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风叙VOL.4-6

VOL.4 最初的心动
上初中以来,因为早上的时间比较赶,所以施南阳放弃了早餐,开始了长长的饿肚子历程,也是因为如此,她又有了胃疼的毛病,她对沈诺凝自我调侃“哪儿都有病,我可能是老了” 。
沈诺凝是施南阳的又一个好朋友,初中第一天的时候她就坐在施南阳的前面,不过施南阳对她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因为她长得并不是很好看——主要是因为奇葩的中年妇女着装和并不适合她的发型,齐耳的假小子短发,皮肤比较黑但是却穿着明黄底色红配绿花纹的衣服和破了洞的黑色紧身裤,怎样看都非常的不协调。施南阳对长得好不好看无所谓,但是至少着装要整齐吧?所以第一印象给了沈诺凝差评。后来因为赵希谣她才和沈诺凝熟悉起来,觉得她和转走的邱纷飞一样,性子直爽很容易相处,才和她成为了好朋友。
这天上午的第四节课是体育课,施南阳已经胃疼了两节课,想到接下来要跑步就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按捺不住它要归西的心情了。她恹恹地准备下楼,然后耳边就传来一个调侃的声音。
“施南阳施南阳你肾疼啊?” 
是叶清远。施南阳瞥他一眼,说: “是胃!是胃!”“我知道嘛,是肾疼嘛,你割了几个肾啊?” 叶清远一心想要逗她玩儿。“你才肾疼呢……” 施南阳被迫和他一起下楼,耳边嗡嗡嗡嗡全是他在说肾疼的声音。
他们班的体育老师一向仁慈,这次只让他们在两个球门内跑小圈。大家的速度都比较慢,施南阳虽然有一种胃要掉了的疼痛感,但还是绕着圈子慢悠悠地跑。做个热身运动跑了几圈也就解散了,施南阳蹲下来以缓解疼痛感,顺便默默地在地上画圈圈。
沈诺凝过来了,夸张地张开双臂说:“哈哈,我来给你遮挡太阳~”施南阳欲哭无泪地扯住她的手摇摆:“啊啊啊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吃饭睡觉呜呜呜…” 叶清远再次出现,不厌其烦:“施南阳,你割了几个肾啊这么疼?应该卖了不少钱吧?”
施南阳:呵呵,画个圈圈诅咒你。
她已经疼到不想说话,便选择不理叶清远。叶清远见她不说话,意识到不能用逗她玩儿分散她的注意力。他垂眸看着她,放正经了态度,说:“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去台阶那边坐一坐,要好一些。”施南阳抬头看向他,他的背后有阳光描摹着轮廓——或许是因为疼痛,施南阳觉得现在逆光站在自己面前的叶清远非常温柔。
温柔,是很久之后的施南阳对叶清远的形容。那个时候的叶清远懂得放和性子一心一意地照顾、迁就施南阳,就像哥哥一样。只是他也明白,自己的目光被她吸引,那个最特殊的存在就是他目光常常所及的她。
施南阳突然觉得,这个温柔的人可以了解一下。她不知为何,心里有点什么融化了,好像……有什么情绪将要破土而出。只是她不是很敢面对,觉得这也太随意了吧。
她试图逃避这个让人纠结的问题,可是次日她发现,她前一天的日记上,叶清远的名字出现了八次。
看来,没办法躲避了呀。

运动会在初二的十月开始了,施南阳因为语文好,被老师安排成宣传员,就是那种很苦逼地写加油稿的人。而她又因为要参加写字比赛参加不了开幕式——超级盛大的那种,有一大堆气球还有放鸽子的欸。
写字比赛完了之后,施南阳又从学校到体委去写稿子,就得知跳远一向厉害的章森因为裁判没有清理沙子滑倒,被淘汰。别的运动员都还好,施南阳因为和杨君哲关系好,是钢铁好哥们儿,就给他做服务员,给他加油打气啊,基本上一直跟着他转遍了整个操场。跑步比赛很紧张的,零点几秒的差距就会被淘汰下来,特别里面还有田径队的……那些人穿的衣服都是一副运动员的架子,手臂上的肌肉简直了,强壮的不得了。在跑步前还会淋头倒下一瓶矿泉水,感觉比起他们,班里的几个跑步运动员真的是弱不经风诶。
最隆重的是第二天的男子一千五百米,一共有三组,每一组开始跑的时候,只要有自己班里的,就跟着他们一起跑,横越操场。施南阳他们班有三个人,分别在不同的组,有安恒远、顾守和叶清远。
施南阳和任岁抒一起在起点给三个人加油,最好玩儿的是顾守,他一派领导人的模样,冲她们挥了挥手。而安恒远在她们喊了好几遍之后才注意到她们,因为他在做热身运动。发令枪一响,不仅仅是运动员们开始跑,操场上的所有人也都跟着移动起来,那场面不亚于大雁迁徙,毕竟他们一个年级有两千人。那时候大家多半不太重视体育,所以能跑一千五百米的人被大家供奉为神,简直不要太在意。
最后是叶清远在六十多个人中拿到了第十一名。
施南阳的班级在三十二个班中排名第八,有一张巨大的奖状,被贴在班里的墙上,这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当班里写的稿子在广播上被宣读时,大家都高兴得快膨胀了,有一个班写了一篇全英文的稿子,广播员读的时候大家就会自动包围小圈圈默默吐槽。休息的时候就一起吃辣条,当然巧克力和苏打水是专门给运动员准备的,别人羡慕不来的。
三年里唯一一次运动会,圆满结束啦。

不知道施南阳是遭了什么天谴,老王总是会在她没考好的时候宣布调位子。上榜的人先自己选位子,没上榜的在外面等他们选好之后再进来捡剩下的。

施南阳选择坐在第四组的第二排,当时只想坐前面一点看得清楚,没考虑到第四组的前面黑板会反光……她前面是初一玩得很好的女生白桑乔,她成绩不好但是很会画画,施南阳喜欢写文,便特别羡慕会画画的人,因为脑子里想的人物可以随笔画出来,人物介绍也就不单调了。不过……她实在没画画的天赋。
坐在她后面的的是初中第一天的时候就和她大大咧咧打招呼的逗比赵希谣。后面的后面就是好哥们儿杨君哲,施南阳对这个位子还是挺满意的,除了右手边闷到要死的江尽言——没错,她曾经因为他帮她擦窗子还对她笑而花痴的不要不要的,现在想想觉得,那时真的是年少轻狂,太不懂事了啊。
一方面,她有些烦恼的是,叶清远。
她好像不能忽略他的存在了。
叶清远的位子在第二组第四排,但这也阻挡不了他让靠窗的施南阳天天开窗户——冬天,好冷,窗户一开那个寒风飕飕就灌进来了,施南阳经常默默腹诽叶清远是不是变态,虽然开窗子的确能让暖烘烘的教室清醒一点。
不过叶清远还是有一点点的好的,又一次下课开窗子时,施南阳就去把他的课本还有作业全都拿过来摆在自己的桌子上,以此作为示威。然后她就翻起了叶清远的历史书,顿时感觉想拜师求艺,将先前的调皮状态切换为一脸真诚,道:“诶叶清远你把你的历史书借我回家复习好不好?”“为什么?”“因为,你是个学、霸、啊。”施南阳态度诚恳。“我才不是学霸呢,我是英语课代表,但我英语从来没有考过全班前三名。” “我语文考过,物理也考过。嚯嚯。”哦,施南阳因为物理考了第二,语文没考好,就被老王撤了语文课代表,换成了物理课代表。叶清远懒得理她,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临走时说:“我告诉你啊,星期三必须还给我,而且我的书要是坏了一点点,我绝对不会打死你。”
期末考试前夕,施南阳有道物理题不会,她去问叶清远,叶清远说这道题他算了十分钟才算出来。 “呃反正就是根据公式来嘛,质量等于密度乘以体积,然后代入嘛。”施南阳看着那宏大的算式,尴尬地笑笑:“我问的就是怎么代入啊……” “代入嘛,这是数学问题。”施南阳最不好的一科就是数学,只能拿笔慢慢计算。
下午时,施南阳在发作业,叶清远扯住她的围巾,问她那道题算出来没有,他拿着一张纸,上面写着大堆的算式,说: “你看,我算出来了。”
或许,是这个时候。
如果,如果啊。
如果那天她没有选择靠窗的位置,如果在小升初时她选了去另一个城市读书,如果错过了,他们两个会不会都会好很多啊。


VOL.5  来包辣条

喜欢,到底是什么啊。是她之于叶清远的这种莫名的朦胧情感吗。是觉得他像哥哥能够照顾自己的一种依恋,还是单纯的喜欢呢。她不太确定自己的心思。

应该是……喜欢吧。

寒假时施南阳肩关节疼到躺不下睡不着,甚至夜里会哭着醒来,朋友很巧地都不在线,是杨君哲一直陪着她,从早晨醒来到深夜睡去,近乎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陪伴。可为什么施南阳只把他当做哥们儿,不喜欢他呢。她曾经还因为叶清远和杨君哲打架觉得叶清远不好呢。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注定?

 “欸,为了不让别人发现我喜欢他,我们给他起个代号吧?”施南阳对赵希谣说。最后,她就把风作为了他的代号。每个人所喜欢的人在其眼里不都是清风明月吗,她因为一部动画片的缘故,从小就很喜欢风这个气象,而且,风每天都会在身边呀,如果他能像风一样,不会离开,那挺好的哦。

就让我这样幻想一下吧,他能够一直都在,多好啊。

同大多有喜欢的人的女孩子一样,施南阳会把同叶清远发生的一切都和已晋升为闺蜜的宋不桥说。她们虽然是隔壁班,但课间一般都待在班里,到了周五晚上上英语补课的时候才在一起叽叽喳喳。

英语补课的老师是个五十几岁的爷爷辈,但是他的心态很年轻,像个老顽童。施南阳从小升初就在这里上课,一直到现在,她觉得这里是个温暖的小集体,有逗比,气氛总是活跃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觉得这里有一种像家一样的感觉,所以一直没有离开。

她和宋不桥喜欢传小纸条,日后翻上面大堆的聊天记录时会有一种温柔的感觉,回忆很美好,只是回不去了而已。

施南阳会和宋不桥说叶清远,宋不桥也同她说谢楠木,不管是快乐或不快乐的事情,两个人在一起说的时候就会很高兴。

那时施南阳已经和叶清远混得很熟,一下课就一起说话的那种。叶清远有天说以后叫她熊猫,但施南阳觉得自己和熊猫一点儿也不像,熊猫非常可爱且胖乎乎的,她不会卖萌不会撒娇,还瘦,完全和国宝相反。她被他摸头的那天,心情很是膨胀。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被男生摸头,觉得非常值得纪念。

后来中考结束的暑假施南阳和叶清远讨论起摸头这件事,叶清远说他在更早的时候就摸过她的头,当时她的表情异常精彩。施南阳:……

数学老师喜欢出变态难的卷子给大家考试,每次及格的人基本寥寥无几,七八十分的就是尖子中的战斗机了。那次叶清远考了全班第一,一放学一堆人都围着他,包括老王。老王直接把他安排成数学课代表,对他哔哩吧啦说数学课代表的工作。施南阳叼着一袋牛奶看着他被夕阳的光温柔的样子,也看见他的眼神越过他身边的一圈人准确无误地落在她身上。

这,是最简单最纯洁的喜欢了吧。

我不在意身边的喧嚣与热闹,我只在意你。

施南阳喜欢记手账,叶清远发现她这一喜好后就会威胁她要看她的日记。里面也没什么,只是平日的情绪而已,有时会有记一些家里的事情。叶清远曾经听章幼幼说过她家里的事情,他是一个对情绪特别敏感的人,觉得施南阳不开心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想逗她开心的感觉。他觉得她特殊,目光总被她吸引,想更了解她,这样,他就能在她不高兴时安慰她了吧。

可在他看见她日记里写着喜欢谁的时候,逃避了。虽然她用修正带粘了起来,但对着光还是能看见。

——是他自己。

那时他已经很了解施南阳,可还是觉得她特殊,就在想自己是不是喜欢她。当他看见她喜欢自己时,立刻否定了这种想法,绝对不是喜欢。

同时他也渐渐疏远了施南阳,不再一下课就会去找她说话。他把日记本还给施南阳时,说: “你日记本里写了喜欢谁,我用手电筒对光看见了。”施南阳觉得他疏远自己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喜欢他,电视剧里不都是这样写的吗,一告白就不能做朋友了,她这还没告白呢,叶清远就不理她了,施南阳表示欲哭无泪。

她可能真的没办法就这样不喜欢吧,他因为要安慰她组织大半天语言,红着耳根结结巴巴对她说一堆大道理,还给她写小纸条,里面一堆的宏伟说辞。

她同时也明白了,为何会那样喜欢,如沉湎于光芒。

既然她也没有办法去解决这件事情,那就把注意力放到别处吧,比如体育。

施南阳和宋不桥、顾清浅约定每天早上都去体委跑步以此提跑步速度。施南阳心脏不好,怕体育考试考不到分,对此很是努力。

在这个计划开始不久,老王也让大家晚上放学去教学楼后面的停车场跑步,不间断一跑就是四十分钟,第一天晚上施南阳直接跑哭了,和杨君哲一起拉车的时候,杨君哲表示受到了惊吓,直接把车拉到施南阳手里,一路把她送到校门外。好吧,其实是顺路。

更多的时候,施南阳还是一个人早上跑步。宋不桥的家长多半不让她出去那么早,而顾清浅除了第一次来过,就再没出现。这样,每天清早,施南阳和一群老年人一起跑步,最心塞的是,老爷爷老奶奶们因为坚持晨练,跑的比她快很多。

也不知道施南阳哪里来的毅力,每天都五点二十起床,绕着四百米的操场跑八圈再去学校早读,除了雨特别大出不了门,不然就算飘着毛毛细雨她也会去跑步。有时体委的门没有开,她就蹲在路边背地理生物的知识点。

她和宋不桥一起跑圈的时候,经常会看到一对情侣也一起跑步,速度都是她们羡慕的速度。可以看出来他们十分恩爱,女方跑不动的时候男方就会放慢速度等一等她,就是这样一个细节,让施南阳和宋不桥觉得他们真的是模范夫妻诶。

我不会让你一直在我后面追我,我明白那样你会很累的,我会放慢速度让你和我比肩同行,这才是我想要的,而不是因超过你而开心。

施南阳觉得自己的生活过得很充实,老王按成绩调的位子,单人单座,她的前面是任岁抒,后面是江尽言,左面是许柏朝,右面是海源,被一群逗比包围觉得非常开心。在政史地生课上,一张纸条从一组传到另一组,看着大家搞笑的回答,施南阳的心情也非常好。当然他们最常讨论的就是辣条,下了鸿志要开一家卫龙辣条公司,还要扩大庄冕轶的养猪场。

因为位置的原因,施南阳和江尽言也嗨了起来,沉闷的江尽言皮起来也是很皮。施南阳很容易被吓到,江尽言找她说话时会在后面戳一下她,施南阳就宛若触电般抖了一下,一脸生无可恋地回过头瞥了他一眼,江尽言: “哇,你这么容易被吓到啊?哈哈哈。”然后他又戳了一下施南阳,施南阳: “啊啊啊来人呐把江尽言拖出去斩了!!”

海源也是个大逗逼,有一次施南阳问他物理题,一道力学题,施南阳表示怎么想都想不懂。海源就从扫帚上拔了一根毛给她演示,施南阳就秒懂了。还有一次,施南阳有道英语题看不懂,他拿着试卷翻译: “它的意思呢,就是你很聪明,你是最聪明的。”施南阳: “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我是最聪明的~”海源默默作势要把施南阳的试卷丢出去。

老王宣布了南京研学在五月十八号,班里一阵哀嚎,因为五月十二月考。考不好就算去玩也很没劲的吧。不过成绩出来,施南阳是全班十四,年级里的排名还可以,所以她满身自由。

叶清远和施南阳的关系突然又变好了起来,他找施南阳要手账本,她也就给他了,但她并没有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施诗过来找正在和别人聊天的施南阳,她问: “是你把本子给叶清远的吗?” “是啊,怎么了么?”施南阳有点蒙。施诗说: “白思萌和梅雯煦在看欸。”施南阳很不理智地认为,是叶清远给她们的,不然她们不会拿到的。她来到叶清远位子旁的时候,日记本放在他的课桌上了,她冷淡地对叶清远说: “你为什么把我的日记本给了别人,我说过不要让别人看到。”叶清远一脸无辜: “我没有啊,我放在桌肚里,是她们自己拿的。” “别人翻你桌肚干什么。”施南阳不想再和他说下去, “日记本里面有很多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你凭什么让别人看到。”说完,她就转身要走,叶清远扯住她的衣袖想要解释清楚,但是被她甩开了。施南阳有些委屈,不想让他看到她的眼泪。

嗯,尴尬的是,最近施南阳的卫生纸都被沈诺凝劫走了,施南阳只好抹抹眼泪回头找江尽言借纸,江尽言很乖地拿出纸给她,问: “你刚刚哭了?怎么啦?”施南阳笑: “没事儿,沙子进眼睛里了。”

为什么,现在觉得别人比你温暖。

这刚好是去研学的前夕,班里的景象一派闹腾,施南阳也被带的高兴了一点,以至于晚上激动到睡不着觉,这毕竟是第一次和全班同学一起去那么远的地方呢。

 

期待。


VOL.6 星辰之属

施南阳四点被外婆叫醒,外面还是一片漆黑,只孤零零地在天边缀着一颗星子。施南阳和外婆分别骑着自行车去学校,一路上基本就是在摸黑前行,那颗星星伴着她们一起前行,这好像是件很浪漫的事情哦。
校园在昨晚就停了好多辆客车,施南阳来得比较早,只看见了沈琰一个人,别的班也有很多人围成小圈子,兴奋地谈论着接下来两天的南京研学之旅。
天色也渐渐亮起来,那颗星星却仍然很亮,在一片深蓝与粉色交融中闪烁着。
大家在班里叽叽喳喳,交换着小零食,研究怎么贴晕车贴。杨君哲送给施南阳一瓶草莓燕麦酸奶,王小飞也给了她一个苹果,施南阳把肉松面包分成好多份分给大家,还没上车出发,大家就兴奋的不得了了。
一辆车四十几个人,班里剩下的被拼凑在七号车,全部都是女生,只有转来的许柏朝是万花丛中一点绿。五点一刻,大家排队上车,客车很高,下面的人只能看到头顶。施南阳的那一车由老王和大家都很喜欢的生物老师张老师带队。还有一个长得超级乖的男教官,穿着迷彩服背着一个包,很精神的样子。
在车上要颠簸好几个小时,大家一个个都兴奋的不得了,吵吵嚷嚷聊天,老王让大家唱唱歌,气氛异常活跃。有的时候七号车会超车跑到他们车的旁边,大家就激动地冲他们招手,然后让司机开快一点超过他们。一路的风景也非常好,算是大饱眼福了。
好不容易到了南京市内,第一个目的地是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人太多,教官头儿很严厉,让近两千号人排队型,不整齐就不让进,太阳很大,他们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个小时,要把帽子摘下听一大段演讲,很热。
然后是馆长给大家介绍纪念馆的几部分,介绍完了,要一号车一号车进去。也只是走马观花,因为时间很赶,施南阳还来不及融入一种肃穆悲伤的氛围,就已经走出去了。
接下来就是去南京理工大学吃中饭,教官给大家发饭票,说不能弄丢,弄丢了就吃不了饭了,大家恨不得把那张撕的一点儿也不整齐的饭票拿胶粘手上。
好容易进了学校,还要先去厕所,在梧桐树林下面排队。施南阳不想去厕所里挤,就一个人靠在梧桐树下看阳光浸润翠叶的样子,像将碧绿中调进了透明的蜜色。太阳透过叶间的缝隙在地上铺洒了一层碎碎的光,树影供给了一片阴凉,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叶清远来到施南阳面前,神色小心翼翼的,说:“昨天的事情,对不起。”施南阳很倔,现在非常不想理他,将目光移向别处,说:“我为什么要原谅你。”
他垂下眼帘,最终还是很轻地留下了一句对不起。

原来大学食堂的饭味道还挺不错的,因为有红烧鸡腿和土豆丝,这两样施南阳表示自己非常喜欢。楼下有卖饮料的,但是施南阳把包放在了车上,没带钱,沈诺凝很机智地选择把钱放在口袋里,买了一杯橙汁和施南阳一起喝。下午是去南京博物馆,里面有一条小街是民国时期的风格,很好看,头上是一片星空,虽然小街里有很多好吃的,香气阵阵,但也只能闻闻而已,那些漂亮的小玩意儿也只能看看,因为赶时间、赶时间、赶时间,根本停不下来。
下面就开始了一天在大金山军训的生活。
好容易能在宿舍歇一会儿,教官的哨子一响,就要跑下楼集合,感觉像在招魂一样,神经时刻绷紧。
晚饭吃得太急,施南阳那一桌的人都没吃多少,好不容易在宿舍里歇下,没过多久,教官的哨声又尖锐地响了起来,无奈,大家只能带上小红帽迅速奔下楼去排队。
是去篝火晚会。施南阳是有些小兴奋的,她还没参加过篝火晚会呢,是一堆人围成一个圈圈绕着篝火转吗?随着教官们的安排,他们又开始在大金山上奔跑起来,施南阳按着帽檐怕被风刮跑,又抱着手帐本准备随时记些什么。 她漫无目的地随着前面的人移动步伐,欣赏着傍晚时大金山的景色。粉霞在天边燃着,灯带在路旁亮着,好像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到了晚会的地点,大家看见一个简易型的舞台和不远处刚刚点起的篝火。所以有篝火就叫篝火晚会了?正愣神,教官严厉的声音又冷不防地响起:“3号车的到这里来!”“给我排好队!”同学们顺着教官的指令在铺着草皮的斜坡上乖乖坐下,等待着晚会的开始。施南阳坐在很靠前的位置,主持人试话筒的声音突然炸在耳边,她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个超级大的音箱,便立刻跑去向老师请示能不能坐后面。老师知道她心脏不好,于是爽快地答应了。施南阳走到最后的位置坐下,打量周围坐着哪些人——全部都是男生......她生无可恋地笑笑。叶清远应该也是在看周围有哪些人,当他瞥见后面的后面是施南阳时,立刻往前面挪了一点。一旁的周琰说:“诶施南阳,本子借我看看,好回去写这次的作文。”施南阳打哈哈般地回答:“好啊好啊,五块钱一看,保准你作文得九十分的喔!”不过是一句玩笑话,周琰还真从兜里掏出五块钱递给了她,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说:“还真给啊...逗你玩儿呢...”借着周琰看手帐的当儿,施南阳望着叶清远的背影思神,明明一个月前他们的关系好得连数学老师看见他俩在一起就露出狡黠的笑容,为什么现在他就不找她说话了呢?
舞台灯光组成花朵的形状在四处游弋,唱歌的主持的声音通过音箱传到施南阳的耳朵里面,刺激她的心脏。施南阳觉得她有种活不过今夜的感觉,疯疯癫癫地找人借水。叶清远回头问她怎么了,周琰代替她回答:“她心脏不舒服吧。”后面的人没有教官看着,就也没了规矩,位置也稀稀拉拉地变了不少,周琰从施南阳的前面移到了左面,施南阳和叶清远中间便没了人。叶清远看着她缩成一团的模样,说:“早说啊,早说给你带耳塞啊。”他要去施南阳的本子,侧身将本子轻轻覆在她的耳边,试图为她遮挡一些噪音。旁边他的哥们儿起哄说:“唷~叶清远心疼了~”叶清远没有说话,也没有将本子移开,当那首歌唱完的时候,才又转回身。周琰问:“施南阳,我帮你去和老师说一声吧。”施南阳没形象地拉拉他的胳膊说不要,老师会和家长说的。后来叶清远逗她说要和老师说,她不肯,他问她为什么。施南阳略认真地告诉他:“因为老师会打电话给我妈妈,我妈妈会担心我的对不对,她离我那么远也不知道我好没好,不就更担心了吗,就要给我爸爸打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肯定要吵,他们吵架,我就难过了对不对,所以就不要和老师说了嘛。”叶清远看着她亮亮的眼睛,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怔了一会儿说:“逻辑推理这么好啊,没见得数学有多好。”为着顾施南阳,叶清远基本上都没有看什么节目。他再次说要和老师说一下,这次很认真,但施南阳一如既往地摇摇头,挺了挺身子,对他开心地笑了一下,以此证明她没事。叶清远深深地看着她,眼神好像有些心疼,他知道她倔,明明不能过度锻炼,还硬撑着,难受了还嘴硬说我很好呀哈哈哈,就像现在一样。对着她的眼睛,叶清远总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现在站在舞台上唱歌的,是一个男生,他好像很紧张,什么也唱不出来,主持人鼓励他并且让会唱的跟着一起唱。施南阳觉得那个男生有些无助啊,他敢站上舞台就已经很棒很棒了,就听从主持人的话,跟着他一起唱。“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让你再变老了......”她的声音轻,但在发现观众们每一个跟着唱的时候,还是窘迫地自说自话:“诶怎么没有人唱啊。”
中场休息的时候,因为音箱不发声,所以施南阳精神起来了,凑在一旁看周琰摆弄跳绳的把儿,说:“好好玩的感觉哈,转好快呢。”右方的张弛说:“我觉得施南阳看周锬玩这个的样子好天真哦。”叶清远转身看她一眼,对张弛说:“她就像个三岁的孩子一样。”施南阳愣神他语气中莫名的温柔是个什么鬼?

施南阳无聊地扒拉着小草,突然一个人难听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她眯起有些近视的眼睛望向台上,问:“这个人是谁啊?”“谢楠木啊。”叶清远说,“好听吗?”“不好听。但是宋不桥会觉得很好听很好听呐~”施南阳比了一个对勾的手势。“所以你就觉得好听?”施南阳也说不准,就没有作声,后来,后来叶清远就转过身不搭理她了。过了一会儿,叶清远面色严肃地问她:“快说真话。”“什么啊...?”施南阳不太明白叶清远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这人儿还在为谢楠木唱歌好不好听而耿耿于怀吗?“快说,你到底难受还是不难受?”“欸...”施南阳默默裹紧外套,带有讨好意味地对他笑,奈何他的目光太具威慑力,不得不说真话:“难受啊。”叶清远拍拍她的帽子,说:“我去和老师说一下吧,好吗?你别那么坚持。”灯光穿过黑夜漫过了少年的眼睛,如此深邃空明,仿佛有光一般地美好。施南阳垂下眼帘,又拨弄起了小草,沉默不语。她也不喜欢自己心脏不好,舞台上的小活动她一个也看不了,只能听着一波又一波欢乐的笑声,只有她显得那么缄默,宛若和别人隔了堵墙。面对着眼前光也探不进的黑暗,委屈地湿掉了眼眶。施南阳暗暗在心里骂自己懦弱,怎么那么爱哭,迅速收回快要落下的眼泪,对着小草摆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也不知过了多久,叶清远抬起她的帽子,对上她的眼睛,看了会儿说:“哭了?”又转头瞥了眼舞台,继而说:“你倒是抬头看看啊,什么都不看你不无聊吗?要坚持的懂不懂?”施南阳惊悚他为什么会如此了解自己的心思,顺着他的话去看节目。叶清远问她:“好玩吗?”她很开心地对他笑:“好玩呀。”看着她的笑容,他也笑了。
是不是我开心你就会开心呢。施南阳想。其实她的关注点不在舞台,她将所有的余光都用来望着叶清远的背影。他望向她时,眼底有光,有这世界上所有的星辰。那晚没有星星,就让她施南阳固执地认为,星星是藏进了叶清远的眼睛里吧。
很久以前她讨厌他的时候从来没想到过会有这么一天,她会有一点喜欢他,可这,好像不止一点点吧?应该,是比一点点还要多一点点呢。叶清远总是很喜欢出神地望着她,这个时候,她就以收拾书本来掩盖自己的慌乱;某次赵希谣当着两人的面说:“你们俩能别撒狗粮了吗,我都快吃撑死了。”随后两个人望着彼此笑,脸都羞红了;他在她的手账本上吐槽很多,安慰也很多,他说“别强迫自己,有我在”,他说“熊猫不哭,我给你糖吃啊”......那些日子,好像已经走了很远了,好像啊,回不来了呢。
“喂你能不能别把帽子压这么低啊,我都看不见你眼睛了。”施南阳抬眸,想回一句“你干嘛要看我眼睛啊”,却欲言又止。这场晚会要是不结束该多好,因为她知道,结束了,他们又会回到冷淡的样子,上午叶清远向她道了两次歉,看着他小心翼翼地说对不起你没事吧的样子,施南阳觉得自己就是在造作啊,为什么要那么在意他昨天不来说对不起呢。施南阳将帽檐往上提了提,视线转往舞台。
“那,再见了,逝去的光阴。”
无论有多么美好,终将要告别的,不对吗。

彩蛋君(ˊᗜˋ*)
南阳:我天真?不可能的!最后先霸气告白的人明明是我!!叶清远你怎么能当面米娜桑的面戳穿我数学不好!!过分!!
小叶同学:呵呵,难道你数学好?我给你的那本作业你写了多少??
南阳:说好带我跑步的呢?说好教我学数学的呢?还有给我的信搬家的时候忘带了!!
小叶同学:当初说没考到前三百就答应我一个要求,要不要算算有几个?

南阳:我当时也没同意啊!!!

【冬阳:诶呀…打起来了,场面比较混乱,下一章再见(〃'▽'〃)】

    发布于2018年08月06日 17:32 | 评论数(8) 阅读数(471)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旧风叙VOL.2-3

下一篇:旧风叙VOL.7-8

评论

清歌° 发表于2018-08-20 10:52:01

回复soda:因为在手机上面码字而且输入法和写稿的平台可能有点问题,所以排版布局实在没有办法,但会尽量多分段。人物名三个字的是出场较多的,以后路人甲乙丙丁会采用两个字的名字~

回复冬眠(6楼,可以这么称呼嘛):可能和鱼说的一样是因为在电脑上面看的问题吧,用来码字的电脑三年前就坏了没办法,家里这边也没有多余的电脑。在手机上面发文的时候排版布局实在没有办法哦,因为要复制文字会很麻烦,望见谅~

米娜桑们有别的建议可以留言,我会尽量改正的。

36.5.45.*** 发表于2018-08-19 12:48:40

楼下:

可能是你用电脑的原因吧 我手机看着排版挺正常啊 冬阳平常都是手机码文的所以有可能就bug(挠头

嘘ゝ冬眠呢丶572qe 发表于2018-08-17 23:56:50

大大我提个意见,可以试着把文章排个版,字放大些,这样才能让我们在揣摩你文笔的同时,更加赏心悦目啊~(*^ワ^*)
Mr.soda 发表于2018-08-11 21:12:59

钛可爱乐 清南!

感觉超真实 不会是大冬冬的亲身经历吧×

从文字里能够感觉到冬冬真是一个很温油的人啊 真的像冬天里的暖阳一样´・ᴗ・`

ps提几个建议可以忽略滴!希望可以多分分段 因为一大段一大段的看起来有点压力(?)当然也可能只是因为窝懒!然后就是可不可以来点两个字的名字?总是三个字有点审美疲劳×名字的风格也可以变一变(??)都是瞎bb的随便看看就好!!

是虹韶 发表于2018-08-07 22:46:27

他们俩太可爱了
鱼g 36.5.46.*** 发表于2018-08-06 23:09:03

日常吹捧施南阳和叶清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误会促进夫妻感情!!

112.28.180.*** 发表于2018-08-06 19:23:21

槽哈哈哈哈哈哈彩蛋太可爱了

给大冬冬打call!!

继续抢板凳

by风信子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8-08-06 18:26:20

棒棒的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