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蝉

听蝉

文/冬阳
等待你十七年。
chapter 1
鸣蝉巷是江北众多小巷中的一条。一条巷里有六个院子,每个院里有两三住户。每天清早,邻里们便会端着菜盆儿,提这几塑料袋的蔬菜,叫小孙子小孙女搬两个矮脚的小猴子板凳,到院里择菜,唠唠家常。
这个院里只有两个小孩,陆知淮和孟燕然。陆知淮一周岁的时候,孟燕然才刚出生。她满九朝的时候,陆妈妈抱着陆知淮去望望热闹,指着安睡在小包袱里的宝宝对他说:“这是小妹妹,妹、妹。”陆知淮只咿咿呀呀会说几句话,鹦鹉学舌般的重复了一遍:“妹妹。”他们是一起上的幼儿园。因为孟燕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吵吵着要和陆知淮一起玩,他要是先上了学,那就不能和自己玩了。这桩小事两个人早就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可他们的家人却还记得。每次他们拿这事儿调侃小小的孟燕然,问她长大后后要不要嫁给知淮哥哥时,一旁的陆知淮总暗自红了耳根,而孟燕然像个小大人一般一本正经地说:“妹妹不能嫁给哥哥哦。”
最近孟燕然遇到了件难事。对院的好朋友刘语笙告诉了她一个秘密,她说,她喜欢陆知淮。孟燕然听完就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诶?他没什么姿色的啊。”
好吧,他有,在学校迷倒了一大波情窦初开的少女,因为成绩好,又长的好看并有一股子高冷的气质,被冠上了“高岭之花”的称号。
刚初二的孟燕然从来没有体会过喜欢是什么样的感觉,刘语笙告诉她,喜欢一个人,在他面前会害羞,看见他和别的女孩子说话会吃醋、会不高兴。她还问她,有没有喜欢陆知淮?孟燕然想了想,她没有刘语笙说的那两条症状,便摇头说没有。刘语笙像是松了一口气,说:“那你帮我问问陆知淮喜欢谁好不好?”
于是次日,陆知淮一大清早就被孟燕然掀了被子,他刚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见她抱着被子,拎着一个鸡蛋饼,两眼放光地问他:“快说,你喜欢谁啊?”被强行弄醒的陆知淮蒙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孟燕然在说什么时,耳根蓦地红了,并且有向面颊晕染开来的趋势。见他大半天不说话,孟燕然一屁股坐在地板上,耿直道:“你不说我就不走了,你看着我吃早饭哈,鸡蛋饼真的超级香的!”“那我就看着你吃好了。”陆知淮说。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啊……孟燕然气馁地抬头,撞见他专注望着自己的目光,心里“咯噔”了一下。他逆着光,轮廓被淡淡的描摹了出来。穿着白色的连帽卫衣,袖子略挽起了一截,小麦色结实的手臂便恰到好处地露在了外面。
“欸欸,本宫知道你很是垂涎我的早饭,所以你就招了,本宫高兴了,就去给你买一份哦。”见陆知淮无动于衷,孟燕然急了,“我说陆知淮,到底哪个少女入了你的狗眼,天天勤奋地在你脑海里跑圈啊?”
陆知淮垂眸望她。
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陆知淮的父母去了很远的地方打工,过年时才能回来。陆知淮由奶奶照顾,奶奶告诉他别打电话给爸爸妈妈,会打扰他们工作和休息,他们很忙很辛苦。陆知淮便憋住想念和眼泪,愈发沉默。在那段灰寂的时光里,女孩是他唯一的色彩与温暖。每当他心情低落时,她便絮絮叨叨讲些大道理,再唱歌给他听。
“星月摇曳于大海上/微风吹拂着细雨/蝉在等待着夏天/漂泊无期的十七年……”
女孩空灵的声音和干净的眼,长久地拨动着他的心弦。他喜欢谁,自那时起就已悄悄定格,盘旋在他心里的喜欢,只有三个字。
孟燕然。
chapter 2
没套出陆知淮话的孟燕然去找刘语笙发牢骚。
“他说没有,你信吗?”孟燕然扁扁嘴,“要么,笙笙我来撮合你们呀。嗯嗯就这样,笙笙你那么漂亮,多接触接触他肯定会喜欢你哒!”刘语笙冲她比了个“嘘”的手势,说:“小声点啊你,这传出去要丢死人的。”孟燕然不理她,兴奋地说着自己的计划:“喜欢就要勇敢的上嘛,以后上下学我们三个一起走,走一段路我临时撤退,你们交流感情……”
这天放学,正准备中途开溜的孟燕然却突然被一只手臂揽住,向后重重撞在了一个暖和的怀里,紧接着一辆汽车飞速驶过了眼前。彼时陆知淮已经放开了她,一贯清冷的声线现在压了层隐隐的怒意:“突然往路中间走,你是要干什么。”孟燕然按住自己突然被抱而蹭蹭上涨的心跳值,抬眼又看见陆知淮的耳根红透了,她知道,他害羞的表现就是耳根会红。
为了缓和气氛,孟燕然指着街旁一家装潢很雅致的婚纱店说:“看见模特身上的婚纱很好看,所以没忍住……”
橱窗里有两件不同风格的婚纱,一件很短,像公主的蓬蓬裙,极淡的蓝色裙身,腰间扎着一个浅紫的玫瑰结。另一件是曳地长裙,白纱掩着绣着精致素纹的裙面,裙摆打着稀疏的褶皱。毫无疑问,两个女生都很喜欢后者,那像缥缈的梦境。
“等你结婚的时候,穿的婚纱会比它更漂亮。天上所有绚烂的星星都会为你一个人点缀,给你祝福。”陆知淮这样说。他没有看孟燕然和刘语笙,不知道是说与谁听。
孟燕然却很笃定她不是说给自己听的。刘语笙问她为什么。“因为。”孟燕然顿了顿,神色黯淡下来,“他知道我长大后不结婚的呀。”
那是在六年级的蝉鸣季节。借着暮色,两个人在院子里写完了作业。马上就要到小升初

毕业考了,他们讨论起要上哪个中学的事情。讨论来讨论去也没个结果。最后,陆知淮拿着铅笔敲敲文具盒,开心地说:“要么,你考哪里,我就去哪里?”“真的啊?” 孟燕然十分赞成他的话,“那就一起努力吧!”
这大概是孟燕然快乐的结束。
父母的吵架声、邻居的劝架声与无边的黑夜一齐包裹住了她,勒得她喘不过来气。陆知淮下来时,孟燕然正一个人坐在花坛边哭个不停。他不善言辞,有些笨拙地拍拍她的背,说:“不哭不哭,我会陪你的,我在。”接着又塞了一把糖果给她,一本正经道:“要是甜的话,就不许哭了哦。”孟燕然擦擦眼泪,嫌弃地说:“糖怎么会不甜嘛。”“所以就别哭了啊。”陆知淮说。其实,还有一句话他很想说,但又被咽回了肚子里。
你哭的话,我也很难过的。
我想保护你,想保护你一辈子。
“爸爸妈妈要离婚,大人的世界太奇怪了,为什么结了又离掉,感情真是假死了。我长大后就绝对不结婚,这样的生活我才不想要呢。”孟燕然非常倔强,陆知淮的心灵鸡汤对她并没有什么用处。“不想不开心的了,我给你唱你最喜欢的歌啊。” 陆知淮放轻了声音,小心翼翼地唱准每一个音符、每一段旋律。
“蝉在等待夏天/漂泊无期的十七年…… ”
他的歌声并没有多好听,可不善言辞的、甚至有些笨拙的他却总让孟燕然感到心安和温暖。在别人眼里,他被视为高岭之花,可对着孟燕然,又放和性子,又用不完的耐心。他的喜欢不声张、不热烈,他仔细地一点点藏好,却还是不经意地表现了出来。
只是她太傻,没有早一点发觉。
chapter 3
高二时文理分科,陆知淮自然选理科,孟燕然凭借每次物理都前三名的神话也选了理科,而刘语笙对数理化并不开窍,便去了文科。
同所有上完课饿急了的学生一样,孟燕然正专心致志地和餐盘里的红烧鸡腿作殊死斗争,而对面的刘语笙却和她絮叨个不停。
“哎呀笙笙你放心好了,我们班除了我以外就十三个女生,陆知淮那个热爱学习的人不会喜欢她们的。” 孟燕然说。“算了。” 刘语笙并不高兴,她拿出一张精致的明信片递给孟燕然,“你帮我给他吧。” 孟燕然接过一看,明信片上工工整整地写着“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虽然没有写出下句的“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但也能从明信片温馨的粉红色和心形的图案猜到,这是封什么信。
孟燕然把明信片给陆知淮时,心底蓦地掠过一丝怅然,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只莫名认为他们不能像以前那样要好了。
“我不喜欢刘语笙。” 陆知淮的神色有些小心翼翼,像是做了什么很重要的决定,“我……” 
“你会喜欢的啦,她很好。” 孟燕然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你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吗?很辛苦的。刘语笙告诉我,喜欢一个人,会把他当作自己的光和信仰,在他面前会变得卑微,连喜欢也不敢当面说,怕连朋友也做不了。不过我相信你,不会和她断绝朋友关系的。” 
陆知淮抿起唇,生硬地扯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微笑。他最近听班里的同学说,孟燕然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很棒的男生。是啊,纵然他是温煦阳光,她所向往的,仍是星辰大海。
我也怕说出那句喜欢,你会再也不理我,可是十年了,我连能留住你的底气都没有。
是我太没道理了。
那天之后,他们就没说过话。就连陆知淮的奶奶都觉得不对,背着陆知淮问孟燕然:“然然,小淮跟你闹别扭了?你们最近一碰面就绕道走。” “没有啊,我们好的很呢。” 孟燕然尴尬地笑笑,“我们从来没吵过架啊,哈哈,要高三了,我们要好好学习的呀。” 
无聊的自习课。同桌兴致勃勃地给孟燕然写小纸条,总结班里的cp。孟燕然也兴致勃勃地回复着同桌,说他们太会撒狗粮了或评论一句“他们是万年好基友。” 该写的都写完了,同桌又将小纸条丢了过来,上面写着“你觉得咱们高岭之花陆知淮呢?” “他喜欢学习呀,哈哈。他热爱党、热爱国家、热爱CCTV。” 同桌的字条又飘了过来:“不不不,他明明最喜欢你。” “并没有,我和他是24K纯哥们儿关系,他明明最喜欢学习!” “我们赌十包卫龙!不服来战!” “十包不够,二十包!” 只见同桌撕了张大草稿纸,在上面写了一行字:“认为LZH喜欢MYR的举起你的泡椒鸡爪!” 
折成小方块的草稿纸被传给全班同学,几乎每个人都留了言。不知道是哪个好事者将小纸条丢给了陆知淮,几十双眼睛都盯住了他,猜测他会有什么举动。孟燕然也偷偷望向了陆知淮,见他在纸上写字,心里生出了莫名的期待。她迷迷糊糊的,没发觉自己是在期待他会在纸上写“喜欢孟燕然” 。
纸条被传了回来,同桌瞄了眼陆知淮写的内容便大声哀号自己的钱弃自己而去了。
“其实,我喜欢学习。” 
孟燕然赌赢了,但她好像并不是那么开心。
chapter 4
这世界上有许多孟燕然想不通的事情,比如人们为什么反感香菜,比如归墟是个怎样神奇的黑洞,再比如,陆知淮为什么会主动跟她和好。

现在,陆知淮就站在她面前,把热牛奶和鸡蛋饼递给她,说:“以后,你的早饭归我管。” 孟燕然明白了,肯定是妈妈觉得她最近和陆知淮关系不好,才悄咪咪趁她不在的时候和陆知淮说了自己最近一直凄凄惨惨地喝冷牛奶还不吃早饭的消息。她仰头望着眼前日益挺拔的少年,感觉心跳漏了一拍,默默扯了扯他的衣袖,说:“我们以后还是不闹别扭了吧,好不好?” 陆知淮轻咳了一声,伸出手拍拍孟燕然的发顶,勾起唇角,应允道:“好。” 
这回,轮到孟燕然红了脸。
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土而出,将舒未舒。刘语笙说的对,喜欢一个人,会勇气顿失。孟燕然不是那种胆小的姑娘,如果换一个人,她可能会勇敢地说出自己的喜欢,使出浑身解数也要追到手的那种。可,那个人,是陆知淮。
十七岁,友谊与喜欢的较量,孟燕然心中的天秤偏向了友谊。是刘语笙先说的喜欢,她总不能,撬她的墙角吧?所以,她的喜欢,注定是沉默的。
但她没有想到,这两个人,她都失去了。
“陆知淮喜欢的是你。” 刘语笙冷淡地说,“孟燕然,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 
凭着刘语笙这一句话,孟燕然就知道刘语笙是在怪她,如果她不自告奋勇去当什么月老,和陆知淮天天接触,陆知淮的目光就不会被她所吸引,从而丝毫不关注她刘语笙。所以,莽撞的刘语笙把所有的气全部撒在了孟燕然的身上。
“其实你是喜欢他的吧?你费尽心思掩藏,骗我,只是为了现在羞辱我,然后看我的笑话吧?” 刘语笙的眼里充满了气恼,“你一直都知道他喜欢你吧,你不告诉我是怕我伤心吗?我才不这样认为!你只是为了反过来嘲笑我!” 
“没关系,反正他就要出国留学了,我会和他一起。” 刘语笙讽刺地笑了一笑,“孟燕然,你这样的人,我只能祝你,一生所求皆不可得。” 
孟燕然对着刘语笙离去的背影愣了好久,才轻声呢喃:“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啊……”
只记得那天有谁在阴影处转过身,对着那个倚着墙、有些憔悴的女孩说了句,对不起。
对不起,因为我太喜欢他了,你知道,他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只能用这卑劣的方式从你身边将他抢走。
chapter 5
分别的那天不急不缓,终归是到了。
陆知淮第一次,抱了抱孟燕然。
那句我喜欢你,依旧说不出口啊。因为现在的他,还不够资格。

小时候,院子里的邻居结婚,会在二楼撒喜糖、欢团、糕到院子里来,图个喜庆。孟燕然抢不过那些大人,委屈巴巴地站在那里盯着自己手中的两颗旺仔牛奶糖。他不顾一切,蹲下身护着自己的那一片领地,用手在地下一颗一颗捡着喜糖,哪怕手被踩了、被挤倒了也不喊疼,一心只想着要把更多更多的糖全部都送给孟燕然,把他所有所有的欢喜与祝福都送给她。
那天的新娘子穿着像云一样洁白轻盈的婚纱,打扮得特别好看,他望见孟燕然眼里的羡慕和兴奋,便萌生了一个很大的心愿——等长大了,他要娶她,做自己的新娘。她会穿上全世界最漂亮的婚纱,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新娘。
他曾在孟燕然不用的课本里夹了一张字条,上面是他的笔迹。“蝉在泥土的黑暗里等了十七年只为一个夏天,而我等了你十七年,你会不会连一个夏天都吝啬给我?”
孟燕然在很多个爸爸妈妈不在的中秋节里陪他和奶奶唠嗑,她活泼,话也多,常逗得奶奶哈哈大笑。她会从家里拿来最漂亮最好吃的月饼给他和奶奶,虽然每次都是蛋黄莲蓉馅儿的。因为有她,他才不那么孤独,不那么难过。
他怕狗。有一次对院家里的狗跑了过来,本是想向他示好,可他害怕,不知道怎样惹到狗了,那只狗冲他龇牙咧嘴,汪汪大叫。是孟燕然赶走了狗,她那时也很小,面对大狗也有些害怕,但她依然跑到他的前面,幼稚地和大狗讲着道理,自认为大狗是听了她的教训才走的。他觉得,她好勇敢,也很可爱。可为什么,他一直都没有一个能够站在她身侧保护她的机会呢?
到了国外,陆知淮学习设计,他很刻苦,也很有天赋,很快就成了老师的得意门生。再后来,各种学业结束后,他就创办了自己的工作是,专门私人订制婚纱。
他曾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一件婚纱裙上。别的婚纱都是他设计好后由裁缝师制作,而这一件,全程都是他一个人完成。只有他的助理见过那件婚纱成品一眼——只是一眼,便足以被震撼。
那件婚纱的外形和别的婚纱差不多,纯白的绣着素纹的裙身,覆盖着一层层如蝉翼般的轻纱,纱面上点缀着一朵一朵手工刺绣的白色雏菊。只是在打着褶皱的蕾丝裙摆上加了荧光剂,光线昏暗处便如漫天的星辰一样璀璨夺目。

谁没有过故事。助理问他,这件婚纱是为谁而做的?

陆知淮笑了笑,说,

 “我喜欢的那个女孩啊。”

chapter  6

刘语笙最终还是放下了。

“你终于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 陆知淮说,“虽然你家在江北的权势足以威胁到孟燕然,但是,威胁不了在国外的我。现在的我,能够保护她一辈子了啊。” 

陆知淮的话不轻不重,但对喜欢他的刘语笙来说,大概就是晴天霹雳了吧?她完全没有料到,当初拿孟燕然的未来威胁陆知淮和自己一起出国,换来的是他的冷淡和这样一个讽刺的结果。

怕是因为,陆知淮从来就不属于她吧。

陆知淮是傍晚到的鸣蝉巷。正值夏季,蝉儿正躲在树的枝叶里知了知了叫个不停。他敲了敲孟燕然的房门,看见她见到是自己时惊喜的眼神。他捧着婚纱,认真地对孟燕然说:“现在说喜欢,会不会迟了一些,你还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小时候,家人总爱拿孟燕然哭着要和陆知淮一起玩的事情问孟燕然长大后要不要嫁给知淮哥哥。孟燕然在大人面前非常正经地说不能嫁,可又非常小声地在陆知淮耳边说:“知淮哥哥,你很好的,我肯定愿意做你的新娘哦。”

他们一起过了那么多个夏天,虽然经历过好几年的分别,到最后,都在这个蝉鸣的夏季傍晚,崭新开始了他们的未来。

因为啊,那个绯红着脸的女孩抱住了自己心心念念已久的他,轻声说了句:“愿意啊。”

chapter  0

那首歌的结尾是什么?

蝉等到了夏天的风/等到了最美好的事情。

往后的七十载,好好地过吧。

    发布于2018年07月20日 16:09 | 评论数(8) 阅读数(488)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旧风叙 VOL.1

下一篇:旧风叙VOL.2-3

评论

拥抱星空 发表于2018-07-30 14:53:40

加油!
鸢尾花落 发表于2018-07-30 13:55:20

很喜欢你的文章,我在写小说,有空来看看我的吧,没你写得好,不过只要努力终会见到彩虹的。
九尺嶂渊虹。 发表于2018-07-25 15:48:47

喜欢干净的文风,很棒
薛定谔的果子 发表于2018-07-23 20:26:27

原地旋转疯狂call爆!!

顺便继续蹲施南阳x叶清远

红烧麻鸭 发表于2018-07-21 09:48:22

棒TAT!!

先虐后甜甜更甜啊TAT太不容易了还好不是BE

(放下手中的刀

继续保持高产+1

by副校长

36.57.181.*** 发表于2018-07-20 23:11:24

大冬冬超高产!!!这篇甜极

soda

冬阳 117.136.103.*** 发表于2018-07-20 20:56:36

谢谢熙妈(*╹▽╹*)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8-07-20 18:17:09

棒棒的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8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