥,我以后就有家啦。”江昭的笑容清亮,“我今天遇见了一个很好很好的奶奶,她要带我回家。”

 

说来也是一种缘分。江昭吃完晚饭准备去找常泽时,看到花坛边坐着一个头发尚且为青黑的奶奶,一身绸衣干净整洁,坐姿端庄,但神情有些忧愁。

江昭走过去,拉了拉奶奶的衣袖,乖巧地问道:“奶奶,您怎么啦?”

奶奶望向他,饱经风霜的皱纹却也温柔,她和蔼地抚摸他的脑袋:“没事啊,想听戏了,小朋友,你知道京剧么?”

“知道!”江昭反应过来自己太过于激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会唱一点点。”

奶奶有些惊讶,更多的是惊喜:“你会唱?和谁学的?”

“嗯…院里的护理婆婆。”

“那,你愿意唱给我听吗?”

江昭便挑了词记的最熟的一段唱给她听。

 

“身段好,模样儿好,音色也好。只是那唱念做打,你只学了个不够精湛的唱。”奶奶拉住他的手,亲切地询问,“你好啊,小朋友,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家吗?”

 

她叫尚念,科班出身,是名退休的京剧老师。她家里比较富裕,有儿子儿媳,但老伴去世了,总的来说,也算是圆满。

重要的是,她很喜欢江昭。

 

江昭认真地点了点头。

 

常泽为他感到高兴。

有了家,有了爱他的奶奶,他就不会再被别人欺负了。

 

而离别的难过,就会被冲淡了吧。

 

 

“轻轻地捧起你的脸

为你把眼泪擦干

这颗心永远属于你

告诉我不再孤单

……

无论你我可曾相识

无论在眼前在天边

真心的为你祝愿

祝愿你幸福平安

祝愿你幸福平安。”

周围的灯光都暗了下来,只有舞台上铺洒着灯光。孤儿院的孩子们统一地穿着一身白袍,朴素、干净,不掺和一丝杂质,手捧点燃的烛台,像是捧着微弱但又确实存在着的一团光亮。

那是希望。

 

活动结束,意味着告别。

告别孤儿院,告别常泽。

 

江昭匆匆忙忙到后台套上自己的姜黄色毛线背心就去找常泽了。

常泽在院子里,在等他。

下午时落了些雨,现在晴了,可银杏叶上仍有圆润的雨珠在跳个不停。

滴滴答答,滴滴答答,好像在举行一场隆重的盛宴。

有时顽皮的雨珠滑到了脖子里,泛着凉意,让人不由一噤。

 

“哥哥。”江昭叫了一声,就傻乎乎地待在原地,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未来好像很远,漫漫的时光模糊了眼睛,让江昭看不到以后的岁月会不会有常泽的出现。

现在却又很近,有松松软软的棉花哽住了嗓子,哽得人生疼。

 

“哭什么啊。”

也不知道是江昭躲进了常泽的怀抱里,还是常泽先一步拥过来,反正两个还带着稚气的孩子,也像大人一样拥抱告别。

不过大人,应该不会哭的吧。

 

常泽像哄小猫一样,轻轻抚摸着江昭的脊背,声音温和:“好了,不要哭,以后遇到了什么,都不要哭。”

“你总要长大的呀。”

 

“嗯。”江昭的脸埋进了常泽的衣服里,声音模糊,“以后还会见到你吗?”

“当然。”

江昭似是不放心,抬起脸,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他伸出小拇指,执意要和常泽拉钩。

“婆婆说了,拉钩了的承诺是必须要实现的。”

“好。”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狗!”

小拇指勾到一起,郑重地摇晃几下后,大拇指相按。

银杏树下,两个孩子相视一笑。

拉钩啦,就一百年都不许变了哦。

一百年都不会变。

——————

嗯呐自从过年更了置顶就再也没有动过,虽然也有过来看。

这是近期的一个新文啦,比较温柔的一个故事,介绍都发在了QQ空间。

后面的暂时不会更了呀,以后也应该只是些简简短短的唠嗑?

请相信我一直都在,不会离开。

这里是冬阳,爱你们♡

    发布于2019年08月14日 16:56 | 评论数(1) 阅读数(154)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Utakata(上)

下一篇:未来三年置顶

评论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9-08-14 18:44:38

终于更新啦,棒棒的~~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9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