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风叙VOL.7-8

VOL.7 催化剂
本来大家都担心睡着了会听不见教官的哨声,但是一个个醒的比狗还早。那尖锐的哨声伴着教官头儿粗犷的“集合——”,施南阳那栋人立刻带好配发的小红帽冲下楼排好队集合。
接下来就是教叠豆腐块,那个棱角整齐得可怕,还有训练站姿向左转向右转。男生和女生今天上午要分开一段时间,女生先回宿舍叠被子,再去参观大金山上的军事景观。男生则和她们相反。
今天上午的活动里有一项叫作“一圈到底”,施南阳看了名字不由背后冒出冷汗,该不会是从山上跑到山下吧?一圈到底……
事实证明,施南阳想多了,大家也明白了为什么男生女生分开游逛大金山。一圈到底是大家手拉手围成里外大小两个圈子,用肢体传送呼啦圈,考验反应速度和肢体协调性。
吃中饭的时候,还是先站着,等安静了再坐下,听教官宣布站起两名为大家分发碗筷盛米饭的“服务员”,不能够说话,但大家吃完了饭陆陆续续离开了,施南阳那桌热闹了起来。
其实她们那桌的人也就剩下四个,许是因为今天的饭太好吃,江墨妍收拾碗筷的时候,沈诺凝:“别动!这排骨太好吃了,我还要吃几块!”施南阳:“土豆丝!我爱的土豆丝!”施诗:“等等!我还要盛点汤喝!”江墨妍:“要么你们吃?我先回宿舍了…”
喧闹声引来了几个坐在一旁的教官的目光,不过他们并没有责怪施南阳几个人,面上带笑,颇为慈祥地看着她们抢菜吃。
上午过去,大家要启程了。下午参观完中山陵就要回家了,和教官告别的时候心里都有隐隐的不舍。经过刚到这里时看见的飘扬的国旗,一草一木,还有没注意到的池塘,里边有几只大白鸭嬉水。
到了中山陵也只是一路走马观花,合照留影纪念后,准备下山时,杨君哲出了点问题。
他恐高。低血糖,身体不舒服,哭了。
作为老大,施南阳自然很担心杨君哲,他排队刚好就在施南阳旁边,为了安抚他的情绪,施南阳伸手顺他的背,说着一些像是安慰别人的话。
“诶呀,没事儿,我也恐高,你跟我一起走,我们都不怕,我保护你哈。”
“别哭呀,咱们男子汉大丈夫要坚强的是不是?”
施南阳突然感觉自己的手上覆了一片微凉。她转眼看见是叶清远用手把自己原放在杨君哲肩上的手推开了。
施南阳:“……”
这是吃醋了?我关心我小弟有你什么事儿?!
很显然,施南阳还是对叶清远耿耿于怀。

返程啦。
大家还是坐在原来的座位上,经此一行,大家都挺疲劳了,施南阳也有些想睡觉。因为某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她突然认了个爸爸,然后爸爸杨清就很尽职尽责的给她喂饼干吃。不过她嫌饼干太干,长途不好方便,不敢喝水,所以不想吃。不过沈诺凝分薯片的时候,她还是超级积极的。
无聊的人们总会喜欢说些八卦,施南阳:“爸爸吖,我妈妈是谁啊?”杨清仰起头做出一个思考的动作,才非常认真地跟她说:“你妈妈啊……杨耀嘛。”
咳咳,本来还想套一套杨清喜欢谁呢,没想到这群搞基的恐怖人类啊……
“诶,施南阳,你喜欢谁啊?”杨清突然问道。
“我不告诉你,略略略。”施南阳扮了个鬼脸。
杨清摆出一副正经相,说:“爸爸要看看自己的女婿好不好,要么你说几个特征我来猜一猜?”
“好吧……”施南阳扳着手指,“他比我矮然后成绩比我好,有的时候会很皮。”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叶清远实在没什么别的优点让她可说的了。
旁边正在愉快地啃着夹心面包的施诗突然掺和了进来:“诶,是叶清远吧?”
“叶清远啊?叶清远也喜欢你诶!”杨清说,“他去年九月份跟我们说的来着。”
“骗人。”施南阳立刻反驳,“他都不理我。”
可是,心里还是生出了些许期待。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是每个人都所希望的,最美好的小幸运。
一路上和来时一样笑笑闹闹,傍晚大家终于回到了学校。杨清一下车就奔向了厕所,施南阳去停车场拉自己的车回家。包里面安静地躺着刚启程时王小飞给她的苹果,还有徐毅丢给她的酸菜味儿豆干,还有一堆吃的。她没啥东西可以分给人,早把肉松面包和豆沙面包全给别人了。
这次研学,挺不错的呢。

继续上学的生活。
一切如常。上课还是会和一堆人一起传小纸条,互相问问题,下课也说着些逗趣儿的话。
白桑乔喜欢杨耀,在初二的时候无人不晓。
某次下午上课前的课间,任岁抒、王小飞和施南阳看见了白桑乔搂住了刚进教室门的杨耀。待杨耀过来,三个人立刻扑上去“拷问”。
“白桑乔刚刚抱你了?”王小飞奸邪一笑。
“有出息了啊!”任岁抒和施南阳附和。
杨耀的脸很红,他摸摸脖子,神色有些害羞:“别说了……她刚刚亲了我脸。我妈知道了会不会打死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几个人激动地拍桌,笑声引来了一堆不怀好意的八卦分子。海源跑过来从后面抱住杨耀问他发生了什么。王小飞做出一副很伤心的样子:“唉!他抛弃了我!”施南阳在旁边听了,说:“他不是和杨清一对儿吗?”“谁说的!我和杨耀才是好基友!杨清是小三!”王小飞义正言辞。施南阳还是对白桑乔亲了杨耀这件事比较感兴趣一些,任岁抒也是。

“好了……别说了,我现在心情很复杂。”此话从杨耀的口中说出,莫名有种笑点,而且他的表情也很滑稽。所以没看见白桑乔搂住杨耀的人,发生了什么事也就无从得知了。
但大家的八卦之心很是强烈,看见的人也管不住自己的嘴,就说了个遍,无人不兴奋地暗中观察两人的反应。白桑乔倒没有什么,但别人问的时候还是会捂脸大声道:“欸唷!别问啦!想亲自己去亲吗!”杨耀则是一直害羞,看起来没有什么进展。
过了一段时间,赵希谣对施南阳说:“你知道吗,英语作业的作文里,不是要写一个人吗,杨耀写了一个女生亲了他之后,就‘fall in love with her’了。”施南阳感叹:“还好老王不检查作业。”
她竟有一点羡慕白桑乔,羡慕她炽热的喜欢,羡慕她面对喜欢的人时的勇气。借施南阳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搂住叶清远的脖子亲他,而且现在这样一种冷战场面,施南阳连说话也不敢主动找说的。
其实她很想试试……亲一下叶清远呢。
算了算了,别想了。

已入夏,但这并不妨碍思春少女的花痴生活。之前嚷嚷着说不会有喜欢的人的顾清浅终于不能免俗,暗恋上了她的同桌安亦君。这一喜欢,顾清浅便逮着施南阳和宋不桥说她和安亦君的事情,他会教她作业,有的时候还会偷看顾清浅。据顾清浅的种种描述,施南阳和宋不桥一致认同安亦君也是喜欢顾清浅的。
宋不桥最近也超级开心,因为很少会同她说话的谢楠木突然和她关系好了起来。有次她在楼梯口看见了谢楠木,他冲她打招呼,本以为是偶然碰见,没想到是谢楠木在等着她。他们就一起上楼到班上去,说了很多话。谢楠木跟宋不桥同路,宋不桥骑车上学时会遇见和爷爷一同去学校的他,她暗戳戳地放慢速度,在停车场停好车后就会看见等在楼梯口的谢楠木。
这就像是两个人无声的契约一般,你等等我,我等等你,一点一点拉近我们的距离。
反观施南阳……最近正在不停地喝醋。叶清远忽冷忽热的时间段过去了,现在只剩下冷了,你不找我,我也不找你,就这么僵持着。叶清远的同排是章晗龄,他俩特别聊得来,经常面对面说话。坐在最后一排的时候,因为空调的缘故便会挨得很近。施南阳回头问江尽言问题,或者不经意回头,都会看见他们聊的火热朝天的场景。
而且,因为空调风太冷的缘故,施南阳看见章晗龄穿了叶清远的外套。没过几天,梅雯煦也穿了叶清远的外套。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校服外套,明明比叶清远的防晒衣厚很多好伐?!为什么不找自己借?!
真是郁闷!!!
后来赵希谣对施南阳说外套是章晗龄硬要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施南阳的倔脾气上来了,死都不想理叶清远,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早上晚上的跑步还在进行,施南阳的膝盖终于好了许多,走路不再一瘸一拐的了。天气越来越热,她觉得自己不是很能受得了这种长时间的训练,老王也知道她的情况,让她累了就在一边歇歇。
越到后面她就越来越感觉自己受不了了,她的极限也就十五分钟,持续跑的话头会很晕。她只好跑到圈外蹲下来,把头埋在臂弯里闭上眼睛休息。太阳穴好像在膨胀一般,整个身体都烫的不得了,汗水黏黏的,很不舒服。估摸着大家已经绕着小小的圈子跑了五六圈了,施南阳才踉踉跄跄站起来准备继续。
叶清远每每经过她,都会看她一眼,见她站起来,神色担忧道:“没事儿吧?”
“有事儿也不要你管哦?”施南阳在心里默默地想。这醋的后劲儿挺足,她小气地记住了。
可她还是不能抑制自己对叶清远产生的依赖感,当她遇到困难时,想到的第一个人总是他。
最近家里,又在吵架了啊。很小很小的一件事,妹妹和表妹抢玩具玩,表妹狠狠咬了妹妹一口,惹得她大哭。哭声引来了大人。舅舅十分生气,打了表妹一巴掌,表妹的牙齿就磕到了舌头,出了血。一时间,家里哭声一片。外婆气舅舅狠心,就说了他几句,岂料舅舅脾气大,直接摔了把椅子。家里闹得鸡飞狗跳,谁都不开心。
当发生这样混乱的场面时,施南阳总会想有个哥哥。没有孩子不怕家里吵架,施南阳从小怕到大。
叶清远给她一种依赖感,她觉得,他像哥哥。
她的日记本上会记平日不开心的家庭琐事,叶清远看了后就会用铅笔在一旁写一些安慰的话。
久而久之,这依赖感就强烈了起来。
希望被他关怀,希望被他照顾,希望他能一直在自己的身边,不会离开。

施南阳期末的英语考的挺好,但理科不行,妈妈就让她报了数理化,英语补习班就别去了。她很舍不得离开,补习班的老师说过,走了之后就不能再回来了。她一遍遍地想着补习班里的每一个人,难过极了。
这个给予她很多温暖的小天地,终究是回不去了。
化学补习班是老王让她的老公办的,地点就在老王家的车库里面。车库在一楼,地方很小,但也能挤二十多人。老王的老公就是初三他们的化学老师啦。
施南阳的课程安排在大清早,大家都是在外面买了早饭带过来吃的。有的时候化学老师老吴还没有下楼开门,一溜人就拿着自己的早饭蹲在单元楼门口吃。有的吃馄饨,有的吃手抓饼,还有吃饭团的。

大家和老吴相处挺融洽,觉得老吴和蔼可亲。他会给大家炫耀自己的藏书,给大家讲些故事,下课也和大家聊聊天。还挺惬意的。
第二单元讲的是氧气的制取。老吴表示他在放暑假前偷偷摸摸在学校实验室里带了几样器材,就为给大家练习练习排水集气法、胶头滴管的使用,还会给他们做实验开开眼界。
老吴先倒了些双氧水在试管里,让叶清远拿着。又让章森把纸槽里的二氧化锰放进去。章森可能是因为怕它们炸了,一口拒绝。老吴就让一旁的施南阳放。
这算是和他一起做了次实验?
只是不知道,她能不能成为加速他心跳的催化剂,就像过氧化氢遇见二氧化锰一样,一接触就开心地冒泡呢?
车库里,大家都是三人一排。施南阳坐在左边的第一排,只有她和另一个女生。章幼幼突然号了句:“谁帮我丢下垃圾啊?”施南阳接过她手中的酸奶袋子,说:“我出去丢吧。”
当她蹦跶着回来时,听见章幼幼问:“她回来了吗?怎么这么慢?”叶清远正站在可以看到室外的窗子前回答:“回来了,我刚刚一直看着她呢。”
我刚刚,一直看着她呢。

VOL.8 相顾无言
初三换了新校区,离家里很远,施南阳骑自行车要花二十分钟。但是新校区条件和环境都更好一些。
施南阳又鬼使神差地坐在了第四组,同桌是赵希谣,前面是吴追和许柏朝,后面有沈诺凝。总归来说,这次的座位她还是挺满意的,黑板也不反光。
开学半个月。赵希谣因为困就趴在桌子上准备小憩一会儿,习惯性地对施南阳说:“老师来了叫我。”施南阳应了声,开始写作业。其间不经意往走廊上看了一眼,觉得站在栏杆旁的叶清远很奇怪。果不其然,下一秒她就看见站在他旁边的江墨妍安慰似的拍了拍叶清远的背。为了能看得更清楚些,施南阳把眼镜戴上了。叶清远背对着她,用衣袖抹了抹眼睛,侧过身来。施南阳看见,他的眼眶泛红。
“可怕!他哭了!”施南阳猛拍一旁的赵希谣,赵希谣一脸懵逼地:“谁哭了?”
施南阳还没来得及跟她解释,就突然感到心脏不适,心悸胸闷得厉害。心跳跳得很重很快,她反应过来是室上速犯了,一时半会儿停不下来,便弯着腰匆匆去了办公室。
出班门时刚好看见准备进教室的叶清远,她窥见他的眼眶潮红。是什么事,让他如此难过?
她随着外婆回了家,书包没拿,等下午好了再取。回到家,外婆就让她睡觉,她迷迷糊糊极不舒坦地睡了很久,醒来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现在大家应该在上政治课。施南阳想着。
心脏已经好很多了。施南阳拖着累极了的身子坐到楼梯台阶上,看着阳光透过墙上一个个小格在另一面墙上铺洒了很多朵梅花光斑。
他应该没事了吧?

下午来到班上,赵希谣就极其兴奋地和施南阳说了很多事情,是关于叶清远在她走后的反应的。
施南阳出去时叶清远刚进教室,彼时上课铃已经响了,不一会儿语文老师也进来上课了,可她还是没有回来。他看见她出去时用手捂着心脏的位置,难道是室上速发作了?
大半节语文课,他都没有好好听,眼神总是会望向门外,等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活蹦乱跳地出现。
“你知道吗,你外婆来到班上问贾老师你在哪儿的时候,全班人都回头望着我,那场面……然后我就看见风担忧地看着你的座位,看了很久。”赵希谣说。
下课后,叶清远来到施南阳的座位旁,似是想问赵希谣怎么回事,却又没有和别人说一句话,只是站在那里不动。发作业时看见是施南阳的,略微怔了一下,很轻地把作业放在了她的课桌上。
“心里面……好乱。”
她回家后的一整个上午,叶清远都没怎么和人说话,注意力也不集中。看见他哭的人只是觉得他今天心情不好,因为杨耀把他的文具盒扔到了楼下去,而文具盒里面装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东西,所以他情绪才这么失常。
赵希谣一脸不爽地和施南阳吐槽:“为啥他发你作业的时候动作那么轻那么小心,发我的作业就直接扔给我了?还砸到我脸了!”
“莫不是他觉得我死了才特殊哀悼一下的吧?”
这时许柏朝凑了过来:“咦,你来了呀?你不是心脏病犯了吗?怎么又过来了?”
施南阳光听赵希谣的描述就能想象出来许柏朝听见她犯室上速时问东问西的蠢萌样子。
“咦她人哪儿去了?”
“她心脏病犯了,去办公室了。”
“那她啥时候回来啊?”
“不知道。”
“欸欸她啥时候回来啊?”
虽然许柏朝只是好奇罢了,但施南阳还是感觉有点温暖,果然不负同窗三年。好吧……许柏朝的话,是两年,毕竟他是初二转学过来的。

因为座位的原因,施南阳和许柏朝玩儿的很好。施南阳初三以来就仿佛走了狗屎运一般,每次英语听写都是一百分,就对许柏朝说:“你看,我马上就能听写七次一百分了,集齐七次召唤神龙哦~”
许柏朝眯起他的眼睛说:“这算啥?我数学课堂作业也要连续七次被打好了,你行吗?”
“那你英语行吗?”施南阳表示不服。
许柏朝做了一个夸张的不屑的表情:“数学和英语哪个更拉分?你不行嘛哈哈哈……”
施南阳“呵”了一声,望天说:“哎呀,以后某人听写的时候还是不要问我了呀,真是遗憾哦。”
“诶诶诶诶大姐这个还是要通融一下的嘛。”许柏朝立刻作讨好状,“你看我们前后位的交情是不是?”

又因为许柏朝的原因,施南阳和徐照晖又熟悉了起来,毕竟他们是四人帮嘛,童木老大,许柏朝老二,徐照晖老三,叶廷老四。再说徐照晖是个很好相处的心机胖,施南阳和蔼地叫他“胖胖”。
至于心机……是某天晚上值日,老王把徐照晖叫去让他把垃圾倒一下,而他跑到老实的副班长吴追跟前对他说老王让他去倒垃圾,吴追就乐呵呵地去了,施南阳目睹了全过程,大道徐照晖是个心机胖,一点儿也不憨厚纯良。
大家都对副班长吴追有不满,因为他的性子太直。施南阳一开始并不讨厌他耿直的性子,还有点同情他。吴追对她说过自己小学时被班上的人说脑子有问题,被孤立。施南阳说:“因为你性子太直了,只认死理,不去考虑别人听到你的话会有什么感受。但是说你脑子有问题也太过分了吧?”
施南阳对他的印象改观是因为“水枪事件”。当时班里一溜儿男生喜欢用很小的那种水枪喷水,往别人身上喷,纯属下课无聊的打闹活动。
也不明白吴追怎么就告了老师,老王一个一个把带了水枪的人都揪了出来,用打板子惩戒。而隔壁班的老段见老王搜水枪,觉得自己班的人也应该搜一下书包,这一搜——扯上了一些带课外书等别的玩意儿的人被挨板子。老段带他们班的数学,他们都知道老段下手是非常狠的,不禁为他们班的人捏了一把汗。
其实带水枪也没有什么,没人因为水滑倒也没有弄湿书本作业,顶多找个乐子玩而已。可这一告老师就被扯出来这么多人,还把隔壁班弄了出来,大家难免会说吴追不好,太平洋的警察管得宽。谁知他说了一句话登时引起众怒:“那是他们自找的,我就是想让他们被打板子”。
施南阳有点芥蒂,这么鸡毛蒜皮的事情干嘛要小题大做?很无聊喔?而且想看别人被老师打这是什么特殊嗜好?Excuse me?也就因为他说这样的话施南阳才对他产生一种厌恶情绪。情商太低了。

不过施南阳也没心思想这些。
她妈妈又怀孕了。
自从知道了这件事之后,她根本集中不了注意力去听课。她非常担心,她妈妈四十岁了,两年前剖腹产生下了妹妹,现在又怀孕了,这一胎的风险很大,稍不留意,就会……
她简直不敢再往下想。
还有……另一方面。这个孩子还有妹妹都与自己同母异父,她本就逃避着这一问题。初二有天放学她遇见了爸爸家一位不熟悉的亲戚,她叫住她问她妈妈的近况如何。父母离婚这一事情早就在生活圈子里传得沸沸扬扬,爸爸妈妈家和他们工作的人整个公司上下都知道。那位亲戚说的一句话很扎施南阳的心:“你妈妈现在重新嫁了人,还生了孩子,有了新的家庭,一定过得很幸福吧。”眼神里还带着对施南阳的同情。
有病吧?!
如果施南阳当时没忍住,就一耳光和她拜拜了,她最讨厌别人对她露出的同情目光,而且她的话让自己觉得,她不是这个家里的人,爸爸妈妈都有了新的生活新的伴侣,她施南阳只能算是个被抛弃的没有家的孩子而已,仅仅只是个局外人罢了。
她很烦,真的很烦很烦。
有些人的嘴,真该洗洗了。

万圣节到了。
虽然施南阳他们学校不会为此举行什么晚会,但是施南阳却一直很期待它的到来。
——半年了,终于还是她憋不住了,她想和他说话。
非常非常想。
所以她就想借着这次万圣节跟他说话,为了掩饰自己的别有用心,她买了一堆糖自己用彩纸手工包装起来送给一堆人,只为了能稍微靠近他一点。
一点点,就好了。
叶清远从她身边经过好几次了,可她还是犹豫着要不要把糖给他,赵希谣絮絮叨叨让她鼓起勇气追爱。施南阳终于伸出手拦住了要去后面发作业的叶清远。
“给你。”施南阳说,“万圣节快乐。”
叶清远稍稍点头,接过糖说了声谢谢。
好尴尬……不过也算迈出第一步了对不对?
快放学时,叶清远依然因为要发作业经过她旁边,然后她就扯住他的袖子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糖好吃吗?”叶清远垂眸,面上晕开笑意:“好吃啊。”
这算是和好了吧?算的吧?
十一月的月考也随之而来了。考试的早上大家和以前一样捧着书把书包送到外面去,对着教材依依不舍,蹲在书包面前硬想多看一些知识点。
施南阳也蹲在走廊上抱着书一目十行,突然赵希谣凑到她旁边说了一句:“刚刚风在看你哦~”“蛤?”冷不丁被人凑近说话,施南阳惊了一下。
“你知道吗他是怎么看你的吗?他拿着书,侧着脸一直在看你,然后我就走过去挡在你们中间,他便把脸给转过去了。看,我可是个神助攻!”赵希谣语气得意。施南阳偏过头窥了叶清远一眼,他正把书装进书包,一副正经的样子。
她看着他,不由得想笑。
原来,他还有点可爱哦?

新校区里大部分学生的家里很远,学校就安排了食堂,十一月份终于装修好了开放了。施南阳、白桑乔、海源和杨耀一起当试餐员吃学校的第一顿午餐。
也没什么,第一顿饭感觉还可以,令施南阳略感郁闷的是,其余三人都有红烧鸡腿吃,只有她一个人没有,好羡慕他们这些有肉吃的家伙哦。
吃完了就回教室睡觉。几个人闹了一会儿觉得累了,就趴在桌子上面眯眼休息,又觉得坐着睡不是很舒服,就把几张课桌拼在一起爬到上面躺着睡。

过了一段时间,食堂旁的小卖部也开放了,留在食堂吃午饭的就背着老王偷偷摸摸买零食吃。施南阳那一块儿的人会交换糖果吃,因为糖果关系就变得贼好。也因为平时打打闹闹互相调笑抄作业很玩得来,总之施南阳是和许柏朝、徐照晖混熟了。
十一月的月考许柏朝考了第十一,施南阳才十五名,就叫嚣着说考好了不能忘记他们这些穷朋友,作业什么的还是要给抄的。(冬某:虽然班级还没排到前十,但年级的名次还是挺高的,南阳的班级一般都会上榜二十几个人)许柏朝当天晚上还答应的好好的,第二天施南阳准备找他对对数学作业答案时,他却突然变了卦:“不能给你们抄作业的知道吗?要自己好好学习的知道吗?怎么能抄作业呢?这么不听话!”
施南阳被他的突然变卦搞得一脸懵:“你昨天不是还答应不会忘记我们这些穷朋友的吗?再说你自己的作业不也是抄作业帮的?”“哎呀说不行就是不行嘛,要好好学习,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了?这么挫,我当然是要多多和那些学习好的安恒远啊庄冕轶啊他们打交道啊。”许柏朝一脸的调笑意味。
“你!!”施南阳气急败坏,“忘恩负义!以后英语听写死都不给你抄了!”
“略略略,不抄就不抄,我又不是不会。”许柏朝说。
早读课,内心充满了对许柏朝的怨念的施南阳撕了一张纸,写了一行字:“许柏朝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贱人。”然后拿出胶布准备粘到许柏朝的衣服上面。
很不巧的是被他发现了。
“我逗你玩的啦,你还真信啊。”许柏朝说。
“小贱人小贱人小贱人不想理你。”施南阳说。
“就逗你玩儿而已啦,这么激动。”许柏朝认怂,“说不给你抄是骗你的。”
“你干啥逗我玩啊好玩儿吗!”施南阳不服,“我一早上都不原谅你了,把手伸出来!”
“是是是,不原谅。”许柏朝默默伸出手,“怎么了?画乌龟啊?你画啊。”
施南阳本意是想在他手上写小贱人三个字的,听他这么一说受了启发,就拿出黑笔在他手背上画了只大乌龟。顿时感觉愉快了许多。
“以后不许逗我玩!”施南阳警告。
“是是是,不逗你玩。”许柏朝附和。

    发布于2018年08月20日 09:58 | 评论数(8) 阅读数(426)

上一篇:旧风叙VOL.4-6

下一篇:旧风叙VOL.9-10

评论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18-08-23 18:48:01

后排给大冬冬打call!!!!111

冬阳 114.96.83.*** 发表于2018-08-21 15:36:09

回复soda:原谅我孤陋寡闻www

南阳的麻麻剖腹产生了三个孩子,第二胎和第三胎间隔没有到三年所以南阳会担心x文中没有说那么详细【忘记了 】

不过也因为施南阳比较抗拒这个孩子所以emm

以后在这方面会注意哒(๑¯∀¯๑)

Mr.soda 发表于2018-08-21 09:20:00

甜!!(´,,•ω•,,`)♡期待!

不过作为一个医生家的孩子,忍不住想纠正一下下×破腹产第二胎不会有什么危险,就算是四十岁了危险也很小啦,破腹产是很安全的,我就是破腹产生下来滴w

帅气鱼g 36.5.44.*** 发表于2018-08-20 12:47:03

没有剧透啊2333(委屈 从文中就可以看出小叶醋意好大哟 胖胖看到说不定也会吃醋哈哈哈哈哈

朝晖组也超甜啊哈哈

清歌° 发表于2018-08-20 10:58:22

哇鱼er你这样剧透真的好吗(姨母笑)

啊辣个大家的建议都在4-6回复了,再在这里说一遍叭,因为输入法和手机码字的问题,排版和字体大小可能没有办法解决,但会尽量分段(๑•̀ㅁ•́ฅ)

好啦好啦,破十高能预警,前方南风组有糖x

【所以朝晖组的糖大家吃得怎么样】

吃土少女Still 发表于2018-08-20 10:36:50

我似乎闻到一股浓浓的醋味

口十氵青远 and 月半月半 醋意警告!

抱抱冬阳…亲戚多嘴是真的 火页

这几章含糖度挺高啊哈哈 表扬!

冬阳 114.96.80.*** 发表于2018-08-20 10:30:51

咦这次出来这么快?????
吃土少女Still 发表于2018-08-20 10:21:54

强行占前排

我去看南风组小夫妻楽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