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迟

风迟

文/冬阳

你带走了,谁的愿望啊。

Chapter  1

“我叫余抒年,多多包涵了。”女孩很腼腆,一副温和的样子,可因为她有些奇怪的口音,同学们还是难免轻声笑笑,小声议论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好啦,有什么好讨论的,你在日本从小待到大再回中国来,普通话会很好吗。”余抒年循声望去,是一个穿着红色外套的男生,他连头也没抬,正忙着在演草纸上写着大堆的算式。看起来他在班里很有话语权喔,听到他说话,大家立刻安静了下来,气氛有点冷。

“你和班长坐吧。”老师说,“学习方面有困难可以问问他。”

原来,那个红衣服的少年就是班长啊。

余抒年小心地收拾好书本,轻声说:“谢谢班长。”“嗯。”他一边转着笔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板上老师写的一个个方块字,“宋行远。”这是在告诉她自己的名字。宋行远?余抒年想起了什么,她竟有些按捺不住这突然而来的喜悦了。

“老宋,去打球不?”下课后,宋行远的位置旁边便围了蛮多人,看起来都是他的朋友。“不去。最近忙得很,学校搞什么诗词大会,把作业赶赶好有时间准备。”宋行远的声音懒洋洋的,神情却很认真。这让余抒年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测,等那些人散了后,她戳戳宋行远的手臂问:“欸,你是...是青旬,对不对?我是早季啊。”

他终于看了她一眼,目光里有些慌乱,矢口否认:“不。你认错了。”

Chapter  2

十年前。日本东京。

大家三三两两地走在一起,观看着夏日祭的烟火大会,并未注意坐在角落的一个小小的女孩儿。她正在不停地哭泣,衣袖因为抹眼泪而变得湿乎乎的。

“呐,给你,很甜的哈。”这时,一个小男孩拿着一块糖果在她面前蹲下了,他冲她笑笑,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叫青旬。”“早季。”女孩停止了哭泣,声音糯糯的,认真地回答男孩的问题。青旬挠挠脑袋,将糖果递至早季嘴边:“那我们就算朋友了喔,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哭啊,我可以帮你想办法。”“跟爸爸妈妈走丢了,找不到了。”早季又想哭了,可最后却没有哭。是因为含在嘴里的糖果很甜,还是因为男孩青旬的陪伴呢。“诶?这样啊。”青旬皱起了眉,表情凝重了起来,毕竟,他们才七岁,和父母走丢了是件很大很大的事情。早季看着青旬不说话,慌乱地问:“难道青旬也没有办法的吗?”“有。我爸爸在这里有店铺,卖章鱼小丸子,你吃饱了就有力气找爸爸妈妈了对不对,而且我爸爸他也可以帮你的。”

青旬拉着早季去爸爸的店铺,向他说明了情况。正在做着小丸子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和气,他拍拍早季的头说:“早季先吃一点叔叔做的丸子,再一起找爸爸妈妈好吗?”早季乖乖地点点头,和青旬坐在桌旁吃东西。“叔叔的手艺很棒诶。”早季感叹。

“早季?!”“妈妈!”早季跑向她。“一起回去吧,爸爸还在找你呢。”穿着漂亮和服的女人拉起了早季的手。“妈妈,可不可以和青旬一起点完仙女棒后再走?”早季请求,“是他带我过来这里吃丸子然后要陪我找你和爸爸的。”“是吗?那要谢谢青旬哦,去和他玩一会儿,晚了爸爸会着急的。”得到了妈妈的允许,早季跑回店里把青旬拉出来一起放仙女棒,一个顺时针挥,另一个逆时针挥,火花银亮亮的,非常漂亮。

“谢谢青旬陪我哦,我家好像离这里不远,以后会来找青旬玩的,再见啦。”早季向他挥挥手,刚走了几步,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折回来,“我马上就满七岁了,十一月的七五三朝拜,我的千岁饴糖分给你吃哈。”“好,再见哦早季。”青旬也向她挥挥手。

Chapter  3

早季会经常来找青旬玩,每次来都会看见他的旁边摆着很多宽大的纸,还有墨水和一个黑色的东西,青旬用毛笔蘸蘸那里面的墨汁写着她不认识的字。

“这是中国研墨的工具,叫做砚。”青旬的声音懒洋洋的,神情却很认真,“我妈妈是中国人,我爸爸是日本人,妈妈总教我中国的汉字,日语的话,是爸爸教。”“这样啊,我知道中国,因为我爸爸妈妈都是中国人,但是他们在日本生活了很多年,并不教我认这些字。”早季说着,从背着的鹤袋里拿出一根红色和一根白色的饴糖递给了青旬,“说好要分给你的哟。”青旬接过糖,好好打量了早季一番,说:“谢谢早季,还有,今天的早季很好看呢。”早季确实好看,眼睛水灵灵的,穿着玫红色带花朵的和服,衬得她的皮肤很白皙。

“青旬在写的,是像俳句一样的东西吗?”早季好奇地问。青旬也只是按着妈妈教他的样子写的,照葫芦画瓢罢了。他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那个生疏的名词,说:“不是俳句欸,妈妈说这叫做诗。我也不懂呢。”

他们七岁相遇,十二岁分离,十七岁重逢。

今年的樱花开得真美呢,深深浅浅的粉连成一片,看得人温暖得很。

早季装了一盒樱花糕要送给青旬,敲开门却看见青旬的面色十分憔悴。早季抱着盒子担心地看着青旬:“青旬这是怎么了么?脸色很不好诶。”“没有啦,可能...没有休息好吧。”青旬勉强地微笑了一下,“早季过来,有什么事吗?”早季弯起眉眼,将盒子递给了青旬:“给青旬的樱花糕,很好吃的哦。”青旬接过了盒子,有些虚弱的样子,为了不让早季担心,他淡淡地笑着:“谢谢早季。如果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了,比如中国,那么早季会难过吗?”“会的呀,会很想你的。青旬今天有点奇怪哦。”为了绕开这个感伤的话题,早季拉着青旬走到书桌前,“青旬教早季写汉字,好不好?”

软笔书法对于早季来说比较难,青旬便让她用钢笔,他坐在她的左边,看着她认真地依着自己的字一笔一画地写着。“感觉不是很好写诶。”早季轻声叹气。“来,我帮你吧。”青旬揽过她的肩,手轻覆上她的手带着她写。早季侧过脸,发现少年竟离自己那么近,她可以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不由得红了脸。

自己好像,喜欢上青旬了呢。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青旬读了一遍,黯然神伤。

当他反应过来时,才对早季温声说:“早季的汉字会写得很好看哦。”

Chapter  4

余抒年是早季,宋行远是青旬。

似是一样,却又不同。

诗词大赛上,宋行远一路过关斩将,打败了很多人,却在最后一关,放弃了。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的下一句。请抢答。”主持人观察着两位选手,宋行远的综合成绩比对手好得多,这样简单的一首词,他绝对能胜出。宋行远确实抢到了答题机会,可当主持人说“请答题”时,他沉默了。

他想到了她。

他们认识了十年。她好可爱啊,那天带着她写这首词的时候,她的脸都红了呢。其实他是有些小小的得意的,他看得出来她喜欢他,只是他无能,没办法...忘记。

“对不起。”他向老师鞠了一躬,“我放弃。”

“班长为什么要放弃呢?”余抒年听到了诗词大赛的结果,磨磨蹭蹭在社团里留到现在,为了等其他的人走掉,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为什么那样棒的青旬会输掉。

“你的手臂怎么回事?”宋行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盯着她胳膊上渗着血的伤痕。余抒年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胳膊,真奇怪,居然没感到疼。

可能是,心太疼了吧,疼到让她感觉不到其他的疼痛。

宋行远让她坐在椅子上,从柜子上拿下医药盒,找出消毒棉为她擦拭伤口。他就蹲在余抒年面前,她能看见他长长的睫毛因为灯光的照射在眼睑处投了道美丽的黑弧。

泪水落下碎成了花。宋行远听到她在小声啜泣,抬起手想为她拂掉眼泪,可顿了顿,又放下。仔细给余抒年处理好伤口,他整理了下医药箱,将它放回原处。余抒年跟上来,扯扯他的衣角,说:“青旬是不肯承认早季吗。青旬来到中国早季并不知道啊。”

“如果青旬在意的话,早季要说对不起的,对不起。”

“早季在青旬走后一直在找青旬,也一直在练字,写了很多很多。”

“青旬是早季唯一的阳光,是早季很在乎的人。”

“青旬是不是,不愿意原谅早季没有说再见啊。”

宋行远突然想把身后的女孩搂在怀里告诉她很多的事情。为什么离开前没有打一声招呼又不承认自己是青旬,告诉她,她想知道的一切的一切。

但是,他不能。就算很想很想,也无可奈何。

他只能叹口气,再转身告诉她,自己真的不是青旬。

他忘记了当时两人的距离有多近,近到他的唇擦上了她的唇。他愣住,随即后退一步逃跑似的跑出了门。

Chapter  5

诗词大赛后,是一年一度的许愿节,大家在卡片上写下自己的愿望用细彩带穿好挂在学校里的那棵大树上,一天后取下一张别人的愿望,若能将它实现便帮其实现。

“早季想对青旬说自己的喜欢。愿意赔上此生之幸,也要说。”

宋行远找了好久才找到余抒年写的愿望。

“你带走了,谁的愿望啊。”

“如果是我的,还给我吧好不好。”

“早季想说喜欢青旬,但你不是。所以,给我吧。”

我遇见你时,你的眼睛映着漂亮的花火,像我一辈子所有,所有的阳光。

我一直在找你,像飞蛾扑火,在所不惜。

哪怕,我的阳光,没了踪影,我也依然想找到记忆中最温暖的你。

Chapter  6

“对不起啊。”

“我的,早季。”

分开那年,你的父亲有意在给我父亲做丸子的材料里投了不少的有毒的东西,让一个小女孩进了重症监护室,不少大人也食物中毒。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我的父亲因此被人害死,我和母亲只能搬到中国。即使这不是你做的,可我没有办法不去恨你的啊,去世的人是我的父亲。我没有办法忘记,那个人与你有很亲的关系。我向母亲求了好久才让她没有告你的父亲,才让你不那么早就与父亲分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的喜欢,但我不能够,也不可能去回应,你明白吗。因为我恨过你,我觉得自己一点点也不配去喜欢你,去接受你的喜欢。这些事情我不想告诉你,你会难过的,早季很善良,会很难过的。

一切都让我,帮你承担吧。

早季啊,不要傻乎乎的了,

青旬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Chapter  7

其实青旬,你不用愧疚,说抱歉的应该是我,不对吗。

是我的父亲对不起你的父亲,是我对不起你。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是关于你的。

那天你放弃诗词大赛,放弃答那一句话,是因为想到了我,对吗。

那天你那么快的跑出门外,是因为不让我看见你害羞了,你是想离得更近的,对吗。

那天你找了好久好久我的愿望,是因为你想写“早季,青旬也喜欢你的啊。”,对吗。

叔叔他去世,你该多难过啊,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为什么呢。

青旬,能遇见你,就足够了。

早季,非常开心,你的陪伴。

Chapter  0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可惜,这风来得太迟太迟,吹不散忧愁了。

    发布于2017年08月26日 09:22 | 评论数(7) 阅读数(603)

此文已被"管理员"推荐到博客首页今日热文,奖励30分

上一篇:孤星

下一篇:远方

评论

没有头发的norli 发表于2017-09-18 19:50:51

超级棒!

刀子真好

东栀w 发表于2017-08-31 11:44:29

难过死了TAT

闷闷的很难受QAQ

By副校长

不桥 发表于2017-08-30 20:33:32

超级棒❤
天天向上。 发表于2017-08-28 15:18:16

感动,这是我在博客上看到的最好的文章!

虹韶 发表于2017-08-28 13:46:02

真好看

冬阳的文总能让我有种悲伤的暖

Mr.soda 发表于2017-08-28 11:41:09

又是刀子 咩QAQ

很棒!!!

李家熙熙 发表于2017-08-28 11:17:10

好棒啊

发表评论  登录










版权所有 © 2017 Ci123.com 儿童博客 向育儿网举报 网络110报警服务