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风叙VOL.9-10

来自漫画《DOLO命运胶囊》,图源网络侵删致歉。

VOL.9 爱与被爱

(冬某:庄尧和张也都是五班的猴子们,五班是数学段老师带的班,施南阳是六班,两个班因为代课老师相同被称为兄弟班级,文里所说的隔壁班一般都是指五班。六班的班主任就是出镜率多的老王啦。公交车是特意给学校安排的,专门送学生,不坐其他人。)

妈妈说,要把未出生的这个孩子的预产期放到和施南阳生日的同一天。这个孩子没法在妈妈肚子里待到足月,只能早产,而……刚好可以在她生日那天出生。

说真的,她并不愿意。

爸爸妈妈分开了,五年级布置好的家被卖给了别人,还没有住几天就不属于自己了,爸爸妈妈组建了新的家庭,也不再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了。

现在,连生日也不属于自己了哦。

或许难过只是因为她自私吧。

知道这件事的那天,施南阳一整天心情都很不好,用装疯卖傻来掩盖自己不好的情绪。她不想告诉别人妈妈有怀孕的事情,就说大家晚上都要训练体育没人陪她坐公交很孤独。这的确是个很矫情的理由,施南阳自己也嫌弃,只是没有办法。

到了晚上要回家的时候,她终于绷不住了,想哭的不得了,就拉着沈诺凝去操场上走走。

“好想喊点什么宣泄一下情绪。”施南阳对沈诺凝说。两个人就思考起了喊些什么好。

“要么……”施南阳诡异一笑,“喊叶清远我喜欢你怎么样?当着全操场的人跟他告白,想想都觉得刺激。”

对于这种看好戏的机会,沈诺凝表示举双手赞同。不过施南阳又不愿意了,她瞥了一眼台阶边的书包堆,感觉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妙:“算了算了,他书包还在那儿呢,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沈诺凝絮絮叨叨说要换一个地方喊,施南阳指着不远处的一个人说:“他刚刚才从我们旁边过去……”没想到,沈诺凝直截了当地喊:“叶!清!远!”最惊悚的是,他回、头、了,还悠然地回了句:“干嘛啊?”

一万只草泥马掠过心田……

施南阳立刻暴走:“我的妈呀你喊什么我不跟你玩儿了我要回家!!!”她抛下沈诺凝自顾自往校门口走去,正当她还差一条路那么远的距离就能出校门的时候,叶清远把她拦住了。

求心理阴影面积?!

“你知道五班人在哪里练球吗?”叶清远问,“我找张也借了球,要还他。”

“好像在那边。”施南阳往操场指了一个方向。

叶清远:“……你往天上指干什么?”

施南阳:“我没有!就是那边!之前看见庄尧他们拿着球往那边去了诶。”

“你带我去吧。我实在…没看懂你指的哪边。”叶清远默默扶额。施南阳:“哦哦可以啊。”

绕了操场一圈,也没看见五班人的踪影。

叶清远:“你不是说庄尧去‘那边’了吗?人呢?上天了吗?”“我的确看见他们往这边走的来着。”施南阳一脸无辜,往西校门看了看,恍然大悟,“他们不会是坐公交车去补习了吧?今天周五欸。”

周五晚上老段会免费给两个班的人补习数学,五班人因为老段的压迫都会去,而六班的一般随意。所以周五晚上放学,五班人都会成群结队路过操场去西大门坐301公交去慈母宫补课。

叶清远:“……”

“要么找找我们班的人吧,有去补课的可以让他们把球带给张也。”施南阳说,“张也肯定会去补课的。”

嗯。叶清远拿她没办法。他是个很会损人的人,班里的人都拿他没办法,难道施南阳是来克他的。

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损她,只能在一旁扶额无奈。

转着转着找到了班上的一群人,天晚了他们也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找妈了。施南阳站在台阶上问许柏朝去不去老段那里补习,许柏朝说这么晚了当然是回家打游戏了。徐照晖一看见施南阳找许柏朝说话就奸诈一笑:“你看看施南阳,一天到晚找许柏朝说话,肯定是暗恋许柏朝哈哈哈哈哈哈。”

施南阳瞥了一眼和班里那群男生站在台阶下的叶清远,对着徐照晖说:“扯!我暗恋你行了吧!”

虽然都知道是玩笑,可那一圈男生还是很捧场地立刻起哄。施南阳有些心虚地用余光看叶清远,发现他脸上的笑容变得很僵。

那时只有他一个人没有说话,站在一旁面无表情地望着徐照晖,没过多久就一个人走了。

呀,看来小傲娇吃醋了嘛?

顾清浅转学去了一所私立寄宿学校。

施南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感到很震惊。

因为她要去那所学校重读一遍初二,为了能和她喜欢的人考进同一所高中。

施南阳在的那个县城,有一所很好的省重点高中,大家都希望能够考进去。而顾清浅喜欢的人成绩很好,肯定能考上,可她却总是年级一千名开外,由此常感到自卑。所以她想重读一遍初二,好好读书,考进那所高中,这样就能和安亦君在一块儿了。

顾清浅简直太喜欢安亦君了,而施南阳和宋不桥的喜欢和她一比根本不算些什么。宋不桥最近在追星,根本不在意谢楠木和她有没有什么接触,施南阳就别提什么为了叶清远学习了,她现在愿意研究的是如何花式抄作业……

但愿顾清浅能有一个好结果吧。

毕竟上学期宋不桥和施南阳才因为她的不努力和她大吵了一架,当初她们用一哭二闹三上吊逼顾清浅好好训练体育,上课也要用点心,但顾清浅却觉得她们管得太多,所以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

希望这次,她能够不负所期。

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的人都会带一个类似于枕头的玩偶放在班上,中午睡觉的时候垫着头,会舒服一些。这次徐照晖带了个超级萌的皮卡丘,软软的,大家都抢着要抱。施南阳还没来得及去摸一下,徐照晖就制止了,他向施南阳展示他的皮卡丘:“被弄坏了,谁都不许再碰了。”

破了洞的位置很是奇葩,刚好在皮卡丘的屁股上,让人忍俊不禁。徐照晖也哭笑不得:“破哪里不好非要破在屁股上,真是醉了。”

“唉,昨晚刚买的今天就破了个洞,我妈肯定要打死我。”徐照晖哭丧着脸说。

不知道是徐照晖母上大人的威慑力太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上课前徐照晖居然掉了几滴眼泪。

施南阳立刻猛戳前面的许柏朝:“卧槽你快看胖子他哭了!快去哄哄他!”

嗯,因为许柏朝和徐照晖天天形影不离,吃饭都会在一起,施南阳和赵希谣她们就直接略过了好兄弟情,默认他们为密不可分的好基友。

许柏朝眯起眼睛望向第二组的徐照晖:“真哭了呀,哭啥呀。”“好像是因为他的皮卡丘被弄坏了吧。”施南阳回答。“哭就哭吧,不管他。”许柏朝说。

话是这么说,下课后第一个跑去找徐照晖的还是许柏朝。施南阳和赵希谣一边感叹一边也跑过去安慰徐照晖。不过施南阳也没有上前的意思,她的主要目的是看许柏朝和徐照晖好日后调笑他们。

回家后施南阳在日记里写:“胖胖不哭,每个胖子都是一只潜力股,毕竟你身后还有许柏朝。”

施南阳的生日到了。不偏不倚是十二月份月考的第二天。几个被她提醒过今天生日的人都因为考试忘记了她的生日,只有宋不桥下午考完试后过来找她,对她说了句“生日快乐。”

她死皮赖脸又提醒了周围人一次,突然觉得有些悲哀呢。五个人对她说生日快乐,四个人都是她提醒的。

这一天有另外一个小生命的降临,家里的人都在医院里照顾妈妈。爸爸在另一个城市。

宋不桥不想她那么你难过,就让自己班里面关系好的朋友认识施南阳的去和施南阳说一声“生日快乐”。沈诺凝也告诉杨君哲今天是施南阳的生日,杨君哲也对她说了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吗……她不快乐。

她都不知道放学回家会不会有人在等着她。今年的生日蛋糕,会不会没有蜡烛。去年的生日不就是她把朋友送的棒棒糖当蜡烛插在蛋糕上许愿吗。

对着蜡烛许的愿能成真的故事是骗人的吧,她想要幸福可是得不到。可能她奢求的太多所以总不满意吧。

沈诺凝和施南阳聊天,章幼幼来了后沈诺凝便去和她说话了,她就盯着沈诺凝的文具盒发呆。

叶清远过来用手在施南阳眼前晃了晃,施南阳心情不好,就转过身以收拾课本躲避他的目光。

“怎么了?”叶清远问。

“没怎么。”施南阳闷闷地回答。

叶清远转过身去问章幼幼和沈诺凝:“你们没祝她生日快乐吗?”“我们祝了!!是你没祝吧?你不祝她生日快乐她怎么会高兴?”章幼幼和沈诺凝异口同声。

叶清远的脸有些红,没再说什么,俯身对上施南阳的目光,问:“生气啦?”

“没有。我没生气。”施南阳说。

她是真没生气,她是难过,难过好吗?

外面有人在叫施南阳,施南阳就出去了,没再理叶清远。这样的状态和他多说话会也影响他的心情。

放学。

施南阳不想回家。她不知道有没有人在家里等她。

叶清远走到他旁边问她怎么回事,见她不答,就沉默地陪伴在她的身边,好像这样能够让她好受些。

施诗也发觉施南阳的不对劲,和沈琰一起上前询问。

施诗是女孩子,施南阳自然愿意同她讲,她说了很多也说她不想回家。

她……很害怕。

害怕那个没有人的家。

四个人站在教学楼下,夕阳温柔地笼罩着整个校园。

叶清远和沈琰站在两个女生的不远处。

一个看着难过的女孩,一个看着在安慰的女孩。

淡淡的,属于年少,最美好的喜欢。

“她总是什么都不愿意说,太倔强了啊。”叶清远轻声说。声音里带着一丝担忧和不易被察觉的温和。

滴答,滴答,光阴的齿轮慢慢地转动,咬合。

“最后一辆公交车要走了,你快去坐吧,不然你这么晚了回不去了怎么办?”施诗说。“好。”施南阳觉得不能让他们再陪她任性下去了。

可自己面对,却又很难很难。

在公交车上看见了许柏朝。他一脸讨好的模样让施南阳不禁想笑,他说:“姐,姐,我求你了,别再这么消沉了,你这样把我看得回家要做噩梦啊!”

施南阳冷淡地瞥了他一眼:“那就做吧。”

到了施南阳回家的那一站,她并没有下车。许柏朝问她:“你的站不是到了吗?怎么不下啊?”“我不回家啊,我去别人家。”施南阳说。

这一路车经过宋不桥家,她想去找宋不桥,能拖延多久是多久吧,她……实在是没做好回家的准备。这是她第一次觉得,那样不想回家。

宋不桥没有开卧室的灯,窗帘也拉上了,外面的灯火透过粉色的窗帘微微减弱了些许光线。借着这样一点光亮,宋不桥和施南阳只能看清彼此的轮廓。

“这样你就可以哭得无所顾忌了。”宋不桥说。

“谢谢。”施南阳说。

“妈妈生了个小孩子,家里人肯定都很开心。

“我觉得我也应该要开心的,一个新生命的来临给这个家带来这样多的快乐和幸福。

“我觉得我应该开心的,至少不要像现在这样哭个不停吧。我总认为哭完了就好了,小时候摔跤跌倒,哭会儿就不疼了,打针哭出来就不怕了,父母离婚哭完就不难过了。

“所以现在,哭完是不是就可以接受这些了?”

宋不桥摸摸她的头,轻叹:“你要学着去面对。你无论怎样躲,怎样晚一点回去,他都已经在了,你不得不去面对,要接受这个现实。”

“你可能不会懂吧。”施南阳笑得惨淡。

不是从头到尾经历过,就不会像现在的她这样。

懦弱至极。

其实,她也只是想私心地独占着自己的生日而已啊。

一年一次的生日,她带着生日帽,爸爸妈妈、一家人都在家里唱生日歌,切蛋糕分给邻居,过一个最最快乐最最幸福的生日。

再许一个美好的愿望,在烛光前祈祷它能实现。

可是,现在让爸爸妈妈一起带她出去吃一次饭都是奢求。他们不可能再同框出现。

“我今天买了个笑脸的胸章,觉得送给你很合适。”宋不桥把胸章别在施南阳的衣服上,“你要多笑哦。”

她要学会去接受,学会去面对,即使孤独也不要畏惧前路坎坷。还要学会微笑与快乐和一切温柔的事。

回家吧。

那天是冬至,她的生日。

没有下雨也没有下雪,是个灿烂的晴天。

是个,温暖的日子。

VOL.10  初雪

(冬某:emm大家的位子需要交代一下哦。整个班一共有四个组,南阳坐在第四组第四排,小叶同学坐在第二组第三排。老王每一科只安排两个课代表收发作业,南阳是语文课代表,收第一二两组,小叶同学是英语课代表,也是收一二两组。而且早读课老师是不看管的,大家背书可以直接到组长那里背。)

施南阳觉得有点恍惚。

叶清远一直追问施南阳为什么要叫他风。

“我喜欢……风。”施南阳一脸窘迫。

“然后呢?”叶清远说。

前面的许柏朝凑了过来:“都喜欢了还要怎样啊?”施南阳附和:“对!都喜欢了还要怎么样!”

叶清远冷淡地扫了一眼许柏朝:“和你有关系吗。”施南阳立刻炸锅:“啊要死了…二大爷你救救我吧…”许柏朝满脸看好戏的样子:“我怎么救你啊哈哈。”

最后,施南阳被逼无奈,只好默默盯着课桌说:“我喜欢风,你是风啊,明白了吧?”叶清远扶额笑了。施南阳实在撑不住场面了,说:“你走…尴尬死了。”

赵希谣从厕所回来后,许柏朝立刻跟她说:“她表白了她表白了她终于表白了哈哈哈。”

施南阳之后的几节课都不敢往有他的那个方向看。

晚上放学,施南阳沮丧地对赵希谣说:“欸,他是不是嫌弃我啊?或者…之前猜他喜欢我什么的根本就是空想啊?”

赵希谣说:“不会的。你知道吗,昨天晚上我把书给他的时候,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书紧紧地护在怀里,然后特别高兴地抱着书和安恒远他们说话。”

叶清远送给施南阳的圣诞礼物是一本指南书,就是照着书上的指示文字破坏这本书,起到解压的作用。

施南阳不喜欢欠别人的,但最近也实在没有什么节可以送礼物,就拿十二月月考叶清远的语文达标给他送了件所谓“达标礼物”,实际上是还人情。

那是她很喜欢的一本书,《十月》。

她正式地用草稿纸把书包了起来,还在上面题词:致亲爱的徒儿,为师对你这次的达标感到很是满意,特奖励书一本,望再接再厉。

叶清远的确是班里的学霸,但是语文几乎没达标过。所以他在给施南阳的一封信里说“大哥,小弟的语文实在不如大哥,还请大哥指点指点。”

不过施南阳实在不好意思直接给叶清远,就在放学的时候让参加体育训练的赵希谣把书给在训练跳远的叶清远,自己先跑了。

赵希谣找到叶清远把书给他,并再三嘱咐不能给别人知道是施南阳给的,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很开心地抱着书到一边和安恒远讲话去了。

“我把书给他的时候,庄冕轶刚好来了,一脸八卦之色的样子,明明暗恋叶清远的是你好吗。”赵希谣默默吐槽。

真的吗…把她给他的书紧紧地护在怀里如若至宝?

可是施南阳不敢面对他。

她只想逃。

告白后的第二天早上,施南阳用一早准备好的小糖贿赂另一个语文课代表安恒远,让他收一二两组作业,这样就不会和叶清远有交集了。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叶清远改成了收三四两组的作业?!

他是先查第四组。施南阳一见他过来就赶紧到第三组后面章幼幼的位子上避风,生怕撞见他尴尬。等他一要查到章幼幼的作业时,施南阳就赶紧溜回自己的座位。也不知道叶清远今天是怎么想的,三本作业要检查,他不一次性查三本,而是查完一本再折回来查第二本。这要把施南阳给折腾死。

好容易等他查完了作业,施南阳认为自己可以在位子上面歇会儿的时候,他突然过来背书。叶清远的背书组长是安恒远,而安恒远就坐在施南阳的斜前方。

施南阳只好又到章幼幼的位子上躲着他。

熬到了早读课下课,却看见叶清远正悠悠地走过来,看他望着的方向好像是要找自己。施南阳立刻站了起来:“我要去上厕所!老沈我们走!”

沈诺凝抓住她:“走啥呀!别走啊!”施南阳见求她无望,只好甩开她自己跑到厕所里去待了一整节下课。

她经过他时,看见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失落,向这边走来的脚步也顿住了。

沈诺凝追过来对她说:“南阳啊,你听我说一下今天早读的事情吧,我说完了,你就不要再躲着他了。”

施南阳只顾自己跑来跑去,丝毫没有留意到叶清远。

赵希谣问叶清远:“你说现在怎么办?”

叶清远:“我能怎么办?你没看见我在这里待了半节早读课吗?我走到哪儿她躲到哪儿你让我怎么办?”

许柏朝听见他们在谈论这个,回过头凑上来发表自己的看法:“不都是因为你嘛,胆子那么小,连句话都不敢说。”

叶清远的脸秒黑:“跟你有关系吗。”

大课间跑步的时候施南阳跑得特别快,依旧是怕叶清远追上她和她说话。结束后上楼时,因为亲戚来了肚子疼,沈诺凝一边搀着她爬楼梯一边用教训般的语气对她说:“这是你躲着他的报应。”

回到教室后还有几分钟才上课,施南阳喝了点水,捂着肚子在桌子上趴了会儿,感觉好多了。赵希谣对她说:“你肚子疼趴那儿的时候,他一直在看着你。”

可能叶清远是想找她说清楚的吧,施南阳却因为胆怯一直躲着他,她害怕听见他会说出那个让她失望的答案,怕他会和之前一样突然不和她说话。

这件事不大不小,也就过去了。两个人都没有再提,相处时也如以往那般融洽。

天气冷了下来。

教室里开着空调,玻璃窗上便覆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施南阳调皮了起来。她一下课就让靠窗坐的许柏朝让开,自己悠然自得地站在窗子前涂涂画画。

没错,她写的就是“许柏朝是小贱人”,还在旁边画了只大乌龟。

许柏朝一见,就拽着她的衣服让她出来,施南阳赖皮,霸占着许柏朝的位子不走。许柏朝只好挤过去把自己的名字抹掉换成了她的。施南阳又去抹自己的名字,许柏朝拉住她不让她擦。施南阳就用另一只手歪歪扭扭地在窗子上写别的。趁着她不做乱,许柏朝就在窗子上自豪地写了一行大字“许柏朝♡林允儿”。他非常喜欢明星林允儿,自纳她为自己的大老婆。

施南阳见了一脸嫌弃,手一挥就把他写的字给擦了。许柏朝:“你呀你呀,搞不过你我再换个地方写行了吧?”“来呀来呀我施南阳还没怕过谁。”

徐照晖在一旁“啧啧啧”,摇摇头对赵希谣说:“你看他俩多配,两个人一天到晚打情骂俏的,有奸情。”

“谁打情骂俏了!我听见了!”施南阳突然转过身来盯住徐照晖,“和许柏朝有奸情的人明明是你好伐。”

施南阳和周围的人玩的都很好,她开心的时光总会和他们有点关系。

终于迎来了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

一大早大家都把今天要下雪的消息说了个遍,上午的某节课窗外开始飘落雪花的时候,许柏朝原本前倾的身体往椅背上靠了靠,略侧过头说:“下雪了诶。”

赵希谣和施南阳立刻往窗外看。隔壁组的人也被她们的突然扭头吸引着看向窗外,从而一大波人都一齐往窗外看去,便有人惊叹:“哇,下雪了。”

这一声不大不小,足够让大家都听见,一水儿地全往外看。老师黑着脸看大家神飞窗外,静默几秒,用板子悄悄讲台,说:“看什么看,雪没见过是吧?看黑板,现在在上课,下课慢慢看去。”

雪越下越大,轻盈洁白,纷纷扬扬。不一会儿,整个世界都被铺洒了一片柔软。

等到大课间,性急好玩的的同学一窝蜂地全跑下楼要玩雪。施南阳站在窗边兴奋地看着楼下一个滚雪球的男生,他推着雪球在雪地上滚啊滚啊,越滚越大。到后来那雪球快近人高,几个男生合伙一起推,堆得好大好大。

下雪最适合喝奶茶啦。奶茶是早上在家里泡好了带过来的,赵希谣也带了一杯。甜甜的,暖暖的。

教室里也没剩下几个人,都跑下去玩了。章晗龄过来和赵希谣、施南阳一起聊天。她们也想下去玩雪,只不过一会儿就要上课了,也玩不尽兴,就没下去了。

临上课,老王突然拦在门口,准备抓下楼玩雪的人,每个人打三板子才能进来。许柏朝虽然被打了,还是乐呵呵的,对施南阳和赵希谣说:“被打三板子很值的,反正手被冻麻了也不疼,实在太爽了。”施南阳看着他因为落了雪湿漉漉成刺猬模样的头发,又回头看了看回来得早侥幸逃过板子伺候的叶清远,笑了起来。下楼的就算被打了板子也笑嘻嘻的,很尽兴地玩了一把雪。这个冬天的初雪。

真好,皆是少年模样。

朝气与活力,青春的诠释。

大家对这场初雪的到来表示很开心。它一来,学校就宣布放假了。它飘飘摇摇,下得太大了。

下午,一班人都到走廊上看这大雪,施诗说这是老天的头皮屑,一大朵一大朵的。

施南阳挨到叶清远身边同他说话。秦智突然过来拍拍叶清远,又看见了一旁的施南阳,说:“你先回避一下,我和他说点事儿。”“就不。”施南阳说。叶清远回头看她一眼,淡淡笑了。

“你和施南阳是什么关系啊?”秦智刻意压低了声音,却还是被施南阳听到了。施南阳不急着反驳他的问题,她想听听叶清远会怎么说。

“你猜?”

模棱两可的答案和微微上扬的语调,让人心领神会。

施南阳趴在栏杆上看着叶清远,他的睫毛长长的,落了雪,很好看。

她出神地盯着叶清远的睫毛,落在上面的小雪花已经随着他的温度微微融化成了小水珠。叶清远本在看着飞雪,感觉到她的目光,望着她,突然提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谁说你表白被拒了?我貌似什么都没有说欸。”“谁说的?我没说。”施南阳茫然。

“蓝茗锦。”叶清远说。

蓝茗锦坑朋友的实力很强,施南阳无力吐槽。

叶清远却是满眼笑意,伸出手温柔地抚了一下她的脸,轻声说:“我猜,你是不是很想打她?”

施南阳的脸热了热,视线从他长长的睫毛上移开,转向漫天的雪。

学校组织的数学竞赛到了。

最近施南阳那一窝的人被许柏朝带的喜欢上了吃金丝猴奶糖,隔两天就会在食堂超市买一袋。施南阳买了一袋,给周围的人一人分了两颗后,预留了一个给叶清远。

不要问为什么是一个。施南阳这种饭桶体质的人根本不在意形象,能把前一天买的糖留到现在就算不错的了,还指望她能留两颗吗?不可能的!

后来施南阳在给叶清远的一封信里写道:“如果当时你知道我的糖给了每人两颗时,会不会漂洋过海来打我?”

因为要竞赛,班里只留下参加竞赛的五个人,别的人都去上体育课。施南阳趁乱把糖给叶清远,认真地说:“跟你讲哦,吃了我的糖,你就是我的人了。”

叶清远:“……那我要慎重一点。”

“好啦,你竞赛加油,你最棒。”施南阳说完,蹦跶着抱着球去上体育课了。

“谢谢。”叶清远说。

她每一次给我的糖,都很甜呢。

去上体育课的施南阳一直在看表,对身旁的章幼幼说着“你师兄开始考试了”“你师兄考试二十分钟了”“你师兄最棒,肯定考很好的”等一堆。

嗯,不知从何时起,江河突然自成一派,也不知道他立自己为师傅是要教手下的几个徒儿干什么,反正叶清远是大徒弟,章幼幼是最小的徒弟。所以章幼幼会叫叶清远师兄,久而久之施南阳在她面前就称呼叶清远为“你师兄”。

明明参加竞赛的是叶清远,施南阳却觉得自己比他还要紧张。

所以,结果会是怎样的呢?

————☼————☽————☆————

冬阳:这两章比较少,所以给大家准备了一个彩蛋菌吖ヾ(✿゚▽゚)ノ祝食用愉快!下一更高甜!作为亲妈我只能说南阳开始追了,小叶同学大概还要等到下下更(小傲娇)不过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是不是BE。

毕竟破十啦这次的文还是有点甜哒,南阳被逼着告了白……不过才初三是不会让他们更进一步的嘿嘿嘿x

亲吻什么的后面会有但不是南风组的(微笑),亲妈是不会让他们恋爱的。

因为在赶稿时间紧,有的内容直接删掉了,以后写番外的时候会补上来的。可能内容不是很连贯,米娜桑有建议就留言叭,冬冬会改正哒(多糖这个建议就不要考虑了,我不会的)。字数太多会有错字,欢迎大家捉虫找漏,蟹蟹喜欢啦嘿嘿(比心心)

另:旧风叙已经码到三万字了感觉收不住了(扶额)

絮叨完了请接彩蛋(๑¯∀¯๑)同时也是下更预告啦。

南阳突然就喜欢揉小叶同学的脑袋,找准时机就会伸手撸一把。

某天课间南阳摸了下小叶的头,他还没说什么,江尽言走了过来,二话不说直接上手——像南阳一样在小叶同学头上作祟。小叶立刻追着江尽言打。

回来后,小叶严肃地对南阳说:“你以后再摸我头我就打你了。”“为什么?”“江尽言告诉我路宁姗说只有你摸我头我不打,别人我都打,所以你不能摸了,我真打你哦。”

南阳内心:“你敢。”

很好,叶清远拿她没有办法,还是由她胡闹。

    发布于2018年08月23日 10:56 | 评论数(8) 阅读数(295)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旧风叙VOL.7-8

下一篇:未来三年置顶

评论

雨落♤ 发表于2018-08-29 16:25:27

冬阳大大写的文好棒呢~~!雨落要向你学习!
Br是真的。 发表于2018-08-25 02:01:21

真好看———!

TT冬陽請多更鴨 我愛太太的

薛定谔的果子 发表于2018-08-23 20:42:32

hhj's冬阳

请继续发糖(握手

你要坚信 施南阳未来的家是和叶清远一起建立的

冬阳 117.71.243.*** 发表于2018-08-23 18:50:06

咦大家这是都在吗ヾ(✿゚▽゚)ノ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18-08-23 18:48:45

来辽!!!!

我是板凳wwww

加油!!!!

36.57.181.*** 发表于2018-08-23 18:48:37

彩蛋可爱死啦!!南风组甜甜甜 但我打赌肯定有刀!

冬阳太高产了

soda

冬阳 117.71.243.*** 发表于2018-08-23 18:48:25

蟹蟹熙妈w(❀´∀`❀)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8-08-23 18:25:42

不好意思,审核好了。加油哦,棒棒的。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